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九二章 最怕神经病
    相对于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杭州城内发生的各种大事,齐元康的死、厉天闰的回归、平昌街的冲突,作为商人的楼家,应该算是并未涉入其中的另一个系统了。

    虽然已经是整个城内最大的商贾势力之一,但在真正涉及权力的台面上,楼家终究还只是偏于一隅,不被太多人关注的。但对于杭州城内稍微中层一点的势力而言,它如今又是一个触手涉及各个方面的庞然大物了,当然,由于最近才渗入整个系统里,各个方面的权力角力中,倒也不用给他太多的位置,这个看似庞大的势力,实际上对于方腊朝堂的众人来说,还是疏离的。

    这倒也不足为奇,古往今来,这就是商人阶级的状态,武朝如此,永乐朝也如此。而相对于以前,楼家如今在永乐朝至少已经算是最大的皇商之一,当然,永乐朝如今的前景,就实在是最让人担心的问题,到头来楼家是赚是赔,还是得归类在这一问题上。

    作为楼家来说,当初会留在杭州投靠方腊,有一半以上的原因,是因为迫不得已。但也有部分是有着楼近临理性考量的。当时楼家已经与钱希文等人有了些许嫌隙,商人之家,本就敏感,离开了杭州,钱希文等人有着官场的关系,无论是之后到其它地方还是再回到杭州,他们都可以东山再起,搂家的家产却都在杭州,离开这里,他这些年来攒下的基业,就什么都没了。

    无论如何,楼近临是不愿意接受这种结果的,经营了半辈子的基业就此毁于一旦。更何况当时楼家也已经被方七佛盯上,想走也已经不现实了。杭州被占之后,搂近临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迷惘,但很快的,他也拿出了一路打拼而来的枭雄本性,试图在以后的日子里为楼家杀出一条更宽阔稳妥的路来。

    单纯的安分守己或者坐以待毙都不是他的性格,让楼家单纯地成为永乐朝的第一大商或者等着朝廷南下打破杭州后被抓,都不是楼近临要选择的未来。对于这位五十多岁的老人来说,身体里仍旧有着能够抓住一切机会并将现实层面的利益不断扩大的精明与能力,开拓的火焰,仍旧在他的身体里燃烧着。

    单纯当商人,依附他人,这是不行的,即便此后永乐朝能够承受住朝廷的攻势开拓出一个大的局面,他也不再满足于成为第一大商家这样的目标了。此时时势动乱混沌搂家有钱,在方七佛的支持下,也有着不被大多数势力束缚的权力,在这时的杭州城,最为切实的一条路,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一个多月以来,楼家开始试图招兵买马,扩展自己的力量。

    方腊本身就是起义造反的性质,杭州城虽然已经立为首都但龙蛇混杂,军队聚集,兵戎不禁,想要在这里拉一批人拥有自己的势力,大的原则上来说,都是允许的。不过此时城内的各种势力也已经趋于饱和,真有人想要在各种好处上分一杯羹与人抢食,终究抢不过那些从一开始就跟在方腊身边混饭吃的人。

    楼家并不属于这一例,他有钱有粮,有诸多生意要做,家里要请护院、生意上要请打手,都是合情合理自己也能养得起,而到得如今人数上已经没有限制了。如果说这场战争教给了搂家什么,那或许就是兵器一定要抓在自己手上。当然,即便有了这样的觉悟和便利,一切也不能做得太过火,如果从一开始就表露出自己也要掌兵权的野心,也绝对会将他打死在半途中。

    楼近临是沉稳之人,走的路上有困难,但这些困难对他来说,其实是不大的。一批揭竿而起的泥腿子虽然也都不是傻子,但在各种运作微操上无论如何比不过他这样的老狐狸。决定了做事之后,他购入了大量的精良兵器,少量军马,招募家丁、延请护院,同时招揽一些有真材实料却被人漏了的武林人士,一个多月的时间,维持着城内各种物资的运转,同时也将本身的力量触手延伸了出去。

    在这期间,当然也会有一些问题,例如楼家可以养得起人,但要养成军队,终究不可能。杭州眼下灾民也多,他可以招募一千两千吃不起饭的人,但没有营房、没有训练场地,又有何用?这样的情况下,楼近临更加着意的是扶持一些小型的街头势力,例如一二十人的小团体,二三十人的小帮派,在楼家附近街头混饭吃的各种混混。一个多月的时间,楼家招募了近两百名护院,对外掌控的力量则数倍于这样的数目,真要拿出去炫耀,这人数上已经不输于方腊军中一些中层将领的班底。

    当然,这些人并没有多少真实战斗力可言,往日你可以说这已经算是一个大帮派,但要说是军队还早得很。但即便是这样,到得如今,一些以往并不将楼家当一回事的义军头目,也已经不敢再轻易招惹楼家了。

    往日里,作为方七佛指定的商人之一,虽然在杭州城里不会被刁难太过,但依旧有许多的人,如水蛙一般的叮在了楼家身上混饭吃。身边只要有个百十人的将领,就敢到楼家来要吃要喝收保护费,哪怕楼家托庇于包道乙之后也未有收敛,因为大家都知道,包道乙也不可能为这种事替楼家出头,大家都是兄弟,你家大业大,人家过来分点,又没有砸了你家,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是个商人。

    往日里对这些人,楼家都是好好招待,绝不失礼数,如今也都是这样。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楼家并未在外面做过什么立威的事情,这类人的登门也变得愈发少起来。对于上层例如包道乙这样的人来说,楼家什么变化都没有,不过是有了正常的发展,但对于一些中下层的头目将领而言,他们还是能敏锐地感到楼家不断扩张的力量与气势。

    “那个楼家,现在不好惹了……”

    茶余饭后,这些原本并未将楼家的商户身份放在眼里的将领免不了发出这样的感叹。这也证明着,楼家的实力也已经悄然膨胀到足以与这些人相提并论的地步了。

    但商人的身份还是会让人在这样的评价中参与低估了的一份考量的。别人以为楼家的力量进入中下层时,搂家其实已经在悄然分化拉拢一些手下有百人左右或是数十人的头目了。

    别的且不说,楼家的物资、经济能力就足以让他在自身拥有力量之后掌控部分稍逊一些的势力。在楼近临的轮番运作下如今已经有两拨这样的势力,在其间头目与他人争权失利后,愿意投靠楼家以获得庇护。这样的情况对楼近临而言,意味着在势力发展前期的几步,已经稳稳当当地踏了出去。

    “要想在这些人中说得上话,还得一段时间。接下来探探那个唐炳章的风,他本身在齐元康手下做事,这次虽然没有出事,但受到的波及肯定也很犬……”

    上午时分搂家主宅的书房里,搂近临便在与长子楼书望说着有关扩张的事。楼家的护院没必要再招了他的手下没有多少有经验的老兵将,笼络这一类的势力,算是最实惠的选择。再有几拨人投靠,搂家就真正上得了台面,成为杭州城内的中层势力之一。而由于方七佛当初的庇护,楼近临也有把握令得楼家的上位不至于太被排斥,顶多让人觉得有些投机取巧、趁势窜起而已,然而一旦有了实力,谁又能真正的对自家不爽?

    气…杭州这片暂时按部就班,就这样发展下去。倒是西面南面的后路,要早做准备,几个月后……,”转了转手上的扳指,楼近临说到这里,又微微沉默下来,他头上白发参差但梳理得整齐,眼神锐利,精神也依旧充沛,依旧充满了狮子一般的气势。虽然几个月后的杭州会变成什么样也让他感到焦虑,但后路仍然是可以有的,当然不久之后想到的另一件事,才让他有了些许沉闷。

    “对了你弟弟最近怎么样了?”

    相对于长子楼书望,楼近临心中更为疼爱的其实还是小儿子楼书恒。早些时日杭州城破,楼书恒心中颓废,但楼近临身边反正有大儿子做帮手,对于小儿子心中受到的冲击也可以理解,就暂时让他休息一下。不过若是一直吊儿郎当到这个程度,那就实在是过分了一点。楼近临是希望小儿子对家里的事情多多了解的,特别是在楼家经历如此变局的时候,能够发挥出他的才干,将来这份家业,也可以更安心的交一部分到他的手里。

    他心中倒并没有将家业全交给搂书恒这种偏倚的想法,两个儿子其实关系也还不错,但长子才华出众,将来每人分上一半家产,长子这份越来越大,次子家中也难免生出嫌隙来。这自然也是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了。楼书望倒也拱了拱手。

    “小弟最近出门走访还是挺勤快的,只是他找错了一些人,想要探知的情况便一直未能打听清楚。不过他认识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相信很快就能把想做的事情做完,收心回来…”

    楼近临叹了口气:“他的那些事情,你心中有数吧?”

    “孩儿知道的,他对那苏家小姐有些念念不忘,但最在意的,恐怕还是宁毅当初对他的折辱。那宁毅的状况孩儿如今也知道,先前与父亲说过的,这次孩儿并未主动去帮小弟,是希望他能主动办成这件事,对他来说,也有着特殊的意义。”

    楼近临不以为然地挥了挥手,皱眉沉默片刻,终于说道:“大丈夫要报仇无妨,但眼界要广,那宁毅为父也记得,但在如今这等情况下,还有什么好念念不忘的!我楼家如今正遇上此等变局,一旦过去,整个杭州……,永乐朝与武朝的争锋,都有我楼家的参与。当初的些许小事遇上了如虫子般捏死就行……唉,罢了,此时你看着吧。事情做完,让书恒收心回正事上来。另外舒婉呢,她最近如何?”

    听父亲问起妹子,楼书望表情有些复杂:“其实MM小妹与那宁毅倒是有些关系……”

    “嗯?”

    楼近临皱起眉头,楼书望将小妹大概是对宁毅有了好感的事情说了一遍:“依我看来,这宁毅有些本领,也是极懂借势之人,当初身为赘婿极是低调,与文人来往,则文质彬彬,待到身在那霸刀营,又故作豪迈慷慨。以我楼家如今的地位,他在这边故意接近小妹,是有好处的,但小妹其实驾驭不住他……”

    他将自己的看法说完。事实上,楼书望最近事物繁忙,对宁毅虽然有些上心,终究是带着俯瞰的心情的,一个人这样子落在匪营里,甚至厉天佑又对他有敌意,他使尽手段挣扎求存,做得再好,在楼书望眼中看来,也不过是一场好点的表演而已。

    楼书望并不在意宁毅,弟弟跟妹妹跟他有牵连,他在意的终究也是弟弟妹妹而已,这样的一个外人,死了活了或者生不如死他都无所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假如小妹跟了他真能过得好或者仅仅像以前一样能够开心,最后把人甩掉,他也可以去说服小弟高抬贵手,对他作出开导,但小妹终究是驾驭不住这样的一个人,小弟心心念念地想要发泄,那他就只有死了。

    楼近临自然也能明白他的意思的,想了片刻,朝他说道:“这事你要看好。”楼书望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与父亲说完话,这天中午去了四季斋同包道乙等人一块吃饭。他只是个陪衬,其实不怎么说得上话,最近几天,他也听说了包道乙与霸刀营因女子之事有了冲突,此后几天一直都有摩擦。对这件事他并不在意,楼家托庇包道乙,但根基是方七佛,城内的各种物资还是需要楼家来周转,别人打不到楼家头上来,反倒是楼家可以静观其变,再过些时日,他们也可以在这样的政治斗争中捞到自己的利益了。

    倒是在无意间,看到了坐在楼下吃饭的宁毅与丫鬟小婵。

    大家吃饭之中,严肃的话题自然只是一点点,此后开起玩笑。楼书望知道包道乙是喜欢各种女人的,将话题引了上去,包道乙便也笑着对各类女子的好处侃侃而谈,宾主尽欢之时,楼书望指了指楼下的小婵问包道乙的看法,包道乙倒也真有些本事,捻着胡须看了一眼,便笑着道那是大户人家调教得极好的丫鬟,最近被旁边的男子收了房,正是最有韵味的时候。

    有这样一司,楼书望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他知道包道乙的爱好,小婵这样的女子正是投他所好,此时有他这样一问,说不定待会便会有人将小婵掳走。这也是随手给宁毅出的一个难题了。

    倒是包道乙最近忙着打架,家中又有许多姑娘玩得开心,前几日与霸刀营杠上之后,对于当街随便抓姑娘的事情,他终究有了几分收敛。这次终于没对小婵动手。

    这事在楼书望也只是随手为之,未有太多在意,后来包道乙到底抓不抓,当然也是无所谓。若事情会发生,他可以在小弟对宁毅动手前看看他的应对,而即便没看到,宁毅的性命,也是丢定了的,他接下来要办的事情多的是,这类小问题是不会占用他太多时间。

    接下来,就这样过了两天,他听下人说起楼书恒最近在某个诗会上见到了一名女子,对其诗文风度倾心不已,楼书望心想既然有了新的寄托,也该早些让他了解宁毅的事情,就此收心了。倒是在这天中午找到自家小弟时,楼书恒的进展,让他吓了一跳。

    那是在平昌街附近的一家小酒搂上,楼书恒带着几名家丁在上面坐着,他这些日子在城内到处寻找宁毅的踪迹,但找错了关系,一直没有得到太过宁毅的情报,此时脸上胡子都已经出来,不修边幅的样子。但兄长上来是,他竖着两根手指晃啊晃,极是兴奋。

    “你知道我找到了谁?大哥,你知道我找到了谁?”

    “谁?”

    “你一定猜不到……嘿嘿,你肯定猜不到……”

    “……。”

    楼书望疑惑地看着楼下一片的景象,不明所以。楼书恒笑了很久,站起来走来走去,双手合十兴奋地摩擦着,神经质地压低了声音:“是苏檀儿……是苏檀儿…”我前天找到了宁毅,然后……然后我请人想办法监视他,昨天发现他居然往这边过来,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哈哈,是苏檀儿,她真厉害,宁毅被陷在这里,她竟然带着一批布料悄悄地潜回了杭扑。是不是?太厉害了,哈哈……她回来了,她居然为了那个宁毅跑回来了,太厉害了…川,这女人……,”

    楼书恒笑得几乎流出眼泪来了,楼书望皱着眉头看着这有些兴奋过头的弟弟,片刻,楼书恒在兄长的目光中停止了他的手舞足蹈,吸了一口气,表情像是被老师盯着的学生般收敛起来。

    “我要留下她。”他举起右手食指,强调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手指又用力地晃了晃,露出一个笑容,“她今晚要走,但是,…我要留下她…川哈哈……哈一”

    娟儿赶到霸刀营时,大概是申时二刻左右,下午四点多,秋天黑的早,这已经接近傍晚了口霸刀营中精英尽出,由不同方向悄然去往之前预定好的包道乙分布在城中的一个个据点,作为事情的主导人之一,宁毅、刘西瓜、刘天南等人也才刚刚离开细柳街。接到娟儿的是刚刚知道自己要被送走不久的小婵,她眼眶还是红彤彤的,正一个人躲在厨房里哭,得知消息,连忙拉着娟儿,一路追了出去……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