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九五章 烽烟回绕
    这一次霸刀营与包道乙发生的冲突,在城内零零总总地打了小半晚,霸刀营烧了白鹿观,被救出来的各种女子上百名,虽然并未对外展示太久,但也算得上是结结实实地打了包道乙的脸。

    当天晚上霸刀营撤回细柳街后,包道乙指挥了足有五千余人将细柳街围得水泄不通,但霸刀营这边也早有准备,围栏、拒马、刀手、弓箭,已然摆出了火拼的架势。八百的jīng锐加上霸刀营中的一干家属,也已经使得包道乙投鼠忌器不敢真攻进来。

    女人,或者说不讲道理的女人在这里的优势已经被发挥得淋漓尽致。江湖上都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包道乙以前也算是光脚的,但最近上岸了。退一步来说,即便在他光着脚的时候,刘西瓜这种女人,也是最让人头疼的对手,她并非无牵无挂,方腊军系高层都明白这女人对霸刀营的一干手下还是极为看重的,但也因为如此,有人惹到的时候,她能够豁得出去。这或许是因为当初刘大彪的教导,退让是没有幸福可言的,混江湖的,无论什么时候,都只能拼命,刘西瓜平素聪明,但在这方面有点一根筋,老爹说什么,她就记住了。

    往rì霸刀营与世无争,虽然零零总总也跟周围发生过几次冲突,但即便是上次齐元康的那类事情,大家也都知道她到底想要干嘛。只有这一次,让包道乙觉得自己倒了个大霉,类似杀人放火jiānyín妇女的事情在这一路上也不是第一次了,何至于这一次她忽然插一脚进来。

    几千人雷声大雨点小的将细柳街围了一个多时辰,期间几次刀兵相见,都是做做样子的佯攻。包道乙终究还是有理智的,他的手下的确有些良莠不齐,但jīng锐并不是没有,庞大的基数支持下,要是真扔上战场。霸刀营不可能有胜算,但打到这一步,杭州也乱了。但是被打脸到这种程度,包道乙也不可能将这口气真吞下去。街道被围困不到半个时辰,包道乙手下最为jīng锐的一批人也已经潜入细柳街,随后爆发了好几次短暂但激烈的火拼。

    霸刀营原本的名声就是在绿林中打响的,已近全民皆兵的状态,而这次能够潜入进来的,也都已经是江湖上的成名高手。他们的目标是类似刘天南这种霸刀营中的关键人物,联手刺杀。一触即走。

    或许因为要对付的霸刀营在武林中名气太大,包道乙手下的这批武林人士也已经收起了傲气,十多人一齐行动、出手,一击不中立刻退走。霸刀营的人手一时之间屯于外围,无法集中,在此后近一个时辰里,竟也让他们将细柳街弄得沸沸扬扬,刘天南与杜杀等人联手追杀。但几次接触也只是互有胜负,细柳街上两处起火。

    “走的时候这样,回来的时候也是这样……倒是跟在太平巷时有些相像了呢。”

    人声喧嚣。沸沸扬扬,细柳街的范围——至少霸刀营占领的范围——其实要比太平巷大得多,数千人围困的气息远远地传来,火把映红了街道远处的天空,喊话、谩骂、躁动,院外不时有人跑过,互相喊话。三个月前,起义的军队是围了杭州城,此时敌人则是围困了整条街道,但即便如今敌人的气息清晰可见。带来的紧张感却并不如三个月以前那般令人不安,这或许是因为已经明白了霸刀营实力的缘故。火光躁动,发到显得这边院子愈发安静,光芒打在四周的院墙上,照上褪了树叶的梧桐,夜晚的天空中。有很好的月亮。

    宁毅与苏檀儿回到小院之中已经有一阵了,先前做好的计划此时已经被悉数推翻,接下来会如何,夫妻俩的心里,其实都有难以言述的情绪。回想之前在江宁的生活,如今的苏檀儿已有四个月的身孕,又被卷入这样的事情当中,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恐怕都会被困在这造反的队伍里,不能脱身,不过……至少还是在一起了。

    相对于先前杭州被困时的惶惶不安,如今细柳街这些人,总还是抱有善意的。一路过去看完了霸刀营与包道乙的第一轮冲突,回到细柳街的时候已经是备战的状态,刘西瓜之前说过“给嫂子接风洗尘”之类的事情自然是没空了,但陆陆续续上门的人仍是不少,多是平素过来串门、打谷子的七大姑八大姨之类的,听说宁毅妻子来了,便都好奇地过来看看。

    她们先是看来随意的串门,但随着细柳街中局势的渐渐紧张,这些妇人一个两个也都背上了刀枪,而方书常、纪倩儿等人随后也过来看了几次,宁毅心中明白,他们是担心自己这边被火拼波及,又或是担心苏檀儿受到惊吓,特意过来照看。

    纵然是一路从兵凶战危中走过来,但对于自己人,这些人还是有着一贯延续的善意与淳朴。他们既然过来,宁毅倒也不客气,叫上一些人帮忙搬东西,将小院的几个房间重新摆放一番。院子本身不大,这次随着苏檀儿过来的几名家丁护院就得住在隔壁书院去,除了妻子与丫鬟娟儿,就只有陆红提能够安排在这边了。外面剑拔弩张之时,小院之中热火朝天地搬床搬柜子,一时间给人的感觉倒是颇为有趣。

    整理几个房间而已,用的时间并不多,宁毅让小婵与娟儿去准备了吃的作为招待。偶尔也有人过来,说说外面的战况,或是说起刘天南掌毙了两名刺客,或是说起谁谁谁受了重伤,便有人匆忙来去。院子里虽然热闹,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真能放松下来,只是事到临头,即便心急如焚也于事无补罢了。此时过来的人多是妇人,也有几名孩子跟着,一方面自然是因为担心宁毅的安危,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边已经靠近霸刀营的主宅,人群聚集最多,大伙聚在一块,就是一股力量。

    外面对峙了一个多时辰,最终出来调停的是从皇宫中赶出来的方腊。包道乙派出的一众高手此时已经杀出了细柳街,仅就这一番交手来说。谁也没占到多少便宜。那边谈判会是怎样的结果不得而知,但事态稍定,街头巷尾也已经是一片善后的声响,小院里安静下来。外面不时有火把闪过、传来交谈的人声,脚步攒动,夫妻俩也才终于有了些相处的空间。

    “比太平巷要好些,人都还算好相处。往后的一段时间,就真要住下来了……”

    站在屋檐下感受着外面的动静,宁毅牵着妻子的手,微微有些感慨。苏檀儿的身孕只是四个月了。肚子虽然已经微微隆起来,但裹在黑sè的冬季衣裙里,还看不出来太多,她拉着宁毅的手笑了笑。

    “在湖州的那段时间,总是想着,相公如今怎么样了。回想起来,咱们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在江宁时。相公当着先生,说说故事下下棋,妾身想着家里生意上的小事。过一天就算一天了,不过是来了一趟杭州,何至于卷进这些事情里来呢。这样想想,都觉得像是在做梦,可醒过来的时候,又是一个人在湖州……”

    她摇摆着宁毅的手,对于眼前的这些事情,有些安之若素的感觉,只是有些心情确实太私密了些,说着话。她的双颊也有些绯红:“相公或许不知道那时候的感觉,可这次决定过来,虽然有些冲动,但来之前,妾身还是仔仔细细地想过了的。想过了一些事情,但还是要过来……如今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说完这些。她看着宁毅,片刻之后,深吸了一口气,仰起头来,稍稍恢复了她平时作为领导者的冷艳神情,与宁毅靠在一起的手臂翻了翻,手掌上翻出一样东西来。宁毅看看,是一把银鞘的匕首。

    两人此时站在屋檐下,周围终究还有人能看到,苏檀儿望着宁毅没有再说话,宁毅接过那匕首,片刻之后,微微的笑了出来,心底倒是百味杂陈。苏檀儿的xìng格与他是有几分类似的,但无论她平素理智也好,冷静也罢,这个已然成为了自己妻子的女人终究还只是个十九岁的少女,爱憎都是同样的强烈。

    沉默半晌,宁毅说了声:“放心吧。”没有再说话。不远处的房子里,陆红提正在研究擂子与风车,小婵与娟儿在厨房里窃窃私语,该是叙旧,娟儿倒是偶尔冒出头来往这边看,随后又紧张地跟小婵说些什么,小婵皱眉摇头。过了一阵,刘天南敲了院子的门,过来看看宁毅这边的状况,再过一会儿,陈凡也来瞧了瞧,他是陪着刘西瓜去见了方腊的,外面的对峙应该已经散了,说起见方腊的过程,他耸了耸肩。

    “老大出面了,还能怎么样,今天就只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不过要说调停,那就一点用都没有,包道乙也疯了,那个叫大彪的小女人也失去理智了,一个扬言要在霸刀营的水里放毒,杀光所有人,一个拔刀乱砍,也不知道她是装的还是真的。圣公夺了她的刀她还一个劲冲上去,要不是厉帅也在,今天晚上又可以看到她的小金刚连拳……”

    “怎么搞成这样。”宁毅笑起来,“装的吧?”

    陈凡嘿嘿地笑:“连骂了她一百句大西瓜什么的,她就气疯了,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也无所谓……哦,时间不早了,你跟弟妹早点休息吧。接风洗尘之类的,只能等到明天了。”

    时间确实已经不早,但立刻要休息自然还是不可能。宁毅与陆红提聊了一阵霸刀营的局势,苏檀儿则与久别的小婵聊了好一阵子,待到夜再深些,如今小小的一家人在房间里会合时,小婵在特意点起的红烛前给苏檀儿敬了茶,宁毅并不喜欢一家人跪来拜去的习俗,但小婵看起来是挺喜欢的,她与苏檀儿原本就情同姐妹。时间不早,这场简单的仪式参与的几人都是轻言细语的,小婵原本叫了“姐姐”,然后叫了“檀儿姐姐”,觉得稍显自然些,起身之后又叫回了“小姐”,如此别扭地改来改去。娟儿则是这场仪式的唯一见证人。

    纳妾仪式之后,小婵终于与她敬爱已久的小姐成为……夫妻了……

    这天晚上,小婵与苏檀儿睡在一起,宁毅则独守空房,想到这其中的恶趣味,他有些好笑。

    半夜醒过来时,外面细柳街的巷道间还有火把在巡游,月光洒下来,像是要将一切映成白昼,光芒从窗户洒进来,房中的物品历历可见。拿起茶杯喝水的时候,他记起这茶杯是不久前楼舒婉送过来的,这短暂的认知给他带来了些许的失神,但随即,还是抛诸脑后了……

    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从三个月前的地震到后来的义军围城,一路逃亡,争取一线生机到被抓,发展而来的这一切,如今又是朝廷的大军要压下来,山雨压城、剑拔弩张的气息,杭州内外,这许许多多的人汇成的洪流往后大概是要变成历史的一部分。檀儿此时回到了这里,无法离开,不过,问题应该也不大了,能动的棋子已经落下,往后就只是等待结果的时间,除了在霸刀营内部的得过且过,需要他去参与的事情,应该不多了。

    这天晚上站在窗前短暂思考的时间里,他是这样想的……(未完待续)RQ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