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一九章 晚春夜 孔明灯
    “为什么不去呢?”

    “懒得去。”

    “姑爷好久没有在江宁写诗了,这次不去那些人又要说怪话了。”

    “说怪话就说怪话,反正这些人跟三姑六婆差不多,整天除了说怪话也没什么人生追求……”

    “听说都是很有学问的人呢,有几次也叫了年轻人去,坐而论道什么的,然后他们就出名了,跟姑爷很熟的李频李公子就去过的。还有以前的顾燕桢,听说啊,在这些人面前大放异彩,后来就被认为是江宁有数的大才子了,再后来上京听说金榜题名了。”

    “再后来就死翘翘了……”

    “相公说什么?”

    “没有……你们几个女人,就知道贪慕虚荣,想一想啊,参加这种文会的,都是三四十岁以上的了,学问好是没错,但他们要是真的厉害,当官的当官啊,出仕的出仕了,不就是没有这种门路才拼命读书的么,什么县太爷的师爷,知府的幕僚,王府的客卿。没有前途的人,才拼命钻研学问,然后考一考年轻人,年轻人上去了,就显得他们很厉害。你家姑爷反正也没打算当官,干嘛要给他们考……连美女都没有……”

    “但是县太爷的师爷、王府的幕僚也很厉害了……”

    “厉害吗?”

    “是。”

    “呃……要与时俱进,不要用以前的眼光来看待这些人,现在咱们家看见县太爷的师爷已经可以不用搭理了。反正都是一帮四五十的人,有代沟又没有什么美女助兴……”

    “有啊。”

    “……你们非得跟我唱反调是吧。”

    “……”

    “姑爷我错了。”

    “不敢了……”

    “这还差不多……都有些什么美女啊?”

    “潘朵颐!陈小夏!”

    “绮兰姑娘应该也会去……”

    “骆渺渺……”

    “到底谁是男人,你们怎么比我还清楚……”

    “嘻……”

    三月间春光如画,风吹着花瓣飞过城市上空时,苏家的小院子里一片笑语之声。庭院中,一家人正一面做着孔明灯,一面闲聊。黄纸、浆糊、笔墨、砚台连同一些制作灯罩框架的竹枝散落在周围。便是怀胎近十月的苏檀儿也在凑着热闹,拿着要裱糊到灯罩上的纸张画着图画。她此时心境平和,自有一股雍容的气质,但毕竟也只是二十出头的女子,长发在脑后用缎带束起,参与婵儿娟儿等人的讨论时仍旧清丽慧黠。

    此时毕竟比后世要单纯得多,纵然这几年她参与的也都是勾心斗角的事情,然而一旦涤净心神,此时怀胎近十月,倒显得比后世二十岁左右女子的更要年轻和单纯许多。她此时的心思多已放在孩子与宁毅身上,心境上另一面的成熟,沉淀出来的也只是另一种特殊的引人气质,偶尔与宁毅眼神交汇间,都能感到她在笑着说话一般。

    从杭州回来已经快半个月的时间,外界的诗词文会、风流气息与当初离开江宁时并没有多少的变化,时不时的便能听见身边的这类消息,增加了身处这样一个时代的实感。昨天送来的那个帖子,至少对于江宁而言,或许还是蛮重要的一个聚会。假如说中秋诗会元夕诗会这种盛大的场合是整个上流社会的狂欢,这类的宴会大概就类似于后世门萨俱乐部一般的宴请,相对私密,但因参与者的不同,也颇有影响。

    这类聚会大家拿来开心的就不止是诗词了,于经义、论、策的要求更高,平日里当然并不含什么考校的意味,一帮穷经皓首的儒生互相交流经验。但若是有宁毅这类暂露头角比较快的,若被邀请,往往就会有一轮考校,一旦能过,证明有跟他们谈论经史子集的能力,无疑便是对这人学问上的一大肯定。

    对于宁毅来说,这类东西当然是避之则吉。这倒不是抄袭与否或有没有借鉴模板的问题,如果说儒学对人生真能有多少的指导作用,宁毅本身的人生经验也已经超出了那个范畴,只是大家的表达方式不同,他不至于看不起这些人,也没必要怀着敬仰的心情跟这些人请益和证明什么了。

    如果从后往前看,文会诗会似乎是这个时代的主流,人们好像就这样过着他们的生活,实际上这些也不过是旁枝末节而已。外面不管谁又出了名,青楼中哪位美人又与哪位才子好上了,更多人的日子还是按照自己的步调在过。这几日为了开导周君武,说了些飞机、热气球之类的事情,回到家中与妻妾丫鬟们说起,大家觉得有趣,今天便弄了个制作孔明灯的大赛,各自做上一只,晚上在院子里放飞,比试一下谁做的更好更有趣。

    “孔明灯这个东西呢,虽然看起来小,做起来简单,但实际上也是很有学问的,一般来说,火的温度其实比较固定了,孔明灯的重量只要高于……呃,我记得是二十三点五六克,也就是半两左右,就怎么都飞不起来了,所以呢……杏儿你的框做得太大了,不重做就飞不起来了,哈哈……”

    小院之中气氛融洽,这段时间,宁毅的心情也还算放松,一面小心糊着自己的灯罩,一面煞有介事地指点着众人的不足。实际上这类动手能力他也不是很好,但反正是大伙坐在一块的消遣,事情都可以慢慢来。苏檀儿倒是问道:“若是半两以上就飞不起来,你教给周家小王爷的办法不是没用了么?”

    “要更高的温度,更好的材料,气球中充的东西也可以变,可以用的办法还是很多的……”

    聊一会儿气球,大家又说一会儿最近的文会,宁毅给自己的孔明灯灯罩上加上苏檀儿等人的卡通头像,又加点花花草草什么的,弄得颇为精美,原本还想加首诗,但写了两句,纸破了,这一面就只好拆掉重做。由于“自家姑爷什么都懂”,婵儿娟儿杏儿不时过来问他自己的灯做得怎么样,他也笑着评点一番。

    到得这天晚上放飞时,其余几人的孔明灯都在院子里慢慢飞了起来,就连妻子那个裱糊得并不好的孔明灯都摇摇晃晃的飞上天空,只有宁毅那只搁在小架子上没有反应。小婵扶着苏檀儿站在一边,娟儿杏儿站在另一边,都表情诡异地没有说话,明显在忍笑。

    宁毅站在那里眨了好一会儿的眼睛,手指揉了揉额头:“谁敢笑出来扣光这个月的银子。”

    苏檀儿扶着肚子看了看他,轻声道:“相公好像说今天是孔明灯比赛?”

    “我有说过吗?”宁毅瞪她一眼,然后目光死盯着一旁看来要笑出来的小婵。小婵连忙摆手:“姑爷,我没笑。”

    “没说你笑了。娟儿杏儿表现不错,现在都还没出声,这个月每人扣一两银子,小婵你的没有了……还有你,要笑就笑出来吧,憋这么久对孩子不好,我们进去……”

    他扶着苏檀儿转身往房间走去,后方笑声之中,娟儿与杏儿都在抗议。但宁毅的性子大家毕竟都是清楚了,关键时刻威严大气,平素跟家里人却是极为随意的,说了扣俸银,实际上大家不见得会在意。苏檀儿倚在他肩上小声地笑,待回到房间里,两人坐在窗前,宁毅替她揉着肚子,让她平缓情绪,小婵端来茶水,躲在宁毅身后抿嘴轻笑,宁毅便回头看她一眼,眯了眯眼睛:“待会跟你算账。”

    小婵如今妾室身份已经定下,但院子里还没有特别给她安排丫鬟,只是跟娟儿杏儿在衣服上稍稍有了些区别,也并不明显。干净简洁的江南女子打扮,如同赵灵儿一般的心字罗衣,偶尔裙装偶尔绸裤。此时在宁毅要将她拉过来左拥右抱之前跑掉了。

    窗外四只孔明灯冉冉升上夜空,娟儿杏儿在院子一侧仰着头一边看一边跳啊跳的,不久之后,跑到了二楼走廊上看,便只能听见她们的声音了。小婵到院子里左瞧右看地检查宁毅的那只孔明灯,后来还是发现是墨汁将孔明灯的一侧浸出了一条细缝,于是小心地将那细缝再裱糊起来,再点燃时,这孤孤单单的孔明灯终于飞了起来,夜风吹来时,被刮得有点偏,随后被院子角落的一处树枝给挡住了,浮在那树枝下方飞不上去,夜色当中,像是在院落一侧的树上挂了只小灯笼。

    宁毅与妻子在窗前看着那边小婵等人在树下挠头,随后又找来木棍、竹竿,往树上戳啊戳的,但那树木本来就有些高,三名少女忙碌许久也没有结果,到得最后,还是夜风吹来,孔明灯晃了晃,摆脱了树木的纸条,朝着天空中飞走了。

    四方静谧,灯点升上天空,与星辰溶在了一起,怡然而迷人的晚春夜晚。

    有半数的夜晚,宁毅还是与小婵睡在一起的。

    对于大户人家来说,正妻有了身孕之后,小妾侍寝才是最正常的,妾室往往也在这些时间里才有争宠的机会。宁毅这边,情况自然颇有偏差,先前是在杭州那样紧张的环境里,这半个月回到江宁,苏檀儿才真正有机会认真安排这些,她的身孕已经九个多月,宁毅是觉得她的状况更重要,对此苏檀儿自然也有些感动,但是多数时间还是她坚持着宁毅应该陪陪小婵。

    小婵这边给人的感觉则颇为奇特。当初在杭州单独相处的那段时间里就已经察觉到了,最近这些感觉才更为明晰。房事方面她几乎什么事情都肯做,只要觉得宁毅是喜欢的,任何事情都不在话下,另一方面却又是个纯洁到极点的小姑娘,这类事情的时候不出声、不说话,紧张的时候拼命咬嘴唇,发出一点声音还会脸红。

    单纯肉欲方面的需求宁毅并不是很强烈,他曾经没能爱上什么人,但经历过顶端的生活之后,这类事情于他而言并非什么禁区。虽然因为自制力不至于**什么的,但女人方面,只要有需要,什么事情其实都已经经历过,见过了,感受过了。

    他与小婵发生关系其实也已经半年多了,当初在杭州的时候,宁毅觉得可能是在极端的环境下,小姑娘拼命地想要抚慰自己。后来才渐渐发现,苏檀儿当初逃婚,大户人家该受的婚前教育小婵却接受过的,她大概觉得自己是丫鬟和妾室,什么事情都是自己该做的,但本心之上她却极其单纯,两人脱光光了宁毅让她看着自己她还会脸红,然后就是闭眼咬嘴唇,有几次宁毅轻声跟她说几句话,让她也说话,少女就只是一片迷离地结巴:“说、说什么啊……”脑子一片混乱,根本什么都说不了。

    大家在做这种事,对方什么都肯做,很积极很配合很听话心中却只顾着害羞,有时候宁毅不禁会生出挫败感来,自己做的应该不算太差啊。

    “其实……是觉得……很舒服的。”等到宁毅真的问起来,小婵避不过了,才能这样红着脸跟蚊子一样回答一句,然后又关心地问,“姑爷觉得舒服吗?”

    “呃……舒服……”这样一回答,俨然就是两个第一次接吻的小学生的感觉了,对于这等奇妙的感觉,宁毅也只能叹一口气,但平心而论,他心中是喜欢的。

    天气已经不冷了,穿着单薄的肚兜、绸裤,小婵习惯于侧着身子抱着他的一只手臂睡觉,并不介意宁毅碰到她的什么地方,有时候宁毅偏过头去,微微的光芒中能看见她的嘴角蕴着笑容,很满足很幸福的感觉,只是像个蜷在他身边的孩子……蜷在他身边的小女孩子。

    对于小婵来说,或许这才是她真正喜欢的事情。

    第二天,那场文会的邀约宁毅最终没有去,此后几天,有关宁毅浪得虚名、宁毅不敢赴约之类的说法开始在江宁文人群体中蔓延开来,由于是有心人在推动,出现这类事情并不出奇。倒是苏家受到一些影响,因为这事,书院的山长苏崇华还特意过来把宁毅说教了一番,宁毅就只是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他,最终他也只好悻悻地走了。

    宁毅此时想的,已经不再是江宁城内这些完全不关系到自己的事情。南方一带,方腊仍旧在负隅顽抗,算算时间,刘西瓜的部队可能已经进入山里,童贯那边则开始考虑收兵北上,宁毅也已经正式地考虑起自己去到京城又能做些什么。这段时间里,康贤找了他一次,问他要不要考虑到挂名在成国公主名下的密侦司里管理一部分事物,这倒是出乎宁毅意料之外的。

    “……原本便是拼拼凑凑的一个小衙门,事情多,又什么都插手,很缺人。阿贵是在这里面帮忙的,闻人不二又对你极为推崇,他乃秦公门下弟子,最近也要上京。你们正好可以配合呼应……另一方面,接下来一段时间,跟绿林人士可能会打些交道,你正好熟悉这些,在江湖上又有血手人屠的大名,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咳咳……不妨过来入个伙、帮个忙如何?因为南方局势已经大概定下,北伐不能再被拖住后腿了,接下来可能要盯一盯梁山泊这类地方,你杀过他们的人,也算与他们有旧,有兴趣的话,何妨假公济私一下……”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