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〇六章 无耻背叛 一声叹息
    火光在小炉子里燃烧,水滚起来时,淡淡的茶香也随着热气飘出来了。 或许是因为烹茶的少女也并非什么雅人,茶其实是直接放在壶里煮的,并没有太多的讲究。

    两人之间相处已久,身份的平等与不平等,早已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刘西瓜蹲在那儿煮茶时,宁毅也就继续低头书写着那些东西,偶尔少女会回头看他一眼。烹煮好之后,她将茶水倒进杯子里,递给宁毅,宁毅将之放在一边,任热气蒸腾。

    “我还是坚持,这一程之后,不管局势怎么发展,不能再去青溪了。”西瓜坐回椅子上发呆之后,宁毅有些突兀地开了口,少女回过头来,看见宁毅正将毛笔放在砚台里蘸着墨汁,并未朝他这边看。

    “嗯。”西瓜看着他。

    “一群人拖家带口的,要照顾的人,真的太多了,我们这边只有八百人了,没有再输一次的本钱。我跟你的方叔叔没有交情,这些问题可以直白一点,主要是谁都看得出来,过去没有意义了。这些话他们不敢说,我可以跟你说。”他一边说,一边低下头,继续书写。

    西瓜抬了抬头,看着帐篷顶:“早几天怎么不说?”

    “刚刚破城,你在也考虑,你考虑得差不多了,我也可以跟你说了。”

    “……陈凡他们是要回去的。”

    “以救人、劝说为主,如果大家要留在青溪死战,最后就只是一个结果。我这几天也跟陈凡说了,就算回青溪,要让人离开,也只是跟少数几个人说一下就行了,不然会有人要他们的命的……像方七佛,甚至是吕将这种人,都未必不能看清楚局势,但你的方叔叔他们。恐怕就不见得了……”

    西瓜沉默半晌:“青溪还有很多兵将,拖下去未必受不住。”

    “第一阶段肯定可以守住。”宁毅一边写一边说话,“杭州已破,童贯没有时间了,反正你们也没有更多的机会,顶多半个月,他就要班师北上。接下来围青溪的,是从四面八方过来的普通官兵。时间也许能拖得更长一些。但结果不会变。当初你们是凭借他们的贪生怕死,一鼓作气拿下了杭州,但也只有一鼓作气的能力。灾民这东西,一旦在最高点被打下去,以后就没戏唱了。这里很多人还有家人、孩子。别把这最后的八百人投进去。”

    他说着,拿起茶杯吹了吹,喝了一口旋又放下。西瓜看了一会儿:“知不知道你这些话听在别人耳中会怎么样?”

    “他们也只是不想正视现实而已,有的人不敢说,但该看到的,还是能看到。”宁毅抬头看着她笑了笑,随后又摇了摇头,继续做事,“按照之前说的。三个地方你自己挑。趁现在所有人的想法都放在方腊身上,走远一点是没错的,苗疆、湘西那边的生活反正大家也过得了,你们原本就靠近那边,先进山里再说其它。”

    他手中的毛笔顿了顿:“一旦……大家冷静下来,之前凡是参与永乐起义的人,都会被清算。现在这一片遭过匪患的地方,会被逐渐扫荡干净,我们霸刀营肯定榜上有名。所以躲好是一定要的,进了山里,我不知道你们以前会怎么过。但一些卫生条件,需要注意一下。尽量喝烧开过的热水,不要吃冷食,还有很多的事情,跟寨子的初期规划都有关系,我最近一直在想,都写下来了,有主要有次要的看法,以后……”宁毅点了点那正在写的本子,“可以一起研究。”

    “你……”听着这话,西瓜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皱起了眉头。宁毅也已经在那边伸出了手:“等等、等等等等,我想到很多东西,先别打断,怕待会忘了。”

    帐篷里,西瓜已经站了起来,宁毅喝了一口茶,还在低着头继续写。他口中的话语不紧不慢,没有一个太大的中心,但主轴还是围绕着霸刀营的制度如何去改变,如何吞并和容纳更多的投靠者而来的。其实这是后世公司文化的变体了,霸刀营的核心终究是以仁义撑起来的小团体,相对来说还是排外的,如果要扩大,类似于家、兄弟一般的氛围就会被冲淡,宁毅所说的,主要是在下层开出许多端口,如何制约、考评甚至定业绩,一旦规矩定好,就不用刘西瓜像之前那样累了。

    往日里两人也时常谈起这些,人情到法制的转变,半年以来宁毅都在做。但他并没有急躁,甚至于霸刀营的核心,他没有去妄加改动,一个能用人情维系到这个程度的寨子,比单纯的法治其实是更好的。他所建议的一些看似无用的规章条纹,此时只在内部给刘西瓜看看,甚至没有发出去,都是为了之后有一天若是霸刀营想要扩大的时候来用的。

    只是之前两人说这些那些,都是来来往往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一说,有时候也开个玩笑。 但今天,少女发现并没有自己插嘴的余地,宁毅只是闲散而又跳跃性地说着,有一些想法,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以往他没有说的,这时候也会提一下。

    终于,在这样的气氛中,西瓜走了过去,看着他,手轻轻抬了一下,终于,按在了他正在书写的纸张上:“你……说这些……”

    她没有组织起言语,因为宁毅抬起了头,笑着看她的眼睛,片刻的沉默之后,他想了想,终于放下毛笔,拍了拍少女的手背,站了起来:“其实该写的也快写完了。”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从桌子那边绕过来。

    “你……你……”西瓜睁着眼睛,盯了他很久,待到眼眶几乎湿润起来时,终于舒出一口气来,“呵,你知道了,你知道……我今晚过来要问你什么了。”她呼出一口气,退出两步:“你是朝廷的奸细!?”

    这句话说出来,少女眼眶晶莹,已经是声色俱厉。宁毅看了她一眼,有些复杂地笑了笑,朝着帐篷门口走去。少女猛地一挥。扫出了桌上的砚台和毛笔:“你走得了吗!是男人就在这里说清楚!”

    “反正我走不了,出来吧。”

    宁毅掀开帐篷,走了出去,片刻,西瓜近乎木然地跟了出来。五千余人的营地,点点的火光沿着前方的谷地蔓延,眼下是清明节,有些人还在祭奠他们死去的家人。宁毅看着这一切。不远处的黑暗中。方书常的身影轮廓隐隐地透出来,还有其余的几人隐没在黑暗里。西瓜走了几步,在众人面前。她还是有着强撑的冷艳:“你可以说了吧。宁立恒!”

    宁毅拿着茶杯,低头看着里面的茶水,没有说话。

    “你来了这么久!我霸刀营可有亏待过你!?”

    “我刘茜茜可是未曾对你推心置腹!?”

    “你之前说的那些。都是假的!?”

    少女怕是被他的态度伤透心了,这些话语句句冷厉,但宁毅看着营地里的状况,没有回答,当他开口时,却是另一番话:“五千多人,洗干净之后进山,也算是有一份基础了。不管怎么样,先求自保终究是第一条路。也许你们将来真的能干出一番事情来,你想做的事情,也许真有一天能够成功。但接下来,才是你们最难的一段时间……”

    这样的话语中,他喝了口茶。黑暗中,少女身后不远,刘天南已经拿着放霸刀的长箱子出来了。钱洛宁的身影,郑七命的声音也开始出现,宁毅环顾了一下四周,笑了一笑:“我还有几句话,不用这么急。”

    众人都皱着眉。神色各异,那边方书常开口道:“我信你有苦衷。你若有能证明自己清白或者是迫不得已的办法,可以说出来。”

    宁毅只是向他举了举杯,顿了一顿:“在我们后面跟上来的一千二百人,不是童贯禁军,但他们是康芳亭的武骤营精锐,半个时辰后,他们会从东南发出突袭,南叔最好先做准备。打仗我不太懂,不过有个建议,杜先生跟七命率一队一百五十人的队伍,东行十里,可以看见他们扎的军营,虽然他们每个人都有随身携带军粮,但军营后侧也有一小队专管粮草,一百多人以火箭骚扰佯攻,他们会以为你们打的是粮草的主意,军阵回收缩回撤。西瓜带上五百人在两里外的净风岗吃掉过来偷袭的前阵,以后他们就不会再跟了。”

    他说起这个,众人都为之一愕,就连刘西瓜也有些惊疑不定,随后只是偏了偏头,有些艰难地说:“南叔,去确认……”刘天南点头去了,众人以为宁毅有苦衷时,他已经再度开了口。

    “大家要做的事情不同,我在这里这么久,有些事情,你们不知道。我跟朝廷关系不算大,只是有个叫秦嗣源的老头最近当了右丞相,当初在江宁,我跟他下过几盘棋。有些事情是现在必须要做的,离开这里之后,我会上京,多少尽自己的一份力……”他笑着拱了拱手,“血手人屠宁立恒,虽然道不同,但幸会各位了……”

    “你走得了……”

    “……你们旁边有火药。”

    两支火箭从远处刷的射了过来!

    宁毅当初在太平巷使用火药的那番战绩,霸刀营里所有人都知道。一开始他在霸刀营时,大家自然都有提防,不会允许他接触太多这类东西,但到得后来,已经逐渐信任了他自然就放开了。宁毅在出城时是做了一些准备的,到底有没有火药,大家并不清楚,但这一片虽然相对空旷,几辆对方杂物的小车还是有的,火箭钉在两个木桶上,方书常等人连忙就要避开。

    宁毅方才出了帐篷,自然而然地与刘西瓜已经拉开了几米的距离,刘西瓜感觉他跑不了,又是心神不宁,自然也没有过分在意。其中一只木桶眼下就在那帐篷旁边,她若要追杀宁毅,往前就是在靠近那火药桶。宁毅已经在后退,但是将目光望过去时,少女的目光还是让他愣了愣。

    从最初的三声质问,宁毅在营帐外近乎默认的开口之后,她似乎就已经失去了某种力量,让刘天南去查看的那句话,也是极为艰难地说出来的。此后的那些言语,或许宁毅所说的所有话语,在别人心中是一种涵义,在她的心里,却已经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子。此时宁毅望过去时,很难形容对面的少女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她身体单薄又尽力坚强地站在那儿,微微偏着头,五官精致、苍白,有一种像是即将变得透明的奇异的晶莹的感觉,那或许是天上银河在她湿润的眼眸里的反射,一时间,仿佛有一种足以让人感到刻骨铭心的美感。

    宁毅看见那单薄而苍白的双唇微微地动了动,她在说话,像是自言自语,但那一瞬间,宁毅是听到了那句话的,像是水滴滴在静谧的水面上。

    “……我不许你走。”

    宁毅第一时间举起了枪!少女俯下了身子,修长的双腿爆炸般的发出了力量,草地上推出波纹,无数水滴的飞射,在空中划出痕迹……

    “啊——”

    那双眼睛像是要盯住他的灵魂,逼近而来,宁毅在心中泛起一声叹息,艰难地挪开了枪口。

    “砰——”

    枪声、火光、推开的气流、射出枪膛的流弹……刀锋怒卷而来——

    *************

    昨天有朋友说我七千九百字也发,结果这一章又是三千八百字,也不打算填充什么乱七八糟的内容了,第三集还有最后一章,双倍的倒数第二天,求月票^_^ (已经更换域名为)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