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九三章 我来接人
    夕阳斜斜的天际发着光芒,秋风吹过仅剩最后枯叶的枝桠,从城市街道的上空过去。街市间行人来去,马车穿过期间。

    骑马而来的霸刀营成员赶上前方的马车时,宁毅正在车厢里看着刘西瓜、刘天南等人商议今天行动的一些枝节,伤势并未痊愈的陈凡也在其中凑热闹。

    今天动手的目标主要是包道乙的白鹿观。几日以来,旁人大都以为包道乙、刘西瓜这种层次终究还是会保持理性,大规模的冲突并没有出现,但刘西瓜是明白包道乙睚眦必报的性格的,眼下这场冲突不会等到晚上,而是要在天黑之前破了包道乙的老巢,在所有人的围观之下,救出被关在这边的诸多女子。

    打仗,对外得有个名分,既然霸刀营已经占了制高点,接下来自然要发扬出来。

    相对而言,古桐观那边要么是包道乙玩腻了的女人要么是一群手下私自抓的人,只有白鹿观这里,才真是属于包道乙的后宫,一旦碰了,等于在他心中挖出一块肉来。这件事情一做,霸刀营与包道乙就已经全面宣战,旁人也就不用考虑过来调停,只能站队了。

    下了决定动手,当然不能只攻一处做做样子,以白鹿观为主要目标,其余属于包道乙的许多据点也都针对性地派出了人手。无论如何,这个傍晚都会是最热闹的一次狂欢,对于宁毅而言,给闻人不二那边定下的计划,日后杭州的局势,当朝廷军队来攻时能够起到作用的一些关键布置,都将是在这个傍晚启动。也是因此,当传讯人从后面追上来,随后看见娟儿的身影时,宁毅委实是有些错愕的。

    杭州城里不太平,娟儿一身男装打扮。身上也弄得有些脏兮兮的。她有些焦急地与宁毅说了不久前小院被围的状况,陆红提将她送出来让她报讯的事情,神情焦急。事实上,有陆红提在。未必不能护着苏檀儿离开或者反杀掉围困小院的几十人,但想要同时做到两点,甚至保全下所有人,那就很有困难了。

    退一步说,就算她能做到,以苏檀儿一行人此时的处境,杀死了几十人之后。出城就成为泡影了。这样的情况下,苏檀儿便拜托了陆红提出来报讯,但陆红提则坚持留在苏檀儿身边,只是送了娟儿出来,将事情的选择权交到宁毅的手上。

    “……楼家的人?”听说这个,宁毅愣了片刻。

    “婢子看到楼家的二少爷了,大少爷好像也在……姑爷,你知道那个楼书恒一直对小姐有觊觎的。可能是因为这个……”

    “哈,这真的是……”实在有点找不到适合对应的心情,宁毅抬头张了张嘴。这个时候竟然会插进来这样的一件事。但不管如何荒谬,事情毕竟已经发生了,吸了一口气,他拍拍娟儿的肩膀:“我知道了,娟儿你随小婵回细柳街,晚上等我跟你家小姐回来,没事了。”

    话说完,宁毅转身朝等在街边的马车走去,娟儿看宁毅决定做得这样之快,安心之余也担心起来。与小婵道:“那……本来说今晚走的怎么办啊……”小婵摇了摇头,拉着她:“咱们先回去吧。”她害怕马车那的刘西瓜等人看出什么端倪来。

    实际上,那边的众人早已看得津津有味了,不知道这忽然过来的男扮女装的少女与宁毅有什么关系,刘西瓜倒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宁毅走过去,夕阳之下。人来人往的街头,这一身长袍的书生说了几句话,众人的表情才各自精彩起来。过了片刻,刘西瓜开了口:“两百人够不够?”

    “有五十人就行了,路上我去找锐锋营,你们先走。”

    “给你一百,阿常陪你过去。”

    这是简单而快速的对话,对这忽如其来的事态快速地做出了决定,只是在说完这话之后,方书常跳下车来,宁毅转身便要走,刘西瓜探出头来,脸上带着些许俏皮的笑容。

    “晚上设宴,我给嫂子接风洗尘。”

    “知道了。”宁毅有些没好气地接了一句,那边马车驶动,帘子一掀,却又是一道人影跳了下来,是仍旧打着绷带在身上的陈凡,笑着拍了拍宁毅的肩膀:“一块,我也去见见弟妹。”正说话间,外面陡然传来混乱的声音,隐隐约约,众人还在想着是不是真的,一名护院从大门那边冲了过来:“报……禀禀禀、禀报……外面有军队、军队……”

    “出事了。”楼近临皱了皱眉,“过路的?”

    “不不不……不是……”

    那人平素并不结巴,但此时话音未落,院落那边的正门陡然间有人踢开,人影冲进来。这边自然是有护院的,原本想要上去阻上一阻,但随即停了下来,没人敢上前。因为此时在院落周围的围墙上,也有一拨一拨持了弓箭的人出现。主宅侧面的街道那边,隐约传来:“冲进去!”这类简短的命令。没有太大的喊杀声,但一时之间,所有的方向都传来动静,后方不知道哪个院落里偶尔就传来“啊”的一声惨叫,许是死了人。

    前庭后院,被迅速控制了局面,院子里有人想要过去交涉,被一刀剁翻在地。冲进来的人分好几拨,但全都不说话,只以染血或未染血的刀剑盯住了院子里、房间里的所有人。正厅里的五桌人中有一部分站了起来,有一部分坐在那儿不敢动。楼近临也是坐着,对这忽如其来的事态,老人保持着冷静,只是沉声低问:“什么人?”

    楼书望站在旁边,想着什么,看着这一切摇了摇头:“不可能。”

    “什么?”

    “可能……可能是宁毅……但怎么可能……”

    “嗯?”楼近临抬起头看着身边的长子。楼书望道:“一个时辰前小弟抓到了苏檀儿,目前就在家中。”

    楼近临抿着嘴想了想,目光锐利:“就算佛帅也不可能轻易动我楼家。”他摇了摇头,“不可能是因为那个宁毅。只是巧合……待会人来了看他们要什么。”

    然而就在片刻之后,宁毅的身影带着陈凡、方书常等人出现在院门口,他没什么表情,伸手卷了卷书生袍的衣袖,径直朝厅堂这边走来。楼近临微微抬起了头,看着这一幕,楼书望只是皱着眉。摇了摇头轻声说一句:“怎么……这不可能……”但随即,他朝着厅堂门口走过去,做出了迎接的姿态,只在心中不断想着这荒谬的状况算是怎么回事,这个投靠到方腊军中不过些许时日的入赘之人怎么可能做到这点。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基本都是不认识宁毅的,但看着状况,也知道来的已经是主事之人。当宁毅微微皱着眉头踏上台阶时。楼书望也拱起了手:“宁兄弟,今日之事……”宁毅有些冷然但更多可能是无趣的目光只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瞬,随后还是转回房间里楼近临的身上。一面走,他一面从身边一个人手中接过了弩弓,下一刻,弩弓对准楼书望的喉咙,扣了扳机。

    噗——

    “啊——”

    有人尖叫,满堂震动,宁毅踏入正厅,楼书望身体倒出两米之外,那根弩箭刺穿了他的喉咙,他试图伸手去捂。但鲜血同时从喉咙和口中冒出来,他望着天花板,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那个是宁毅,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明明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的。那个是宁毅,第一次见时,那不过是个入赘的夫婿的宁毅,明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正在做的,明天安排好的事情该怎么办,他不过是绑架了一个无足轻重的苏檀儿而已,明明是无足轻重随随便便杀掉也无所谓的……

    楼舒婉尖叫着朝兄长冲了过去,但喉咙被弩箭刺穿,已经是无能为力了。这一瞬间的冲击令得坐在最上首位置的楼近临陡然绷紧了身子,老人仍旧坐在那儿,牙关紧咬,看着长子忽然倒下的一幕,盯紧了宁毅。恐怕也没有多少人想到来人会如此干脆的对楼书望出手,有人过来:“你们干什么。”

    这人乃是楼家的亲族之一,或许只是下意识地迎了上来,方书常反手拔刀、收刀,那尸体带着鲜血飚射出去,血浸了满地,被撞到的人跳着避开、摔倒、惊呼,又是一片混乱。但在这一幕之后,厅堂内几近鸦雀无声了。宁毅的脚步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停下来,他只是随手扔回了弩弓,穿过靠门的两张圆桌,径直走向最里面主家席的那张桌子。

    坐在楼近临对面的一名楼家人起了身,下意识地想要避开,却被椅子绊了一下,哗的一声踉踉跄跄退出好几步。一时间,几乎周围的人都是如此混乱地散开。宁毅跨过两张椅子之间的空隙,抓住圆桌的桌沿顺手朝一边掀了出去。

    轰然一声响,巨大的圆桌连同上方的十余种菜肴翻向厅堂侧面,旁边的桌子上坐的原本是一批楼家招揽的客卿,都是武林人士,也不乏高手,但此时只是狼狈地躲避开去,有的被汤菜淋了一身,仍然不敢说话。事实上,这批人中武艺最高的一人在之前被陈凡暴打过,这时候看着站在那边的陈凡,双手都在发抖。

    圆桌飞开,下方支撑的架子也已经被掀开砸在了一边。原本的主家席此时就只有楼近临一个人还坐在那里,这位老人是真正有气势的,他此时全身微微颤抖,如同死了孩子的狮子般死死地盯住宁毅,一般在方腊军系中的中层将领如果来抄家之类的遇上这等眼神,恐怕都会有些骇然,宁毅抓起身边的椅子,径直过去放在了楼近临的面前,随后,他在老人的面前坐下,双手握拳压在了膝盖上,端坐如松,有些冷淡地看着老人的眼睛。

    如此对望两秒钟,他神情冷淡地开口说了话,那语调不高,也没什么抑扬顿挫,只是做着简单而平和的陈述:“我过来接人的,今天有人说一个不字,我杀你全家。”

    楼近临盯着他,嘴唇微微抖了抖,最终也没有说话。再过得几秒钟,宁毅伸手在老人的掌背上缓慢而用力地拍了两下,起身走开,懒得再看他。

    控制场面的、搜索的人都已经进去了,他走到屋檐下,等待着妻子一行人的出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