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二三章 家事(一)
    时间是下午,宁毅还未回来,苏家已经是吵吵嚷嚷地闹开,陷入一片混乱与激愤的狂热中了。

    “居然会出这种事情,那还了得了!”

    虽然之前苏文兴说过这事情不好闹到父亲那边去,然而当一群妇人哭哭啼啼地回来,首先惊动与波及到的,还是苏仲堪这些家中长辈。倒不是他们消息灵通,而是苏文兴也并非没有脑子,一看到众人被打的那个样子,听了事情的经过以及她们带回来的话,他就知道,这件事情自己是抗不下去了。

    宁毅会不管不顾地出这样的重手,委实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但既然已经出了,也就代表了他的决心。他在杭州可是杀过人,跟方腊那些匪人打过对台的,真发飙了,现在能够压住他的,也就只有苏家的家法了。

    这事情先让一群妇人哭闹到苏仲堪苏云方那边去,然后人群就涌到了前方正厅当中,被惊动的还有族中两位老人。苏仲堪是知道自家儿子的脾xìng的,先就让人将苏文兴揪了过来,声sè俱厉地问起他事情的来龙去脉,苏文兴便将事情交代了。

    “这件事情真不关我的事,谁知道姐夫为什么就要扣在我的头上啊,是哪里首先传出来的我也不清楚,可我们听了当然心里有气啊,他在外面养了女人,二姐才刚刚生了孩子……这关我什么事啊,他把表嫂打成那样了,都快死了爹你也看到了……爹,你们得想想办法啊,二姐夫这人有多厉害家里人都知道,他现在把这事扣在我的头上了,我怎么办啊……”

    “你不要叫他二姐夫!”苏文兴一番哭诉,苏仲堪脾气也上来了,“他还能吃了你不成!”

    十几个妇人哭哭啼啼地回来,已经足够将整件事闹得举家皆知。不到片刻,正厅附近就已经挤满了人。对于在家中一贯受到优待却是入赘身份的宁毅出了这种事,旁观众人多少也都是有幸灾乐祸的心态的,随后的声讨、起哄。也就更为严重。

    另一方面,苏仲堪根本不相信儿子没有参与其中,但在这件事上,过分的就真的是宁毅,在外面养小的,被发现以后竟还丧心病狂地打家里人,一个大男人把一个妇人打得半死。这样的赘婿,根本就是在打全家人的脸。不论事情在小细节上有些什么变化,片刻之间,他也已经咆哮着召集了家丁护院,另一方面,将事情通知苏伯庸,只有在应对苏檀儿的方面,让他也有几分犹豫。(首 . 发)

    “檀儿那边……她才刚生了孩子。你们就不要去惊动他了,这件事等大哥来了,再考虑怎样告诉她吧……还有你们。给我安静些!待那畜生回来了,立刻让他过来!”

    苏伯庸一时间没有出现,但气氛片刻间就已经肃杀起来,护院被安排一批在正厅,安排一批在各个门口,苏仲堪仔细询问着整个事情,一个个关于宁毅包养名jì以及今天打人的细节也就更加丰富起来,众人议论着,商量着,更加的义愤填膺……

    “好了。差不多了。”

    秦淮河边的小楼之中,冲了个澡的宁毅换好了衣服,将头发在脑后束好,云竹过来,低着头给他围好了腰带。

    “乱七八糟……事情还真是凑到一块去了。元宝儿你还好吧?”

    之前的那场打闹,毕竟是及时制止了。虽然被弄得非常狼狈,但云竹也好,锦儿也好,终究没有受伤或者是破相,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此时换了衣服整理一下,大致恢复到还不错的样子,但jīng神上受到的冲击终究还是在的,那边锦儿脸上还有些红痕,坐在那儿绷着张脸一言不发的生气,看来竟也有些楚楚可怜的样子。倒是云竹,换了衣裙之后看起来比平时憔悴单薄许多,但脸上倒是有着些许的焦虑。

    “你这样子……打人……回去以后怎么办啊……你太冲动了……”

    她担心的是宁毅回家后的交代,那边锦儿已经偏过头来:“哪里有什么冲动,她们、她们……哼……”她恨恨地看了看宁毅,随后又将脑袋骗了过去。

    事实上,此时元锦儿的心中恐怕也不知道是在恨些什么,那些女人,又或是这一切的根源宁毅,再或者是自己在先前的那场混乱中被打得那么惨,竟然还哭了,平rì里想得好,关键时刻却没能保护好云竹姐等等。宁毅倒是摇了摇头。

    “没事的,我会处理好,不会再有下一次了,相信我就行,虽然这次确实有点措手不及……”他过去拍了拍元锦儿的肩膀,“是我的错好了吧,我先走了,你……陪着云竹。”

    “滚。”

    “呵。”

    “你别为我们……做得太过啊,我们没事的。”云竹认真叮嘱道。

    “嗯,我有分寸。”

    小楼之中其实还是一片狼藉,但眼下宁毅也不可能留在这里替她们整理了,被打伤的二牛好在没什么大碍,扣儿她们在混乱中也受了点伤。宁毅稍微看了看,转身出门,闻人不二也已经过来了:“闹这么大?”这事情也确实是有点出乎他意料之外的。

    “这里麻烦找两个人帮忙看一看,不要再出这种事了。”

    “这个没问题,你现在要回去?”

    “总不至于留下吧。”宁毅笑了笑,“这种事情,也得早点处理一下啊。”

    “要不要……驸马那边派人陪你过去?”

    宁毅摇了摇头:“不用,家事还是尽量控制在自己处理的范围内吧,其它的关系……压人还是可以的,我也会用,但没必要真的拿出来,要真的拿出来,事情就复杂了。”

    “你知道这件事可大可小,你回去怎么交代?”

    “呵,苏家难道比楼家还厉害?”

    “可你毕竟是入赘进去的。”

    宁毅笑起来:“大家都觉得入赘进去就得怎么怎么样,说句实在话,我从来没放在心里过。或者也是因为淡化了跟他们的关系,所以之前没遇上这次的事情吧……没关系,世上的事情,理所当然从来打不过形势比人强。他们以为入赘就是我的形势,我也该认认真真地告诉他们一次什么是他们的形势了……本来以为这次我们回来,老爷子把家里整完了以后,他们就该死心的,没想到还是得走到这一步……”

    闻人不二的手下牵着马过来。宁毅说着叹了口气,也有几分感慨,苏家二方三房的几次躁动。到这次他与苏檀儿回家之后,原本是该真的平息下来,苏文兴这些人也该认命了,想不到会出这样的枝节。闻人不二皱了皱眉:“你到底想干些什么啊?”

    “要是死了人,或者死的人太多压不住了再找你。”宁毅道,随后摇头,上马,“不过应该不会到这一步。”

    “喂!”

    “麻烦你了。”

    申时将尽。阳光也渐渐的垂落西头了,傍晚将至,却也是一rì之中最为明亮美丽的时刻。天际像是被烧红了的琥珀,有一种清澈的美感。

    苏家正厅当中,话语还在继续,气氛森严犹如三堂会审,苏文兴说过之后召来其他人询问,又问了今天参与的那些妇人。但老实说,众人未免有几分气馁,因为时间过去有些长了,原本以为宁毅会第一时间回来受死,但看来还真是留在外面洗澡了。又或者是被吓到了,不敢回来。而苏伯庸那边没有动静,至于苏檀儿,暂时似乎也没有什么敢去惊动她,据说在那边的小院门口,小婵与娟儿如同门神一般的挡在那儿。不管是谁过去,都挡驾了。

    苏伯庸的不出现或许有其背后老谋深算的一面,情况完全一面倒的时候,他也没办法出来硬挺宁毅,而且这种事情,在情理上,他也不愿意挺宁毅了,不如看着宁毅能有什么办法翻盘或者找出其他的隐情来。假如宁毅真的不回来,大伙儿或许就会一鼓作气二而衰三而竭,但这也是苏文兴所期待的,因为那样就基本坐实宁毅的罪名了,不管他什么时候回来,局势都不会翻盘。

    但宁毅毕竟还是回来了。

    申酉交替之时,宁毅牵着马,出现在苏府正门外的街道上。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并不是先前传出去的有些保守低调也正派的书生袍,此时身上的白sè长衫俊逸许多,是时下武朝相对流行的款式,但与其说是书生装,反倒有几分像是侠士装扮。门口的护院第一时间就被惊动了,赶快有人过来报讯,而在那边,几名护院或许还在忐忑着怎么将他弄到正厅那边去时,他已经将马交给了旁边的人,过来负责押人的护院与管事自然是二房那边的人,原本想要声sè俱厉一点不给他这个入赘之人好脸sè,然而被这股从容的气势给压倒了。

    如果是跟随着宁毅去了杭州的大房中的几名护院,恐怕不敢在这个时候这样子面对他。

    宁毅倒也是简简单单的:“五少在哪里,我有事找他。”旁边的管事下意识说:“他也在正厅那边……”随后几乎要打自己的嘴巴为什么要说这个“也”字。宁毅点了点头:“那我们过去吧。”

    从大门过去正厅,距离其实并不远,远远的,那边聚集的众人就已经能够看到了。这个时候,人群中的议论也已经变成了窃窃私语,苏仲堪等人在厅堂里恶狠狠地看出来。宁毅没什么凶狠的表情,只是从容前行,走过了人群,看见苏文定苏文方时,还微笑着向他们点了点头。跨过门槛时,他伸手理了理衣袖。

    “你这畜生,你终于……”

    “文兴呢?”

    苏仲堪终究是经历过许多事的,虽然不明白宁毅为什么如此做派,但也能看出他此时气势压住了众人,这是长久以来他在苏家做的那些事情积累下来的压力。当下想要首先开口,然而宁毅也已经出声了,更本就没有看他,而是在整理衣袖。

    “今rì众多亲朋长辈在此,岂容你如此撒野……”

    “苏文兴?”

    宁毅的步子在第一张椅子前停了下来,笑着环顾四周,又说了一句,这一次,苏文兴也从那边出现了:“我、我就在这里,你想在这么多叔伯长辈面前撒野不成……”虽然有些sè厉内荏,但第一句话,苏文兴毕竟还是能稳住情绪的,宁毅点了点头:“这就好,你过来?”他伸手握住了旁边椅子的靠背,将它往厅堂zhōng yāng拖了一下。

    “我不过去又怎么样!你这疯子……”

    “宁毅你到底要干什么,这等地方,你给我跪下!”

    “也行,没事。”宁毅手拖着椅子,旁人大概都以为他要扔苏文兴,但这事并没有发生,他将椅子挪了几下位置,然后砰的一声,在厅堂zhōng yāng放定了。这砰的一声响实际上也打断了上方的咆哮,令得厅堂里有些片刻的安静。椅子是斜的,并没有正对前方,宁毅手撑着椅背拍了两下,低头若有所思,然后他开了口。

    “去年的时候,刚刚弄清楚皇商的事情,乌家中了计,不得不认栽,有人问了我一个很蠢的问题……”

    一面说话,他一面缓缓的绕着椅子走了半个圈,然后坐下了。数十人注视着这里,犹如三堂会审或者是被一大群人围观的局面,一般人恐怕绝不肯在这种情况下,选择这样的一个位子坐。但当宁毅开口说起乌家的事,大家还是竖起了耳朵开始听。毕竟这是苏家近些年来面临最大最危险的局面,也正是宁毅在苏家有过的——至少是在大家能接触到的范围里——最明显的一次锋芒崭露。

    宁毅坐在那儿,像是对峙整个世界一般的环顾了四周,目光已经变得冷峻森然,扫到苏文兴脸上时才停了停,片刻开头,露出一个讽刺的笑来。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