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一四章 如你在跟 前世过门
    巨响之后,随即而来的,自然是sāo乱的声音,青苑的外侧邻街,这边看去,隐隐约约的火光闪动过来。云竹与急急忙忙穿好鞋袜的锦儿连忙赶过去,到得半途中时,便又有青苑中的少女过来传讯,却是那边街角过来,有辆马车的马惊了,狂奔一阵后脱了缰,车撞在墙上把青苑主楼旁边的院墙给撞塌了。

    “有伤着人吗?”

    “伤了几个,街边摆摊的几个人被伤到了,不过都不重,前面李管事已经叫大夫过来看了,让我过来跟两位姑娘说,不用担心。”

    竹记扩大之后,几栋楼中用人,是女多男少的局面。眼下在青苑管事的李兰原本出自青楼,后来被挖过来,长袖善舞又懂诗文,对于云竹锦儿的xìng格也熟悉。这时候听说没有出太大的事,云竹才放下心来:“没人伤得太重便好。”

    锦儿倒是笑道:“这下有热闹看了,楼上那些吵架的也该消停了吧。”

    青苑虽说是个雅致的地方,但文人才子三天五天的吵一回也是常事了,只能证明这边颇有人气,云竹笑着摇了摇头。却见那过来报信的少女说道:“楼上倒是之前便不吵了啊。”

    “哦?吵完啦?”

    “没有啊,好像是有个名气很大的书生上去了,然后他们就不吵了,有人过去打招呼……那人很年轻,我还问小玉姐他是谁呢,墙壁就被撞倒了……”

    “名气很大很年轻?以前来过吧?”

    “没有……应该没有……”

    那少女原本也是苦人家的孩子,于诗文之事没有涉猎的,自也认不出太多人,只是这时听她这样说,锦儿倒是陡然间皱了皱眉。想到些什么。看了旁边的云竹一眼,云竹的神情上倒看不出什么,只是动作微微一滞。锦儿便回头问道:“那他……是叫做宁什么或者什么什么恒吗?”

    这毕竟让人感觉有些巧合。她也不知道自己心中的想法是什么,那少女有些迟疑:“好像……不是啊……又好像是……小玉姐没跟我说……”

    “那他长得怎么样,是不是……像这么高……样子看起来很……很沉稳的……”锦儿比划一阵。问那少女,少女便颇为为难起来,云竹看了她一眼,道:“去看看吧。”锦儿才放过那少女,两人步履稍快地朝前方庭院过去。临近青苑前方的主楼时,这边已经热闹一片了,旁边小院的墙壁被马车撞破,青苑中的下人们正在那名叫李兰的管事指挥下进行清理,火把燃成一片。楼上楼下的文人书生们指指点点地看热闹。云竹与锦儿在院落里瞧了瞧,随后朝二楼正厅那边上去,只是粗略看看。却并未看见希望见到的那道人影。

    青苑之中。大部分时间讲究的是一个雅致,但方才正厅两拨书生吵闹起来。后来又有院墙被撞破的事情,这边的人就多了起来,偶尔也有人过来与云竹、锦儿打个招呼,献个殷勤什么的。云竹有时笑着回应,但颇为勉强,应付之情溢于言表,锦儿看了,便有些迟疑地说道:“云竹姐,没那么快的吧……”

    “其实也差不多了啊……”云竹心不在焉,目光在楼上楼下的人影中搜寻,口中倒是如此回答着。

    不一会儿那李兰上来了,问起她方才的事情,李兰道:“确实是第一次过来,不过两位姑娘之前也是见过的啊。”原来方才过来的,却是一位名叫王湘真的年轻才子,他是从外地过来,最近一年间才在江宁声名鹊起的。

    才子这东西更新换代其实颇为迅速,特别是在江宁这片地方,真正有才学的,每年都会往京城赶。李频曹冠去当官了,顾燕桢失踪后便没了音讯,宁毅骤然冒起又去了杭州,他的几首诗词称得上以力证道,但成名途径就有些剑走偏锋,江宁文坛对他的感觉是复杂的,如今的江宁,最为人称道的也就换了几人。王湘真在这半年多的诗会中好诗好词频出,虽然之前没有来过青苑,但在明月楼那边见过锦儿两次,与云竹也见过一次,生意既然要做,这类事情就总是免不了了。

    问完这些,云竹微微有些失望,锦儿也松了口气,心中不知是失望或是高兴。那王湘真随后也过来了,拱手与云竹、锦儿打了招呼。这人二十出头,唇红齿白长得俊逸,方才楼上争吵的两拨人倒是没有名气太大的,他如今在江宁已是一流,上来之后,众人便不好再吵,对这样的效果,王湘真也是颇为得意的。

    如今在江宁,唯有宁毅在年初被康贤等人誉为“人间词少”,意思是他写了词之后,令这世间敢写词的人都少了。王湘真感觉自己其实是要高出一筹的,可惜那宁立恒或许是死在杭州乱军之中了,不能当场比试一番,颇为遗憾。而且对方死了,自己就得给死人面子,这家伙胜之不武,实在可恨。

    如今能够cāo持竹记几处地方的云竹跟锦儿是因为公主府在背后撑腰,产业不算大,但在许多人的眼中口中,这两名原本身在风尘后来又从良的美丽女子身份就有些超然。她们不用应酬敷衍许多人,平rì神神秘秘的,自然是因为背后靠山已经高到一个层次。与王湘真一个圈子的文人才子在谈论花魁时偶尔也会谈起这竹记,言道若能做到这两人的入幕之宾才真有本事。

    有的人会顾忌两人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权贵人物,但八字没有一撇,自然也不用想太多。王湘真对两人也算是颇为倾慕的。此时见了,相当有礼地想要邀请两人针对诗词聊上一番。只是云竹心不在焉,此时只是敷衍地虚应了几句,锦儿也是勉强笑了笑,心思放在安慰云竹姐的事情上。王湘真二十出头,泡妞全凭倒贴,其实这年头的才子多半如此。有了文采。风流便多半是女子贴上来的,他绞尽脑汁想要展现自己的才华,对方无心理会。又不是yù擒故纵的手法,一颗心倒愈发痒了起来,觉得这两名女子果然很有魅力。

    若是没抱希望。失望原本也不会这么深,此时未见到原本以为能见着的人,这个夜晚忽然就变得索然无味起来。云竹本想就此离去,但下方在青苑外街道边摆摊的两户人家境况都不怎么好,她想起自己窘迫的那段时间,让李兰多这被波及到的两家处理善后,又叮嘱了几句墙壁重修的事情。

    上方有人颂诗,抬头看看正是那王湘真,摇着扇子站在栏杆边与友人高谈阔论。于是又有佳作,橘黄的灯光之中,显得丰神俊秀。孔雀开屏也似。云竹朝那边看时。他也正往这边望过来,一拱手。笑着点了点头,极为有礼,云竹也下意识地低头一点,算是习惯xìng目光交错时的回礼。

    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多诗xìng的,这个时候也在吟诗……这想法浅浅的从心头掠过,想起宁毅,若他在这里看热闹,说不定会有两句开玩笑的打油诗,想必是颇为有趣的,这些人太认真,便让人觉得奇怪了。

    她想着这些的时候,那王湘真在楼上倒有几分得意:她看到我了,听到我作诗了,刚才那眼神,看来是有些害羞……如此想着,摇着扇子继续与身边的人高谈阔论,声音刻意地抬高了几分,目光密切关注着下方,然而云竹与李兰交代了几句,随后又跟元锦儿说着话转身离去了,直到那身影消失,也没有再回过头来。

    看来真是挺害羞的,她微微侧着身子离开时的背影,可不是在聚jīng会神地听着这边的动静和说话么。他如此想着,觉得看穿了女子的心理,又想她们待会或许还会出来,便继续跟旁人议论起诗词来,这天晚上在青苑留到了深夜。

    过不多时云竹与锦儿便乘了马车从侧门出去了,驾车的是喜欢男扮女装的锦儿。当然,男装模式的她通常都是自称元宝儿。大多数情况下担任车夫和护卫工作的该是丫鬟胡桃的丈夫二牛,但元锦儿喜欢自己驾车玩,后来康贤那边又派了人在暗中保护她们两人,许多情况下二牛就被安排去做其它的事情了。

    此时夜sè渐深,马车驶过灯火迷蒙的街道,沿着秦淮河朝城郊驶去。偶尔有亮着灯火的楼船从水上与她们擦肩驶过,路上偶有行人,或提着灯笼,或挑着担子,斑斑点点萤火般的光芒。微风徐来,卷起柳絮花香,凉爽而清闲的感觉。马车驶得不快,云竹倚在一侧,目光有些迷离缱绻地在想事情,锦儿不时看看她,道:“那我们明天去找驸马爷爷吧……”

    “你也不用老想着他啊。”

    “你刚刚才亲了我的……”

    云竹便抿着嘴朝她笑笑,过去抱了抱她,两人的脸颊贴在一起,锦儿嘿嘿笑得眼睛眯起来,随后扭过头在云竹脸上“啵”了一下,道:“亲到了……”云竹皱眉抿嘴,随后便去捏她的脸,挠她痒痒,女扮男装的两人在车上小小地打闹起来。此时路上行人渐少,见到前方有人来时,两人才又收敛起来。橘红sè的小灯笼在车上微微摇晃着。

    “被我亲到了就是我的人了,就算宁立恒再过来,也抢不走了……”锦儿自顾自地得意宣告。

    云竹坐在车沿边,抱着双膝,笑着看她,过得一阵,过去轻声说道:“我是你姐姐啊,亲一亲也没什么。”

    “是、我、的、人!”元锦儿鼓着腮帮,瞪她。

    云竹却只是笑着,背靠在锦儿肩膀上,将双腿在车辕上放直了,轻声道:“我是立恒的人啊……”

    锦儿有点恨铁不成钢:“哪有你这样不害臊的!”

    “没有不害臊啊,聂云竹是宁立恒的人,是元锦儿的姐姐……”她轻声重复,这轻柔的话语散在chūn夜暖意微醺的风里,随后又有轻声的笑语,“也是元宝儿的姐姐。”

    锦儿郁闷了好一阵:“哼,我元宝儿今晚就教你……耶?”

    她想要发些狠话,但随即,微微的愣住了,此时已经接近他们居住的小楼那边,视野前方没多少灯火,道路也显得黑暗,倒是在那边的路旁,一辆马车停在了河边的黑暗里,车上只有一只灯笼在亮着光,那光芒漾开,一道背影就在光暗渐渐变得模糊的河边站着,是个书生,秦淮河水在黑夜中流向远方。

    马车下意识地放缓了速度,这样的夜里,自然也看不清前方那人到底是不是认识的,他们已有近一年未见了,是熟悉、是陌生也说不清楚。锦儿朝那边望过去,云竹也安静地看着,今晚已经弄错了一次,她们也没法再确定些什么了。心中泛起难言的情绪,这样的夜里,到底是谁会呆在这路边呢,那灯笼上,像是有个苏字,但隔得远,看不清楚。有一辆马车从道路那头驶过来,光芒波及到那车、那人,随后遮挡了双方的视线,再从她们身边侧身而过,逐渐远离,那边那人似乎是回头看了一眼,但主要还是朝着视野尽头小楼的方向望了望,就又站在河边,自得其乐的不知道在干嘛了。

    锦儿下意识地将马车停了下来,看了看云竹,云竹也看了看她。过得片刻,两人下了马车,提着小灯笼朝那边过去。距离渐进,那边穿着书生服的男子手中折了一根柳枝,正垂在水里,像是钓鱼一般,偏头看了看远处的小楼,口中像是在哼着曲子。

    夜风将那曲调隐隐约约地传过来,道路这边的云竹能够听懂那含含糊糊的歌词。由于是随意轻哼,歌词也被打乱了。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梦偏冷当当当当情债又几本,如你默认、生死苦等,哼哼哼又一圈的年轮……浮屠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如你在跟,前世过门,染着红尘跟随我……嗯嗯一生……”

    仿佛是感觉到了山门,他朝这边回过头来,看到了停在远处的马车,然后转身,看到了道路对面提着小灯笼的两名女子,宁毅笑了笑:“我回来了。”

    那不知是怎样的温暖,从身体上蔓延而来,云竹笑了起来,一时间还没找到想说的话,锦儿已经愣了半晌,一股令人战栗的酥麻感从尾椎涌上来,笼罩了全身,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难以说清那感觉到底要如何归纳。但在这一刻,感到呼吸艰难的少女神使鬼差地拉住了云竹的手,四周没有旁人,她下意识地喊了出来。

    “我……云竹姐……云竹姐今天亲过我了!”

    嗯,她斟酌了两个主语,随后就是这样喊出来的。随后就连她自己也被吓到了。

    ************

    以为凌晨就能搞定,不如预期。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