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九一章 滔滔大势 小小涡流
    “怂恿了霸刀营对包道乙动手,但规矩还是要守一守,更何况,最主要的目的,也不是在包道乙身上……”

    在四季斋与一名学生的父亲见了面,送走人之后,宁毅与闻人不二在房间里碰了碰头。作为如今城里的特务头子之一,得知了霸刀营将对包道乙动手,闻人不二也觉得兴奋,但听得宁毅说起主要目的不放在包道乙身上,一时之间他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为何?童枢密的大军将到杭州,以如今杭州的架势,怕是铁了心要拖时间了,这时若能以此为契机,扩大影响,引致杭州内讧,岂不是最好的机会?”

    “刘大彪不是笨蛋,这个机会唯一的结果就是我死,而霸刀营跟包道乙和解,大家什么好处都没有。”打开窗户朝外面看了看,宁毅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朝廷的军队下来还有一段时间,这个时候想要搞事,方腊一定会亲自出手压住局面,刘大彪也不会把这件事真的做到内讧的程度上。在朝廷压力就要压死杭州的这个时候杀包道乙这样的大员,只要稍微有理智的人,都不会去做的。”

    他喝了口茶,咂咂嘴巴:“所以我尽量做完善的善后,就是要让刘大彪下这个决心。善后充分也是要做给其他人看,告诉他们,包道乙就算死了,影响也不会太大……只要不撼动大局,要考虑的就只是对这个人的好恶了,我觉得在杭州城里,对包道乙有私人好感的人,终究是不多的。方腊以前也许能忍受他的各种事情,但如今建国了,想当皇帝。他不想再当婊子,当然就要立贞节牌坊,免不了就会想,包道乙这家伙整天抢女人,坏我永乐朝名声,如果没手尾的话。死了也就死了……”

    闻人不二皱起眉头:“那于我们又有什么好处?”

    “塞人啊。”宁毅看了他一眼,“包道乙死了,乱上一场又能有什么好处?顶多是在朝廷大军到杭州之前,其他人就把局面稳定下来了。决定胜负的终究不是这些事情,杀包道乙再杀他的手上,让杭州城乱上一场,看他们内讧,说起来激动人心。实际上没用,但……风物长宜放眼量,包道乙死后,小乱也是乱,最重要的是,话事人不同,能上位的人也不同,把握这个机会,你就可以把手头上的资源放到关键位置上去。等到大军围城,能帮忙递情报的可以顺利传递情报。能帮忙开城门的,趁机让他去守城门……我过来找你,就是要你手头上的名单,别告诉我经营了这么久,你们没有在方腊军队里插钉子。”

    闻人不二的眼睛亮了起来:“虽然不多,但可用的人还是有的……”

    “不多啊。”宁毅沉默片刻,还是点了点头,“也行了。”本来以为会很多的,方腊起义毕竟是来者不拒,如果有心安排内应。本来是很容易的事情,不过想来在方腊攻下杭州之前朝廷也并未将这事看得太重,有能用的也就将就了。“那现在就看这么弄死包道乙了,这边光有善后还是不行的,筹码还要加下去。你这边要帮忙散些谣言,我不管你怎么做,但……包道乙手下龙蛇混杂。肯定会有招安派,这几天的时间内,你要安排这样一个人。他拜访过包道乙,然后被厉天闰抓了,然后他的口中要透露出包道乙有招安的心思……理由随便编,就说朝廷觉得他是一个可以晓之以利的人,许了什么官职,或者因为与霸刀营冲突,又受佛帅弟子折辱,因此疑心佛帅,然后他有了投降的想法。”

    闻人不二笑起来:“反正不管方腊这些人信不信,总之能听到也就成了。这个没问题。”

    “嗯,总之让他们觉得包道乙死了也好,少很多麻烦……另外,我家娘子那边,还请照看一下。”

    说到这个,闻人不二肃容起来,拱了拱手:“这个是我们的疏忽了,不过弟妹的手段也真是了得,竟能在这个时候进杭州……哦,她身边的那位女侠,似乎也不简单。”

    宁毅压低了声音:“有些私交,但……她的身份是有些见不得光的,最好是不要去查,若是知道什么,希望也当做没有看见。”

    “了解,我们不是六扇门的人,这些事情,还是可以做主。”

    与闻人不二交代完这些,宁毅出了包厢,在酒楼中坐了一会儿。他等的是到附近街上买东西的小婵。此时杭州城气氛诡异,小婵一般倒是不出门,但今天上街来的不止是她,霸刀营的几个主妇,以“鸳鸯刀”纪倩儿为首一同出来买东西,也有几个男人跟随,小婵便跟了一块出来逛。

    宁毅打的主要是跟人谈正事的旗号,也要低调些,大家就带了小婵一块去逛,这时候把人送回来,吃了些糕点,又呼呼喝喝地走了,留下宁毅与小婵在这里过二人世界。这时候霸刀营与包道乙虽有不睦,但还不到当街杀人的程度。

    退一步说,以霸刀营那种一点就着的作风,包道乙要杀也是杀刘西瓜刘天南等人,不会对上宁毅这种小人物。更何况宁毅自号血手人屠,霸刀营内部多半知道他手段厉害花样百出,当日他如何斩杀汤寇,至今无人知晓。刘西瓜身边七把刀中,纪倩儿的鸳鸯刀最是凌厉狠辣,但若非必要,纪倩儿本人恐怕也不愿意对上这个看来手段百出深浅难测又老是扮猪吃老虎的家伙,他终究是有自保能力的。

    杭州一行,原本就是想将与小婵的事情办了,可惜未曾有过过门的仪式,便遇上天灾,如今虽然在一起,却是在这样窘迫、遍地危局的情况下。宁毅本人或许不在意身边有几个女子,但在对待的方式上,他还是属于现代人的思想,既然承诺了。终究还是要尽力让她过好一点。两人在这样的环境里相依为命,感情也有了加深,但在此时偏偏就要送她离开,对于小婵,宁毅是有内疚的。

    在二楼靠窗的地方找了个最好的位置,两人看着风景,吃些糕点聊着天,算是忙里偷闲的私人约会。小婵自然不知道宁毅的心事。笑着跟宁毅比划方才街上看见的有趣东西,整日里不出门,她也是闷得慌了,随即觉得自己有些不顾形象,努力端庄了面孔吃点心,不一会儿又被宁毅逗得兴奋比划起来。小婵今年十七岁快十八岁,若在一般的人家,恐怕孩子都已经生下两个。她这些日子也已经放下了丫髻。但在宁毅眼中,自然还是个青涩少女而已,放在千年后。恐怕还在背着书包上高中,小婵或许不能当那种强势的女班长,但多半可以当劳动委员,由于长相可人也能深受大家喜欢……宁毅幻想了想这些,看着这看来青涩却又已带了些许居家气息的少女笑得开心,心中也稍稍安宁下来。

    无论如何,让她离开这片地方终究是必要的,来日方长……如此想着。已然要到中午时分,宁毅便点了几分菜肴。此时也已经是四季斋生意的高峰期,倒是在上菜的时候,闻人不二从旁边走过,悄然说了声:“包道乙也在这宴客。”随后指了指三楼那边的一个房间窗户。

    四季斋内部是环状,二楼也可以斜斜地看见三楼,坐在那窗户稍里面位置的,隐约便是包道乙。不过宁毅倒也不打算走,他认识包道乙,包道乙不认识他。问题不大。转头专心与小婵吃饭说笑,待到快要吃完的时候,包道乙等一群人从楼上下来,宁毅却在其中发现了一个认识的。

    混在人群中的那是楼书望,宁毅早已知道楼家找了包道乙做庇护伞。不过楼家还算是相对纯粹的生意人,当初方七佛让楼家投靠,并不是将它算作一个大的政治势力的。此时就算两边走得近,但只是些许钱权交易,跟交保护费性质差不多。包道乙在,他们给这边交保护费,包道乙倒了,他们自然找其他人,倒是无需在意。楼书望朝这边看过来一眼时,宁毅随意地点了点头,对方便也敷衍式的一点头,沉默地离开。

    下楼之时,包道乙倒也扭头朝这边看了一眼,大概是注意到楼书望方才的点头吧,宁毅正伸手擦小婵嘴角上沾的酱汁,感受到目光看过去时,包道乙已经扭头下楼了。

    这只是发生在滔滔大势中的小小插曲,宁毅并未在意。回到霸刀营,便被刘西瓜拉去讨论想法,他知道刘西瓜在这两天里连续参加了两场诗会。李清照的几首词已经被她用掉了,像什么“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云云,以她平日的作风居然去表现这种小女人的愁思,委实让人错愕,别人恐怕会以为她在藕花深处遇上仇家埋伏,因此写了首词……除了李清照的,还抄了《等金陵凤凰台》: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金陵就是江宁,她一辈子没去过,也顺手乱抄,据说是在慨叹包道乙这种人蒙蔽了方腊,她为之痛心疾首……事实上这些诗词乱扔出来,大伙就都已经明白她背后有枪手,但能够随手写这种诗词的枪手还是把许多懂诗文的人吓得一愣一愣的。当然,诗词好不好对刘西瓜这种游戏般的态度没什么影响,哪怕打油诗也没人敢说什么,但好到这个程度,有些吓人而已。

    此时北面的战事不知道已经打成怎样,朝廷认真起来,宁毅知道方腊的战线还是全面收缩了,伤兵一直在被运回来,厉天闰则抓了一批批的人,总数上虽然不多,但令得气氛更加凝固肃杀。宁毅操纵着霸刀营的全盘关系,在杭州城内布成为杀包道乙而设的巨网,看起来是要令杀包道乙对杭州的影响降到最低。但实际上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最终目的,还是要在方腊军系中令朝廷的间谍力量得到合理安插。这已经不是在对付包道乙这个简单层面上看问题,而是已经在战略的高度上直面方腊和永乐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童贯的十五万军队在北面面对方七佛,而他则是在这里以闻人不二的力量面对方腊,要在日后为尽快结束这场战争这种影响历史的高度上做出关键的推力。

    不过在日后的历史记载上,最为人浓墨重彩书写的并不是这件事,而是在与包道乙发生冲突的三天之后。霸刀营进行了一次选举,这次的选举相当儿戏,这是在宁毅与刘西瓜的随意讨论中发生的闹剧之一——在当时看起来确实是很随意的举动。这场选举让霸刀营内所有人投票选了几个原有的官员,大家一头雾水,选了之后,票数统计的过程未被公开,每人的得票并未公开,结果显示。选举后所有的小头目全部维持原状。

    在这之前,刘西瓜在考虑着有关宁毅的想法该如何开始,从什么方向入手,第二天宁毅随口扔出了一个说法“让他们选一次”。这种选举不公平、不公正、不公开,但就是让人有这样一个概念“有这么一回事”,往后也将进行几次,口头上要对他们说“这个让你们自己做主”,但实际上不理他们的想法,几次之后,他们也许会有人因为利益原因考虑这件事。只要有第一个人出来抗议,上面就会让步。“你觉得有问题?这次我们公开一点。”“你觉得还有问题?这次我们再这样公正一点。”“还有问题?你说怎么办?”久而久之,有关争取以及这件事他们确实可以说话的概念就会形成。

    在这之前的历史上,一件事大家无法决定,举手表决这样的选举实质一直是存在的。但唯有这一次简单如儿戏的选举,连同霸刀营、刘西瓜等人接下来数年间进行的一系列事情,确实在后世被认为是民主制的第一次有意识的萌芽。

    尽管这萌芽最初诞生于一片大家都未能看清的混乱与混沌,在最初的几年里,那小小的光点饱受各种风吹雨打,经历了各种颠沛流离的辗转。兵凶战危的肆虐,甚至一度被它的创始者扔在无人理会的荒野,它时亮时灭,看不清未来,但在几年之后,这颗种子还是茁壮地发出了芽来,顶开了头上的巨石。在后世看来。它在最终得以存活,无疑是一场包含了无数侥幸的奇迹。

    当然,这是后话了。

    宁毅此时。其实也已经有了要扭转这一次大局的自觉。已经出了手,下了决心,就不用再回头了,他的手上,确实有这样的可能性,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此后杭州的战局,将之肆虐的程度、持续的时间尽量减小缩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已经参与到决定部分历史的位置上来,当然,这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历史,与原本的世界,已然不同了。

    相比于这方面的郑重,对于刘西瓜那边的想法和作为,他暂时不抱期待,如果有可能持续下去,他也想看看日后这东西会变成什么样子,但在眼下,无需太过上心。既然有了机会,立刻把握住,在方腊体系的防洪堤上钻下几个最为关键的洞才是最实际的。与此同时,他也在关心着妻子那边的事情,希望能够让妻子与小婵最终得以顺利离开。

    时间过去了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五天……矛盾尖锐之后,对包道乙方面的第一次明确动手就要发生,宁毅严密而紧张地控制着局面,试图让闻人不二安排的人手能够更合理地参与到这场大事中来,同时,苏檀儿要与小婵汇合,离开杭州的时间也将到了。就在这样的气氛下,有一件事情,毫无征兆地插入到了整个局面里来,或许也证明了凡事总会有一点小小的波折与意外,不可能尽如人意,一帆风顺。

    在后世看来,这仅仅是一件小事。不过在当时,当他忽然插入宁毅面前时,作为他来说,倒也委实有一种错愕,以及哭笑不得的感觉。

    而作为事件另一方的楼家,在当时,其实也仅仅是将这件事作为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来应对的……话说今天起床脖子很不舒服,路过一盲人按摩医院,心想也许有用,进去了,是个男技师,虽然不是盲人但确实是专业按摩的,技术还行,两人聊天聊到职业,我说我在网络上写书的,所以很少运动,然后他问是不是在起点,说也在起点看书,问他看什么,说《武动乾坤》,我说:“这个作者我认识。”然后《无尽剑装》,我说:“这个也认识。”,再然后《傲世九重天》,我说:“还是认识的……”

    然后说《赘婿》,我:“……”

    “就是更新慢了点……”

    “我写的……”

    然后我活着回来了……不过按完之后整个下午还是很痛,不知道是因为第一次做这种按摩正常的痛还是我骨质增生脊椎出问题了还是被暗算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