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二五章 家事(三)
    此时发生的所有事情中,对众人冲击最大的,或许还不是宁毅的突然发飙,而是他突然方才说的那句“聂姑娘应该还是处子之身”。这句话一出,所有人心中顿时都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类似于忽然发现被yīn了。

    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闹得有些声势浩大,二十多个妇人哭哭啼啼地回来,说宁毅丧心病狂了,她们出去打他养在外面的女人,他竟然发飙打人。理所当然,若那女子不是他的女人,他为何要打人呢,而在此后众人的吵吵嚷嚷,苏文兴的推波助澜,大伙儿心中想的,都是宁毅回来之后如何对此作出交代,宁毅回来之后态度强硬,似乎也有些恼羞成怒,不第三二五章 家事(三)断地将话锋往家中矛盾上引,若非是那女人的问题不好说,他又何苦这样。

    如果眼下在这里的不是宁毅,而是别的什么苏家子弟,一开始露出那种强硬的态度恐怕就会苏仲堪叫护院抓了先打一顿,此时各家家法如此,在长辈面前咆哮,那还了得。但宁毅在苏家毕竟已经有了莫大的声势,气势出来之后,短暂的时间里,别人也不得不听他到底会说些什么,毕竟护院的武力也拿不下他。而直到他说出那句话之后,众人才能回过头去仔细考虑一下,这件事情,难道竟是假的。若是假的那该怎么办。

    判断这类事情,终究是没有太多官方标准的。

    一般人家要是出了这种事。最为十拿九稳的,当然是男方手上有着女子的卖身契。这年月里已经没有奴隶之类的说法。就算是签了卖身契的家仆,真被弄死了。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但如果是青楼女子,发生这类纠纷,即便真将人打死了,官府通常也不会介入,介入也只随便赔钱了事。若是没有卖身契,对方要是被抓了个现成。第三二五章 家事(三)这是有伤地方风化之事,弄死了问题也不大。

    但如果脱离这两种情况,对方又不是什么毫无背景任人欺凌的流莺,比的就是双方的背景了。今天出现这种事情,当街打人撕人家衣服,对方只要有人,就可以直接打上苏家家门来,哪怕冲突中打死了人,人家都是占理的。即便闹上官府——哪怕闹上金銮殿——只要确认那位聂姑娘还是完璧,情况顷刻间就会往一边倒。

    至于其它的,宁毅认识那位聂姑娘,甚至自称是她背后靠山什么什么的。才子佳人交际来往之类的,那聂姑娘仰慕他的才学。他尊重对方高洁的心xìng,竟能发乎情止乎礼,在这年头,这他妈是个佳话啊。文人才子,上流社会讴歌的都是这种东西,重点就是他们没有身体上的交流,最厉害的证据,自然就是聂姑娘仍是完璧之身。

    当然,苏文兴那边似乎没有证据。宁毅这边当然也没法让人当场证明他与那聂姑娘没有什么下流关系。眼下唯一发生的,仍是宁毅当着长辈的面打了家里人,这件事情,苏仲堪顷刻间就能反应过来。咬牙说道:“现在固然没有人能证明你与那聂姑娘有染!你又有何证据此事与文兴有关,你竟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当众行凶,以你一入赘之身,我立刻便能将你送官你知不知道!”

    他这样一说,周围二房三房的人顿时都嚷了起来,有的喊抓他有的喊打他一顿、家法处置等等。宁毅看着这些人笑了笑:“你们还以为我说的是这个,我刚才说的话,你们一个都没有听懂是不是!”他这句话还没说完,家中的大夫也已经过来了,正要蹲到苏文兴身边,砰的一声轰然响起,震耳yù聋,大夫药箱的肩带被打断了,药箱轰隆隆的滚出好远。大夫愣了愣,被吓傻了,与此同时,“啊——”的一声惨叫再度响起来,一直在地上哭号的苏文兴被霍然站起的宁毅一脚踢在大腿上,身体转了半个圈。

    这两声巨响倒是令得厅堂里再度高涨的吵嚷声又熄了下去,宁毅手中的火铳对着那大夫,枪口还在冒青烟,片刻,只见宁毅放下了枪口,周围已经安静下来,他声音倒是不大,只是一字一顿:“死不死我不管,腿一定是断了,你看着办。”

    那大夫还在愣着,苏仲堪“啊”的一声怒喝,朝后方走出几步,到一名护院手上拔出一把钢刀:“我杀了你!”苏云方推了推那大夫:“快救人啊!”这边宁毅退后一步,在椅子上坐着,看着持刀要冲过来的苏仲堪:“二叔,你最好听我说完这些话,到时候要杀要剐,我都奉陪。”苏仲堪哪里肯这样罢休,正要过来,旋即被苏云方拉住:“这家伙真做得出来你看不出吗……”

    他们对于宁毅的了解毕竟没有苏檀儿那样深,一贯以来,宁毅表面上虽然温和,但对敌时从来狠辣,他此时又不是那种离开苏家就一无所有的人,背景已经很深了,要是这个时候要是苏仲堪再跟他砍杀起来,不管伤了谁,以后宁毅跟苏家恐怕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苏云方毕竟还有些理智:宁毅只要还是苏家赘婿,许多事情按规矩来还是可以整到他的,若真的离开了苏家,虽然一时会被谴责,但恐怕苏家真还未必斗得过他。

    他这样一阻,苏仲堪终究还是没法冲过去了。大夫手忙脚乱地捡回药箱过来看顾苏文兴,宁毅低头收起火铳,片刻又收起了战刀,想了想,双手一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对你们这些事情,还真是有些烦了……”

    他这句话声音不高,像是在对自己说的,但随后的,就是跟周围的人说了:“去年上半年摆平了乌家,下半年去杭州,后来杭州兵祸,我跟檀儿回不来的事情一直在传。你们这些人,就自以为看到了机会。开始挖大房的生意,占大房的便宜。你们这些事情。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乌家薛家开始在这件事上推波助澜,苏家的生意虽然少了,但你们都很得意!毕竟到你们手上的东西是多了……”

    “宁毅你少……”宁毅还没说完,有人站了出来便要插嘴,宁毅陡然望了过去:“苏文季你再说话我打断你的腿!”

    那苏文季瞪着眼睛与宁毅望了片刻。终究是不敢说话,宁毅的目光扫过一房的人:“你们做的这些事情,我那岳父,还有老爷子都看在眼里。当时没有办法说,是怕我跟檀儿真的死在了杭州,但既然我跟檀儿回来了,事情就要开始清算,你们吃下去的,要开始吐出来。老实说,就算吐出来了一部分,比起我跟檀儿从这里离开的时候,你们在生意上,还是占便宜了。”

    “毕竟是一家人。檀儿无心让你们吐出太多来。但就是有人人心不足蛇吞象,反过来以为大房对不起你们,吃了你们的利益。你们也好,薛家、乌家也好,意识到问题出现在我们夫妻身上,开始想办法,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是让我们自己出问题。很巧,你们找到了办法。我跟聂姑娘的事情。正好檀儿又要生孩子,而老爷子那边清算也已经开始了,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具体谁牵头,谁做事,你们都能看到……真他妈是群天才……”

    “宁毅你要说是谁就说清楚,别在这里含沙shè影,你要是没有证据……”

    “我今天就是没有证据!我就是要含沙shè影!因为你们都是参与者!或多或少!我今天不是要跟你们证明这件事!我是要跟你们交代以后会怎么样!”宁毅看着那出来说话的人,手掌拍在茶几上,“所以你最好听我说完。”

    “从来都不缺你们这样的人!不敢真刀实枪的从外面拿东西,只敢对着身边人打主意。为什么,身边的家人、亲人不会打死你,欺软怕硬欺善怕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今天,你们这帮废物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别人只能忍气吞声,我不一样。”

    “我是入赘的,我知道你们看不上我,我也从来看不起你们。所以以往我不想参与到这些事情里面来,你们要怎么把这个苏家搞垮,那也是你们的事。因为檀儿生病我才接下皇商,我从来不介意你们能力有限,哪家哪户都有平庸之辈,以前家里势力不够,拿下乌家之后生意会更好做,你们二房、三房也大可以趁机借势。觉得自己没法经商你们可以游山玩水吟诗作对,缺钱你们可以在家里拿可以找檀儿要。苏家有钱,你们到外面去抱抱粉头听听小曲干什么不行!”

    “怕的就是你们根本看不清自己没有能力!自诩厉害,勾心斗角,什么坏心眼都使在自己家里人身上,对上外人却毫无办法,偏偏还总觉得有办法的是自己!我跟檀儿不同,我最恶心的就是这种事情!今天我断他这条腿,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事,而是因为他存的这颗心!”

    他目光冷峻地说完这些:“我以往不在乎入赘的这个身份,那是因为我根本就没期待跟你们打交道,可若你们觉得这样就可以拿捏我,或者是逼着我忍气吞声这样那样,那你们就搞错了。今天不是你们在等着我,而是我要过来跟你们说清楚,我最讨厌的,是这种事情,家里人背后捅刀子,比外人更可恶,若再有下次,我保证他一定不止是断一条腿。过不久我就要上京,所以今天跟你们说清楚这些,你们可以想想,或者试试。”

    一字一顿地说完,周围已经没什么声音了,宁毅才道:“至于身份……”他这句话却终究没能说出口,因为忽然间窃窃私语声响起来,厅堂的侧门那边,似乎有人过来了。随后那边的众人下意识地让了一条道出来,出现在视野那边的,却是一手扶着门框,脸sè有些苍白的苏檀儿,小婵等人跟在旁边和后面搀着她,苏檀儿偏着头,目光中带着焦急与些许的忧愁,环顾厅堂里的所有人。

    宁毅原本是极为冷冽的气势,这样看了两眼后,终于垮下了肩膀,皱了皱眉头,朝小婵她们说道:“你们怎么……”

    苏檀儿缓缓的走进来了,产后身体虚弱,或许是听说消息后过来得也急,她双唇微张,呼吸之间颇为用力,过来之后,她也看到了地上的苏文兴,走了几步。旁人大概以为她想要过去看看堂弟的伤势,但苏檀儿只是在旁边看了片刻,陡然间做出了旁人未能预料的行为。

    她伸手将一张椅子朝苏文兴推翻了过去,那椅子砸在苏文兴的胸口上,随后只见苏檀儿一回头,带着哭腔哗啦哗啦的将茶盘、茶壶、茶杯、果盘什么的往苏文兴那边推着砸过去,一边扔这些东西一边还“嘤”的哭起来了。她此时力气毕竟小,砸的终究都不准,随后就被宁毅抱住了,不让她乱动。

    “你别出来,我们回去、回去再说……”

    苏檀儿已经是这个样子,就没人再敢说什么了。无论是谁,或许对宁毅不怎么待见,但这么些时rì以来,大都已经认同了苏檀儿将是苏家未来的顶梁柱。宁毅扶着苏檀儿往侧门那边走,他们即将跨出门槛时,拐杖声从另一侧响起来了,众人都开始见礼。

    然后,是苏愈的声音,有些疲惫,也有几分叹息。

    “我一直在外面,看完了这件事……这样也好,立恒说的话,你们好好地想一想吧,檀儿要是倒下了,对你们真有什么好处吗……有些事情,家里也该想一想了,学做事很好,但有些没这个天分没这个心xìng管事的人,就不用再强求了吧。随便做点什么事,比经商好,就算想当个富贵闲人,家里,以后也养得起你。”

    他说完这话,已经接近厅堂zhōng yāng,隐约的,其中一名老兄弟对他道:“今天这事情……终究还是要证据……要不然……”

    苏愈看着地上的苏文兴,有些疲累也有些冷漠地摇了摇头:“今天这到底是些什么狗屁倒灶的事……难道谁还看不出来吗……”

    他拄着拐杖,说完那话,抬头朝这边望过来,开口说了一句:“立恒哪,那位聂姑娘,过几rì你邀她来家里一趟吧,让家里人,给她当面道个歉。”

    姜还真是老的辣……宁毅微微愣了愣,片刻点了点头,扶着贴在他怀里不肯动的苏檀儿离开了……RQ!!!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