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三五章 暴雨(七)
    第三三五章 暴雨(七)

    闪电划破天空,将周围照的煞白一瞬,随后是轰鸣的雷声。

    大雨下在世界的每一处。

    宁毅用手背贴了贴额头,看着从院子门口跑进来的那道身影,自己也呆了一呆。这样的大雨与混乱的局势里,不知道云竹是怎样跑到这边来的。

    其实有些事情想一想也就能够明白,自己在这边的那一声枪响,肯定是惊动了一部分人的,也是因此,他才将战局尽量地往其他地方拉。云竹恐怕是听了这枪响声才跑过来,但其他的人,也会因为这类原因,往这边聚集,这期间,想要安全过来的危险,只会成倍的增加。此时云竹浑身湿透,散乱的发丝与憔悴凄惶的神sè都在诉说着她在这段时间内的提心吊胆与经历的杀伐景状,她没有武艺,对于苏家也不熟悉,先前与杏儿出去的方向在苏家的另一边,一路过来时,不知道会经历多少的危险与害怕。但终究,还是往这边来了。

    听见被云竹护住的那只篮子里传出的婴儿的哭声时,宁毅偏了偏头,也微微呆了呆,云竹脚步原本迟疑了一下,随后才道:“立……立恒?”与此同时,那边的院门又有人影先后奔了进来,其中竟还有席君煜在其中。

    他们冲进来,然后又缓缓退了出去,宁毅心中也松了一口气。这样的局势下,要是打起来,自己就真的连退路都没有了。不过既然想通了这点,他也就在瞬间做好了心理准备,倒是席君煜等人见了这等情形,反倒胆怯起来,远远的,听得席君煜说了一句:“你、你**……”

    他们退出去之后,宁毅握着手中的棒子,一时间只觉得全身都要脱力了一般,甚至眼看着云竹抱着那篮子过来,都难以举步前行。魏定国、鲍旭、薛永这几人对一般人来说何其厉害,宁毅虽然用尽各种机关,但也是因为他本身心xìng果决,豁得出去,这才能够令得一些招数奏效,本身也是付出了极大心力的。连番战斗之下,破六道连使,这时见危机稍去,疲累的感觉也就上来了。

    “你……你没事……”往台阶下行了两步,声音也是稍有些沙哑。云竹却是抱着那篮子小跑了过来,她仰起脸来,表情里带着些许笑容,但满脸都是水渍,也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此时她全身都已经湿透了,身上微微发抖,可是上下打量了宁毅此时的样子,哭泣的鼻音还是陡然间发了出来,随即才止住,想要扶着宁毅往楼梯上走:“你受伤了……”

    “没事、没事的……”宁毅安慰几句,随她一同上了不过三四层的台阶,到了那边屋檐下,云竹小心地拨开篮子上方盖的一张硬皮,孩子哭着的脸露了出来:“这是……你跟檀儿、姑娘的孩子吧?”

    她用手轻轻触摸孩子的小脸。宁毅点了点头,陡然间再度转过身去,刷的拔刀在手,但这次出现在院门口的并非敌人了,那边传来的是惊喜的声音:“二姐夫!”文定文方等人从那边过来,身上都已受了伤,也有人跑回去接婵儿娟儿过来。云竹轻声道:“婵儿姑娘跟娟儿姑娘方才都受伤啦,希望她们没事。我……我一直在找你,想跟你说一句话。跟苏姑娘见完面之后就想要跟你说的,可后来没机会……我怕你……我怕你会……”

    她或许也是一路奔跑过来透支了体力,声音有些虚弱,宁毅道:“你没事就好,有什么下次再说,先休息一下。”

    云竹却笑着摇了摇头:“我、我想早些说给你听啊,待会小婵姑娘她们过来了,我就不太好说了,我怕你……我怕你误会了檀儿姑娘,她方才没有对我怎么样。你家娘子,很真心很真心的喜欢你的,她好厉害,一开始我心里总想着不要被她试探出什么来,可是后来她忽然就说……呵,就说要看看我是不是还是处子之身,我、我心里就乱啦。立恒……你不知道,我解开衣服以后,檀儿姑娘就走过来替我把衣服拉上了,那时候我就知道上当啦……可檀儿姑娘哭起来了,她拉着我的衣服就一直在哭,我当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过来敲门的时候,她拼命抹眼泪,不想让你看到,后来你把门推开,她脸上已经没有眼泪的痕迹了,可那是你隔得远,要是近了,还是能看到的……我想,她真的是很喜欢你……”

    云竹这样说着:“我知道你心里会有些误会,所以虽然她叫我不要告诉你,可我出了门就想要对你说了,你别误会苏姑娘……其实啊,看到她哭的那个样子,我就觉得,就算真的被她检查了,那也没什么了……我、立恒……我有点痛……”

    她说着话,将篮子在一边放下了,然后才靠在墙上。宁毅看见她的身体朝着地上滑落下来,陡然冲了过去将她抱住,这时候才看见她头上正在流血。宁毅摇了摇她,口中发不出声音,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牙关在发出咯咯的声响,眼眶里充起血丝。那边小婵与娟儿也搀扶着过来了,看见这一幕,小婵也哭了出来:“姑爷,聂姑娘为了救孩子,可能……可能头上被打了一下……”

    那边的天井里,文定文方等人却没有注意这些,他们眼见着倒在地上的薛永鲍旭,都围了上去,这场变乱中,彼此的熟人、亲人也都有失散或是死去的,此时有人叫道:“他还没死!”

    “**,宰了他!”文定手持钢刀便要将薛永一刀宰了,这边宁毅陡然回头,抓起地上那根棒子,甩手就扔了出去,那棒子呼啸飞过天井,啪的一下,将文定手中的刀打了出去,文定也被吓得退后了两步,耳听得宁毅的声音传来:“住手!”

    宁毅此时情绪已然有些失控,这声音在整个天井的雨里回荡。文定等人朝那边望过去,只见宁毅抱着云竹,面上的表情犹如猛兽一般。迟疑着说道:“可是他还没死!”

    有人喊道:“我爹爹没能跑出来,可能被他们杀了……”

    “还有我弟弟……”

    “为什么不能杀了他们!我一定要杀了他们!”

    几人之中有人喊了出来。宁毅见文方又要动手,陡然吼道:“你们想死全家吗!”

    文方愣了愣,宁毅指着他们:“你们想要死全家吗!?有些人是已经死了!可接下来呢!你们想要苏家全家都死光吗!”

    众人怔怔地看着他,宁毅才用双手抱住了云竹,转过身去。众人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是听他说道:“他们一定会死!但今天要活着!今天……一定要让这几个人活着!”他说完这话,抱着云竹,陡然想起了什么,再度回头:“搜一下他们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搜出来!快!”

    他虽然也在习武之后学过一些跌打外伤的医治,但毕竟不jīng,云竹伤了脑袋,可大可小,不过这时候抱着她的身体,却又感到心跳脉搏还是正常的。鲍旭这些人行走江湖,身上肯定随身带着好用的伤药……他这时候也没有了jīng确的判断力,只能尽着人事,静听天命。他抱着云竹,目光望向正厅那边,随后也看着同样受了些伤的小婵跟娟儿,轻轻抱了小婵一下,再拂过娟儿被打得红肿的脸颊,朝她们笑了笑。

    他在这世上重视的事物不多,也并非是那种毫无情绪波动的冷血人物,然而眼下这种情况,只能告诉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一旦失控,才会真正的付出自己承受不了的代价。

    牙关便在这样的心情下紧紧咬着,发出声响,在口腔里,弥漫着血腥气……

    江宁城内终于已经在大雨里乱起来,从大狱中冲出来的众人搅动了江宁城内的混乱,令其不断扩大,朝着几处城门的方向延伸。许多的混乱固然停留在大街上,但也有一些没有护院保护的小户人家遭到了洗劫。城内的守军固然已经被惊动,但这类混乱由原本大狱中的罪犯引起,一时半会也镇压不下去,倒是梁山的众人与被解救出来的方腊麾下头目,趁着这混乱暂时的掩盖了自己冲杀的方向,不知道奔向了哪里。

    苏家的这片混乱,原本在周遭的环境里应该是很显眼的一处,此时也已经被卷入整个混乱的大局当中,一批罪犯浩浩荡荡地从苏家附近奔行过去,周围的人家都紧闭了院门,持着刀棒jǐng惕着这场忽如其来的变乱,某一刻,紧闭的苏府侧门轰的一声被砸碎开来。守在这边的几名黑衣人第一时间涌上去,随后倒是罢了刀兵,向着冲杀进来的人行了一礼:“李大哥。”

    “铁牛大哥!林大哥”

    梁山之上,能被这样称呼的,自然便是李逵等人,破了这院门,一群人已经快步进来,走在稍后一点的手持大枪的汉子皱着眉头:“怎么还没打完!”

    “好像出了些问题……”

    “这有什么问题好出的。”李逵手持板斧,领着众人直朝正厅那边过去,他固然不认识苏家的地形,但到底哪里在打斗,还是能够听出来的。

    说话间,众人直朝正厅那边过去,一步不停。外间的混乱在持续,片刻之后,正厅附近的院落院门就被狠狠的砸开,人cháo冲入,在李逵等人的带领下,如虎豹般厮杀,转眼间便将抵抗悉数打垮。

    “这点人也打了这么久,席兄弟,你怎么搞的!”

    浑身上下杀得鲜血斑斑点点,李逵见席君煜捂了小腹过来,方才问道:“鲍兄弟他们呢!去干嘛了。”

    梁山之上,李逵最服宋江,但平rì里xìng格相近的却是鲍旭,鲍旭xìng格暴戾,样子与他也像,几乎等同于他的副手和影子。听他问起这个,才刚刚包扎了伤口,过来这边的席君煜有些犹豫:“我、我也不清楚……鲍大哥他们去追那宁立恒去了,我也不清楚他们为何现在还未回来,可能是……可能是……着了那宁立恒的道儿?”

    “开玩笑!鲍兄弟他们何等武艺,岂会在一个毫无武艺的雏儿手上折了,必是那人籍着熟悉地形带着他们兜圈子,哼……虽然早晚会揪出来,可这也太慢了……”

    这次从梁山过来,江宁大狱救人才是正事,到苏府寻仇不过顺手,席君煜却不敢说鲍旭与薛永等人已经折了的事情,虽然山上各种事情说起来义气为先,但如果自己这边出了这么大的损失,对他还是会有些影响的。李逵能替他找出理由来,他当即也道:“或是如此。”林冲倒是看了他一眼:“你这伤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冲颇重义气,平rì与席君煜虽无深交,此时倒也是关切的语气。

    “无妨,被一个贱人暗算……劳林大哥关心了……”

    这边大致的交流完毕,几个院子里也已经被完全控制起来,随后梁山众人驱赶着苏家众人出了院子,浩浩荡荡地朝着正厅外面的广场上过去。天sè昏暗,大雨瓢泼,没过多久,这一百多名苏家成员就已经被驱赶到了广场上,无论男女老幼,皆被围在了大雨之中。周围黑衣人持着刀兵,把守各处。

    “此事速速解决便了。”天空划过闪电与雷鸣,李逵说着这话,朝席君煜又问了问情况,手持双斧,站在高处喊道:“宁立恒!你这龟儿子速速给老子出来!否则——你quan家人都在这儿,老子便要一个个砍杀过去了——”

    他武艺高强,声音洪亮,这声音全力发出,顿时间整个苏府上空似乎都是“砍杀过去了——”“砍杀过去了——”的回声。下方广场人群之中哭喊之声响着,却也有不少人认出了上方正厅屋檐下捂着小腹的席君煜。虽然他之前不过是一个掌柜,但当初的那场恩怨,还是有不少人知道的。人群之中,有人陡然站了出来:“席掌柜……席头领,冤有头债有主,当初与你有怨的乃是二姐,是大房他们,如今我二姐便在这里,你为何要杀我们啊……”

    此时陡然站出来的,却是苏家的七少爷,三房的苏文季,他对于席君煜喜欢苏檀儿的事情最为清楚,当初甚至还以此挑拨过席君煜。这时候随着他的说话,席君煜也朝着人群一旁望了过去。只见在人群一隅,苏檀儿裹着一张雨布,赫然被耿护院等少数几人护在了中心,站在那边的,还有柱着拐杖的苏愈。

    苏檀儿原本是裹着雨布躲在那边的,被这样一喊,赫然间,就成了所有目光注视的焦点了……

    这个月第八更了吧。前天叫了下月票,发现忽然就二十多名了,谢谢大家的支持^_^

    好不容易出趟门,本来打算去香格里拉看看的,不过看看跟团行程,据说会非常赶,没法码字,就不去了,说起来大家出门旅游不是泡妞就是看风景逛景点拍照,只有我整天坐在客栈房间里码字,顶多在吃饭的时候听着音乐出门走走,还真是悲催……

    嗯,我把这么不开心的事情都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了,是不是值点月票什么的……也不用太多啦,不要让月票排名降就行了,据说月末有双倍……我是很难爆发两三更求票什么的,因为这个正好是我可以看清楚自己综合能力在那个范畴,又不至于掉下质量的速度极限,反正到时候要是能更二十五章以上,我一定会很嚣张地求月票什么的,大家要做好准备哦^_^(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