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〇四章 ……以及走火入魔的传说故事
    烟火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尽管洞房之夜的象征意义令得平素豁达的两人都有着一定的异样情绪,但宁毅是因为对少女的欣赏以及由此而来的一系列复杂心情,却并非因为爱情或者是因**的心动;作为刘西瓜,在某种意义上也在心中保持着一定作为“主公”的自觉,面子还是要顾的。因此,片刻的沉默之后,两人也就恢复了以往人中龙凤、长袖善舞的姿态,开始按照自己的习惯,将气氛变得自然。

    至少在一开始的这段时间里,整个相处的一切看来都蛮自然的,虽然……跟洞房的气氛融合起来,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先说话的还是刘西瓜:“他们灌了立恒很多酒吧?”

    “还好,南叔、陈凡、杜先生他们都给挡下来了,只喝了几口。”

    “我叫他们准备了解酒汤,就在桌上。”

    口称立恒,言语之中,西瓜隐约是带着些上位者的姿态的,往rì里她与宁毅来往,也大都有这等感觉,只是一开始自然,后来就相对刻意了些。自从她被宁毅煽动准备在霸刀营弄什么公平、zì yóu之类改制,这些感觉就渐渐没有了,此时则显得微微刻意。

    况且她平素要么戴着面纱,要么与宁毅商议公事,头头是道。此时穿着新娘子的衣服,戴着凤冠,jīng心打扮之后,五官jīng致,整个人顿时就显得小了些,只像是个气质率直的美少女。考虑到她陷入这等局面中的复杂心情。无论表面上撑出什么样子,宁毅都觉得自己有点像是在欺负人,言语之中,倒也是主动替对方缓和起气氛来。

    “进来之后。坐很久了吧?”

    “嗯,一直坐着……不过没事,跟平时打坐也差不多。”

    “解酒汤的话……”宁毅拿起桌上的解酒汤抿了一小口,放在一边,随后指了指其它的一些东西,“那……这些……”

    “啊……”

    西瓜眼睛愣了愣,此时宁毅指的自然是桌上早已准备好的各种东西,像是饺子啊、交杯酒啊、枣子、桂圆、花生等物。这些东西算是洞房前的手续。但他们这个说起来是假婚,这些程序到底要不要走,西瓜是不好意思问的,方才她指那碗解酒汤时神情就有些复杂。宁毅这样一问,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什么……”

    “反正……就当过家家吧……”

    以西瓜的xìng子,她今天成亲,敢来听墙角的肯定是没有的,宁毅倒也不担心自己的话被人听去。说了这句,还要再说,少女已经点了点头,走过来。一副大家都无所谓的样子。

    “哦,那好……什么过家家?”

    “小孩子玩的游戏。一帮男孩子女孩子啊,这样那样……”

    “娶媳妇儿嘛。我们叫这个……不过我没玩过,那时候玩这个的小孩子也不多,被人笑的,谁敢跟我玩估计我会砍他,呵……先吃什么呢……”

    “随便吧……花生?”

    一人吃了一粒花生。

    “床上也很多,核桃枣子什么的,待会还得找出来……”

    “嗯,说是不能抖……”

    吃饺子的时候,两人一人咬了一半,西瓜对此倒也表现豁达,说了一句“生的”,然后不看宁毅,咀嚼几下还是咽下去了。显然她一早就知道是生的,也知道这是要说的吉利话儿。

    能够将自己心中的害羞压抑到这种程度,许多的言语之间,对方甚至还在刻意安抚着他这个男方的情绪,看着少女不动声sè、白里透红的侧脸,宁毅心中倒也有几分感动。随后喝交杯酒的时候,她倒是说了一句:“过来的时候,嫂子怎么样?”

    “没什么,回去的时候负荆请罪呗,还能怎么样。”

    “倒是我连累你了。不过这事我不管。”

    两人的手腕此时已经勾在一起,西瓜举着酒杯,说完这话清爽地笑了起来,然后一仰头与宁毅一道将酒喝了下去,白皙的颈项,像只美丽的天鹅。

    能做来消磨时间的事情毕竟还是很多的,吃吃喝喝完毕,洗手洗脸,趴在床上找被子里的核桃等东西。两人慢慢努力的过程里,西瓜道:“立恒你不是成过一次亲了吗?怎么顺序也不清楚?”

    “这东西不是成过一次就能变专家的。”找出来一颗核桃,掰开吃了,“而且上次成亲让人打了,脑袋上挨了一板砖,后来失忆了。”

    “有这种事?”

    西瓜瞪着眼睛好奇无比。

    “当初在江宁嘛,我本来是入赘的,我家娘子那时候呢……”红烛微闪,一张大床两人各占一边,停了找东西的心思说起过往来,“这样那样……后来就失忆了啊,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失忆了,真的一点事情都记不起来了啊?”

    “嗯,好像忽然变成现在的我了。”

    “那这样说起来,你跟嫂子之间,一开始也不怎么好嘛。”

    “大家都是懂道理的人,相敬如宾吧。不过她可是成亲当天就跑掉了,后来大家才有相处时间的……”

    “那后来你们是怎么……”

    “说来话长了……”

    横竖无事,从江宁开始的事情一直讲一直讲,讲皇商的事情,讲到后来苏檀儿烧楼,有选择的再一路讲下来。两人捡完了被子上的东西,随后在房间里坐下,宁毅偶尔走一走,西瓜偶尔坐在床边,偶尔趴在圆桌上,对这些事情颇为好奇,然后桌上的花生啊、枣子、桂圆什么的就都被吃掉了,连酒也被有一杯没一杯地喝完。西瓜偶尔也讲自己的事情。

    “我跟你说啊,我爹爹以前啊。很厉害的……”

    “别以为你是血手人屠就了不起,要是我爹爹还在……”

    “我爹是被官府害死的,他们车轮战……要不是中了埋伏……”

    “其实我有些想我娘亲……不过样子记不清了……”

    时间就在这样的气氛里一分一秒地过去,两人其实都还清醒。可时间毕竟还是不早了。如果真要绞尽脑汁,话题是可以讲到天亮的,但终于在一次短暂的沉默之后,西瓜笑了笑:“算了,晚了,睡吧。”

    “要不然你睡床上……”

    “没事,我睡里面,大家江湖儿女。事急从权。”西瓜也已经适应了宁毅的风格,头一偏,笑着拱手抱拳,做了个颇为可爱的造型。她倒也自然。首先脱了大红的外袍,褪去绣鞋上床了。

    或许是天气冷,又或者早料到会有这一刻,少女婚服的里面还有一层月牙白sè绣了淡淡莲荷的外衣,在稍微亲近的人面前。穿了也不算有什么问题。待到宁毅也上了床,她自然地躺在床铺里头,被子盖到肩膀处,双手交叠着放在身前。看着床顶的蚊帐想事情。

    “你说,这一仗我们应该能胜吧?”

    “谁知道呢……”

    “要是胜了。咱们想做的事情就好做得多了……”

    “胜了怕也没那么容易。”

    “怎么说也是成亲,宁立恒你也不说点好话?”

    “一定能行!”

    “呵……”

    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不久之后,宁毅吹熄了蜡烛。两人并排躺在床上的时候,少女看起来才微微拘束了一点,真是奇怪的一晚,宁毅想着。不过,作为这个时代的女xìng,能够自然到这个程度的,也真是很厉害了,宁毅都忍不住有点佩服,此时睡在身边的少女,她的自然并不会给人随便的感觉,在此情此景下,只是让人觉得分外可爱。不久,在刘西瓜匀称轻柔的呼吸中,宁毅也带着这样的心情缓缓睡去了。

    状况发生在大概一个时辰之后。

    宁毅从迷迷糊糊中醒来,隐约间似乎觉得旁边有什么不妥,这只是他下意识的感觉,因此也就轻声问了一句:“怎么了?”

    一切都像是幻觉。他微微抬起身子,朝旁边看了看,黑暗中依旧是少女自然的睡姿,双手交叠在身前,呼吸匀称自然,看了这一眼后,宁毅躺了下来,重又睡去了。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宁毅再度醒来,这一次,旁边传来有些艰难的呼吸声,他看了一看,少女还是那样子睡着,但呼吸不知道为什么急促了几倍,双手依然交叠在身前,但脑袋看来痛苦地左右挪动着。宁毅皱起眉头:“你怎么了?茜茜?”

    “没事。”宁毅将手伸过去时,少女微微睁开眼睛,抬手将他的手挡开,然后裹着被子朝里面翻了翻,“做恶梦了,睡吧。”

    宁毅将信将疑地再度躺下,黑暗间,外面隐隐传来一些动静,但他眼下的心思还不及分辨那些。只是过得片刻,终于又将上半身撑起来,朝少女那边伸手,此时少女裹着被子背对着这边,宁毅手才伸过去,啪的被她的一只手抓在了半空,这一下应该是下意识的。因为自己的手掌被抓住之后,宁毅才感到西瓜的手上并没有多少力气,再细细一触,甚至一片冰冷,满是水渍,他正疑惑,那只手又忽然变得滚烫起来。

    宁毅将手掌落下去,覆在她额头上,全都是汗,她的身体甚至在微微颤抖。这次真将宁毅吓了一跳了,起身下床点起灯烛,刘西瓜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不止是头上手上,此时看起来,她浑身都在冒汗,甚至隐约有白雾蒸腾起来,面上有些苍白,嘴唇或许被她自己咬了许久,苍白中带这殷红,目光中布了血丝。少女目光羞辱又复杂地望了他一眼,盘坐起来,看起来是开始练功。

    “到底怎么了?”宁毅没有头绪,走到床前,刘西瓜低着头,微微又睁开眼,“没事。”她翻起手掌往下压。过得片刻,一口鲜血吐在了被子上,宁毅脑海中闪出一个名词,想要伸手,伸到一半又停住:“走火入魔?内功走火入魔?”

    少女练的本身就是上乘的内家功,说来神奇。实际上就是长期的锻炼下能够自己控制自己的气血运行。要走火入魔要么是受了重伤,要么是心神紊乱导致气血走岔了,这伤势其实相当严重,但宁毅也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她走火入魔的。才想要转身出门找人,手又被拉住了:“我没事……不要走,不用叫人……”

    她明显硬撑,宁毅想了想,一时间也只得说:“我明白的,不会惊动很多人,我叫南叔、倩儿姐、刘老大夫他们过来……”虽然还不清楚状况为何,但霸刀营中。刘天南算是内力最好的一批,纪倩儿则因为是女儿身,可以给刘西瓜做推宫过血之类的按摩,老大夫自然也是要叫过来的。他说完这些。少女眼中还有些yù言又止,但终于还是让宁毅出去了。

    一出门,宁毅便感到有些不对劲,远远的,夜空中传来嗡嗡声。听来是大军攻城时的声音。他找到刘天南时,才发现霸刀营中此时也已经动了起来,刘天南以为他是被这攻城的动静惊醒出来的,第一时间道:“没事。童贯趁夜攻城,大概是看到我们里面在庆祝。不过这次只是做做样子,只要不失了jǐng惕。他是不会真的把兵力耗在今晚的,纯粹让咱们睡不了觉而已,你干嘛要出来。”

    宁毅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这时候纪倩儿也来了,两人都有些吃惊:“走火入魔,怎么会……”都拿奇怪的目光打量宁毅,就算在床上太激动,什么时候听说过武林高手出这类事情的……

    但眼下自然也不是深究的时候,不一会儿,能够帮上手的几个人进了新房。宁毅一时间没有进去帮倒忙,他爬上院落一旁的屋顶,吹着夜风,听着看着远处城墙上的动静,想着这些事情,这女孩到底为什么会走火入魔呢。不一会儿,有一道人影攀了上来,确是陆红提。宁毅知道她的内力修为最是jīng湛,询问了一下,陆红提也皱了眉头:“怎么可能,你们怎么洞的房?”

    “本来就没有啊……”宁毅将自己与西瓜之间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上了床她睡里面自己睡外面,根本没碰她堂堂正正。说着说着,宁毅想到了什么,渐渐停了下来,陆红提大概也想到了,面上表情复杂变化,最后看了他一眼,失笑走开了:“这种事情也有……真服了你了……”

    宁毅有些哭笑不得,到得此时,他也几乎能够将那看似豁达的少女的心思重组起来了。尽管从一开始就表现自然,但西瓜本身就是个爱多想的女孩子,这毕竟是成亲,上了床之后,她睡在里面,估计一个晚上都在胡思乱想,这些胡思乱想中有“他要是过来干点什么我怎么办”“他要是没睡怎么办”“他要是知道我没睡怎么办”“这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我该怎么样呢”“拒绝他还是半推半就呢”,虽然有些事情很过分,但估计她是想过了的。

    为了掩饰复杂的心思,她又偏偏要做出很自然很自然的睡觉的姿态,于是一个晚上动也不敢动,迷迷糊糊的功行全身,最后自己把自己弄到走火入魔的地步……

    这种事情,他真是第一次遇到,闻所未闻。委实是……太可爱了……

    想着这些,宁毅也忍不住坐在屋顶上,失笑起来。

    遇上这样的女孩子,这些事情,即便是在他来说,也确实是感到很奇妙的。

    远远近近的,城内的兵力也已经发动起来,城墙之上火光连绵,墙外,无数的军队正在发起进攻,或许是做做样子的佯攻,但引起的阵势,也是惊人的。童贯倒也颇为有趣,看见城内热闹,他干脆就在热闹过后的凌晨发起一次这样的攻城,让所有人都睡不着觉。当然,只要不失去jǐng惕,这样的天气里,童贯也不可能真将兵力搭上来,今晚应该还是不会有问题的。

    下方院落间灯火闪动,知道这边出事的一些人被拦在了院外,新房里刘天南出来了一下,对着宁毅做了个一切安好的手势,但宁毅知道,自己如果现在进去,恐怕少女只会更加尴尬。他便也只能在屋顶上坐着了。

    想着这场战争,想着这场婚事,又想起在新房里与刘西瓜聊天时说的那些事,从自己来到这个时代开始,陆续发生过来的一切一切。秦嗣源应该在汴京努力着,北方在打仗,无数的人无数的人冲杀在一起,金国、辽国、武朝,胜仗、败仗,这座城也在打,千千万万的兵士朝着这四四方方的城墙涌过来,城内的兵将又朝着那边涌过去,杀在一起,而他也在经历着这许许多多奇妙的事情,好人坏人,信仰坚持,杀掉席君煜杀掉苟正杀掉逃亡路上那士兵杀掉楼近临杀掉楼书望。他闭上眼睛吸了一口气,有时候真觉得,这千千万万的世事人物,确实是组成了某段历史的开端或是一部分而已。

    “……以山为舷,载一千年出海……”

    睁开眼睛时,宁毅抬起头看天上的星光,在屋顶上轻轻哼唱起来。陈凡从下面上来:“怎么了?不下去?”

    “没事,坐一坐。”宁毅抬头示意了一下远处的那片城墙。

    陈凡不以为意,在旁边坐下:“刚才在说什么呢?”

    “唱歌。”

    “哦?什么歌,你写的啊?”

    宁毅笑了笑。不多时,陈凡听见他轻轻哼唱起来,下方的人也隐约能听到那古怪的歌声,连同正在新房里的刘天南、刘西瓜等人,由于内力的深厚,也能够听到那隐约传来的声音,就在这洞房的窗外,从那屋顶上两个男人的剪影中传来。

    “……以山为舷,载一千年出海,燃那时的人烟,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刘西瓜睁开眼睛,目光安静,旋又闭上了。城外,士兵呐喊着如cháo水般的用来,城墙上,弓弩机石蓄势待发,无数的人、生命汇集在这片大地上,星光在天河蔓延……

    “以海为泉,立天地为庭院,望满壁的诗篇,用千江月的光线……”

    古怪的歌声,在夜里的屋顶上唱,多年后看来,仿佛一个时代的起航……五千多字,结果过十二点了。发文前一看,咳咳,六百多票了,怀着幸福的心情继续求票,下一章发出来前有没有可能到八百^_^

    歌曲是常石磊的《天地鉴》,酝酿第三集的故事时我经常听,很喜欢歌词的宏大。

    嗯,用力求月票,嘿!到八百!到八百!(未完待续)RQ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