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二一章 恶念
    妻子即将分娩,家中的各种事情说多倒还是不多的。听说了百刀盟盟主程烈被灭门的消息时,宁毅正在揣摩方才看见的苏文兴等人的古怪眼神,然后,也就微微愣了一愣。

    作为在江宁一带规模还算不错的帮派,百刀盟算是苏家背后的一支打手,最主要还是在苏家大房背后,虽然经历过杭州那样的江湖阵势之后,宁毅对于百刀盟这种盘踞一地勾结商户豪绅收收保护费的门派已经没有多大感觉,但毕竟身边还是得有一支这样的打手队伍,一旦百刀盟倒了,苏家恐怕就得找一批另外的。

    对于宁毅来说,心中的想法也就仅止于此了。对于百刀盟或者那程盟主,宁毅与他们毕竟并没有多少来往,顶多是见过两面,做过几次比较恬不知耻的自我介绍。江湖仇杀,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的事情,宁毅也不会觉得程烈的死之于自己还有多少的关系,心中默哀一番,叹一口气,也就是了。

    家中与程烈关系比较好的应该是岳父苏伯庸,另一方面,苏檀儿身边平rì里有接触这类事情的,则是平素看来相对沉默安静的丫鬟娟儿,又或是与程烈有私交的耿护卫等人。听说了噩耗后,娟儿的情绪便明显有些低落,宁毅安慰了几句,状况倒还稳定的苏檀儿对宁毅说道:“相公,爹爹大概已经赶过去了,你也带着娟儿过去一趟,家里这么多人,我没事的。若是宝宝,我让人去找你们,你们也能赶回来。”

    毕竟是灭门的惨剧,宁毅点点头,也就答应下来,随后又安慰娟儿道:“虽然江湖仇杀什么的不算奇怪,最近又局势动荡。但江宁的治安一贯还不错,这事情真是闹太大了,官府不会坐视的。我也托人帮忙查查。”

    这类事情毕竟还是太大,对于苏文兴等人方才目光的些许诡异。宁毅便抛诸脑后了,反正最近一段时间,二房三房的rì子都不怎么好过。苏文兴是苏仲堪的儿子,宁毅与苏檀儿不在的时候,二房三房引起的波澜,少壮派中也是以他为首,如今苏檀儿与宁毅回来。苏愈开始发飙,吃进二房三房肚子里的一些东西,就得吐出来,虽然比起苏檀儿与宁毅离开之前二房三房还算赚了,但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再拿出来一部分,总会让某些人觉得不爽,更何况也是折了面子。

    于是这天傍晚,便与娟儿一道去看了百刀盟被灭门的现场。宁毅也顺道约了已经抵达江宁的闻人不二,托密侦司帮忙查一下这到底是江湖上哪一号人动的手。

    “另外……最近好像感觉有人在跟踪我……”宁毅说道。

    “没有,外面有眼线的。你过来的时候……应该没有尾巴才对,而且这是江宁了……”

    “可能是我搞错了。在杭州那边的时候jǐng惕成习惯了,现在还没怎么放松,就算在杭州的那边被人记恨了,这个时候方腊水深火热的,也不至于会过来找我动手……啧,需要一个心理医生了……”

    “什么医生?”

    “没什么。”

    “呵呵,真正在杭州被你得罪得狠了的,无非也就是霸刀的那位刘姑娘,你都已经摆平了。哪里还会有人盯上你。”闻人不二是清楚宁毅与刘西瓜之间故事的,这时候语气倒也有些狭促,随后却是想起了什么,皱了皱眉,“不过你这样一说,最近确实有一批跟方腊有关的人经过这里……不过不归我们管……”

    “什么?”宁毅皱了皱眉。(.)

    “破城的时候。还有一路之上,抓了好些人,有一些中小头目,也是在绿林中有些名声的,要押解往京城,第一批的话,明天就到这。立恒你这样一说,会不会有摩尼教的余孽准备劫下他们?或者是顺便盯上了你?”

    宁毅想了片刻:“……做个预防。”

    “嗯,我回去告诉驸马爷,那边插一插手。”

    “呵呵,我才不管那些事情,重要的是我家。”

    宁毅拍拍他的肩膀,两人一时间倒是都笑了起来,大致交代完毕之后,闻人不二轻声说道:“另外,你之前交代的一些事情……”他将事情说完,“最后,决定到我们这边帮帮忙吗?”

    “有些想法,不过檀儿生了孩子以后再做决定,不管干什么,以后恐怕都少不了有联系的。”

    闻人不二点了点头,随后肃容拱手:“虽然在下虚长几岁,但立恒你在运筹布局上的手段,我是佩服至极的,将来少不了仰仗立恒了。”

    这些事情说完,宁毅方才与闻人不二分开,去百刀盟那边领了娟儿回去。第二天是农历的三月二十七,这天接近正午的时候,苏檀儿诞下一名男婴,母子均安。苏家便是一片隆重热烈的气氛,张灯结彩,锣鼓鞭炮齐鸣,只是该起个什么名字,苏檀儿极度疲惫之下,一时间倒还没什么人提起,也没有人多来打扰一直在房间里陪伴妻子的宁毅。

    孩子既然出世,接下来,便有人要上门道贺了,二十八这天过来的倒基本上是苏伯庸的平辈朋友,也不至于过来打扰苏檀儿。宁毅则写了几封帖子,出门准备送往驸马府。他原本倒也不打算孩子出世的第二天就出门的,但主要还是因为关心是不是有方腊系统的人盯上了自己,这事情攸关全家xìng命,虽然可能xìng不大,但也马虎不得,早去早回便是。

    先送了给康贤的帖子,对陆阿贵也打了招呼,随后再去找闻人不二,他如今住在江宁城中的客栈里,距离驸马府倒是不算远。见面之后,闻人不二先是道了恭喜,问起方腊那边的事情,倒也还未能确定。随后,却是说起另外的一件事,宁毅几乎是在半年前交代的,此时终于有了结果。

    “他们如今便在客栈之中,你去见上一见?”

    “我还没打算入你们的伙,这样不好?”

    “你也说了,迟早会有来往。你跟他们也不算是生人了。老实说,你露个面,也能吓一吓他们,让他们知道咱们这边不是什么酒囊饭袋。拜托了。宁兄弟。”

    宁毅想了想,点了点头。

    同一时刻,客栈一楼的房间里,齐新勇、齐新义正在擦枪,齐新翰倒了茶水给两位兄长递了过去:“二哥三哥,这事情真就这样决定了?”

    “要想报仇,也只能这样了。”齐新勇说道。

    “找刘西瓜?”

    “不找她还找谁?”

    “我想杀的是方腊。”齐新翰蹙了蹙眉。

    齐新勇、齐新义、齐新翰这三兄弟。原本是方腊麾下参知政事齐元康的第二、三、五子,齐元康叛乱时,老大与老四死了,他们打不过刘西瓜,便也只能一路逃出来。齐家索魂枪技艺惊人,但三人流落江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随后便被闻人不二安排人找上。几个月的时间里,很有诚意地为他们摆平了一些麻烦,同时劝他们入伙密侦司。无论是为父报仇,还是报效国家,洗白从前,都可以。

    此时齐新义手中的钢枪脱成三截,在他手上晃了晃,如同三节棍一般的钢枪在房间里呼啸舞动几下,随后啪的组成一柄直枪。他是相对沉默的,道:“圣公被围成那样,败亡只是时间问题,我们怕是杀不了了。”

    “加入他们也好。加入之后,让他们将我们安排在南面的军队里。”齐新翰道。

    齐新勇眯了眯眼睛:“杀方腊,杀刘西瓜,都是父仇,可就算这样了,当初毕竟一起反过。战场上杀我们以前的那些人,你动得了手啊?要这样,我们何必辗转这半年,还不如出城就投了朝廷?”

    他这话说完,外面已经有脚步声停下,有人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来:“说得有道理。”

    这说话的语气有些平缓,门推开后,是个年轻的生,闻人不二在一旁跟着,那生目光安静,三人隐约觉得有些眼熟,而到得第二句话时,便令得齐新义陡然握紧了手中的索魂枪,另外两人,也是陡然站了起来。

    “桃李chūn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不用起来,三位齐兄。坐。”

    那诗句乃是他们伏击刘西瓜那一晚刘西瓜说出来的,腔调语气他们都记得清清楚楚,在这之后,眼前这生便已经如同主人家一般的走了进来,笑着拱了拱手。几人对望片刻,生笑着走向了一边的茶几,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正式认识一下,在下血手人屠宁立恒,好久不见了……当初在那长街之上,宁毅陡然出手之后,名字还没有报完,齐家几人就已经飞也似的跑掉,对于那段时间自己的拉风外号一直被人鄙视的状况,宁毅还是有点耿耿于怀的。略略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之后,接下来无非就是故作高深莫测的一番闲谈,闻人不二再适当地在旁边添油加醋,指出他当初在霸刀营卧底,彻底搞翻了霸刀营的事情,齐家的三兄弟,自然也就没法对宁毅产生太大的记恨,留下来的,反倒是宁毅这人不好惹的印象了。

    眼下的见面,为的也就是这个效果,招呼打完之后,便有闻人不二的一名手下过来,悄悄地跟闻人不二说了些什么。不久之后,离开齐家三兄弟的房间,闻人不二说道:“查清楚了,人也抓住了,跟踪你的不是什么方腊余孽。”他表情jīng彩,微微蹙了蹙眉,“是你家的下人。”

    “嗯?”

    “他说……”闻人不二一脸神秘,随后笑了出来,“说你与一位从良后的名jì有染,他是受了你家几位少爷的命令跟踪你的,要查清楚这个事情,你待会自己问问。呵,这种事情……看来你家二房三房的那些少爷,真被你们夫妻俩给逼急了。”

    闻人不二毕竟是情报系统的人,要拉宁毅入伙,自然也查了他家中的情况。他话没说完,宁毅的眉头已经蹙了起来,在那儿站了片刻:“我不问了,人放了,我先回家。”

    “嗯,有需要就说一声,不过这种小事……”闻人不二摆了摆手,“反正……虚惊一场了,不是方腊那边的人最好,我差点让驸马爷知会那边加强jǐng卫,事情虽然没错,但你知道,不是一个衙门的,这边就不好插手,人家会说你咸吃萝卜淡cāo心……”

    大概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闻人不二也有些絮絮叨叨的。当然在他而言,这种事情既然提前知道了,也就不算是什么问题,不过,也就在宁毅准备回去的这个时候,苏府当中,正有一名下人几乎是带着哭腔地在苏文兴等人面前报告着不久前发生的时:“小四被抓了,我亲眼看见的,马上就回来了,五少,听说那宁姑爷在官府也有很多关系……”

    “他在官府有关系还真能对自己家里人用不成!”苏文兴目光yīn郁,陡然站了起来,“你下去!我知道了!”

    待那人退下了,他才回头与房中几人说道:“现在他知道了,你们说怎么办?”

    “是啊,怎么办啊……”

    “等着他回来弄我们吗?”

    “能怎么样,现在他知道了,你斗得过他吗!”

    “本来就说了,事情查清楚咱们放放流言就行了,他知道是谁啊……现在人被抓了!你们选的什么人啊!肯定把我们供出来……”

    “那现在能怎么样!”苏文兴吼了一句,“都已经这样了!”

    “要不然咱们先去告诉二堂姐?”

    “她刚刚生了孩子,你这个时候跑去告这种状,不管那边反应怎么样,爷爷都能打死咱们!”

    “本来不是要选在这个时候的啊……”

    “要不然,文兴,告诉你爹?”

    “这种事情把我爹拉下水有什么用……”

    争论之中,外面鞭炮声便也响了起来,仍是庆祝苏檀儿生了孩子的,大概又有人过来拜访了。苏文兴想了想,陡然拧起了眉头。

    “现在这事只有这样了……要么等着宁毅回来弄我们,要么……把你们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能叫上的——主要是能站在一块的女人全叫上!二姐的孩子才刚生出来,咱们忍不了这样的事情,姓宁的欺负到我们苏家人头上来了,二姐现在听不得这样的事情,咱们家里人得替她出头!好了……”

    他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看众人,猛地一跺脚:“你们……还、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去叫人——”R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