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八九章 无主之地 吕梁变迁
    不久之后,宁毅便在侧面的房间里见到了陆红提,她此时脸型显得有些长,脸色蜡黄,看来便只是三十来岁的村姑模样。不过宁毅从第一眼的气质上便也认出了她来,她是易了容的,但一双眼睛仍旧带着令人安静的灵气,便是当初教了他破六道的内功又口口声声说是二流功法的女子。

    见过之后,苏檀儿也未拐弯抹角,问起两人是否是旧相识,宁毅拱手行礼,笑着道:“师父。”这下倒是将苏檀儿吓了一跳,微微一愣之后敛起裙裾就要下跪,陆红提眨了眨眼睛,随后将她托住了:“别瞎说,我可收不了你当弟子。”

    陆红提虽然年级上与宁毅、西瓜等人也是相仿,但性子温和,看来便要沉稳许多,她此时打扮成三十岁的样子,也没什么人会疑心。三人聊了几句,苏檀儿大概知道这女侠虽然不承认她与宁毅乃是师徒关系,但相公的功夫倒确实是她教的,这就得以长辈待之了。两人若要深谈,她便不好在旁边,奉了茶之后离开,留下给两人可以单独说话的机会。

    待到妻子离开,宁毅方才问道:“你这次过来是要跟方腊结盟还是什么?另外……檀儿说你被人追杀?”

    陆红提看了他一阵:“我专程过来找你的。”

    “嗯?”

    宁毅愣了愣,这个理由,倒是的确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毕竟吕梁过来千里迢迢,只是联系一个人,怎也不值得她这样跑一趟。随后,才听陆红提说起了理由。

    “嗯……这一年时间,照你说的那样,寨子经营得很不错。事情是按照你之前说的那样做的,我们跟两边的商户联系,让他们可以从吕梁山借道。除了跟打仗有关的物资,其余都可以过。今年要打仗了,但各种货物反倒更加紧俏,我们按照市价抽成。报酬换成盐、铁、粮食,让熟悉的商户事先带着。我们也跟附近的几个寨子打了招呼,他们给我们过,我们出人出力,分些东西给他们,呵,之前要说服他们。还真费了些力气……”

    宁毅之前给他设想的这部分东西,其实也就是纯粹的商业运作,说起来其实是简单的,陆红提的寨子提供一条龙的吕梁山过路服务,由这边出人,全程跟随,保证安全,也由这边出人与一路上的几股势力协调。给他们一定的分成。以往吕梁山的情况其实是相当混乱的,穷山恶水小路难行,商贩们冒着生命危险过山。路上被抢,遇上讲点规矩的,交个保护费也许能过,遇上哪个寨子饿得急了,杀了人抢走所有货,是常有的事情。

    问题在于这样的情况下,一个个的寨子也未必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没什么商户会走这条路就为贩点粮食。你抢了一车布,想要跟外界换成粮食,就一定会被狠宰一刀。到头来,收益其实也相当有限,加上心不齐,被逼上山的人自觉再无前途了,又往往得过且过好逸恶劳,本着逍遥一天是一天的态度。大家反倒都过得窘迫。

    现代的商业运作并不会直接的优化生产,但它首先会协调分配往良性发展。以前敢进山的粮商是一定要赚好大一笔的,如今陆红提只是按照市价,让想过的熟悉商户稍带上足够过路费的盐铁、粮食就行,一条龙的安全服务也能让商户更乐意于帮助陆红提。而在其它的寨子,他们不出人不出力,当然不能拿大头,但即便分的小头,也比以往的收成要好,大部分的人,终究还是觉得这边挺厚道的。

    在一个混乱的体系里只要形成了系统,有了规矩,就一定会有利润。当然,这样的事情不是没人眼红,但一年的时间在这种生意里不过是个开端,被警醒的人还不多。而即便别人想做,一时半会也做不了,若前面说的,上了山的人,不是什么勤奋努力的人,他们往日里努力也没有方向,不过是得过且过了。要维持一条走私的通道,协调各方面的人物,花大力气掌控山里的动静,其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于参与到事情里来的人而言,等同于朝九晚五的上班甚至还加班了,在平日毫无拘束逍遥惯了的这些山匪来说,谁愿意每天上班啊。

    能真正把事情运作起来,还得依靠陆红提在寨子里做的各种思想工作,忆苦思甜啦,讲故事啦,甚至还“救”了一家唱戏的人,每七天固定在寨子里表演一出戏。宁毅当初说这些,不过是将商场运作、公司文化、制度指标这些东西化用其中,陆红提一开始动手,其实还蛮艰难的。但一切结合起来之后发挥的效果,显然也超乎了她的想象。

    当然,在这其中,重要的自然还有武力一项,想要让一路上所有寨子的人都齐心,不起幺蛾子,单靠利益和协调也不可能,这期间,必然是打过架见过血的。但无论如何,听起来这项事业,还是在陆红提的手底下基本成型了。

    “……田虎那边一直还对我们伸手,三月里他请寨主们议事,去的有七个寨主被杀了,那些寨子大半投了田虎,但好在我们这一路暂时还未波及到,反倒有些人不服的,过来投了我。这几个月来,寨子就越来越大了,田虎暂时应该没有对我这边动手的意思,我听说,他觉得我们这边只是些做生意的人,反倒有点看不起。不过你以前也说过,寨子如果一下子变得太大,那个……思想工作跟不上,也会非常麻烦。梁爷爷也说是这样,然后让我南下江宁来找你。”

    陆红提说到这里,看着宁毅笑了起来:“原本是想要抓你回吕梁的。”

    原来是组织发展到一个瓶颈上,接下来没把握了,宁毅明白过来,便也笑了起来:“逼上梁山啊这是……”

    “不是逼你上梁山,是上吕梁。”这时候逼上梁山自然还没什么特殊意义,陆红提一本正经地纠正,“不过我去到江宁,听说下面方腊当皇帝了,你不在苏家,我就去了你的那个红颜知己,叫做聂云竹的家中——原本你叫我传过信,我还记得地方,看她当时的状况,我还以为你死了,后来现身询问,知道你困在了杭州音讯全无,我才继续南下。”

    宁毅想了想:“她怎么样了?”

    “就是担心你,还有那个元锦儿元姑娘,挺有意思的。”陆红提笑了笑,“我说了会护你周全,差点把河对面一棵树打倒,她们才放下心来。我到了湖州之后,又听到了你的消息,当时暗中找到了你家娘子,盯了一段时间,看见她准备南下,我便在路上故作被人追杀,请她帮了个忙……跟她一起,总是更容易找到你一点,另外,原本也是打算让你欠点人情的。”

    宁毅点头:“感激不尽了。”

    陆红提只是笑着:“杭州这边,你涉入如此之深,什么时候能走?”

    “我也算不清,不过你别劫我啊。”宁毅交叉了双手,“我给你做一个详细的五年计划吧,吕梁山我暂时大概去不了,杭州这边事情以了,我得上京,如今武朝局势水深火热,我与右相认识,大概要去帮帮忙。”

    “你……要去当官?”陆红提皱了皱眉头。

    “当幕僚吧,也许帮忙做点后勤工作。”

    “……如今金辽在打仗,武朝哪有水深火热之说,朝廷……真的想趁机破辽,收燕云十六州了?”

    虽然是个山匪,但陆红提对武朝的情况其实还是挺关心的,宁毅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没可能的,金灭辽灭定了,辽国是已经老了的狼,金国是一只老虎,我们现在怕的,是这只老虎把狼杀了以后,发现下面还有一只羊,又继续杀下来。武朝没有实力,又老想做空手套白狼的纵横家,怕的是最后国都要亡……”

    “嗯。”陆红提理解着这话,点了点头,“那……你说的五年计划是……”

    “有空的时候,给我讲讲吕梁的情况,你们周边的……所有详细情况,到时候我们两个再做一套或者几套的计划,看往后怎么办。不过,大致的方向,目前倒是可以想象的。”宁毅斟酌着,笑起来,伸手随意比划了一下,“加强自身对周边的控制,依托吕梁山,做走私,把你们那边发展成一个走私的中转站或者说自由港……呃,就是让走私的商人可以在那里住,在那里做出一个市场来,提供保护,提供秩序。”

    “……北面的铁器、战马,允许往南边运,南边的奢侈品运去北边。咱们实力稍微发展一点,劫辽人那边的东西、杀辽人商贩,将东西在吕梁山进行拍卖,可以跟田虎做生意,卖武朝、辽国的东西给他们,同时跟武朝做生意,如果有什么辽人的首级啊,军队的铠甲啊,卖给武朝这边的军队,你们之前不也跟辽人打过吗?人头估计就浪费了,这个肯定很赚。最后如果能建成一个中立的三不管小城是最好,但目前,基本可以想一下这个方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