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三三章 暴雨(五)
    第三三三章暴雨(五)

    轰响声传来时,薛永手持弯刀奔行在雨幕之中的屋顶上。欢迎来到阅读 .

    这场雨太大,目力难以远及,但方向是可以确定的。这次梁山众好汉来江宁,军师吴用害怕一些人报仇心切误了大事,并没有将当初与这个苏家结梁子的几位兄弟都派来,而是错开了时间,将他们派去执行其他的任务。这边的复仇,由于席君煜熟悉苏家地形,便让他过来安排。

    按照席君煜的说法,苏家那位入赘的姑爷武艺是没什么的,但据说好研究各种火器物品,当初马麟就是在猝不及防之下中了那人手中的突火枪,正中头脸,一枪致命。按照众人的估计,这可能是一个脾xìng有些古怪,好摆弄各种火器机关的书生,威胁是不大的,但为了以防万一,军师吴用还是安排了梁山之上颇通火器的神火将军魏定国压阵,以策万全。只是今rì暴雨突降,也不知道神火将的火器还能不能发挥出威力,这时那边传来的声音,听来却也并不像是魏定国最为擅长的子午掌心雷。不过这声爆响倒也暴露了那宁毅可能在的方向,他便一路追了过去。

    他步伐甚快,几个起落,转眼间便奔过了几个院落,下方和远处偶有杀伐,他倒也懒得参与其中。这薛永外号“病大虫”,往rì里是在江湖上卖膏药为生的,他从父辈那继承一身武艺,家中却因为得罪豪绅,也令得他一身本领难以出头,才得了这病虎称号。宋江接纳他后,进入梁山,他虽然在山上排名不高,但武艺却是不错的,也并非好斗好杀之人。只是下方这等厮杀灭门的场景,他倒也司空见惯,心中不至于有什么波动兴起。

    一路赶到那边似是枪声响起的院子,才跳下来,他便发现了打斗的痕迹。最为激烈的还是在正面的房间里,薛永提刀过去,jǐng惕地看了看,这才发现房间中已经打得一片狼藉,桌椅木架都已被刀剑劈得破破烂烂。房间昏暗,里面两具尸体,一具躺在墙边,肚肠、脑袋都破了,穿着黑衣,是自己这边的兄弟,另一名竟恰恰是那神火将军魏定国,他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只见魏定国胸口被打烂了一个大洞,伤口之中满是铁砂、铅粒。

    魏定国擅长的便是火器,过来之前大伙儿也曾想过要提防那赘婿的火器,想不到最终竟还是遭了那火器的毒手。何况那书生本该没什么武艺,眼下这局面又是如何造成的?薛永心中正疑惑,眼见墙角又有一道身影,他弯刀一横,再定睛看时,却是一名正抱着衣服的赤身女子,脑袋上受了伤,坐在那角落里神智已经有些恍惚了。

    梁山中人虽然也有行事讲究的,但毕竟以无法无天的山匪居多。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偶尔出来打家劫舍时,出现jiānyin妇女的事情,就连山中相对正气的卢俊义、鲁智深等人也制止不住。薛永这一看,那还不明白这女子身上发生的到底是什么事,眼看对方伤重,他倒是不愿再下手,只是细细看了看周围的打斗痕迹,斩断周围桌椅、木架的兵刃该是重剑,该是鲍旭鲍兄弟的武器,这样说来,方才应该是鲍兄弟与魏兄弟联手对付那宁立恒了。

    薛永江湖经验丰富老到,一番思索,已然有了结果。魏兄弟的武艺固然不算高,但就算雨天无法使用掌心雷等火器,一身暗器飞石功夫还是不错的。至于鲍兄弟,江湖外号“丧门神”,曾经落草枯耳山,在河北山东一带闯出过赫赫威名,他xìng喜杀人,江湖结仇无数,武艺也是颇为高强。这样的两人联手,杀一书生等闲事耳,但眼下竟出现这样的状况,或许就意味着这苏家还有另一名高手护院压阵,或许便是他来到这边,拖住了魏兄弟,这才让他挨了这枪。

    他第一时间便望向了角落里那女子,但随即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再厉害的高手若是女子也不至于脱光光了迷惑敌人。正循着那打斗线索走出房门,陡然间听得不远处雨中传来“啊——”的一声暴喝,薛永听出那声音正是“丧门神”鲍旭发出,语气之中充满愤怒、疯狂、痛苦之意。

    鲍旭为人悍勇,在梁山上,乃是与李逵一般疯狂之人,发出这样的吼声委实令人意外,想必是遇上了难以想象的恶斗。薛永飞快冲去,一路上穿过两个小院子,院中的檐下、房屋中都有打斗的痕迹,想必是一路厮杀了过去,鲍旭一手丧门重剑看来占的还是上风,路上偶尔便能看见血滴,然而跑过第二个院子时,他就看见有一张网子被斩裂在地上,那并非渔网、绳线稍粗,上面挂着各种倒钩,此时网破了,落在地上也是斑斑鲜血。鲍旭不会用这样的东西,那着了道的或许便是他了。

    想不到眼下还有这样的偏门物件在战局中出现,薛永心中暗暗提防,不过江湖上擅使暗器机关的,武艺便不会太高,事先知道了就无需太过在意。只不过越往那边过去,鲍旭的声音也愈发激烈狂乱起来,薛永听得他喊道:“出来!出来!卑鄙无耻之徒!出来受死——”或者是“我看到你了!”似乎敌人躲藏甚好,不过今rì天气虽然yīn沉,只要咬住了对方,哪里会出现找不到的情况。

    直到他转过前方房舍的转角,才终于看清楚那边的情况。

    只见漆黑的雨幕下,那院子的小天井中,鲍旭正横剑乱舞,他半身之上都是细细碎碎的鲜血,大概是被那张网给弄的,对于鲍旭来说,这种伤势全都是不值一提的皮外伤,但最为严重的,还是他上半身乃至于头脸上的白sè痕迹,许多那种白sè粉末正在雨水中的地下被冲走、稀释,但薛永一看就能看出,那是石灰粉。

    那些石灰粉之前应该是用油纸或者牛皮纸包住,朝他头脸砸过去的,一旦附上面门,立即将他的眼睛给烧坏了,他大概还用手抹了几把,脸上都给烧烂许多,进入伤口的石灰就更给他带来了巨大的痛苦,以至于鲍旭此时不断挥剑嘶吼,歇斯底里一般。

    而在他前方,一道身影就在大概近两丈的距离外静静地站着。这身影穿着书生袍,身上也已经多处受伤,手上、脚上乃至于头上,有的地方在雨里流出血来,又被雨水冲走,也是极为惨烈。但他右手持刀,就那样静静地站着,如鬼魅一般的在那儿看鲍旭发疯。

    “宁立恒!你个卑鄙小人!无耻之徒!给我出来!有种跟爷爷再战三百回合!”

    鲍旭在雨中嘶吼。薛永看见这情况,握刀的手却是紧了一紧。鲍旭既然是这样喊,就证明并没有第二个人参与战斗。那身着黑衣的兄弟,与魏兄弟,竟都是被眼前这宁立恒给杀掉的。

    这次梁山一行人过来,对于江宁大狱的行动,看的极重,对于来这苏家寻仇,看得却是相当简单的。苏家的底细席君煜清楚,干掉百刀盟之后,真要杀进来委实轻轻松松,事实上也是如此,眼下在苏家各处进行的杀戮,基本都没有受到什么大的抵抗,就连正厅那边守着半数苏家人的一些护院,恐怕很快也要崩溃,却没有想到,在这里遭遇了如此之大的损失。

    薛永倒不是害怕,只是意外而已。这书生在眼下也不知道凭着怎样的手段翻盘过来,但在鲍旭的追杀下,身上也已经受伤不轻,他身上机巧再多,估计也用之殆尽了,只要小心些,自己便不会有事。眼见着鲍旭舞剑舞得乱无章法,跌跌撞撞,大雨之中那持刀的身影也开始缓缓的移动了脚步,开始无声又缓慢地靠近过去。薛永握紧了弯刀,从这边走了出去。

    为了避免他再出诡计,一旦出手,须得把握时机,一刀致命……薛永心中想着此事,便在走到近处时,那书生却陡然jǐng觉,回过了头,昏暗之中,他看见了一双凌厉至极的眸子。

    江湖之中,有这种眼神的人,也恰恰是最难对付的一类人。

    弯刀带动水光,刷的划了出去,那边转身、后退,竟也是猛的一刀劈斩过来,兵器交击声顿时鸣响在雨幕之中,随后只听乒、乒乒的声音随着两人的交手连续响个不停,那鲍旭挺准声音,朝着这边便靠了过来。宁毅脚步飞快后退,他毕竟身上已经负伤,对薛永的一番封挡,打得颇为窘迫。

    薛永武艺本高,但快刀之下,心中也惊讶于对方能够勉强跟上这速度,而且这宁立恒所用的招式虽然还没有娴熟到一流高手的程度,但竟然也是法度森严,jīng巧无比。小天井中鲍旭疯狂挥剑,两人身形呼啸而动,却是围着他绕了半个圈子,也在此时,薛永陡然在对方那jīng巧的刀术中看见一处微小的破绽,左拳下意识的挥了出去,这一下打中了地方,宁毅手上战刀飞出,中门一开,薛永手中弯刀刷的对着宁毅当胸直斩,这一击,正中宁毅胸口。也在这同一时间,宁毅竟不退反进,用胸口压了过来。

    糟了……

    随后响起的,是金铁相击的“乒”的一声。

    胸口是铁甲……意识到这一点的一瞬间,蓄力到极点的一记右拳,对着他的脑门轰然袭至。水花在拳锋上爆炸般的绽放开。

    他哪里知道,宁毅自知练武的绝佳时间已过,许多方面恐怕比不过别人,在杭州的一段时间里,时常与陆红提商量的便是如何yīn人,各种暗器、各种手法、乃至于各种招式都尽量留下伏笔。陆红提的武功修为已臻化境,自己固然不屑于这等方式,也觉得宁毅颇为胡闹,但她却也未有推脱,倒是兴致勃勃地研究了一些东西出来。方才宁毅所用的jīng巧招式,若遇上那些市井流氓,必然无用,只有遇上薛永这类本身武艺已经有一定程度的人才能奏效,也是薛永看出了这jīng巧的武艺,被带动节奏之后仍不住顺手就照着那破绽出了招,才会被那原本还算普通的铁甲给算计了。

    陆红提研究的这些招式尽皆为了各种暗器、石灰、火枪的出手,恐怕这世上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宗师级的高手会胡闹到这种程度,那些招式说长不长说短不断,正是扣准了让许多武者心痒痒的标准,一旦被带入节奏,立即便要陷入连环套中,这一个个片段,等若是陆红提正以自己的武学见识在与薛永等人交手,那鲍旭方才便是因此连中了好几次的yīn招,眼下那轰向薛永脑门的拳头上,破六道的内力也已然运使到了极致。

    只听砰的一声,薛永的身体旋转在空中,整个人都在雨幕里飞了起来,但他的武艺也是了得,弯刀刷的一转,在宁毅肩上带出血光,身体竟也在同一时刻连续两记飞踢,砰砰的印在宁毅胸口的铁甲上,两道身影朝不同的方向飞出,摔倒在地,鲍旭手中长剑,也刷的一下斩在了不远处的一根柱子上。

    “谁!出来!宁立恒!卑鄙小人出来受死——”

    鲍旭仍旧如负伤后猛兽一般的吼叫着,薛永口中吐出一口血,脑袋里嗡嗡嗡的不断响,视野模糊、晃动,那一拳打到了太阳穴,极其严重。他想要爬起来,但挣扎两下没有成功,努力凝聚目光往前看时,却见在那边不远处,名叫宁立恒的书生努力撑起了身体,随后背靠着那边的台阶,摇摇晃晃扶起了身体。

    他望着这边,站了一阵,然后双手往后撑了撑,坐在了那边屋檐下的台阶上。也不说话,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就这样如同幽魂一般的望着这边发疯的鲍旭、倒在地上吐血的薛永。也是在这一刻,薛永心中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江湖上的许多事情,其实本身就是一步走错满盘皆输,他也曾想过许多次类似的情况,但只有这一次忽然发生在他身上的,最为诡异,看来完全不应该发生这类事情的时候,竟发生得如此迅速、简单,眼前那书生,俨然是将方才那个近乎乱局的打斗练习了一千次,等待着他到这天傍晚来将事情发生一次一般。

    远处的打斗声还在继续,大抵是梁山众人在围攻苏家正厅那边的防御,也不知能够撑得了多久。薛永看见那书生偏着头看着那边,听着那声音,神情之中,也有几分痛苦、无奈,但他终于咬了咬牙关,浑身上下都颤抖了一下,然后他深吸一口气,站起来了,拾起地上的战刀,一步一步地朝着薛永这边走过来。

    半途中,他还是将武器换成了一根木棒,走到薛永身边,对着他的头颈猛的一棒就挥了下去,然后又是一棒、再一棒……脑中的思绪,其实也有些乱,闪动的是方才发生的一切,神火将军魏定国冲进来时,被打倒在地上的那位表嫂忽然冲起来没命地将对方抱住的情景,是一具具的尸体,是不知道有没有走掉的云竹,是檀儿、小婵、还刚生下来的婴孩……

    直到将薛永终于打趴在血泊中,他转过了身,拖着那木棒摇摇晃晃地走向不远处挥舞大剑挥舞得声嘶力竭的鲍旭……

    也许还有机会,总会有机会的……

    当头猛地一棒,他将鲍旭打倒在地,随后躲开那大剑无力的横挥,又是一棒打过去。

    便在此时,有人跑进这边的院落……

    真夸张,知不知道四点四十多的时候我就把这章发到作者区里来了,还装模作样地打了一段话,说不管今天有没有到两百票,十点钟还是会发掉,让大家来尽情地夸奖我来着,并且留了时间,四点四十,丽江阳光明媚。结果……这才一个半小时,太阳还没下去呢,就已经两百票了……害我留下的话还得重打。

    不管怎么样,谢谢大家……喂,手上还有的继续投啊,不用停下来,毕竟今天两更啦。

    我就那一章存稿,现在没了,继续码字去……(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