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〇三章 那一场风花雪月……
    第一天说好,第二天就开始cāo办婚事,事实上,并不是皇宫之中方腊等人想要看到的结果,纯粹是刘西瓜独断专行的决定而已。

    霸刀营在行事上从来都颇为光棍,这与上一代刘大彪就延续下来的形式作风是分不开的,虽然很少被人拿着把柄,然而一旦有这样的事情,应对的也就完全是做错就认挨打立正的风格。这一次,刘西瓜已经确定事情推不过去,成亲是避不了了,其它的方面,她便完全不想被别人找乐子。

    另一方面,还是因为与宁毅之间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基础。一开始的时候,与宁毅的来往,刘西瓜是将自己放在类似“主公”的位置上的,虽然她不是什么全能式的人物,但贵在虚心学习,脑子又好用,每每能将别人思维中的闪光点学过来。可惜宁毅不算什么狗头军师,当他的那些理念、想法、思维体系逐渐凌驾于刘西瓜的吸收能力之上时,就成了诸葛亮这类的左膀右臂,再后来,就真的只能称作“同志”了。

    到得这一步,两人每每议论不休,或指点江山或说说家长里短、别人坏话,又或者开开玩笑。热络是热络,以刘西瓜的xìng子,能够将宁毅的诗词毫不犹豫地拿去充自己的,就说明她已经完全信任宁毅,算是自家兄弟,但要说成为夫妻的感情、特别是心理准备,确切来说是没有的。

    要是让他看见自己很享受很认真地在办这件事,以后可怎么面对他啊。这是最让刘西瓜困扰的问题。

    但另一边,她并不是不懂事的人,对于各种人情世事,少女想的其实比一般人还要多。事情一确定下来,纵然仓促。她的心中还是免不了去想假若以后真的跟宁毅在一起的事情了。这个时代,再豁达的女子也摆脱不了婚姻的伦理,一旦成了亲。可能一辈子就真得跟宁毅绑在一块。对这一点,稍稍想过之后,有一个即便以她的率直xìng子也不愿直视的结论在心中沉淀下来:或许……她并不是不能接受。

    很多事情再想下去。就真的很羞人了。

    可现实矛盾也摆在面前,这事情算是真的呢还是假的。现在是假的,若以后变成了真的,自己会不会为此时的儿戏觉得遗憾,作为女子,若真找到了归宿,她当然也是希望能够好好出一次嫁的。可偏偏眼下又不可能好好的办……

    当天晚上从皇宫回来时她心头也是为此乱糟糟的,后来倒是宁毅的那句“霸刀营里还是热闹一下”给了她一条出路,此后想来。也不知道当时宁毅真是随口乱说,还是在心中下意识地算计了所有方面的情况,这个恐怕宁毅本人也说不清楚。

    外面就不管了。霸刀营内部。至少还是可以好好弄一下的。大家热闹一番嘛,堂堂正正。反正宁毅也这样要求了,自己就大发慈悲地答应他……于是婚礼交给了刘天南,西瓜接下来就出面挡住外面的所有人,抗议也好劝说也罢全都不管,老娘要成亲了,至于南叔要弄得很正式,反正她也没办法,对不对。

    这期间,几个相对敏感的问题,就被拖下来了。宁毅跟苏檀儿的关系怎么办,他还是已婚赘婿的身份,如何好再婚。刘西瓜又是以怎样的身份跟他成亲,当然,无论刘西瓜这时算是公主还是庄主,宁毅都等同于入赘。他还是赘婿,又如何能入这个赘,不真成了一个赘婿两个妻子,两头大的情况了。

    不是没有人在关心这个情况,方百花和邵仙英等一干妇人是相当关心的,但刘西瓜不管。这个时候,想要杀掉苏檀儿是没办法了,送走也送不出去。一干妇人担心的时候,方腊也在抗议,把刘西瓜叫上金殿骂一顿,反正刘西瓜坚持着“我要成亲了,请圣公和皇后到时候去当我的爹爹和娘亲……”其余的也一概闷着头听着。

    方腊也没办法,一边想办法让西瓜改主意,一边往霸刀营里赐各种东西,譬如西瓜作为公主的各种正式身份、嫁妆、赏赐,另外也有给宁毅的官爵、赏赐等等,一天五六趟地往霸刀营里补过去。外面又在考虑假如西瓜真的一意孤行,城里要不要先做好庆祝的准备。等等等等。

    宁毅这边也是有些混乱的,严格来说他算是在这边第一次成亲。作为新郎官,也有很多人来问他的意见。事情是有点仓促和儿戏了,但刘天南等人能够看出来,西瓜对宁毅,多少还是有些好感的,成亲的事情还是得好好办。可宁毅的正牌娘子还在这边,问他婚礼的事情,不是给人家穿小鞋滴眼药吗,宁毅对于任何跑到家里来谈这个事情的人都没有好脸sè,至于那位一天过来过来传旨、给封赏五六次的宫中内侍,宁毅熟悉了以后,见他过来也是直接将圣旨什么的接过去,然后拍拍对方的手:“知道了、知道了,别念了……”

    以他的xìng子,当然不会真觉得有多麻烦,这样子只是在苏檀儿、小婵面前做做,外面遇上一帮学生时,谁敢好奇地问亲事,则一律用竹片打手板二十下。苏檀儿原本担心方腊这边会有人逼着她这样那样,后来发现没人来烦她,整个事情在霸刀营里都成闹剧了,外面整天忙碌,可宁毅身份还没定呢,见到宁毅不爽的样子,便也忍不住会笑出来,看着这事情会怎么发展。就连陆红提也觉得这事态发展颇有意思。

    然后到得农历十一月十二这天,婚礼如期进行,从上午到下午,整个细柳街的范围,都开始沸腾起来。

    婚事的流程,其实简单,但细柳街这边,已经张灯结彩热闹得跟过年一样。这个婚礼苏檀儿等人自然是参与不了了,不过就连新郎官的袍子都是苏檀儿替宁毅穿上的,到得此时,她也免不了感叹几句:“一趟杭州下来,都成公主驸马了,这算怎么回事啊……”

    这三天时间里。目睹了霸刀营的种种张罗。刘西瓜本人也有过来找她说过两次话,她也知道这次的亲事算是假的,可是要将自家相公送出去跟另一个女人拜天地。晚上还得睡一晚,苏檀儿的心中也免不了五味杂陈。

    之后接亲、游街,范围定在细柳街的霸刀营势力内。但霸刀营本身比较有凝聚力。每家每户都准备了一点酒菜,准备了几句吉祥话,一路拖下来,待回到霸刀营主宅里要在方腊、邵仙英等人的面前拜天地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这时候城里的各处也都开始点起灯笼或是燃放爆竹,热闹起来,光芒开始映红整个天空。

    杭州城外,围城十里的军营当中此时都能够看到城里的动静,正准备吃饭的童贯从营中出来。远远地望着这一切:“怎么回事啊?”

    “好像是……在办喜事?”

    “……妈的。”

    随着天空的愈发黑下来,细柳街那边烟花爆竹升上天空,一片火树银花当中。也越发的热闹起来。城市一端。原本是楼家的宅子里,穿着黑sè衣裙的楼舒婉从房中走了出来。将这份热闹看了一阵子,然后问身边的人:“那怎么了?”

    楼近临与楼书望死后,楼家的局面已经是一落千丈,虽然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自从进入战时状态,城内物资的流通也已经脱离楼家能够涉及的范围了。人走茶凉,自守孝以来,楼舒婉能够感受到的,也是这个家里逐渐开始弥漫死气的衰败与冰冷。二哥楼书恒已经完全颓废了,整rì里酗酒玩女人已度rì,楼舒婉只是努力保持着自己的清醒,但周围的一切如同要将她不断拉下去的沼泽,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只能任由这黑暗将自己一点点吞噬……

    那件事情之后,杀虎头陀秦古来已经走了,倒是灵山仙子魏凌雪还呆在这边,相对于主家的颓废,作为武林人士,她自然还保持着对各种信息的打探。此时魏凌雪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道:“霸刀营办亲事,听说……宁立恒与那位护国公主刘茜茜成亲了……”方腊军系中,方百花为镇国长公主,刘西瓜则被封为护国公主。

    听到宁立恒这个名字,楼舒婉手上陡然颤了一下,眼神颤动,神情却是愣了半晌,方才抬起头来:“哦。”远处照耀过来的光芒在她的脸上交错闪耀着,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又或者是能想些什么,过得半晌,终于呆呆地转身,回到那冰冷的房间里去了……

    热闹继续着,小院之中,苏檀儿等人自然也在同样的看着烟花,吃东西,说话聊天、下下五子棋,偶尔娟儿也会问问:“小姐、小婵,你们说姑爷现在在干嘛呢。”小婵就会委屈地看看苏檀儿,苏檀儿也只得翻个白眼:“不想它!”

    至于宁毅在干嘛,山寨里的成亲,其实模式都差不多,拜堂之后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咋咋呼呼的瞎热闹,方腊等大佬离开之后,就更加无法无天了。有人脱了衣服互相打架,有人一边喝酒一边大骂,陈凡拿了宁毅的火铳要打摆在郑七命头上的苹果,最终打到了屋顶上的瓦片,等等等等。

    宁毅倒是及时地脱了身,至少没有喝醉。毕竟霸刀营中尊卑还是有的,刘西瓜成亲了,没人敢把她的新郎官灌得稀里哗啦,刘天南等人也会尽量避免这种事情出现,但脱身之时,天sè也已经不早。一路穿过后堂,来到新房所在的院子里,这边安安静静的空无一人。

    推开房门,大红灯烛将新房照得温暖馨红。盖着红盖头、穿着大红衣裙、红sè绣鞋的少女安安静静地坐在床边,双手在膝前交握着,也不知道已经这样子坐了多久,至少宁毅清楚,从拜完天地她被引进来之后,他在外面应付众人,可不是一段很短的时间。

    关上房门,宁毅站在那儿看了片刻,然后走过去拿起桌上的金秤杆,挑起了盖头。盖头后戴着大大凤冠的少女眨了眨眼睛,看了他几眼,微微地将头低下了。虽然看不出太多含羞的感觉,但此时的她也绝不是那个会挥着大刀叱咤风云的霸刀庄庄主刘大彪了,与三天前那个晚上类似,此时的她,看来就只是一个美丽、好奇、而又有少许懂事的文静少女而已。

    原本定下的想法是自己要豁达一些,说几个简单而自然的话题来冲淡这件事情的刻意与尴尬。但片刻之间,宁毅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

    章节名只是一半,跟下一章连起来才会完整,哈哈,这两个人洞房会是什么感觉呢……

    更新了!继续求这个月的……不管第几张月票吧,手上还有月票的,趁着双倍请投过来吧^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