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三六章 暴雨(完)(六千字大章)
    第三三六章 暴雨(完)(六千字大章)

    “席掌柜……席头领,冤有头债有主,当初与你有怨的乃是二姐,是大房他们,如今我二姐便在这里,你为何要杀我们啊……”

    雨下得大,人群之中,当苏文季站出来时,已经被淋得全身都在发抖了。这一次梁山众人的陡然杀来,对于苏家的众人来说,无疑是噩梦一般的打击。一直过着太平rì子的人,何曾经历过这样肆意的杀戮,眼看着亲人一个个的倒下,有的受了重伤流血呻吟,许多人的jīng神都已经为之崩溃,但被梁山这些人冲杀进来,驱赶而出时,将死的事实就更加真切的压在了每一个人的头上。

    苏文季此时的开口,或许并不仅仅代表着他一个人的心情,许多人都已经被吓破了胆。就在苏文季说话之前,就有的人抱着孩子,哭着跪地求饶。此时此刻,想要与苏文季说出一样话来的人绝不只是他一个,只是苏文季最先说了出来而已,其余的人神sè之中,都已经有了附和之意了。

    对于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没有人能够事先预料,当得知杀来的乃是席君煜所带领的梁山强匪时,苏愈就第一时间计划着让檀儿离开去找宁毅。他在那时偷偷地将耿护院撤下保护檀儿,因此令得耿护院等几人并没有在梁山李逵等人冲进来时被杀掉,可逃出去的机会,终究是没有寻到。

    当苏文季说出那句话,众人第一时间,便目光望向了苏檀儿,区区几个护院的保护,无疑不能让苏檀儿在此时得以幸免。但大家在看着苏檀儿的同时,也在看着上方席君煜的反应,这个曾经是苏家掌柜,此时却领着一众强匪杀回来的男人站在那儿捂着小腹上的伤口,隐约已经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但是此时望向苏檀儿那边,他一时间并没有开口说话。纵然心中已经想过许多次自己在此时要怎样的出手报复,当事情真的出现在眼前时,他心中还是有些犹豫着不知道第一句话该怎样开口去说。也在此时,苏愈已经柱着拐杖,朝苏文季那边走了过去。

    哪怕是在这个时候,这位老人在苏家仍旧是有着主导地位的,苏家人几乎是下意识地分开一条道路,梁山众人见席君煜一时间没有发话,也在等待着事态的发展。苏愈走向苏文季,苏文季却也是下意识的感到了恐惧,他退后了几步,口说道:“爷爷……爷爷!我又没有说错……”

    他退后了好几步,随后强自在那里站着,老人此时也已经全身是水,他柱着拐杖的手也微微有些发抖,一路过去,却是摇了摇头:“不,你说错了。我知道你怕死,孩子……可你也是苏家人,我们苏家虽是商贾,起码要知道什么是是非对错,今rì杀你亲人,杀你杀我的,是这些匪人强盗!你这样子,就算他们能让你活下来……我也会亲手杀了你——”

    随着苏愈颤抖着的这句低吼,苏文季“啊——”的一声惨叫起来,血光爆绽。苏愈恐怕一辈子都没有真杀过人,但在这一瞬间,他将匕首一刀捅进了这孙儿的肚子,就在苏文季后退的同时,他拔出匕首又是一刀劈过去,这一刀从苏文季的左肩一直延伸到右腹。苏文季在惨叫中几乎是下意识地用力推开老人,向后方倒出去。苏愈也被这一下推得倒退出五六步,倒在地上。

    广场上的人都已经呆了,地上的老人用力挣扎着,爬了好几下,撑着拐杖颤巍巍地站起来,手上仍拿着那把匕首:“你们给我记清楚了!檀儿是你们的家人!是你们的姐姐妹妹!一直以来她没有做错事!我知道你们都怕死,可怕死不是当畜生的理由!欠下血债的,是这些禽兽,是那个姓席的吃里扒外的畜生!文季,你既然如此怕死……爷爷来送你上路!”

    老人举着匕首便又要冲上去,旁边的人哭着奔行过来,将老人拦住,夺他手上的刀。他们心中未必没有与苏文季一样的想法,但这样的情况下,也没法再说了。老人被阻拦之后,也转了个身,拐杖顿在地上:“席君煜,你这畜生,你要动手报仇,就从老夫身上动手吧!”

    梁山众好汉也不是没有火气的,被这老头如此挑衅,一名黑衣人便要冲将前去:“便结果了你又如何!”倒是林冲偏了偏头,低声对旁边的云里金刚宋万等人道:“真是刚烈之人……”

    李逵看着下方局势,喊道:“宁立恒,你再不出来,我首先便宰了这老头子了!”

    这话喊完,那黑衣人也已经冲到了苏愈身前不远处。苏檀儿大叫了一声:“住手!”

    她本被耿护院更人护在后面,这时候却也已经扔掉了身上的雨布,几步走了出来:“别杀我爷爷!席君煜你不是要报仇吗!杀我就是了……”她在雨里仰起头,目光扫过周围的梁山众人,“当初决定要杀你的人是我!是不是我死了就放了他们!”

    席君煜挥了挥手:“我……我没想过要杀你,但我一定要宁立恒的命!”

    “没有可能了,席君煜。”苏檀儿脸上冷笑,摇了摇头,“我夫君一定会来杀了你、杀了你们……”

    苏檀儿平rì里本就不是那种柔软的女子,虽然柔弱是一种教养,但此时的脸上带着蔑视、冷笑与几分凄然决绝的神情,却令得席君煜不由自主地想起方才在那院子里看见的宁毅回过头时的神情。但这时候他自然不会表现出来,大声笑了笑:“你做什么梦!你们成亲,本就是乱七八糟的事情!他现在在哪里!我看他早就找个地方躲起来了,正吓得尿裤子呢……呃……”

    他话音未落,苏檀儿的眼睛眼睛没有看他了,只是说了一句:“随便你……”反手也握住了一把匕首,匕首的刀尖对着胸口的位置,她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扫过去,“我知道你们是梁山的好汉,冤有头债有主,今天是不是我死了,你们可以放他们一条活路——”

    没有人回答,席君煜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盼的是苏檀儿有朝一rì会痛苦,会后悔,却没想到她xìng子到这时也是如此刚烈,但他心中的想法,此时自然也无法说出来。苏檀儿凄然地笑了笑,将匕首对准胸口,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尝试动了一下,又深吸一口气。附近一名黑衣人笑道:“那你还犹豫什么,要不要我来帮忙啊!”

    那黑衣人便要从台阶上下来,苏愈这边喊了一声:“檀儿你别这样……”耿护院此时也不知道该不该过去救,其余人则是怔怔地看着这一幕。便在此时,木棒破风而来。

    “如果我是你我就会离得远一点——”

    声音划过雨幕。那木棒飞过广场,直砸向走向苏檀儿的黑衣人,虽然隔得远了,力道不够,被黑衣人侧身躲过。但眼下这等情况,出现这样的事情,众人哪还不明白事情的主角已经出现。众人将目光望过去,只见广场一角的路口,浑身是伤只有稍许包扎的宁毅也出现在了那边,踉踉跄跄地朝这边过来,苏檀儿回过头,哭了出来,将匕首移开胸口,哭道:“你走啊……你快走啊……”

    “呵、傻话……”宁毅走过雨幕,步伐虽然看来有些虚浮,但此时却也笑了起来,“我为什么要走,梁山的诸位英雄才该走了吧,诸位……这次都来了些什么人?我只知道有个神火将军魏定国,他已经被我杀了,你们的丧门神鲍旭鲍兄弟倒还活着。你们叫什么名字,宋江有来吗?卢俊义?武松?哦,对不起,正式认识一下,在下江湖人送匪号血手人屠,宁立恒……”

    他一路过来,步伐不算快也并不太慢,说话之中,用手揉了揉额头,对于周围梁山好汉集结的状况竟像是丝毫不惧,他口中说的魏定国与鲍旭的情况倒是令得众人惊了一惊,这小广场走过来,一名躲在侧面高处的黑衣人陡然朝着宁毅扑了下去。也在此刻,宁毅陡然间猛地一挥手,一把揪住那黑衣人的衣襟,砰的一下将他砸在地面上,水花飞溅,两道身影在雨中、水中刹那间交了几次手,翻出近丈余的距离,那黑衣人只是在挣扎,陡然间“啊”的痛呼一声,宁毅“咔”的已经拧断了他的胳膊,随后是猛的一刀挥出,在他的颈项间刷的停住了,那黑衣人一只手已经被拧成一个极度扭曲的样子,就那样跪在雨里,被宁毅拿刀抵住,周围五六名黑衣人都已经冲了过来。

    “你们当我是说假的!?”

    宁毅回过头,暴喝出声道。他心头的暴怒已甚,此时也只能这样发泄出来。梁山众人连同苏家的一干俘虏见他竟有这样的功夫,心头也不由得颤了一颤。

    在他动手的这片刻间,一辆大车也缓缓的从广场角落里驶了出来,大车并没有棚子,几个人被五花大绑缚在上面,苏文定苏文方等人手持刀兵,守在那大车周围,随时就能砍下去。

    车上除了几名黑衣人,还有身受重伤的薛永与鲍旭,李逵等人一看这情形,呀呲yù裂:“老子叫李逵,我劈碎了你!”李逵吼着,已经从屋顶上跳了下来。宁毅冷森森的一笑:“好,我记住了!”他手上一使力,哗的一下将被制住的黑衣人踢翻在地面上,刀锋却仍旧指着他,看着周围,吸了口气。

    “什么梁山中人,不过如此。这人受苏家恩惠长大,成家立业在苏家当上掌柜,不过因为苏家没有招赘他为女婿,便心生嫉恨,与外人勾结吃里扒外。呵……不过没事,你们大抵都是这等无耻之辈,今天的事情,我认栽。”

    宁毅说着这话,林冲等人倒也皱着眉头朝席君煜看了一眼,事实上,席君煜、欧鹏等人图谋江宁这苏家的家产未遂梁山上的众人也是知道的,但山上的人大都如此,在这里折了个兄弟,他们自然得来报复,只是事情说出来,就真的是一点都不好听了。宁毅却只是笑了笑。

    “没什么好说的!你们来到城里,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苏家的人,你们杀了一半,我们认了!你们的兄弟,还有活着的,都在后面!你们若真重视兄弟之情。人,你们带走!账,我们以后算!可若是你们今rì还要伤苏家一人xìng命,我们立刻鱼死网破!这笔账你们便宜占大了!”他说完这些,脸sè铁青地将战刀指向后方的大车,“怎么样!?”

    他心狠手辣,梁山众人也都是跑惯江湖的滚刀肉,“八臂哪咤”项充咬牙道:“我便要再杀几个人,就不信你敢鱼死网破!几条命换几条命,江湖规矩!”

    “那你就试试我跟不跟你讲江湖规矩!”

    宁毅的回答,第一时间就压了过来,他丝毫不留情面,对方的神情也就愈发凶狠,整拨的梁山众一时间都有几分sāo动。广场那边沉默了好半晌,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有的在心里暗骂宁毅在这时候都不给人留个台阶下,岂不是全家找死么。

    事实上,这些人又哪里明白,以梁山众人的凶狠,只要宁毅在此时有丝毫迟疑,他们肯定就会杀上一两个苏家人看宁毅的反应。这时候宁毅就只能选择鱼死网破,若宁毅不敢,梁山众人反过来就会看清楚宁毅的心虚,抓住机会,将整个苏家人全部杀光。

    他这等反应令得梁山众人终究没有动手杀人试探,倒是项充被他顶了这一句,提了手中火尖枪便往这边逼过来。“云里金刚”宋万皱眉道:“此子不可留啊……”

    这段时间里,梁山的进攻猝然而发,转眼间杀了苏家近半数的人,这等血仇,原本是谁都咽不下去,但宁毅出来之后,对于此事却并未多提,甚至连自己这边的兄弟,都尽量留了活口过来交换。言下就是在说,你杀了我家近一半的人我也不跟你计较,你的这些兄弟还活着的我也还给你,今天就到此为止。这等心xìng委实是有些可怕的。一般人遇上这等事情,哪怕有打落牙齿和血吞的觉悟,至少也得放上几句狠话,可他几乎连狠话都没有放,就是说账以后再算,他心中也不知道已经隐忍了多大的怒意了。

    那边项充一脸怒意,拾阶而下,走到一半时,才有一根长枪刷的挑了过来,拦住了他的枪尖,偏头一看,却是脸sèyīn晴不定的林冲。也在此时一件物体刷的自广场一侧飞来,取的便是身材高大的“云里金刚”宋万,宋万巨剑一格,那物体飞上天空,落下之时,被一道人影稳稳地接在了手上,却是一杆长枪,对这类事物,此时在场的“飞天大圣”最为清楚,口中疑惑地说了一声:“齐家索魂枪?”广场这边,却是齐新勇三兄弟到了。

    几乎是同一时刻,一道身影穿出大雨的黑幕,直扑宁毅身边,那长枪挥起在天空中,刷的怒挥而下,这时候围在宁毅身边的足有六七名各持刀枪的黑衣人,那长枪斩下,哗的便是一道水光绽出几米远的距离,两人手中的武器被乒的轰在地下,这些人皆是jīng锐,其余几人陡然便已冲过来,而后只见那铁枪呼的一记横扫,挥过一个半圆,几个人就在这一枪之下被悉数扫飞出去,有的兵器已经飞出,有的还能握住兵器,只是虎口生疼,也有一人就直接被扫飞在了地下。

    这一枪之威委实惊人,扫过之后,那铁枪便横在了宁毅身前,是要保护宁毅的意思了,倒是令得宁毅身子都有些微微后仰,他愣了愣,便也在那枪身上拍了拍。雨幕之中又陆续有人影出现,大抵都是密侦司的人手,闻人不二奔至宁毅身边,先是拱了拱手,朝那年轻小校道:“岳校尉,谢过了。”才对宁毅道:“对不住,来得有些晚。”

    密侦司的人数本来就不多,这时候能够仓促调集几名,但也仅仅是与梁山众人对峙一下而已。宁毅朝那边道:“你们时间越来越少了,还在想什么!?”

    只见那边台阶上持大枪挡住项充的汉子道:“好!”他指了指下方的苏家众人,“我们立刻走,到广场边你们若不放人,我们立刻杀回来,看你家的人能活下来几个。”

    梁山众人并不怕此时出现的闻人不二等援手,毕竟太少,他们只是不想再拖时间。那人这样说完,便开始挥手下令,原本围住苏家众人的黑衣人、梁山头目开始朝广场那边的出口过去,持一双板斧的黑大汉又道:“爷爷叫李逵,你给老子记住了。”

    宁毅皱着眉头不搭理他,梁山众人一撤,这边的几人就开始过去苏家人那边,将两边隔开,苏檀儿小跑过来,看着受伤严重的宁毅,不知道该搀扶哪里,宁毅挥了挥手,表示自己没事。那边的梁山众人已经退到广场边缘,宁毅道:“放人吧。”赶着大车的苏文定等人还有些迟疑,但随后还是让马车朝那边驶过去,立即便有梁山的黑衣人过来,检查了马车上下有没有什么机关,随后检查鲍旭等人的伤势。

    大概相隔六七丈,梁山中人开始退往苏家府外,两边做着最后的对峙。宁毅身体虚弱,朝一旁的闻人不二道:“之前说的事情,我答应了。”

    “呃?”

    “康驸马跟我说过,最近要对付他们不是吗?我想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略尽绵薄之力吧,多关照了……”

    “太好了。”闻人不二拱了拱手,“有宁兄弟过来,我们便如虎添翼了。”

    宁毅咽了一口口水,看着那边的梁山众人:“他们人数不多,又带着伤员,我们想办法咬住他们,总不至于让这些人活着回去梁山。”

    闻人不二点了点头:“这是自然。不过……宁兄弟你受伤很重,先还是……”

    “梁山现在一共有多少人?”宁毅笑了笑,打断了他的说话

    “山匪连同家眷,大概也有四五万了吧。”

    “四五万啊,工作量有点大,争分夺秒吧,我没事。”宁毅顿了顿,又朝一边的小校道,“这位兄弟是……”

    不知为何,那小校对他似乎颇为恭敬,拱了拱手:“在下岳鹏举,乃辛统领麾下先锋,有幸得见宁先生,实在荣幸。”

    宁毅愣了半晌:“……谁?”

    那小校却以为他在问“辛统领”的意思,道:“辛兴宗辛统领。听闻人长官说,当rì杭州城门全靠宁先生设计打开,当时首先进城的也正是我们。”

    他说起这个,颇为荣幸,为了能站在宁毅这样的英雄身边而笑得颇为灿烂。宁毅舔了舔嘴唇,随后点头:“哦,那……交给你了……”

    “啊?”

    对方也愣了愣,看看那边已经撤走的梁山众人,他虽然武艺高强,也一身正气,但自然也明白这事情自己摆不平。心中正错愕,宁毅身体晃了晃:“好了,接下来的话……”乒的一下,手中的战刀掉在地上,宁毅疑惑地低头,然后看看自己的手,随后,目光才开始晕眩起来。他已经拿不住刀,身体也真正的脱力了。

    画面远去时,耳边传来檀儿等人的惊呼声……

    广场那边,梁山众人冲出苏府,有人看顾着大车上的鲍旭等人。对于薛永等人的伤势,他们大概能够看出个端倪来,但只有鲍旭的身体情况诡异,各种大小伤口,头脸之上被腐蚀、殴打的痕迹,也不知受了多少的折磨才变成这种样子。李逵与鲍旭关系素来便好,看得呀呲yù裂,恨不得此时再杀将进去,将那一家都杀个干净。

    陡然间,只见鲍旭的身体动了一下,声音嘶哑地说了一句什么,他眼中流血,已经睁不开了,自然也看不见周围是个什么状况,李逵等人大声在旁边说话:“兄弟,没事了!已经没事了!咱们回去!以后再杀回来!将他全家老小杀得干干净净!”这话也不知道鲍旭有没有听到,大车上只见他喉头咯咯动了几下,随后又是一声喊了出来:“卑鄙!无耻之徒!卑鄙——”那声音之中,似乎充满无尽的愤懑与悲屈,却是所有人都听得清楚了。

    他们素来知道鲍旭xìng子刚硬刚强,又是残忍好杀之徒,人见人怕。此时也不知道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事情才被弄成这样,回想起广场上那赘婿的容貌神sè,众人虽然向来都是刀口舔血之辈,此时心底也不禁得涌起一股寒意来……

    本来想拆成两章的,想想还是算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