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〇二章 再婚通知
    战时戒严,马车经过街道时,四下都显得安谧,火光与灯点在视野之中朝着四面八方稀稀疏疏地扩散,有的亮起来,随后又沉没在静谧的夜的海洋之中。

    “回去以后……怎么跟你家娘子交待这事啊?”

    “跪搓衣板呗。”

    “什么?”

    “哦,我有办法交待……”

    回细柳街的过程中,陈凡与宁毅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对于发生的这件事,眼前这没心没肺的家伙显得颇为幸灾乐祸且真心感到有趣,且看不出半点其它的情绪来,这是令宁毅觉得奇怪的。

    “话说回来,你干嘛这么高兴?跟大彪打了这么多的架,就没有一点那个什么……什么的?”

    “什么啊?”陈凡偏头看着他,随后还是笑着摇了摇手,“所有人都觉得我们该有点什么是吧?”

    “你到细柳街上随便找人打听一下,说是的,比街上叫刘亦菲的女人还多。”

    “什么刘亦菲的女人……”陈凡皱起眉头,随后倒也大概知道了意思,“呃,其实这个嘛……打了这么久,要说完全没点感情,那也不对,不过我确实只把她当妹妹看,她xìng格太别扭了,我以前就有喜欢的,但跟她不一样。”

    “隔壁家翠花……”

    “会武功的,而且现在已经成亲了。”

    “不会是什么官宦人家的大小姐,会武功,小时候跟你一拍即合,她父亲不同意,你就造反了之类之类的吧……”

    “都不对。”陈凡皱眉,随后招了招手。“告诉你就告诉你。你过来我跟你说,不要说出去……”他小声说着这话,车帘那边已经隆起一团。陈凡一脚在这霸刀营的车夫北上踢了过去,“再敢偷听我们单挑!”

    这话说完,他附在宁毅耳边。声音聚成一线,小声道:“倩儿姐……敢说出去就杀了你。”

    宁毅愣了半晌:“哪个啊?”

    陈凡又靠过来:“鸳鸯刀、倩儿姐。”

    宁毅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鸳鸯刀纪倩儿,有些意外。那女人虽说在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几人中算是年轻的,但也已经快三十了,而且一向是村姑模样,霸刀营中亲和力是很好啦,但开各种玩笑啊、说荤段子是不比男人差的,想不到陈凡口味这么重。陈凡倒是又靠过来,小声地做了解释。神情颇为自得。

    “刚跟师父学艺的时候嘛,我还小,倩儿姐也年轻。英姿飒爽。我去霸刀庄的时候,很热心地教我武艺。她的刀法。啧啧啧……又快又狠又厉害,女人就应该这样嘛,而且没过几年,她就打不过我了,不过那个时候她也已经成亲啦。但是……你不明白,她本来是很厉害的,一开始我在她的刀下两招都过不了的,打败她的那个时候真的是……啧,那一下,我一辈子都记得那种感觉。”

    他压低声音,兴奋不已地比划:“而且你有没有注意,倩儿姐是瓜子脸,下巴很尖的。要娶就娶这样的。西瓜是圆下巴,也不是说她是什么包子大饼脸,但不够尖。而且倩儿姐两把快刀,这才是女人用的刀,刘西瓜一把那么大的什么刀,砸过来是很吓人,当女人看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了。我把她当妹妹,或者当弟弟看……”

    这话说完,他捏了捏嘴巴:“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看她身边那把刀,你也不是一定要喜欢尖下巴的话,西瓜长得还是很不错的,打了这么些年,我对她清清楚楚,她要不是真对你喜欢,我觉得不可能这样子在金殿上救你。我以前就觉得她要是真嫁给娄静之太可惜了,如今既然跟你,兄弟一场,这肥水也不算流了外人田。但是你家里那些事情……嘿嘿,你就自己摆平,自求多福吧。哈哈……”

    陈凡说完这些,宁毅也不由得要叹一口气。一路回到细柳街,这边已经是隐然的肃杀气氛,视野中的人虽然看不见多少,但明岗暗哨的,其实都已经紧张起来。

    这是为了保护苏檀儿以及小婵等人的安全,宁毅心中明白。尽管只是少女的年纪,在金殿上说出那种话来,刘西瓜或许也是心绪紊乱的状态,但回过头来,她还是在第一时间料到了可能发生的事情,做出了应对的措施。

    在小院门口下车时,长街四周都显得安静。推开院门进去时,正坐在梧桐树下石凳上的苏檀儿站了起来,目光中闪出神采来,随后又微微露出了几分焦虑之sè,望着进来的宁毅。月光孤魅,树影阡陌,那身影倒也显出几分茕茕孑立的感觉来,但随即看清了宁毅身上的伤势,赶了过来。

    “别跑,我没事。”

    苏檀儿的身孕已经有了五个月,纵然掩在冬衣之下,也隐约能够看到肚子,她过来扶宁毅,宁毅也顺手扶住她,关了房门,砰砰她的脸颊:“干嘛在院子里坐着。”

    苏檀儿检查着他身上已经包扎好或者打了补丁的伤,有些复杂地笑了笑,随后又低下了头。宁毅环顾四周,那边的屋檐下,陆红提也出现在了房门口,朝着四周指了指,示意周围都有人看着。

    宁毅身上的伤是被陆红提后来补上的,虽然不轻,但也都不会伤筋动骨。夫妻俩没有说话,回到房间,婵儿与娟儿端来热水与热茶等物,虽然眉宇中有不安与疑虑,但都是安静地退走了。苏檀儿替宁毅擦了擦脸,才轻声说道:“明明说过没有其它事情了,怎么又弄成这样啊……”

    “运气差……也不是,其实运气还算好了。就是后续……有些意外。”

    “不过也没其它办法了吧。”

    “算是……没有了吧。没有更好的……”

    事实上稍差一点的应对措施宁毅也是有的,但这时候不好再说出来了。杀掉包道乙之后,他决定将应对交给刘西瓜去做,因为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或许只有她死保,自己才有可能全身而退。但完全坐以待毙也不是他的作风。仓促之下。只能想到一个候补的应对措施。

    那就是在西瓜的努力不完全能够保下自己的情况下,由陆红提以真实身份拜访方腊,冒充田虎势力的一员。在宁毅想来。陆红提虽然一直在北面,但她的师父既然那么厉害,南方武林中。未必没有知道对方名声的人,加上陆红提本身的身手,只要展示一番,她的出面,是能够有一定的分量。

    此时杭州被围,各种消息无法进出,方腊军系内部也不可能再去完全确认陆红提与田虎的关系,这时再加上霸刀营的强势,自己就一定能够被保出来。拖到破城之后。其它的也就没有意义了。

    这一考量当然不好告诉妻子。苏檀儿心思是极为细腻的人,事实上,金殿上西瓜保宁毅的消息传来。很多关联她都已经能够考虑清楚。知道有些事情是不得已。但不得已未必就真能让她心中舒坦,可这件事情又不能算是自家男人的错。到得此时,她的心情,也颇为复杂了。

    “其实……他们可能会过来逼我与相公分开吧……”

    沉默许久,说些细枝末节的事情,检查伤势、重又上药,直到快要上床睡觉的时候,她蹲在宁毅身前,才轻声说出这件事来。孕妇不适合保持这种姿势,宁毅看她仰起的目光又连忙将她扶起来。

    “先别多想,这时候城都被围了,我们分不开的。”

    苏檀儿不是什么傻女人,完全敷衍的回答是不行的,但如果此时并没有大军围城,方腊那边可以有人逼着苏檀儿写休书然后将她们送出城去。但大军围城的状态下,这类事情就没有太大的意义,顶多做做样子,那边恐怕就很难满足。苏檀儿点了点头,在床上睡下:“我……就算是假的,我也不想有那种事,可是……”

    说到这里,终于没有说下去,将头掩在宁毅肩颈上,不再说话。如此安静了许久,到宁毅觉得她可能睡着之时,她又轻声道:“相公,你……我们往后不要你这个入赘身份了吧……”

    “嗯?”

    她恍恍惚惚地轻声说话:“反正……反正我们以前也商量了……如果事情真的没办法,我们就……我们就现在先把这个婚退了……不管这时候做不做得数,等回到了江宁,相公再娶我一次……若事情真没办法,就只能这样了吧。”

    要说出这些话来,对于苏檀儿来说,终究有些艰难。宁毅毕竟是入赘到苏家的,虽说两人如今感情颇深,但真要改变宁毅的入赘身份,苏檀儿心头未必没有一丝丝异样,这是人之常情。“为什么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呢”“现在这样也许也很好呢”“他一直是入赘,我也一直敬他爱他,没什么不行啊……”到得此时,说出这些话来,也算是说服自己的一个方式了。宁毅拍了拍她的后背:“事情不见得会到这一步,我现在倒很好奇,明天的时候刘西瓜会怎么跟我说这件事……其它的到时候再说吧。”

    不过,刘西瓜跟他的摊牌并没有等到第二天,当天晚上睡下不久,便有人来敲门了:“庄主从皇宫回来了,邀宁先生过去议事。”

    此时已近午夜,宁毅穿上衣服起来,去到大宅那边时,路上的灯火也已经暗了下来。主宅的院子里,只有刘西瓜的书房隐约亮着灯,他一路进去,少女穿一身月白衣裙坐在书桌前,正摆出一副在处理公务的样子,低着头不看他,随后,也是毫无抑扬顿挫地开了口,只是并没有用那种刻意的沙哑声,而是不经意的清冷女声。

    “坐吧,今天突然发生那样的事情,大家都忙了一天了,估计都很累,我就长话短说。事情不是你的错,金殿上的事,我也没有办法。你负责那么多事情,尽心尽力,大家既然是……同志了,我就一定会保你。你的妻子、家人,我也一定会尽量保护她们的安全,但麻烦的事情很多,你也是知道的。三天之内,我们……我们要成亲了……”

    尽管一直板着脸一眼都没看宁毅,说到这里时,少女还是停顿了下来,在那儿像是定格一般的坐了好久,将手中用来做样子的毛笔啪的放下。

    “这件事情,我也是没有办法。你家里……你家娘子,可能会……咳,反正那些事情你就自己处理好,我、我去处理其他的,没有问题吧。”

    宁毅看了她好久,点头:“……哦。”

    刘西瓜也是猛的一点头:“那就行了有关成亲的事情让南叔处理就行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喔。”

    宁毅忍住心底几分想要笑但又有些耐人寻味的古怪心思,转身朝门外走去,倒是一直走到门边时,后方传来了柔和的女声。

    “呐,宁立恒。”

    “嗯?”

    回过头时,少女已经从那边书桌后抬头看着他了,眉宇深处,其实也有几分茫然无措:“你……我知道这件事情其实很乱来……的样子。你、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宁毅看着她:“成亲……尽量简单一点。”

    “嗯。”

    “不过……霸刀营里还是要热闹一下吧……”

    “嗯。”

    “以后会怎么样,看着办吧。”

    “嗯。”

    “这件事情,其实……”说到这里,宁毅其实也有些绞尽脑汁了,但随后顿了顿,道,“谢谢你,还有……有些对不起。”

    “呵。”少女笑了起来,随后在身前摆了摆手,仿佛一下子,放下了什么东西,“没事。”然后低头看桌子上的东西:“你先回去吧。”

    宁毅离开之后好久,少女才又在书桌后抬起了头,随即,脑袋朝前方缓缓倒下去,额头敲在了书桌桌面上,“啊”的,轻叹出声来,大大的眼睛眨啊、眨啊……

    这天晚上,一直到爬到床上抱着被子时,少女的目光都有些艰难和复杂,望着窗外淡淡的星光,都有些要哭出来了。

    “爹爹,女儿要成亲了……怎么办啊……”

    然后,只到得第二天,这场复杂的婚事就在霸刀营中大张旗鼓地开始cāo办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