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百章 我喜欢他
    刘西瓜赶到此时永乐朝皇宫的时候,半个杭州城,其实都已经炸开锅了。

    大军围城的情况下,类似包道乙这类大员的忽然死去,由于四季斋的大火,后来涉入事情的势力也不止一方,消息在方腊军系的各个将领间根本就压不住。包道乙的死毕竟是太过突兀了,谁也看不懂这事情到底意味着什么。要说意外,没人会信,这世上从来就不缺有心人。

    而在大火之后,第一时间到场控制住局面的,乃是方七佛的直系力量,为了避免原本属于包道乙手下的人在城内哗变,这边又第一时间派出了人开始戒严全城,压制可能的sāo动。这些应变的措施覆盖出去之后,要想有人不知道城里发生的事情,那就纯粹是痴人说梦了。

    霸刀营终于还是杀了包道乙,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得到的便是这类的认知。至于动手的是谁,没多少人会关心。包道乙手下的人或许会要求交出凶手、严惩凶手,但那也不过是寻衅的一个由头。众人只会在意霸刀营在如此强势态度后所蕴含的意义,至于那个凶手,就算有人说起,观感无非也是:死定了。

    从城门那边飞驰而来,目睹着城里开始的变化,刘西瓜也已经开始清醒过来,首先安排的就是各种应变以及探听事情的来龙去脉。霸刀营终究是有效率的,再加上陈凡的介入,抵达皇宫之前,一个简单的事件轮廓已经在她的脑海中成型。包道乙已经死了,纵然在这个帮亲不帮理的年月里,坏了一些规矩,霸刀营也会受到冲击,不过,这也并不是她所关心的事情的全部。

    此时的永乐皇宫位于杭州城南端,原本是一位武朝王爷的行宫,刘西瓜从城北过来。途中又在霸刀营的几个联络点下了命令,接了情报,抵达宫门时,许多的人也都已经到了。此时赶过来的这些人官位有高有低。都是因为城中情况的骤然变化而聚集过来,有的打听情况,有的接受命令,他们能够见到的人也多有不同,当刘西瓜领着霸刀营的几骑在宫门前停住,翻身下马时,众人也都将目光望了过来。

    少女容sè冷漠。大步朝皇宫里走去,此时这座行宫的守卫倒也并不森严,径直穿过了前方的广场,往正殿的阶梯拾阶而上。她顺手解开身上的披风,扔给了过来迎接的一名内宫侍卫,反手将身旁一人拿着的长木盒拉了过来,手一翻,轰的背在了背上。随后挥手让众人散去。

    上正殿见方腊,理论上来说就是拜见皇帝,不允许带兵器。不过看她此时的模样,也实在没人敢劝。一路去到上方正殿,人其实已经到得齐了,以圣公方腊为首,皇后邵仙英,长公主方百花,皇子方杰,接下来方七佛、厉天闰、邓元觉、石宝、娄敏中等等军中高层都已经齐聚殿内,王寅以及司行方、祖士远等没来的,大抵都是在着手压住杭州局势。或者也是在赶来的途中。殿内还有些不怎么有地位的列席人员,有人争吵有人哭诉,气氛紧张。

    若放在后世,包道乙已经是接近政治局常委的位置,他死了,没有人能不受波及。此刻在殿内愤然说话的乃是包道乙的弟子郑彪。以地位而言,他算是包道乙麾下的二把手,官拜殿前太尉,一身武艺是有青出于蓝的趋势的,人称郑魔王,包道乙一出事,他便带了一名包道乙的私生子让他进殿哭诉,这时候正义愤填膺地说着白鹿观那边一干人的伤心,见到刘西瓜走进来,郑彪双目通红、呀呲yù裂。

    “……陛下,霸刀营今rì如此行凶,张扬跋扈,实在已到令人发指的程度。若不处置,实在难平滔滔民愤,家师对永乐朝之功绩,众所周知。若是如此功高劳苦之人都让她霸刀营说杀就杀,往后还有谁敢为我永乐朝殊死效力……”

    往rì里郑彪是不敢这样子盯着刘西瓜看的,但这一次作为包道乙势力中的人,也真觉得自己这边被霸刀营欺负得过分了,同时也知道,若这时候还不能硬一点,往后就真站不住脚。他慷慨陈言之时,殿内众人也都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刘西瓜对那目光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上前拜见了方腊、皇后,方腊举了举手,皱着眉头。

    “你这是……唉,坐吧,先坐吧……”

    少女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砰的一声,将霸刀的长盒子摆在一边,双手在身前握着,目光斜斜地望着前方的地面。她的脸sè也不好,但是有几分恍惚和疏离,心不在焉的样子。

    郑彪便继续慷慨陈词,刘西瓜看也不看他,毫无动静。大家此时也有些无奈了,往rì里交道毕竟打得多,殿内众人恐怕也明白过来,这事情并非刘西瓜指使,但说出去,没人信,处理方式,总得按照场面上的规矩来,以少女的xìng格,或许是在想自己干嘛要为这场“意外”顶缸,生着闷气。否则按照平素的xìng格,霸刀营一向是挺光棍的,有理没理,总得争上三分。

    “今天的事情……”众人议论一阵,首先开口定调的,还是方百花,“终究是大彪这边过分了,影响很坏,接下来要怎么善后,大家说一说吧。”她这话终究是在给刘西瓜解围,霸刀营不对,那是肯定的了,你们就说怎么办吧,人家这边接下就是了。

    方百花这样说了,旁人便不再在给事情定xìng上说什么,就算厉天闰等人对霸刀营有嫌隙,毕竟也不可能说霸刀营因此是想要造反。一旁右相祖士远其实也已经到了,他算是比较亲霸刀营的,清了清嗓子,首先道:“包天师的家人,还是要好好安抚的,下葬要隆重,霸刀营应该对此负责到底,此事虽然是场意外,但霸刀营不对在先,若是要消弭这场误会……”

    此时包道乙的一名私生子也正在现场跪着,哭着嚷道:“哪里是意外,她们霸刀营原本就针对我们。分明就是故意的……”

    没人理他,一旁石宝皱着眉:“这误会怎么消,难道让大彪给人打一顿?”

    “杀人偿命,他刘西瓜……”

    “住口!”

    娄敏中对郑彪摆了摆手:“不依不饶就不对了……”

    “这事情坏了规矩。责任还是要负的。霸刀营如今的一切职衔,先得停了吧……”

    “如今内忧外患,霸刀营的监察之责不能下,其它职衔,可酌情削减。”

    “若是霸刀营再凭着监察之责张扬跋扈呢。”

    “我为刘家妹子担保。”

    “身为太子,此时金殿议事,不要再有这种儿戏徇私之言!”

    此时金殿之中。由于之前的些许嫌隙,厉天闰算是比较针对霸刀营的。单骂一顿没什么意义,眼下削去实权,到了以后,政治声望自然就低了。娄敏中、邓元觉基本也是居中或者偏赞成的态度,尽管娄静之对刘西瓜追求已久,但眼下娄敏中应该是觉得没戏了,同时也感到霸刀营的超然地位有些太过。

    石宝平时对包道乙就没什么好感。但他也犯不着为霸刀营出头太多,倒是皇子方杰为刘西瓜说了句颇为义气的担保话,然后就被邵仙英和方百花一齐骂了。一时间殿内各种说话。轻轻重重的飞来飞去,这是在战时,霸刀营负责的城内监察职衔地位超然,说到后来,还是方七佛开了口:“监察之职要去,但正是用人之际,改为暂代吧。大彪,你可有话说?”

    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刘西瓜一点表态都没有,也未免太瞧不起人了。方七佛这才主动发问。他的面子终究不能不给,刘西瓜看了他一眼,片刻之后,像是做了决定:“佛帅,宁毅宁立恒……可是在你手里?”

    方七佛眯起了眼睛,殿内的其他人都有些为之皱眉:“是又如何?”

    “我要保他。”

    “开什么玩笑!”方七佛目光冷了下来。上方的方腊都严肃了面容,提醒道:“大彪,有些过分了。”

    郑彪嚷道:“你置我师父于何地,欺人太甚!”

    “我为何不能保他!”刘西瓜站了起来,“今rì之事,本就是包道乙想要杀人在先!”

    厉天闰那边望了过来:“包天师想要杀人,结果在四季斋上反倒被反杀了?”

    “有问题吗?当时在佛帅府邸,包道乙曾向人询问宁毅底细,据他的随人交代,由于佛帅手下一人透露宁毅曾参与对付白鹿观,包道乙才一时兴起,暗中跟随过去。是他想要杀人在先!”

    郑彪嚷起来:“含血喷人,家师修为高深,武艺已臻化境,在场诸位都清清楚楚。随他过去的普陀赵金刚也是绿林中一等一的好手,他想要杀那叫宁毅的家伙,反会被杀?圣公明鉴,她口中所言,恰好证实此事乃是霸刀营刻意设局!”

    “包道乙去佛帅那边乃是一时兴起,佛帅的那名手下透露消息也是意外,我如何能对此事设局。当初白鹿观关押大量女子,此事我看不过去,设局救援,立恒从中策划,后来我便是担心包道乙对他不利,知道他睚眦必报,因此一直隐瞒此事。包道乙陡然得知,一时兴起便想杀人。至于为何被立恒翻盘……当初太平巷的事情,石帅你来说,立恒有否翻盘可能!”

    石宝摸了摸下巴:“别人或许不可能,但若是那宁立恒,我觉得他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方腊向方七佛问道:“大彪说的……可有此事?包天师乃是听了你府上之人的言辞,才一时兴起跟上去的?”

    方七佛yù言又止,但终于还是说道:“此事抓到人时曾询问包天师的随人,然后第一时间查了,确有此事……”

    眼下殿内众人都是匆匆赶来,对于整个事态大致的了解其实是不多的,霸刀营又跟包道乙起了冲突,倒霉的包天师死了,当然是霸刀营站了上风或者使了诈。坐在殿里的大伙并不怎么讲究证据,事情到这个程度,该发生的事情基本就清楚了,倒是想不到刘西瓜会把这种事情拿出来纠缠。片刻之中,大家也有些无言。

    方百花道:“这事就别说了,来龙去脉怎么样,七哥去查吧。但无论如何。包天师死了,得有个交代。”

    “我要保宁立恒。”

    “刘西瓜你欺人太甚,圣公,诸位。你们看到她的跋扈了吗!”

    祖士远有些犹豫:“杀人偿命是肯定的……”

    “包天师不是一般人,此事总得有个交代……”

    “不可理喻!”

    “开什么玩笑……”

    言语纷纭,皇子方杰叹了口气,在不远处轻声道:“总得让一步啊。”

    刘西瓜缓缓地摇了摇头。

    “真厉害、真厉害,你霸刀营真厉害,我师父被你杀了,你所有人都要保。你霸刀营真是一点错都没了!”郑彪冷笑着大声说话,“那什么宁立恒,他是你姘头不成……”

    话说到这里的瞬间,殿内的气氛有着陡然的一冷,邵仙英指向郑彪:“你住口……”空气中“咔”的一声响。

    长长的盒子打开了,巨大的霸刀落在少女手上,她的足尖轻轻地踢了一脚,那一边。石宝、方七佛、方百花也已经站了起来。

    霸刀刀尖升上空中,又朝另一边落下,在刘西瓜的身前如同指针般的划出一个圆。当它变为横挥的瞬间,少女的身形已经跨出一个弓步,如同绷到极致的一根弦,转身回头。

    凌厉到极点的目光中,横跃,挥斩!

    “死!”

    “你找死!”

    “住手——”

    众人的喝声中,郑彪在仓促间试图招架,石宝的轰然一脚已经猛地踹在他的身上,将他踢飞出去,连续一张桌子一张茶几都飞了过来。伸过来的还有一杆铁矛,木头的碎屑飞舞在殿堂当中,铁矛被砸飞,差点砸烂正门的门沿,掉在地上已经弯曲起来。郑彪站起来吐出一口鲜血,这边方七佛按住了刘西瓜的肩膀。方百花则是直接将少女抱住了,邵仙英从上方跑下来抢她手上的大刀,拼命拍刘西瓜握住刀柄的手。

    方腊一巴掌就拍在了龙椅上,正殿中的众人也已经炸开了锅。

    “放肆!”

    “成何体统——”

    “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不是——”

    “当场行凶,说不过就用打的吗……”

    “郑彪你口不择言……”

    “想清楚……”

    “皇家威仪何在,法度何在……”

    “今天这事情没别的办法……”

    “你再这样也救不了人……”

    “我与他有私情……”

    “他死……呃?”

    片刻之后,像是听到了什么幻觉般的可怕的东西,殿内被一阵奇怪的安静气氛笼罩了,祖士远还在说话,嘴角抽了一下,然后跟身边人确认着,方腊举起在空中还要拍下的手掌愣在了那儿,皇子方杰抓了抓头发,就连方七佛的表情也有些古怪,方百花看了看旁边,似乎是要确定方才是不是别人说了一句什么奇怪的话。

    刘西瓜已经放开了霸刀,她看看殿内的众人。“我喜欢他。”她如此说着,少女平素一直都坚持以刘大彪的身份待人,声音也都带着刻意的粗犷或是沙哑,这或许是她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下,在这些人面前以属于少女原本的那种轻柔嗓音说话,但随后她又说了一句:“……我喜欢他。”吐出一口气来,像是在做确认。

    还是一阵安静,方七佛偏了偏头,眨着眼睛斜望向地面,像是在咀嚼整件事的涵义,石宝一根手指举起在空中,愣了愣,随后又朝郑彪指了两下,他大概也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意思,就坐下了。方腊放下了手,左手食指在扶手上轻轻敲了好一阵,随后抬起手在扶手上一拍,站了起来。

    “今天到这里……”手一挥,转身往侧门走,“此事……再议……籍着双倍月票,又是这种**的时候,哈哈,开始求月票吧,下个月也打算继续拉月票。手上还有月票的童鞋,请投过来哦^_^(未完待续)RQ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