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三〇章 暴雨(二)
    开始死人的时候,此时苏府中的大部分人,都还被前天傍晚那场事情衍生的余波困扰着。当大雨降下,众人便在家家户户的房屋中、廊院下继续议论着这些事情,男子女子,少年妇人,都难有例外。说着二房三房的对策,商量着苏愈那边的反应,讲着这家中的人情,自然也免不了议论一番宁毅在那件事里的态度。当然,大部分则离不了愤懑和谩骂,也有的人知道了苏檀儿在今天将那当事的女子接回了家中面对面地交涉,或意味深长或幸灾乐祸地各自猜测。

    也有的人会提起要不要结伴去将那女子折辱一番,譬如说名为道歉,实际上说点不好听的话,但这样的念头心头过一过,便只被人当成笑话否决了。哪怕不算上宁毅的反应,就算是苏檀儿的发飙,此时也没什么人真能受得了。

    杀戮便是在这种茶余饭后家家谈政治的气氛里悄然袭至的。

    这次从梁山过来江宁的匪人,除了此时梁山泊上的数名头领,其余的皆是梁山兵将中的jīng锐,对于江湖火拼厮杀、打家劫舍向来是极为娴熟jīng通的。而江宁承平百年,这些年月里大大小小的动乱基本都未有波及到这边,苏家虽然也有家丁护院,但仓促间对于这类事情,真是半点准备都没有,当这些人在席君煜的指点下趁着雨幕掩杀而至,只是片刻时间,苏府一处侧门附近的门房、马夫、家丁、丫鬟就被清扫一空,随后这些人便从外围往内围突破了过来。

    这个时间点本是饭前。大雨又将人群进一步的聚集起来。梁山众好汉们以五到七人为一组,先在院墙外看清楚里面的情况,随后陡然间杀入,聚集在一个个院落间的苏家众人几乎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就在目瞪口呆的情况下看着那些黑衣人从暴雨之中冲过来,一刀一个结果了周围人的xìng命。在这片刻间,他们甚至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想不清楚。有的孩子原本在屋檐下追逐打闹,眼看着这些黑衣人突如其来,便拿着手上玩具呆呆地站在那儿。有的甚至在黑衣人逼近的时候会下意识地说一声:“叔叔。”然后……小小的身体就飞起来了……

    直到他们连续屠掉了三个院子,才终于有一名家丁大声地喊了出来,然后苏家才终于有了些许反应。这个时候。被席君煜安排在外围的二十余人已经开始从外围包抄,开始阻断苏家众人逃跑的道路了。

    从听到第一声惨叫声开始,宁毅与苏檀儿就已经有了jǐng惕,但有心算无心,信息上的不对称姓终究是最大的问题之一。sāo动起来时,宁毅立刻便将刀枪等物带在了身上,虽然在这样的大雨天火铳极易淋湿,但或许一开始还是有些用处的。而当他们冲出门口时,那边也已经传来了强人进城的喊声。

    有什么抢匪会来江宁城里抢劫?这事情说出来恐怕没几个人会信。然而那边的厮杀声实在是没什么可作假的,宁毅在杭州呆了那么久的时间。对这类事情也有了一定的分辨力。苏家虽然也有不少家丁护院,但能够参与那种真刀真枪搏命厮杀的不算多,眼下显然就已经遭遇了这样的局势,从传来的声音听来,苏家护院们的抵抗在杀来的这股力量前不断溃散。随之而来的还有苏家众人的呼喊奔逃,听起来,简直像是杭州当初被破城时的情况一般,但被波及的范围显然又只有苏府这一片。

    扶着苏檀儿出了房门,耳中听得娟儿在二楼房间上叫:“小婵、小婵,快抱少爷过来……”宁毅听得声音正从另一侧杀过来。叫道:“娟儿,不要让小婵过来,我们过去……你在上面看到什么了吗?”

    “没有。看不清楚……”娟儿从楼上飞快地往下面跑,“姑爷,会不会是江湖寻仇?”

    “有这样明目张胆的吗……”

    宁毅回答一声,但也并非否定,而是在他自己心里也想不出到底是遇上了什么可能,脑海中倒是想起了前几天跟闻人不二说被跟踪的事情,当时以为是方腊军系的余孽要找自己麻烦,但一直找到江宁来,还用这种大张旗鼓的方式,那该是何等苦大仇深啊,自己似乎还没这么天怒人怨吧。

    说话间,娟儿已经跑下来搀住了苏檀儿,又拿了两把雨伞。主仆三人正要往外面走去,院墙另一侧陡然传来噗噗两声,两名黑衣人先后翻墙而入。这两人的身形都是结实健硕,一看见檐下的主仆三人,两人也陡然加快了脚步,飞奔越过小院zhōng yāng的凉亭,直朝院门方向奔过去。宁毅将苏檀儿与娟儿主仆护在身后,三人沿着屋檐横向而行,jǐng惕地盯着那两人,那两人也盯着这边,随后放慢了步子,双方平行而走。当先那人面罩之下目光凶狠,盯死了宁毅,当宁毅这边停下,他们也停了下来,那人步子一踏,浑身的雨滴都哗的往外溅了出去,随后,将脖子咔的偏了偏。

    后方那黑衣人左右打量着这处院子,然后说了一声什么,前方黑衣人冷冷笑了笑:“你们便是宁毅与苏檀儿那对狗男女。”

    宁毅此时刀枪都还放在袍子里,双手垂在推测,轻轻转了转:“你们是什么人?”

    那黑衣人却不回答:“既然你们就是,那老子就要大开杀戒了——”他大喝一声,反手拔出一只金瓜锤,陡然间就朝这边冲了过来。宁毅空手站在那儿,看着那身影轰然冲散了雨幕,泥水激shè,当距离不断拉近,那黑衣汉子豁然发力,整个身影都跃了起来,照准宁毅的上半身,金瓜锤“吼”的猛挥而下。

    砰的一下,雨幕当中,那黑衣人的身体陡然间像是一只刺毛绽开的刺猬,他双腿凌空,背部在空中扭曲地弓了起来,整个身体在由下而上的巨大冲击中凌空停顿了一两秒。就在方才那一瞬间,宁毅照着他的腹部全力轰出了一拳,将他的冲势硬生生地阻在了空中,鲜血从口中喷出转眼间就从面巾中涌出来。那黑衣汉子的身体随后才摔落下来,双腿才触到地面,宁毅抓起他的手臂,随即而来的,便是一记猛烈的过肩摔。

    那汉子是从檐栏外冲过来,转眼间身体轰然砸在里面房间的窗台上,整个窗户都爆开了,他的后背撞上窗台的锐角,也不知道有没有砸断脊椎,但他整个人就那样头下脚上的挂在了砸破的窗台上,宁毅从地上捡起金瓜锤,照着这黑衣人身上砰砰砰砰的连续砸了七八下,顺便朝着那人的脑袋上狠狠踢了一脚,满地的血浆。他转过身,用锤子指住了那边雨中的另一名黑衣人,跨过栏杆,朝着那人走了过去,顺便示意苏檀儿主仆俩准备出去。

    “你们是什么人?”

    剩下那名黑衣人被吓得退后了两步,他们那边虽然也有一定的关于宁毅的资料,但自然想不到这书生眼下出手竟如此狠辣凶残,握紧了手中的长刀,而听得远处的杀伐声似乎是逼近了,方才吼道:“我等梁山英雄、诸位大哥今rì都已到了,你若识相的,就赶快放下兵器,等候发落,或许还能留你夫妻一条xìng命……”

    他却不知道宁毅此时正有火气与愤懑在心。虽然对于苏檀儿与聂云竹他没有办法,但人总是能迁怒的。此时在大雨中面无表情地逼近过去,口中沉声道:“席君煜还真混出些名堂来了?”

    “席大哥、席大哥他……”

    他话还没说完,宁毅已经走到了进出,陡然间朝他扑了过去,那黑衣人反手便是两刀挥斩,只听噗的一声,钢刀斩破了牛皮包,石灰粉劈头盖脸的笼罩了他的身体,大雨之中,转眼间便是嗞嗞的响声与升腾的白雾。他毕竟穿了衣服戴了面罩,石灰粉片刻间难以烧到他的身体,但只是眼鼻间沾到的些许已经够他受的,他大声喊着,拼命挥刀,冷不防脑袋上就挨了狠狠的一锤,人倒在地下之后,又是一锤,他便不再动弹了,宁毅又再补了一锤,方才将那锤子扔开到一边。

    “知道是谁了……”宁毅转过头,朝着妻子与丫鬟说了一句。

    院门外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呼喊着奔跑过去,都是认识的苏家人。宁毅带着苏檀儿出去,只见另一端的道路那头,耿护院领着一些能打的护院正在与一众黑衣人厮杀打斗,掩护着众人往这边跑,也不时有黑衣人从侧面要杀入人群。小婵披了蓑衣,抱着孩子奔出了另一头的院落,正在朝这边挥手呼喊。苏文定苏文方等人此时也奔了过来。宁毅拔出了刀,对苏檀儿道:“你跟着其他人去找爷爷他们,我去帮帮手。”

    “他就是要杀你,他就是要杀你……”苏檀儿叫着拉住了宁毅的手,但看见宁毅的表情时,终于还是迟疑了一下,放弃了劝说,“你……你该去找找聂姑娘……她可能还没出去……”

    宁毅望了望那头的战斗,吸了一口气:“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苏檀儿放开了他的手,他朝着那边全力冲过去,有黑衣人从侧面从出来,打了个照面,被他一刀杀了。也在这时,席君煜领着几个人出现在侧前方的一处屋顶上,目光巡弋,也就看到了他,朝这边指过来:“众位哥哥,便是那人……”那帮人便先后跳下屋顶,朝这边冲过来。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