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二九章 暴雨(一)
    >

    话是没能听清,但事情终究还是看得清楚了。对也好错也罢,到最终恐怕也只得归于坦诚,因为到了现在,也只能承认,这件事情已经不在他所能掌控的范围内,既然这样,也只好干干脆脆地投子认负,至少不要让她们再在里面因为自己而受这样的闹剧折腾。

    推开门,雨在骤然间已经变得非常的大,江宁的天sè浸在一片黑蒙蒙里。走下楼梯,等到外面的杏儿与娟儿见他竟从楼上下来,都是异常的吃惊,他轻轻摆了摆手,径直推门进去。这样的天sè里没有掌灯,客厅中也显得昏暗,他过去敲响了卧室的门,里面原本还有些细碎的声响,一时间全都安静了下来。宁毅随后又敲了敲。

    “我要进来了。”

    如此说了一句,他将手按在门把上,单手推了一下,只听“咔”的一声,那门闩便断了,门缓缓打开。宁毅在那才还站了几秒钟,才举步进去,朝那边扫了一眼。只见灰暗的光芒里,云竹站在床边微有些赧然地将双手抱在胸前,外袍已然合上,但系带并未系上,看起来简直就像是脱光光后还没完全穿好衣服的香艳感。苏檀儿就在她前方不远的地方站着,朝这边望来,说了声:“相公。”语气之中似乎还有几分轻柔的笑意。

    宁毅看了两眼,终于还是别过了头,然后从房间里缓缓退出去,拉上了门。他本就不是想要进去跟两人直接聊些什么,先前的话语无法确定,这时候也终于能够确定下来。檀儿的思维在某些方面比一般的女子要奇怪,同时也直接得多,从当初她提着火把去烧楼的事情里就能看得出来了。

    她邀了云竹过来,绝口不提有关自己有关孩子有关私情之类的话题。固然也有她本身善良不愿伤人的一面。但眼下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邀约,在目的xìng上归根结底与一般的女子还是没有两样的,无非是想要知道心中最关心的事情。宁毅之前会对檀儿的行事感到疑惑,也是因为关心则乱,其实是没有必要疑惑的。

    他在楼上犹豫了好一阵,楼下的房间里,已经足够时间发生许多事。他不知道在卧室房间里云竹到底有没有脱掉衣服,或者有没有更加古怪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不过基本上来说,就在云竹解开衣带的那一瞬间。檀儿其实就已经得到她所想要的所有信息了。

    他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让杏儿掌起灯盏,过了一阵云竹才稍稍扶着檀儿从房间里出来。云竹神sè复杂,偷偷看了宁毅一眼,檀儿的神sè当中则看不出太多古怪情绪的端倪来,只在云竹扶她坐下时,轻声说了句谢谢。

    “相公回来得这么早啊……”

    檀儿轻声说了这句话,接下来便是极为正常的对谈了。她说了邀云竹回来向她道歉的事,又说了几句云竹之前的经历,令人敬佩云云。这些事情都是宁毅以前便知道的。云竹大概心中有事,yù言又止,当檀儿留她在家中吃完饭再走,并且请她去看看孩子时,她有些吞吞吐吐地表示了拒绝:“家里……还有些要紧的事情要处理,还有个妹妹,等着我回去呢,天又下这么大雨了,我想……改天吧……”

    看她神sè,是真的心里有事。宁毅以往见惯了各种勾心斗角。如今却并不喜欢身边的人也陷入这样的气氛当中,大概又说了几句,宁毅让杏儿去拿雨伞,他送了云竹出门,走到屋檐下时,轻声道:“别多想了。明天我找你,就算……就算……”他最终也没能说完自己的心情,云竹yù言又止,见他这样说,道:“其实……”但也没说出什么,杏儿便拿了两把雨伞过来了。

    接下来自然还是杏儿送云竹出去,宁毅返回客厅时,灯点摇曳,檀儿双手捧着茶杯坐在那儿怔怔地出神。他想了想,随后过去起了檀儿回卧室,檀儿将头压在他臂弯上,轻声咕哝了一句:“相公,聂姑娘以前是官家小姐呢。”

    宁毅嗯了一声。

    “难怪我觉得她的气质真好,经历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也能出淤泥而不染,这样的女子,才是讨所有人喜欢的吧。”

    不置可否的,宁毅又嗯了一句,到了床边将她放下,脸庞离开臂弯时,苏檀儿眼中亮晶晶地望着他,轻声道:“聂姑娘好喜欢你啊……”

    宁毅看着她,苏檀儿脸上带着复杂又清澈的笑容,贝齿咬了咬下唇,努力地笑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宁毅在床边坐下后,她又吃力地爬了起来,从侧后方抱紧了宁毅,吸了吸鼻子。

    “一般来说,出了这些事情,这个时候还愿意单独登门见面的,若不是xìng格火爆想要找人当面骂一顿,就是那类xìng格坚强光明磊落也讨厌受委屈的。可是聂姑娘一登门,见到第一面时,我便看出她不是这样的人啦,她是因为喜欢相公你才登门的。”

    宁毅沉默着。于人心人xìng上,苏檀儿的掌握纵然不如宁毅这般老辣,也是极为厉害的,云竹的行为落在她的眼里,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宁毅也无从反驳,檀儿紧紧抱着他的身体,笑了笑,却又是吸了吸鼻子。

    “聂姑娘也是很懂事的人呢,可能是怕相公你为难,有太多的麻烦,所以今天才过来的,她心中可能在想,只要她应对得体,别人就不会胡乱猜测相公你了。可是她没想过的是,我比她可坏得多啦,我跟她说,相公你告诉旁人她还是处子之身,我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跟人去说,我想看看……”

    她的声音微微发抖,顿了一顿:“这么过分的要求,她当时的心就乱啦,相公你知道吗,这种在旁的女子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事情,她当时想了想,竟然答应了……我当时就明白啦。相公,聂姑娘她真的好喜欢你啊……她这样的女子,心xìng坚韧到这种程度的,把自尊自强看得比什么都重。可是她喜欢你喜欢到竟连自尊都不要啦……她在青楼之中都能守身如玉,宁愿饿死都不低头的,可她喜欢相公你喜欢到竟连自尊都不在乎了……”

    檀儿轻声低喃,重复着这话语,宁毅静静地听着,过得片刻,才问了一句:“你……你还真的看了啊?”

    “相公你去问聂姑娘啊。”苏檀儿回答过来。大概心情酸楚,连声音都因为哽咽而有些变了。她咬牙推开宁毅,在床上躺下去,一面哽咽,一面看着蚊帐顶棚,片刻,宁毅也在旁边并排睡下了。

    “我跟聂姑娘……认识有很久了……”

    “我心里面还是在意的。”苏檀儿哽咽着说话,打断了宁毅。“我以前觉得,男子不管有没有文采能力,是个读书人。去参加那些文会宴席,受女孩子青睐,是很正常的事情。像相公这样又有文采又有能力的男子,被那些姑娘家喜欢,就算有什么暧昧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以前相公你总是不参与这些,我还在心里感到奇怪,觉得相公你与这些人太疏离,可后来我知道,我心里其实是喜欢得不得了的……”

    这话语越说。她哽咽的声音也就越发严重起来,伸手不住揩掉眼泪:“我是那些rì子里每rì与相公在阳台上说话,才渐渐认识相公你的,到后来皇商的事情发生,再到后来的杭州之行,我、我……这两天我在想。会不会是因为我先前不能待相公以诚,现在要遭到报应了啊……”

    “我有时候想呢,我也是不会阻着相公这些事情的,小婵啊,杭州的那位刘寨主啊。相公是有本事的人,有些人喜欢,阻也阻不了,何况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又算得了什么呢。家中的人总以为相公是入赘的,怎样怎样,可经过杭州的那些事情之后,甚至在那之前,我就知道只要相公想做,赘婿这个身份根本就限不住相公。可是……心里想是这样想,我还是会觉得很伤心,不舒服啊,我心里还是很在意的啊。”

    她大声哭着:“你是我相公啊、你是我相公啊……可你就是入赘的嘛,你就是入赘的……你为什么要入赘啊,你当初娶我不就行了嘛……你为什么要入赘啊……”

    宁毅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去说,以他而言,这件事情映照的终究只有他心中的愧疚,以他的立场而言,无论事情发生到哪一步,苏檀儿也好,聂云竹也好,都是没有错的,怎么可能有错呢。如此哭过,发泄一阵之后,妻子便在怀中恢复了些许理xìng了,只听她哽咽着说道:“相公你喜欢她,我知道的,那就……找个时间娶她进门吧……若是聂姑娘这样的,还算是……还算是配得上相公你的……”

    “我没有想过要娶她回家……”

    “……呃?”

    宁毅的这句话令得檀儿微微愣了愣,正要说话,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声撕裂了外面的风声雨幕,远远传来。那惨叫声撕心裂肺,叫得凄惨,却显然还是苏府府中的人。若是一般人恐怕只以为是某个地方出了什么意外,有人受伤,但宁毅与苏檀儿才从杭州回来不久,对这样的叫声颇为敏感,这时候也就愣了愣。宁毅抬起头目光朝窗户望过去,苏檀儿泪水未收,心中还想问:“为什么。”但片刻时间内,也与宁毅一道听着雨中的动静。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