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四三章 去留
    原本宁毅害怕苏家再过来找两人麻烦而让闻人不二安排的人手此时或许已经撤去。将一些该带的东西带上,云竹与锦儿上了马车,由扣儿驾车,缓缓朝着江宁城外驶去。马车穿过迷雾,秦淮河岸边的柳树偶尔在视线中出现,河里泊着的船只、偶尔出现的行人不多时也被甩开在后方。锦儿掀开帘子看着,昨天的时候,她心中为了云竹姐要嫁人而凄惶,当云竹姐提出离开,她心中喜不自胜,然而到得今天清晨,将要离开江宁的概念才化为了实感出现在她的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许许多多熟悉的东西被抛在身后,她心中才忽然觉得有点空荡荡的,像是要对什么东西做永远的告别了,不禁酸楚起来。

    事实上,在许多许多个这样的清晨,令她们熟悉的或许还有另外一件事:她们坐在那小楼前的台阶上,看着那男子的身影在浓雾中的远处出现,然后渐渐的跑近了……

    “云竹姐,到底是……为什么啊?宁毅对你不好了?”

    到得此时,她才能够轻声的问出这事来,云竹原本坐在那边像是在想事,此时抬起头来,锦儿才发现她眼眶亮晶晶的,已经有了眼泪。她吸了吸鼻子。

    “我……我原本与立恒相识时,就有些晚了,那时候他已经有了妻子,又是入赘的身份,锦儿你也是知道的。”

    锦儿点了点头:“知道啊。”

    云竹道:“我原本认识他,就知道这些事情了。后来喜欢上他,对这些事情。心中也是清清楚楚的。我既然喜欢了他,对这些事情,当然也不甚介意,那时候我觉得,他家里人对他不好,旁人也不知道他的才华,我……我就算把身子给了他,不要他什么名分。只要他心中有我的位置在,也就够了啊……”

    “可云竹姐你还是希望有名分的啊……”锦儿小声说道。

    云竹神色有几分凄然,眼中像是要流泪,但脸上却是笑了笑:“我当然想要名分啊,我又不是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女子,也希望……将来老了有人能够在身边,能够有个归宿。我想这些,想了好多年了……”

    她说着这些,语气哽咽起来,片刻后,才尽量收敛了情绪:“我原本以为,我就是世上唯一一个这样待他的女子。可前不久我去到苏家,看见那位苏姑娘哭的样子,才忽然发现,他的妻子也是那样的喜欢着她,她给他生了孩子。喜欢他的心情,与我一般无二。立恒不是生性凉薄之人。谁对他好,他便对谁好。我以前便跟你说过啦,立恒他……心中为难……”

    她顿了顿:“他那样的人啊,若是要蛮横一点,谁又能怎么样。偏偏在这些事情上,他心里为难了,我也是因为这样,才更加喜欢他的。其实立恒心里想的是什么,我心中也明白的,他以前不希望我进苏家,是害怕我被苏家人欺负,到得这件事之后,他心中觉得只能娶我了,可他还是会担心我与苏姑娘的相处,其实锦儿,妻子与小妾,哪里会有相处得很好的,而他心中也会觉得对不住苏姑娘。其实嫁给他,我……我也是想的……可是弄清楚了这些,这几天我就想好啦,我把自己的身子给他,然后就……只好离开了……”

    元锦儿愣了半晌:“怎么、怎么能这样,这样不是很自私吗,你心里不好过,他心里也不会好过的!”

    云竹笑了笑:“谁不自私呢,可是这样一来,立恒心里的问题就没有了啊,他没有对不起苏姑娘,而将来我还会回来的,或许我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他的宝宝,那时候我回来,身子还是他的。我只是……不想让他为难,也不想让他觉得……对不住我……”

    “怎么、怎么这样……”锦儿喃喃说着,她此时才明白,云竹姐心中希求完美的那种心情,当宁毅无论如何都会觉得对不住一个人时,她便选择了离开。宁愿委屈自己,却不愿意让情郎负疚。不过,这事情虽然说得过去,她心中却仍旧觉得有些问题,但过得片刻之后,她也不再多想。反正云竹姐已经做了决定了,她便想让旅途上的气氛活跃起来。

    “那就这样吧,最好云竹姐你已经有了那宁毅的孩子,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将他养大,以后告诉他,我是他爹爹,你是他娘亲,嘿嘿……”

    如此说些俏皮的话语,一路出了江宁城门,浓雾一阵一阵的,她们眼看着那江宁城墙在浓雾中消失了,道路一段一段地闪出来。陡然间,前方驾车的扣儿“呃”的轻呼一声,随后道:“小、小姐……那个、那个……”元锦儿正在说笑话,此时掀开车帘往外看了看:“呀!”的叫了出来,云竹也探出了头,随后便愣住了。只见浓雾那头的路边,一道身影正在那儿倒下的一节树干上坐着,托着下巴,似乎已经有些无聊地等了许久,见到马车过来,那人才起身,皱着眉头朝这边过来了。却不是宁立恒又是谁?

    “……快快快……快点冲过去。”

    锦儿一下子反应过来,指挥着扣儿快马加鞭,扣儿“哦”了一声,挥着鞭子就要让马儿快跑,然而她们用来赶车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烈马,宁毅已经走得近了,一伸手便拉住了缰绳:“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马车还未停,只是减了速,宁毅则已经走向车厢这边,说了一声:“来。”将手伸出去。云竹原本愣着,眼泪就像是决堤一般的涌出来,却也是下意识地伸出了一只手,宁毅握住她手,抓住她的身体猛地一带。“啊”的一声轻呼,锦儿还没反应过来,云竹就已经被宁毅从车里抱出去了。马车与宁毅、云竹错身而过,锦儿探过头去看时,只听得那边传来“啪啪”两声,似乎是……打屁股的声音。宁毅直直地抱着云竹走向远处,云竹则搂抱着宁毅的脖子,低着头羞得动也不敢动。

    “昨天才那样子,你今天就走,事情传出去,对我的名誉很不好,会让我很困扰的……”

    隐约间,这似乎是宁毅说的话。锦儿的脑子此时已经转了过来,大嚷着:“宁立恒你放下云竹姐!我的!”随后又叫扣儿掉转车头。扣儿对驾车并不是非常娴熟,手忙脚乱,锦儿抢过了马鞭,气急败坏地掉头,如此弄得两匹马在道路上扑腾了很久,才调对方向,一路赶过去。待发现两人的身影时,只见宁毅正抱着云竹姐坐在浓雾那头的一座凉棚里说话,云竹姐似乎想要挣扎,但宁毅抱住了她,让她动不了。

    这年月里,就算是夫妻,也没有会在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的。眼下虽然一片雾气,路上没什么行人会走,但毕竟有被人看见的风险。这宁毅实在不知羞耻。锦儿从马车上下来,远远地看着,小声骂了几句,但终究没有上前去打扰两人说话。云竹姐原本离开的想法就未必坚决,此时遇上了宁立恒,就更加别说了,被打屁股也不敢说话,此时也不知道已经被打了多少下了……

    锦儿心中气恼,但对两人的说话,大概还是能猜到,无非是宁毅询问她为什么要离开,她将刚才那些话再说一遍,或许想着想着还会哭出来。正这样想,那边云竹姐倒真有些像是在哭——事实上,锦儿所知的云竹想要离开的理由只是一部分,她方才心中也觉得疑惑,但随后没有再深究,而云竹想要离开的原因,有一部分,也是因为她的。

    “……除了你以外,还有锦儿啊,我若是嫁人了,锦儿怎么办呢。立恒,你别看她平时大大咧咧的,可实际上,除了我和竹记,锦儿哪里都没法去的,她又不是那种一个人也能一直自得其乐的性子,当初是因为我才从金风楼里出来,立恒,我原本没能跟你在一起,锦儿一直在我身边,好像理所当然一样,可是那天我想,我现在已经有了你了,锦儿对我,就很重要了,我、我不能抛下她……”

    原本以为即将失去的东西忽然又回到眼前,云竹说着这个,流下眼泪来。她生性外柔内刚,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人或许就是宁毅与锦儿,假如说仅仅是为了宁毅的那件事,她或许就直接嫁过去了,但加上锦儿这边的考虑,才真正让她下了离开的决定,宁毅抱着她:“那让她跟你到苏家啊,我养着她又怎么样……”

    “可是她也不会开心啊……”

    宁毅皱起眉头:“反正我不会让你走的,事情可以慢慢商量,大不了我找个男人把她嫁了……”

    “我、我不走了……”云竹带着泪水,努力笑起来,“我本来就不想走,现在还怎么走得开……”她说着:“立恒,你把我养在外面吧……”

    宁毅皱了皱眉头,云竹紧紧抱着他,让眼泪落在他的颈项间,语声哽咽:“立恒,你把我养在外面吧……我陪着锦儿,打理竹记。也许有一天,锦儿嫁人了,我与檀儿姑娘她们也熟悉了,你再娶我进门好不好……你、你把我养在外面就可以了……”

    “你把我养在外面就可以了……”

    宁毅抬起头,能够明白这句话里有着怎样的分量……但这样一来,原本已经想好的事情,似乎在忽然间,就变成另外一个样子了……

    **************

    马上要坐很长时间的车,这章就先发了吧。

    这个月的第十六章^_^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