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〇七章 撕心痛哭 不净莲华
    “轰隆——”

    巨响与升腾的火光从目光的侧面传来,光芒夺目,衬出一片混乱的气氛。巨刃挥舞,在少女的冲刺中,已经高高地扬起来,宁毅朝着一边开了枪,另外有一道身影,也在火光的掩映中,无声地刺入两人之间,那步履似慢实快,直接切入刘西瓜前冲的路径。

    刀光挥下。

    “乒——”

    那黑色的身影迎着巨刃锋口的位置举起了持着兵器的左手,一架之下,清脆的响声,随后轰然卸力。刘西瓜的霸刀技巧原本就讲究刚猛、连贯,眼下的含怒出手几乎可以说是巅峰状态,但那一刀斩下,在空中仍旧出现明显的停顿,随后这一刀直落地面,将草茎、泥土斩得轰然飞散。

    远处爆炸引起的光芒与冲击在这一刻才蔓延过去,微微照亮了陡然现身这人的轮廓,却是一名穿着黑色劲装,束起长发的年轻女子,站姿挺拔,目光清冷,衣袂、发丝在空中舞动,左手之上一柄古朴铁剑单手反握,甚至还未出鞘。西瓜的眼神也在这光芒中被照亮了一瞬,随后,拖刀再斩。

    她推动霸刀的技巧需要连贯和距离,这种浮于表面的缺点,别人能知道,她本身自然也是清清楚楚。只是一般人就连阻挡她冲势的能力都没有,而即便真的遇上了各种问题导致难以找到冲刺腾挪的空间和距离,她自然也是准备了极多后手和杀招的。甚至可以说,这些招数或许比普通的霸刀刀法更为狠辣。而这时候稍一受阻。她已经反手猛握剑柄,要以力破巧。挥巨刃上撩。空气中又是啪的一声,黑衣女子打在了少女的手背上。

    啪、啪啪啪啪——

    一时之间,闪电般的交手之声。

    西瓜本就是直冲而来,那女子则是直接过来挡路,眨眼之间,两人的距离拉近到贴身。巨刃斩下,疯狂舞动,犹如一条有生命的巨蟒,而在西瓜这边。脚下步法,手上小金刚连拳也是毫无保留地挥了出来。那黑衣女子却像是一颗在大风中陡然摇摆的柳树,两人交手如电,她上半身虽然随着出手有动作,脚下竟然半步都没有退开。转眼间,那刀锋一旋,从后方再度挥上空中,黑衣女子的身影也犹如绷到了极点的弓弦,陡然间对着手挥巨刃的少女发出了最为猛烈的一击。

    呼——

    刀锋斩空。

    巨刃拖着少女如同电风扇扇片一般的飞转,朝着一侧飞出好几米外。斩裂推倒了整个帐篷。她在地上滚了一下,单手撑地,半跪着抬起头来。

    一切其实都发生在短短片刻。

    被两支火箭扎中的木桶终究没有爆炸,那爆炸是从不远处的一个木棚里传来的,木棚里的几匹马是距离这边最近的坐骑。当刘西瓜冲上,宁毅的一枪对着方书常的身侧射了过去,黑衣的女子也已经在他的身前出现,刘西瓜与她那段疯狂的交手甚至不过两次呼吸的时间,西瓜已经连同巨刃一同飞了出去。

    这边。郑七命被女子简单的一剑逼退,宁毅已经退后几步,看了西瓜一眼,走向不远处的一匹战马。那边棚子里的战马已经惊了,但这边自然有两匹在预备着。

    这次事发仓促,刘西瓜也是心神不宁,召集过来的人毕竟不算多,刘天南已经走了,出了西瓜本人,就只剩下方书常、郑七命、钱洛宁。那长发黑衣的女子单手横剑,竟是挡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这女子面容素净,年纪也不算大,但仅仅是简单几下出剑,竟令得方书常等人都产生了难以匹敌的心情,这种情况,恐怕只有在他们从前面对刘大彪时,才有可能出现。

    不过,西瓜方才那一阵出手,虽然看来简简单单的就被逼退,但实际上,她是没有受什么伤的。眼前的女子身手要高她一筹,但距离也没有那么大,只是因为她忿怒出手,心神焦躁,才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吃了亏。她此时单手撑地,猛地抬头,一咬牙便再度冲出,取的是宁毅的方向,宁毅挥出一样东西,转身就跑。

    那东西却是他之前拿在手上的水杯,茶水扑面而来。西瓜提起霸刀哗的将水幕拍开,眼前一柄苍古剑锋已经直刺而来,她身形一屈,在草地上滑了出去,霸刀挥回,怒斩向黑衣女子的下盘,随后双足发力,再度猛扑。

    方书常等三人此时也已经直冲而上,面对刘西瓜仿佛不要命一般的攻势,黑衣女子也在飞退。此时距离两匹马的距离毕竟不算太远,宁毅已经上了其中一匹,挥动了缰绳,然后拉得另一匹也跑起来,远处的树林间又是两发箭矢射来,试图封住方书常与钱洛宁的去路。刘西瓜身形奔跑如猎豹,已经直接跃了起来,要斩向才刚刚起步的战马,黑衣女子也跃起挡在了她的前方。

    砰——

    巨刃斩上古剑,空中溅出惊人的火花,黑衣女子籍着反震的力道上了马背,西瓜则持着巨刃落了下去。战马长嘶,远处飞散的火光中,最近的几匹马已经惊乱四散。然而,只是身在半空,西瓜就已经放开手中的霸刀。当双腿落地,她的一只手在地上撑了一下,步伐一刻不停地朝着前方冲出去。

    战马奔驰,然而在后方,少女几乎没有丝毫停顿地紧咬上来,绕过前方的巨石、冲过溪流、水花激射、在草地上奔行如风。刘西瓜御使霸刀,本就以轻功见长,此时脱了重负,脚下速度竟快逾奔马,她咬紧牙关,目光凶戾,那速度还在增加,只有树林中射出的一支箭短暂了延阻了一下她的速度,但随后,树林中的人也不得不赶快转身逃跑了。因为在后方方书常跟郑七命也跟了过来。而钱洛宁奔向一边,显然是要去着急其他人。

    战马冲进小树林。在树林另一边飞驰而出,经过一小段谷地后。再度冲进前方的林子。西瓜在后方的追赶丝毫未停,看起来简直像是一只穿过林间的猎豹,奔跑腾挪,如果在平时,宁毅或许很愿意以欣赏的眼光来看待这一幕,但在眼下。连他都有几分无话可说。旁边的黑衣女子偶尔回头看看,又看看宁毅,也只能是为后方的少女复杂叹一口气。

    也不知什么时候,刷的一下。飞刀从后方刷的射了过来,黑衣女子挥剑挡下一柄,然而另一柄还是插在了宁毅那匹战马的腿上,顷刻间人仰马翻,宁毅从马背上飞了出去,被黑衣女子猛地抓住,拉回自己的马背上,景物飞驰,中刀的那匹战马在旁边撞上一棵大树,血肉飞迸。转眼间便被抛远。

    原本是一人骑一匹马,此时变成两人同骑,战马的速度逐渐便慢了下来。西瓜越追越近,不远处的林间,隐约似乎也有人追了过来。某一刻,又是一把飞刀袭来,黑衣女子在战马上猛地一撑,翻身下马挡开了飞刀,视野中。名叫西瓜的少女猛扑而来。

    第一下交手,手掌对上拳头,第二下交手,膝盖砸上剑鞘,第三下,少女几乎已经飞了起来,女子一拳轰上去,西瓜踩在她的拳头上,朝着空中飞跃而出。

    这一次,算是西瓜使尽了全力,却无心恋战,她转身挥手,这个时候,如果要抓住少女的小腿,其实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手伸出去的时候,她还是微微停了停。奔行一路的少女内力已运到极致,浑身上下几乎都要蒸腾出白气来,她这一次的追赶无论能不能奏功,日后恐怕都要修养好一阵子了。

    最终,她收回了手,双手在身侧交叉,挡向一侧袭来的刚猛拳风。西瓜的身形冲天而起,跃上五六米的高空最终落在远处的地上,翻滚一下,继续追赶过去。

    拳风如虎吼,这一边,女子双手一架。她的身手原本就是顶尖,自从将“太极”的类似哲学观融汇之后,更是到了百尺竿头再进一步的境界,化武为道,但身形仍旧稳不下来,两道身影冲出数米的距离,在地上砰砰滚了几下,挥拳攻来的那道身影被她挥出更远,她站起来时,陈凡在几米外化作滚地葫芦,撞在一棵树上,才站了起来。与此同时,女子已经挥剑与另外一人交手,刀剑交击几下之后,猛地后退出几米之外,对面是手持长刀的杜杀,此时看看陈凡,竟也有些不好冲上来。

    方书常、郑七命此时也骑着马赶到了。不远处的林子里,似乎还在进行着另一场战斗。陈凡擦了擦嘴角微微溢出的鲜血,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子,最终,落在女子受伤的古剑和剑鞘上。

    “不可能,你是……立恒身边的……那个河山铁剑陆红提?”

    陆红提偏了偏头,微微笑了笑:“吕梁山陆红提,河山铁剑只是说笑。我不愿与诸位交手,就此罢战如何?”

    陈凡喃喃叹了一声:“居然这么厉害……”方书常与郑七命皱了皱眉,对她这“罢战”的提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问陈凡杜杀:“庄主呢。”

    “她……”陈凡朝着刘西瓜奔跑的方向皱眉指了指,陆红提往那边走了过去,做出了阻拦的姿态:“接下来,让他们两个自己处理这件事情也许更好,诸位不觉得吗?”

    宁毅与西瓜之间的暧昧,大家是心中有数的,虽然很难做确认,但陆红提这样说了,显得整个情况就更加暧昧起来。眼下来说,最有发言权的当然是杜杀,而旁边的陈凡则跟宁毅、西瓜两人都算得上朋友。方书常与郑七命等了一会儿,想起些事情,俯身问道:“杜老大、陈凡,你们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提前赶过来的?方才一时间没有找到你们。”

    有关宁毅的事情没有提前通知他们,他们竟先一步赶到了,自然有些奇怪,陈凡跟杜杀彼此对望了一眼,皱起了眉头:“我们……”陈凡看着西瓜消失的那个方向,有些迟疑地说道。“我们原本是被立恒委托去办一些事情的,然后……发现了一些问题……星辉黯淡。下弦月如眉如钩。战马冲出树林边缘,在草地上倒下时。宁毅在地上翻滚了几下站起来,拿出火铳开始装弹。远处有田,更远处是个小小的村庄,亮着点滴灯火。

    少女手持一把单刀,从那边走过来,宁毅举起了火铳:“别动了。”

    然而对面的敌人目光执拗。动作木然,以不变的步伐前行而来。

    宁毅叹了口气,终于收起火铳,拔出身上的战刀。少女不为所动地走近了。

    “话没说完……”她如此说道。“我问你的话,你还没有说完。”

    宁毅摇了摇头:“该说的……不都已经说了吗。”

    “你说的那些都是假的吗?”

    宁毅没有回答,她便牙关微颤、目光凶狠地继续说了下去。

    “跟我说的那些,要在霸刀营里做的那些……”

    “你只是个入赘的,你在其它地方根本做不了那些事情……”

    “没人会重视你,你想那么多,说那么多,所以我才信你的,你说的那些都是假的吗!?”

    她陡然间逼近了,宁毅目光一凝。战刀刷的挥了出去,破六道的内劲在这一刻运到极限,然而女子身形一矮,躲过去了。

    “我爹爹是被朝廷的人杀死的,我跟你说过的……我明明跟你说过的!”

    宁毅一拳挥了过去,女子顺手拍开,他随后又是一刀,这一次,对面的少女已经陡然抬起了头。盯着他,单手猛地一挥!

    乒——的一声,宁毅手中虎口迸裂,战刀飞上夜空不见了,少女揪住他的衣襟,单刀猛地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就是你杀汤寇的一刀!?什么血手人屠、血手人屠,你的武艺……你的武艺这么差——”说话间,她已经推得宁毅退出数米远,砰地一下将他按在一棵树干上,刀锋紧紧压在宁毅的脖子,“你的武艺这么差……你怎么挡得了我来杀你!”

    极度压抑的喊声当中,西瓜已经哭出来了。她看着宁毅,眼泪流下来,整个人都在发抖。宁毅将火铳抵在她的肚子上她也不在意,但片刻之后,宁毅放下了手,大概是觉得这样也没什么意思:“咳,有些事情要做,已经跟你说了……”

    “你帮朝廷做事……”

    “因为你们不能再拖下去了。”宁毅看着她,“就算在杭州再拖下去你们也没有好下场!但北方不能再等,再等下去,这个国家无论辽金,都要看不起,北方那场仗一打完,他们南下就是灭顶之灾!”

    “武朝的生死关我什么事啊!我霸刀庄……”刘西瓜流着眼泪,压抑地喊道,“就是造反的啊。”

    “武朝的生死也不关我的事!但北方金人辽人下来,要打的不止是武朝!你们若造反真能成功,我就帮你们,可你们成不了。北边金銮殿里的那个皇帝,你可以杀,我可以杀,金人辽人,不能杀!这算他们是畜生猪狗,也是一个国家的面子,脸可以自己打,不能给别人打,打了……”他顿了顿,“就把一个国家的脊梁都给打没了……”

    “所以你就要帮朝廷?”

    “所以我就要帮秦嗣源!”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西瓜看着他,嘴唇动了动,平素刚强就算刚强不来也要死撑的神情中,终于有几分委屈,刀虽然还压在宁毅的脖子上,但终究是砍不下去了,她艰难地吸了一口气,“你既然……你既然已经是朝廷那边的人了,你既然要帮他们了,城破之时就可以走的,你为什么没有走?”

    她一路追来,包括众人的心中,最想要问的,恐怕就是这样的一个问题,当时正是因为宁毅送走了妻子也仍旧跟了上来,众人才更加义无反顾地相信了他。宁毅看着远处的林间,嘴唇动了动。

    “该给你的东西还没有全部给你,要告诉你的还没有整理完,而且……出城之时龙蛇混杂,你们现在有五千多人。朝廷安排在这边的奸细有两拨。一拨我是清楚的,一拨我不清楚。霸刀营的名字,毕竟是在朝廷那边挂上了号的。他们现在来不及对付你,以后还是会动手。不清理干净,我怎么走……”

    少女的眼神晃了晃,宁毅讽刺地笑了一声:“吕将给你的那些东西,是我在情况紧急联系不上他们时留的几分亲笔信。不过,自从出了太平巷那件事之后。我就再也不把期待放在这帮猪一样的同伴身上了,勾心斗角、贪功诿过……”

    “之前几天我就调查了队伍里所有可以的人,酉时三刻,刘路明将这些东西秘密交给吕将。半个时辰后我就顺这根藤找出了他们留在难民中的人,然后我拜托了陈凡与杜先生处理这件事,现在他们应该也处理完了。如果不是在背后捅刀子,我也揪不出他们来,现在……死得干干净净就是活该了……”

    宁毅说着,看着眼前的少女,叹了口气:“这件事情做了以后,你们才可以暂时的摆脱朝廷的监视,干干净净地从这里面脱身,我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西瓜还在盯着他,但眼中的杀意已经没了,复杂的思绪在那双大眼睛里流转,眼泪淌出来。过得好半晌,她才说道:“我不会放过你的。”她拿开了刀刃,放开了宁毅的衣服,退后两步:“我不会放过你的……”这话音不高,就像是对自己说的喃喃低语了。

    她拿着刀,转过身。摇摇晃晃如幽灵般的走了几步,吸了吸鼻子,然后又转回来,一边走一边抽泣,如此换了几个地方,终于在对着那边田野、村庄的小口子前蹲了下来,抱着双手,低头哭了出来,那声音压也压不住,可是她没有办法回去。眼前的少女,恐怕从懂事时起,就一直坚韧好强,从那时起就从来没哭过,也没有人见过她哭了,但在眼下,连她自己都压不下这样的情绪,或者也解释不来这样的情绪。

    宁毅在旁边的湿草上坐下了,过得片刻,试探性地伸手拍了拍少女那边的肩膀,然后将手在肩膀上放下,试图搂着她。西瓜“啊”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她身体往这边侧过来,在宁毅的怀里大声哭着,然后举起手,一拳打在了宁毅的肩膀上,宁毅脸都绿了,第二拳则是胸口,她还在大哭。

    “我爹爹是被朝廷杀了的啊……宁立恒,我爹爹是被朝廷的人杀了的啊……”

    她重复着这句话,在阴霾的、星空下的草地上捶打着身边的男人,又在他的怀里持续地嚎啕大哭着,许久都无法停歇……深夜了,没有下雨。宁毅看了看天色,与陆红提一道在破旧的小庙前停了下来,不一会儿,闻人不二过来汇合,随他一道的,还有四个穿着黑色劲装的男子,有两个受了伤。

    “这位是陈亚元陈总捕,专管苏杭一带的各种刑侦谍报事物,杭州失陷时……”

    相对一般的朝廷官职,六扇门更加趋近江湖性质,陈亚元虽然是总捕头,必然也有其它的官职在身。闻人不二跟宁毅介绍着对方,宁毅便也笑着拱手。

    “幸会了,之前彼此都在杭州,但从未见到,今日才第一次得见。不知陈兄与京城陈家的陈开廉公有什么关系。”

    “那是家父。”

    “呵,听人说起过,久仰。”

    这陈亚元大概三十岁上下,按说到六扇门当捕头算不得光辉的事情,就算当上总捕头也总是在暗地里行事,一般来说君子不为,不知道他做这件事背后有什么因由。宁毅打量了对方片刻。

    “事发突然,还好几位来得及时。逃走的时候,听说有几个人因为牵连,被他们杀掉了,其中有个叫做刘路明什么的……”

    那陈亚元目光陡然一凝,盯住了宁毅,他是有些意外的,但随即笑了起来。

    “我倒是听说,那位刘寨子武艺高强,后来她单人匹马追上了宁公子,却又将宁公子放了,不知道是否有此事……”

    闻人不二道:“两位,都是自己人,勿伤了和气……”

    “你……”

    宁毅的枪口对准了陈亚元,那陈亚元微微一愣,举刀要挡,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子弹轰开了他心脏下方位置的衣物,人被打飞出去,肚子烂了。跟在他身边的人猛然拔刀,陆红提已经迎了上去,转眼间杀了两人,第三个人想要跑,陆红提追出几步,将人杀了。她嫌恶地看着地上还在往后爬的陈亚元,他肚子破了,一时间还没有死,口中吐血,看着宁毅在往后爬。

    闻人不二看着这一幕也有些惊呆了,与陈亚元一样,他没想到宁毅会这样不管不顾地出手:“你……陈家是很有势力的,他……他虽然过分了些,但这一次……也出过很大的力气,他是有能力的人,你怎么……怎么能这样……”

    陈亚元手指颤抖地指着宁毅,宁毅看着他:“所以啊,陈亚元此时为国捐躯,鞠躬尽瘁,我很伤心。你告诉我的时候,就说他想贪功,如他所愿,这一次破杭州,最大的一份封赏是他的了。”他朝陈亚元摊了摊手,“是你的了。”

    “但是……”闻人不二还想说话。

    “他已经死了。”宁毅对着还能动的陈亚元如此陈述着。

    “这毕竟是……”

    “他已经死了——”

    陡然间,宁毅对着对面的男子吼了出来,宿鸟惊飞。这个晚上,他的心情显然也极为不好。闻人不二揉了揉额头,沉默半晌。

    “其实……我想说的是,用你那个枪打他不太好,刚才我杀他比较好,用刀用剑,别人看不出来……现在我们还得把他毁尸灭迹什么的……”

    “哦,是我太激动了。”宁毅想了想,然后朝那边摊了摊手,“看,他死了。”

    这一次,陈亚元是真的不动了。

    夜还长,林中传出三个人的说话声。

    “毁尸灭迹什么的,你是不是比较熟练,你是干奸细的,专业一点,我跟红提就先走了……”

    “总得帮帮忙吧……”

    “我会一点,我可以帮忙。”

    “陆姑娘仁义。”

    “太恶心了……其实我想说,这个国家这样子,就是有能力和觉得自己有能力的人太多了,北方要是傻子多一点,也许就不会输成那样了……”

    “闻人兄高见。”

    “宁兄弟刚才不是想说这个吗?”

    “我没有,不过红提可以记住这个,如果将来有一天武朝完蛋了,那是因为我们有一群神一样的队友……”

    “……反正他已经死了。”

    “呵呵……树林清净,星光如眸,不多时,雨下下来了,水滴汇集,溶成川河,落在树林里,落在原野丘陵上,落在那古老的城池间,涤散了这片大地间混乱的烽烟。雨停时,风穿过林间,天边显出微微的鱼肚白,时间划过一昼、一夜,就要再度亮起来……七千字,第三集*龙蛇完了,双倍月票的最后一天,还有十三个小时,手头上压着月票的,请投过来吧。待会会有一个第三集连同2012年的小结发出来,大家可以看一下^_^(未完待续)RQ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