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一〇章 铁剑山河 天涯再会(下)
    宁毅并不知道陆红提先前在屋顶上听过他与妻子的谈话,因此自然也没法对她的反应产生太多的联想。从开始到后来,他都只能算是随口说话,谈不上多少机心。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当然,即便在某些情境之下红提这样的女侠也会格外的感xìng一下,却不代表这心会被触动到什么程度。甚至可以说,纵然对宁毅并不讨厌,甚至还有钦佩赞叹之情,但在她的心中,实际上已经打消了下山时有过的一些念头和可能xìng的推测。眼前的这个男人,与她并不是一片天地里的存在,有了这重认知之后,其余的也就变得简单了。

    既然已经决定了早rì回江宁,第二天早上,宁毅也就通过汤家的关系,找到了一艘官船。江南一地各种富豪官商盘根错节,在逃亡路上结下的善缘即便在镇江也是能有影响力的,汤修玄这类大佬虽然不在镇江,但得知他要走,一些汤家的子弟或是受过恩惠的富豪、亲族也都匆匆赶来,纷纷表示往后若有什么麻烦事情,可以找他们,必定两肋插刀义不容辞,苏家是商家,若要做什么生意,大家有关系的,也都将客套话说上一说。

    当初在逃亡路上,宁毅昏迷之后,整个队伍也陷入窘境,后来得知追兵想要抓宁毅,队伍当中有人是使过一些手段,让追兵的注意力尽量转到他身上来的。例如在安惜福等人偷袭炸营之时,特别派一队人马保护宁毅,实际上根本是引人注意的多此一举。宁毅被抓之后曾隐约拼出了整个事情的用意,但那种情况下发生的事情,他也不打算追究了,对方也只是顺水推舟的小动作,不是真正想要害人的恶意。毕竟宁毅在当时也从不曾寄望周围人有多高的品德,并未将对方当成同伴,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能说完全出乎意料。

    如今自己既然回来。他们愿意结个善缘,也就不必客气了。当初离开杭州时因为楼家的原因准备放弃的生意,如今就可以籍这些关系直接朝着京杭大运河一道铺开。

    苏檀儿的身孕已经近九个月,每耽搁一rì,离分娩的rì子就越近。因此,这天中午,一家人便上了船,属于官府的这艘楼船是目前内陆水道中能找到的最大船只。即便溯长江而上。一路之中也颇为平稳。船分两层,宁毅等人都被安排在了一层最感受不到颠簸的房间里,按照预期。夜晚会休息几个时辰,到第二天的傍晚,就能抵达江宁。

    景翰十年二月二十八。明媚的chūn光中,逆流而上的巨大楼船缓缓驶过长江水道,两侧林木苍翠,偶尔在视野里闪过阡陌的稻田与农舍、村庄。陆红提站在船头看着这一切,告知宁毅将要离去的打算。

    “明天傍晚下船之后,我往北走,就不进城了。”

    宁毅在旁边沉默了一会儿:“知道你急着回去,但也不差这几天的时间,何况要给你的那些想法。还没有完全整理好,多留几天吧,带你好好看一看江宁。”

    陆红提笑了笑:“我知道你已经整理得差不多了,这应该是你的习惯,凡事不拖拉。”

    “是个坏习惯……”

    “而且你们回去以后,家里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再要分出心来招待我。就没必要了。况且我这次真的出来太久了,能早一rì回去,就更好上一rì,毕竟我要做的事情,也很多呢。”

    陆红提言词诚恳。倒并非讲讲客气而已,宁毅想了想:“如果是家里那点事。到真是没什么可忙的,都很简单,不过你既然……”

    “我确实是担心寨子里了,出来太久,心里挺想的。”陆红提笑着说道。

    “嗯。”宁毅点头,“那今晚我把东西全准备好。”

    “多谢了。”陆红提拱了拱手。

    “江湖儿女,咱们就不必说这些矫情的话了。”

    “呵呵……”听他这样说,陆红提笑着浑身都在颤,“我也给你写了一个小本子,不是你那些武侠故事里说的那种秘籍,但应该对你有用,往后你大概成不了一流高手,但照着练下去,三五年后,防身有余了。”

    “我说……你说的一流高手到底是个什么概念啊……”

    “霸刀营与你有瓜葛的那位西瓜庄主、刘天南总管、陈凡、他的师父方七佛,还有厉天闰、王寅这些人,乃至于被你杀了的包道乙,都能算是一流,你心有旁骛,根基又不稳,这一辈子恐怕都到不了那种程度了。”陆红提话中带着笑意。

    宁毅自然不会被这种事情打击,要是陆红提说他能跟这些人单挑他才会觉得世界很玄幻,略想了想:“那方书常他们算不算?”

    “那七位,算是差不多了。排行第一的杜杀先生已经到了一流的门槛,目前最厉害的该是那位‘烬恶刀’罗炳仁,只是他素来低调而已,但资质最好的是排行最末的钱洛宁,往后他的成就,应该在其它同伴之上,你是到不了了。往后若努力一点……嗯,应该能与眼下的方书常差不多。”

    她的武艺在眼下估计已经是宗师般的水准,说出来的评价想来不会错,说着这些,她看了宁毅一会儿,随后,倒是有些感叹地低喃了一句:“不过,战力高下如何,倒也不是用这些可以评判的……”大抵是想到了宁毅心xìng变态,手段果决而又总能将人心人xìngcāo于股掌之上,非常人可及。

    当然,这些她是不会直接对宁毅说的。又闲聊几句,她叹了口气:“其实一路之上,有件事我一直想问……”

    “什么?”

    “你在霸刀庄中做的那些事情,告诉刘姑娘的那些事,真的有可能实现吗?”

    宁毅看了她一眼:“能问出这些的,多半是些热心人了……”

    “嗯?”

    “我不知道。”宁毅说了一句,“我不知道做下去会变成什么样子,认真去做,可能会有用,可能在一百年、两百年以后会有些人实现一些东西,但也可能,这些东西会被埋上四五百年才有人发现他们。不过不管怎么样。只要在八百年内,我们都算是先走了一步了……”

    最后这句八百年内,陆红提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但宁毅通常说一些古怪的话语,她也习惯了,只见宁毅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暂时不用想它们……当然想一想也可以,但做不到什么的。你们那边。还是先去做一些务实xìng的事情吧。老实说,杭州之围已经解了,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上京的这个必要。而且……将来要是真捅了不得了的篓子,可能就得去投奔你了。”

    “嗯?”陆红提眨了眨眼睛,颇为感兴趣。

    “人做事总是这个样子。一开始只是想要做些事而已,中间你会遇上各种各样的人和事,得罪不好得罪的人,用了不该用的手段,到头来……恐怕这些事情就压倒了初衷。你知道吗?朝廷里的那些官员,他们多半都是有能力的,一开始,他们也有一番爱国报国之心,但是慢慢的。他们背后集结的利益不一样,方向不一样,眼前需要维护的利益反而比当初的想法更加重要了。我跟他们大概也没什么两样,而且……恐怕我比他们会更加没有顾忌,那将来有一天,就得落草为寇了。”

    “我欢迎。”没有丝毫迟疑的,陆红提笑着说了出来。“说句过分点的,要是真有这一天就好了,我等着你来。”

    “我会尽量克制的。”

    两人都笑了起来,过得一阵,陆红提回头瞧瞧后面。看见苏檀儿等人不在,方才轻声道:“你家娘子其实对你很好。知道吗?我在湖州监视她的那段时间。周围的佣人都说,要是你真的死了,你家娘子恐怕连腹中的胎儿都会不管不顾,随着你下去。一个女人能做到这种程度,她是真的很喜欢你,我……我有些佩服她。”

    宁毅肃容点了点头:“……知道。”

    “那江宁那位聂姑娘怎么办?她也是个好女人,我知道她早些年身世坎坷,沦落风尘,但从来洁身自好,如今也是全心全意地喜欢你,你若弃了她,她便什么都没有了。你怎么办?”

    对这个问题,出奇的,宁毅倒是没有多少犹豫:“你说呢?”

    “我不知道……不过你们男人总是三妻四妾的多,呵,倒是好女人总是让你遇上了,还有那位刘姑娘……”

    “喂。”宁毅偏过头笑着看她,“这个就太多了吧,没必要什么都往我身上扯……”

    “你刚才回答那么快,说明你也一直在想这些,倒不算是没心没肺了。”陆红提笑着说道,“你结果呢,你想出来的结果是什么?”

    宁毅看了看她:“如果我为了檀儿,直接跟云竹分了,此后再不往来,你觉得如何?”

    陆红提看着他没有说话,微微皱起眉头来。

    “那要是我为了云竹,就这样离开苏家,你觉得呢?”

    “……”

    陆红提皱了皱眉,还是没有回答,这虽然是三妻四妾的年代,但只是对男人要专一的想法淡些,陆红提之所以问出来,恐怕还是希望宁毅本身是个比较完美的人的。

    宁毅低着头看自己的手,手背、手掌:“其实有一段时间,我想为了云竹离开苏家,后来没有做成。最近这段时间,其实我在考虑为了檀儿跟云竹分开,不过……”

    宁毅摇了摇头,笑了笑,最终没有再说什么。苏檀儿抿了抿嘴,随后也微微地笑起来,似乎是觉得宁毅也会有这么纠结的时候。两人这样聊了一阵,到得夜间吃完晚饭,船只在途中的一个村庄停下来,晚上在这里休息,租了个农家院落住下。掌起灯、安顿好之后,陆红提听见院子里传来宁毅的声音:“却说从前有一个书生,叫做宁采臣,他……”

    小婵在说话:“姑爷……呃,相公相公,这个故事我以前听过的……”小婵与宁毅成亲虽然有一段时间了,但时常还是脱口将宁毅叫做姑爷。

    “听过了也再听一遍。”

    陆红提知道这一家子的关系颇为融洽,晚上聊聊天,说说故事或者下棋打牌之类的,就算娟儿杏儿这些丫鬟绣花纳鞋底,宁毅也总能找些事情与她们一起做。她走出门外。果然,苏檀儿也坐在那边的屋檐下,毕竟天气暖和起来了,这种rì子在院子里赏月赏星都可以,当然,此时月底,天上只有星星而已。

    宁毅说的,是一年多以前她听过。却没有听完的那个名叫《倩女幽魂》的故事。她出来时。苏檀儿等人便也朝她招了招手,她搬了张凳子,在苏檀儿身侧、距离宁毅最远的地方坐下来。

    “……却说宁采臣在兰若寺中遇上了聂小倩之后……燕赤霞大喝一声‘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八把宝剑同时飞向黑山老妖……终于,聂小倩对宁采臣说完这句话……”

    星光迷离。宁毅坐在那儿,说完了这个并不算漫长的故事,待说完之后,又在小婵的呼吁下说了个叫做《梅女》的神怪故事,自始至终,倒也没有与陆红提交谈。

    故事说完之后,夜已深了。第二天早上,那艘官船清晨启程,到得下午。已经接近江宁,陆红提收拾好自己的小包袱,准备在江宁附近下船。

    “上次答应说给你听的故事,总算说完了。”

    “原以为第二个故事你还得卖个关子呢。”

    “岂不成了一千零一夜了……”

    将写出来的小册子等物交给她时,宁毅如此说道,随后笑起来,交给她一摞银票:“一共两万四千两银子。最近能拿出来的极限了,当是我的投资,或者当苏家的投资也可以。”

    陆红提皱了皱眉:“我们那边……倒不缺这些……”

    “钱是能生钱的,不是你们内部用,是跟那些商人买东西。先把这些投资运作起来。这些银票,关内都能兑。他们不至于不收。好的兵器、盔甲最重要,练兵也要投入,吃的用的,不过也别养懒了人,让他们同吃同住同受罪,往死里练,呵,这些终究是你最懂。武力是基础,靠经济运作就能扩大,东西都在里面,你的梁爷爷很厉害,给他看。我还等着将来有一天到你那里去避难呢。”

    “那我就等着那一天早点来了。”陆红提收下银票,笑着望向他,有些yù言又止,但最后还是笑着说道,“苏姑娘也好,聂姑娘也好,都好好对待,她们值得这些,你也……值得她们这样。别辜负了,别搞砸了。”

    宁毅点头:“知道,下次再给你讲故事,也听你讲吕梁的,若有麻烦事可以到京城找我,我站在你们这边的。”

    陆红提看着他,脸上神情变幻,沉默片刻,豁达地笑着点头道:“好的。”

    陆红提在长江北岸下了船,说了后会有期之后,宁毅回到船上,他们看着这个武艺高强却孑然一身的女子骑着马,在那边的山间渐渐地走远了。

    半个时辰后,船只进入江宁,在码头靠了岸。

    江宁依旧是往rì那副热闹的景象,码头上人来人往,他们去到附近的苏家仓库附近取了马车,在这里的掌柜过来见苏檀儿和宁毅,随后倒也说了一些最近这段时间家中的变化。事实上,苏檀儿当初说是去杭州散心,若是一切无碍,苏家或许也就安安静静的了,但自从杭州战事爆发,宁毅等人在那边失了音讯之后,苏家二房三房肯定是会有动静的,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会改变的想必已经改变不少了。

    听着掌柜带来的讯息,苏檀儿靠在宁毅身边,只是淡淡的一笑,宁毅随后扶着她上了马车。

    夕阳已经落下来,在远处渲染出chūnrì的残红:“走吧。”他们看着远处江宁的街景,“看看家里变成什么样子了。”

    马车驶过了街道,rì光降下,风拂动了路边的柳树,像是在想他们招着手,宁毅透过车窗看着远处的景象,秦淮河的支流偶尔从视野中转出来,夕阳的波光在水面上荡漾。宁毅知道,在这城市的某一处河湾上,会有一栋小楼,有一个人,也在那里等待着他的回来……

    ***********

    昨天下午停电今天下午断网,难道我连更的计划已经惊动老天了?

    接下来当然会继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