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二七章 阴天(上)
    夏至未至,chūn末的天气倒也有了几分夏rì里那般善变的气息,上午晴了一阵,没到下午便渐渐转成了yīn天。江宁街头行人神sè匆忙起来,主妇们收起了院落里晒着的衣服,在院子里等待着有可能降下的雨滴。

    苏家大宅之中也正是一片yīn霾,表面上虽然看不出来,但一片将要下雨的压抑笼罩在一个又一个的院子里。昨rì宁毅的一番大闹,加上苏愈趁机的借题发挥,给这个家里带来了太多变化的可能,这变化从一开始就有了许多的伏线,但却又爆发得出人意料。宁毅的强硬与苏愈的提前收网将苏仲堪、苏云方等人打了个措手不及,二房三房的权力原本肯定是要交的,苏家的许多资源,也是要集中到苏檀儿这边去,但苏愈的决心下得如此之快,这些事情就真是压到眼前了。

    苏家内部状况原本微妙,并不是什么鼎足三分的局势,当初虽然分了三家,但大部分的权力,终究还是没有分散的。生意也好族产也好,苏仲堪苏云方这些人并没有足够分家的实力与气魄,但苏愈打算让他们退出苏家的历史舞台,完全确定大房的主导地位,此后二房三房固然还有自己的产业,哪怕开枝散叶,苏仲堪与苏云方这一支也不至于离开核心圈变成完全的旁支,但在眼下的这一轮中,他们就真是输掉最关键的一局了。

    原本想着,或许大房血脉稀薄。苏文兴这帮草包再生下的苏家第四代中可能有足堪撑起苏家重任的人,但眼下宁毅苏檀儿都是如此厉害,对他们来说,这希望也变得极为渺茫起来。

    二房三房试图在最后的时间里让苏愈能够回心转意,或者争取一些缓冲的时间。类似苏愈这些主事人,就已经在考虑二房三房中的哪些人可以被完全剔除竞争队列。情况并不热闹,在这yīn天之中。众多的事情也都潜于严肃的气氛和暗涌下,若是外人,只有那些每rì来苏家送菜肉或是收夜香的小商户能够隐约察觉到苏府的气氛与往rì不同。偶尔问及。得到的回答也都是含含糊糊,皆因大部分的苏家下人,此时恐怕也都看不清楚局势。

    除却人心惶惶的二方三房。在昨rì的事件中顺利过关的苏家大房,这时候却也显得有些气氛凝重。不光是苏檀儿这边一片沉默、苏伯庸那边到今rì还没有什么大的反应,就连好些属于大房旗下的掌柜或管事,今天里谈起的也并非这场胜利,而是暗暗揣摩着推动这件事情源起的另一件事:宁姑爷到底与那位青楼女子有没有暧昧往来。又或者是:二小姐的态度,到底会怎样。

    这件事情在明面上已经过去,二房三房不可能再提起来了,到得这个时候,大房的众人也终于可以将之摆在眼前仔细地看一看,稍作分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苏家二房三房由苏文兴主导的yīn谋破产的同时,这件事的负面影响,还是出现了。

    苏檀儿毕竟才生了孩子,正是一名女子最为脆弱且需要自家夫君呵护的时候,自家夫君却传出这种事情。宁毅也毕竟没有对这事做出正面的交代——可以说是他觉得没有必要。但也可以理解成确有此事,只是事情被宁姑爷用漂亮的手法给遮掩了过去。在宁毅的能力与重要xìng被众人rì益认识到的现在,他跟苏檀儿之间的关系,如何取得彼此的谅解和默契,一时间成了众人最为关心的问题。

    在这样的一片沉默与猜测当中,作为当事人。还是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不过虽然夫妻俩都不是被动的xìng格,但苏檀儿陡然做出的决定,某种程度上还是令得宁毅有些意外。

    时间还是下午,被叫进房间时,苏檀儿正倚在床上看着一份关于苏家二房三房的名单。虽然才刚生完孩子,但毕竟算不得什么伤筋动骨的事情,据说有的农家村妇生了孩子当天就下地干活,苏檀儿身体还好,孩子生下也有两天了,可以稍微动动脑筋也没关系。二房三房众人的安排由苏愈主导,她只是随便看看,杏儿进来之后,她还低头看了一阵,但脑子里显然是在想别的事情了。

    杏儿给她倒了一杯清水,她接过来喝了一口,顿了顿方才问道:“相公呢?”没有下床,声音便也有些柔弱。

    “好像是……老爷叫他过去了。”

    “哦。”苏檀儿点了点头,放开手中的那份名单,拿着茶杯想了一阵后方才道:“杏儿你待会找娟儿过来,你下午出去,帮我办件事情吧。”

    “好的。”

    一面想事情一面做决定,杏儿能够看出苏檀儿此时是一贯商场上做应对的态度,但这时候的感觉又颇有些不同,她明显也在犹豫,但终于还是带着不确定的心情笑了笑:“我也不知道这事情做得对不对,不过……你待会出门去找一找那位聂姑娘吧,替我给她带句话,就说……明rì有空的话,邀她过府一叙。杏儿你要有礼数……”

    杏儿微微迟疑了一下:“那位聂姑娘……”

    “就是那位聂云竹聂姑娘。”苏檀儿笑了笑。杏儿看着她的笑容,这才点了点头:“哦,我、我知道了……”

    苏檀儿沉默片刻,又补充道:“这是私人邀约,杏儿你安排一下。并不用秘密来,但也不要让府中的人打扰了聂姑娘,道歉什么的,暂时是不必了,那些人居心不良,只会给人难堪。也跟她说,只是我与她见一见就行,不会有其他人的,也……最好不要让相公知道,你就这样跟她说吧……”

    “嗯。”杏儿点了点头,“但是姑爷那边……若是那位聂姑娘来了府里,他终究还是会知道的……”

    “一时间不知道就行了……其实知道了也没关系。”苏檀儿复杂又柔弱地笑了笑,“相公其实也猜不到我要做什么。”

    杏儿点了头,在旁边等了一会儿,见苏檀儿没有更多的吩咐,便准备出去叫娟儿过来了。走了两步,却又回过了头,咬了咬牙道:“小姐,其实、其实姑爷的xìng格一向光明磊落,他在那些人面前既然说了……说了那位聂姑娘是处子之身,想必就是的。婢子觉得、婢子觉得……小姐跟姑爷之间的感情一向是很好的,如果听了那些人的话,就、就……”

    杏儿与苏檀儿之间情同姐妹,但丫鬟对主人间的事情随意置喙毕竟不好,三个丫鬟中她的脾气是相对直率的,这话脱口而出,说到这里,才又有些不好说了。不过苏檀儿倒不会介意,她坐在床上,双手摩挲着茶杯,随后回过头来朝她笑了笑,片刻,目光望向一旁的窗户,幽幽说道:

    “我也知道相公的xìng子,他是不屑跟家中那些人说谎的。我叫那位聂姑娘过来,也不是想以大妇的身份质问她什么,或者是给她什么好看。可……杏儿,我想的不是这些事情啊……”她顿了顿,“往rì里我让相公去参加那些诗会文会,让他去结交那些才子……哪怕是佳人呢,那也没什么。相公的文采气度,有人喜欢上他是很容易的事情,咱们江宁的四大花魁,绮兰姑娘她们,若是相公有意,早就被人传了许多遍啦……那也没什么……”

    她口中说着没什么,但语气却是稍稍低落下来,大概还是有些什么的。随后又接着说道:“但相公对她们却是一点乱来都没有……只有在杭州时,那位刘西瓜刘寨主,是喜欢上相公了,相公对她……可能也是欣赏的,不过那种欣赏,我也理会不了。相公对我,对你们,都是够好的,我很少看到有哪家的男子像他一样了。但也是因为这样,偏偏是这位聂姑娘,我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想……”

    “她跟相公在很早以前就认识了,相公还教了她开店,与她成了朋友。她到底是如何看相公的呢,相公又是如何看她的……”她苦笑了一下,“杏儿,这些事情我不敢去问,我也不想去试探相公。那位聂姑娘……她在青楼那么多年,能够守身如玉又给自己赎了身,或许也是这样的人,才能得到相公的认可吧……”

    苏檀儿摇了摇头:“其实……其实现在我自己也不知道对那位聂姑娘有怎样的心情,我也不想对着相公拼命去猜。或许总是要见上一面,我才能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怎样想的吧……”

    苏檀儿说完这话,不多时,杏儿叫来娟儿。自己找知情的管事打听了那聂姑娘的住址,一路找了过去。天yīn,秦淮河边的道路上还留着昨rì打闹的痕迹,被砸烂多处的那栋小楼也尚未修补好,门口附近虽然看来有些守卫之人,但并没有拦她,她过去敲了门,随后也见到了那位聂云竹聂姑娘。

    先前在家里时听小姐说了那些话,她对这位聂姑娘也有些好奇。而直到转告了所有的话,从小楼中被送出来,杏儿心中也在想着,这聂姑娘怎么会是这样一位恬静淡雅的女子,心中倒隐隐约约觉得,明天小姐与她见面,恐怕倒未必是一件好事。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