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〇八章 铁剑山河 天涯再会(上)
    武朝景翰十年chūn,镇江。

    夕阳渐没时,像是风吹着花瓣洋洋洒洒地从天际横过去。天气尚未完全变暖,但也已经让人感觉不到冬rì的寒冷,柳树出芽、杨花渐舞,桃树之上也已经变得粉红,这个chūn天,已经渐渐的在进入它最好的时间了。

    这是依山傍水的城市,已至入夜时分,码头附近出航的船只多已聚集过来,热闹非凡,鸬鹚们站在木排上看着这一切,渔人的唤声,蒿夫们的喧嚣,船工来来往往,有时船舱触到了网子,引来一阵混乱与谩骂。金山寺的钟声远远传来时,后方古老的城市之间,也已经斑斑点点地亮起灯火。

    夕阳在远山的角上,染出一抹残红。

    “走的时候是夏天,到了回来,已经第二年开chūn了。”

    点起灯笼的宅院门口,看着外面的chūn天景象,宁毅如此与陆红提感叹着。

    荆钗布衣的女侠拍了拍手,没多久,很没形象地在门槛上坐下了,偏着头,看着三三两两的行人归去时的情景。

    宁毅笑了笑,同样在门槛边坐了一会儿,随后小婵在里面喊姑爷小姐找你,才起身进去。

    抵达镇江这天,是二月二十七。

    相对于当初一路南下的悠闲,当真心往回赶时,路上并没有花去多少的时间。城破之时,苏檀儿的身孕已经有八个多月,虽然说起来有闻人不二这边的照顾,但刚破的城池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因此在闻人不二的派人保护下,苏檀儿小婵等人是第一时间北上镇江,等待着事情的尘埃落定。而当霸刀营的事情终于处理完毕,宁毅也才与陆红提一同朝着这边赶过来。

    从去年七月开始,杭州之行的危机一波连着一波,几乎未曾停歇。在最为艰难的时候,即便是宁毅对于自己还能够回返的事情也有些惘然。但到得此时。整个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特别是在处理完霸刀营的归宿问题后,心头也终于放下一块大石,可以长舒一口气。能够感受到镇江街头的平和气息。真是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对于陆红提来说,或许就是另外一种心情了。

    她原本生活的吕梁山,比之沦陷时的杭州就不见得能好到哪里去,北有辽国南有田虎,到了杭州之后,无非也是看到了一帮同道中人在起事。无论从何种意义上,镇江于她而言都并非是恍如隔世。而是与江宁类似的、难以企及的另一个世界。

    对于宁毅而言,无论镇江、江宁或是当初的杭州,其繁华程度都不过是可以忍受的及格范围。至于那些偏远的、许多人都是吃糠喝稀甚至连衣服都穿不上的穷山僻壤,他固然可以理解和想象,但要说感同身受,自然还是不可能的。

    吕梁山的境况,大抵都是如此的凄惶,农家种了地。一年的收成先不说能不能保证,辽人时有犯边,偶尔一个村子的人躲避不及。往往便成了白地。辽人走后又会冒出不知道哪里来的官府人收税收租,能带了刀走的人风光一阵之后死在刀下,落了草的成群结队杀了仇人剥了皮挂在旗杆上。田虎起事之后,参与抢夺的势力又多了一股,但大家似乎也没有觉得更加难过,无非是习惯了而已。

    能够来到这边,看到这些人安定的生活,真觉得到了另一个世界一般,就算是当初在被占领之后的杭州,也能从之前的那些房舍建筑里看出不久以前的繁华。所能想到的无非也就是一句“好可惜啊……”。

    如今的吕梁山倒是好一些了,至少寨子里好得多了,但跟这里还是无法做比较的。她坐在门口看了一阵,待娟儿过来唤她吃晚饭时,才起身进去。

    在杭州的那些时rì里,她每rì里做着化妆。虽说有自己的方法,但也是很麻烦的,除了一些必要的出门,便只是在那院子里呆着,这段时间,也相对的有些沉默。宁毅偶尔会跟她聊起吕梁山的事情,也会跟她简单的说一些思路,但并没有做出任何决定xìng的东西。她也在那些时rì里看着宁毅所做的一切,试图记住它们,理解它们。

    倒是这次随着过来,她已经不再是当初三十多岁的妇人打扮,而是露出了原本就有的清丽面容,令得小婵娟儿她们都有些惊叹,此时已经挺着个大肚子的苏檀儿倒显得正常,但也不免疑惑地打量一下宁毅又打量打量她。

    这些人,不会是以为自己与宁毅有问题吧。

    想到这些,有些心情倒也令得她微微的笑起来。去年的一路南下途中,她心思有些复杂地思考过一些事情,这些事情中,包含自己劝说宁毅去吕梁,甚至是……与他发生一些什么的可能xìng。她毕竟是年纪不小了,有许多事情,需要逼着自己去认真考虑一下。

    北方的人情风貌,她已经见得惯了,一路来南方见到的风气又过分的柔弱,便有刚强一点的,则偏向她不喜欢的yīn冷。只有这个名叫宁立恒的男子,很奇怪,既有着书生的儒雅从容,又不失运筹帷幄时的大气,甚至于在跟人短兵相接时,他待他人待自己的狠辣,恐怕吕梁附近许多以凶悍著称的亡命徒都要被吓到。如果说有这样的一个假设:她会跟这样的一个男子在一起。她想自己也是不介意的。

    当然,这样的心情只是一开始萌芽,就被许多的东西给冲散了,倒并非否决,而是……已经不好再去考虑。

    在霸刀营中发生的那一切,宁毅所做的所有事情,明的暗的她都看到了,看到别人如何在阳谋中迷失,如何受到欺骗,如何被他煽动感染,甚至包括那个叫做刘西瓜的少女如何喜欢上他。让她觉得,这个男人所做到的这些事情,她是做不到的,甚至于她都有些难以揣度对方心中在想些什么。

    之前在江宁的那一场相识、到分别,宁毅想要向她请教武功,这其中没有太多的算计,那时候的他表现出来的是诚恳的一面。偶尔讲些故事啊,在他的那个小“实验室”里做些乱七八糟的“实验”啊。有时候会感到惊叹。但那时候她可以欣赏他,这是基于“大家看起来倒差不多”的这种自我认知上的。

    如今却不一样了,她对于宁毅所做的这些并不反感,但看得久了。只是惊叹,甚至于感到高山仰止。特别是他对刘西瓜所做的那整个规划,那个关于让大家过得更好的理念,她不知道这中间到底有多少是欺骗,有多少是他认真的思考,然而当这些东西完全展开,眼前这个男人所思考的广度深度。超过她所能企及的范围,更多的东西,她就不好去想了。

    只是……忽然间有些失落。

    曾经在梁爷爷那边听到过类似的故事。

    就好像一个江湖人遇上了一个真正的大儒,那种为国为民如圣人般的人,被他的想法所折服,甚至于被对方所感染,想要做些事情,但到得最后。江湖人终究只得归于草莽,两个人之间,还是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的。

    她倒没有觉得宁毅是个圣人。但情绪也是类似了。

    这天晚上吃过晚饭,她在庭院里坐了坐,心感无聊,到屋顶上坐了一会儿,看那万家灯火。她内力jīng湛,有意无意地,听得宁毅与妻子苏檀儿的谈话从那边传来,苏檀儿还有一个多月才会分娩,镇江距离江宁不算非常远,因此她想要尽快回到江宁。自己家中毕竟有更加熟悉的大夫、稳婆,环境也更好些。

    苏檀儿平素就跑动跑西的,身体倒是不错,怀了孩子之后经历这许多事情,最近除了孩子在肚子里偶尔动得活泼,倒是没有太过吃力。如果只是一天多的路程,倒也不是受不了。宁毅应该是点头答应了。

    听人**毕竟不好,陆红提已经听了几句,便想离开,但随后两人倒是聊到了她的身上来,苏檀儿道:“这位陆女侠,与在杭州见到的其他江湖人,倒是有些不同呢。”

    她在屋顶上停了一下,倒是听得宁毅说道:“她倒不算是什么江湖人。”这话令得陆红提有些好奇,旋又坐下。

    “怎么呢?她武艺很高吧?”

    “杭州见到那些人的江湖,跟武艺高低有关系,但关系倒是不大。他们的江湖跟行商一样,都是过rì子而已,见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讲什么样的礼数,行什么样的规矩,这些都是他们看得见、摸得着的生活,你会了武艺,更多的可能是要按这样子的办法过rì子。陆姑娘那边,武艺就是活命,用来砍树、用来切菜,学会了武艺,是为了有rì子可以过,怎么过,是之后的事情了。”

    “相公这么说……显得……”

    “嗯?”

    “显得陆姑娘有些可怜了……”

    陆红提在屋顶上皱了皱眉,却听得下方的宁毅说道:“不是可怜,我觉得应该是……可爱吧。”他想了一想,才轻声地做了这个定义,陆红提倒是在楼上眨了眨眼睛,苏檀儿或许也有些愕然:“相公你……”

    但宁毅的话语倒是有几分肃然:“在那种最严苛的环境里,凭自己的力量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能这样一路刚强的活过来,这样的人,我觉得……很厉害……某些方面,我觉得就跟钱希文这类人差不多。”

    苏檀儿大概没想到宁毅会有这样的评价,陆红提一时间也有些失神,自己跟钱希文差不多么……她在杭州听宁毅说起过那个老头的故事,也曾听过他对那位老人的评价,但没想过自己身上跟对方有什么类似的。只听得苏檀儿想了想,道:“这样说起来,相公是觉得陆姑娘……令人钦佩了?”

    “没有啊。”这一次宁毅回答得倒是干脆。

    “嗯?”

    “她是个女人。”宁毅说道。

    苏檀儿迟疑了一下:“那又怎么样?”

    “她是个女人啊。”宁毅强调了一句,过得片刻,大概是看妻子不能理解,“她是个女人,我怎么可能钦佩一个女人,女人当然是让人觉得可爱了,对不对……”

    苏檀儿大概是没好气地笑了出来,宁毅的声音稍稍低了下去:“你不也是吗,一个女人,想着做男人的事情,又是管家又是经商,这样那样,一开始成亲的那段时间,还老想着怎么迁就我,我都看得有些累了,何苦呢……不打算钦佩你,所以觉得可爱就可以了。”

    “如今孩子都要生啦,要是早知道……呵……”

    还以为是在说自己,原来是在打情骂俏……那边房间里夫妻之间的对话还在继续,陆红提如此想着,回想着那段话,脸上不自觉地热了热,但随后叹了口气,从屋顶上离开了……(未完待续)RQ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