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八八章 夫妻夜话 河山铁剑
    “……这边起事之后,朝廷那边管得严,但很多东西还是会有人偷偷地运了卖过来。相公被抓之后,妾身就一直在暗中打听这些事情,原本就已经准备了一批布料。后来……应该是相公托人转告的消息吧,妾身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人有些含糊其辞,又说妾身身边有奸细在,妾身便查了身边的人……那人自称是杏儿的爹爹……”

    房间仍旧黑暗,语音轻柔,苏檀儿已经恢复冷静,开始一五一十地说起她这些日子的经历,回到杭州的来龙去脉。倒是听到这里时,宁毅皱了皱眉头,他知道杏儿从小并没有家人在身边,或是幼时被拐卖,或者因为是女儿身,便彻底被家人扔了,卖入苏家之后便也将苏家当成了唯一的归宿:“有可能是真的吗?”

    “不知道。”苏檀儿摇了摇头,“逃难途中有一次杏儿的衣袖破了,手上有块小胎记被那人看到,后来一对夫妻哭着喊着来认亲。当时刚到湖州一堆事情,又担心相公的安危,我也没有太上心。杏儿本不打算认他们,但那边缠了半个月,看他们心诚,杏儿也就心软了。相公派人通知以后,妾身查了一遍,他们跟这边的人确实有联系,后头也还有人,我又听他们说起相公,却是说相公已经投了他们,当时看来竟不像有恶意的样子,朝廷那边来传话的人又含含糊糊……”

    她此时稍稍恢复常态,擦了眼泪,点起油灯,倒上茶水。在宁毅身边坐下,话语倒是愈发小声起来,听来竟有几分忐忑之意。宁毅虽然也从那些话语中大概拼凑出事情的经过,闻人不二接手他的事情,是直接对秦嗣源负责。派去湖州给苏檀儿通风报信的人,自然也不会有太高的权限,当时宁毅也没有太过在意,只觉得告诉了苏檀儿自己平安的事情,再确认苏檀儿也平安就无妨了。但以苏檀儿当时的情绪,自然想要知道更多,询问无果之后,免不了还是担心。

    此后调查了身边奸细的情况,希望通过反向的调查间接知道宁毅的情况。她若没有这个能力也就罢了,偏偏商场运筹掌局总也是在人心上做揣摩,探知方腊这边竟似对她没有太大恶意。她便知道宁毅在方腊这边多半已经安全,这就说明自家相公暂时取得了对方的信任,这要么是虚与委蛇,要么就是真的。

    放下一颗心的同时,她回想起湖州逃亡路上的事情。对方追杀难民是正常行为,但后来想要专门抓住自家相公却听说是某个大人物制定了的,这样一来,相公想要逃走便不太可能了。她又已经怀了孕,不免多心,若是最坏的情况。说不定是朝廷想要通过自己这边将湖州这边的乱军奸细一网打尽。宁毅一时半会看来是回不来,乱军那边又似乎已经成了气候,若是日后僵持不下。成了两个朝廷割据的情况,那这战乱分离,就真不知道要持续到何时了。

    当然,有些细节宁毅是以后才能从丫鬟等人口中知道的。自战乱中分开之后,苏檀儿回到湖州,得不到他的情况。几乎万念俱灰,那段时间拼命地咬了牙找关系打听。几乎对腹中胎儿都有些忽视。后来得知了宁毅未死,放下一颗心的同时,苏檀儿也仿佛活了过来,她那种状态下,又有腹中胎儿,只觉得夫妻之间,是再也不该分开了。

    奸细那边透露的态度并无恶意,朝廷却是暧昧不清,宁毅又回不去,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她过来了。以她当时的心思,是绝不肯坐在那儿等的,但此时与宁毅重逢,才有些担心自己是否太过鲁莽,或者是宁毅觉得她太过鲁莽,声音愈发低起来。

    “……妾身换了个身份,用其它途径故意与那奸细后方的人联系上,湖州那边让杏儿维持妾身还在的假象,早两天过来,应该是谁也没惊动的。走的关系是这边吏部一位闵台章闵大人,他们要一批好布料做官服……相公,我想过了,若你走不了,我也不走了……”

    宁毅握住她的手,将她搂进怀里,好半晌,方才低声说道:“走还是要走……”片刻后又道:“你能过来,我很开心。”

    苏檀儿抬起头:“那相公你……”

    “我不会有事。”宁毅笑了笑,“你运布料过来,肯定也可以拿到放行的路条出去吧?”

    怀中妻子点头,目光殷切:“后天还有一批布料到,然后会放出出城的路条给我们,相公,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

    “我不行,你可以带小婵走。”宁毅摇了摇头道,“我如果要这样走,出城可以,但眼下杭州这一片都是他们的地方,我一旦消失,到不了安全的地方,一定会被他们追上,你还有身孕,不能冒险。只要我留下来,你们就一定可以走掉。”

    他如今在刘西瓜心中已经有了不小的分量,才刚刚将对方心中的火焰挑起来,这个时候要是敢撂挑子走人,既然怀孕的苏檀儿能从湖州杀回杭州来,被触了逆鳞的刘西瓜就一定可以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这类女子,都是比男人更执着难缠的动物。但相反只要他不走,送走小婵就只是一件小事,对方不至于会生太大的气,甚至就算出了意外,刘西瓜可能都会出手将檀儿小婵保下来。

    这件事情基本上可以就此说定,苏檀儿已经见到了他,确定他的安然无恙,便也不做太多坚持了,只是神色是有几分黯然的:“相公打算在这里做什么?”

    宁毅此时自然没办法跟她详细说出霸刀营的情况,只是大概说说自己的处境,是被人逼着当了幕僚,又将闻人不二的情况说了,免得她再猜疑对方。

    “秦老手下的人,还是可信的,跟朝廷官兵不一样,你们离开的路上,我也会让他们派人照拂。我现在骑虎难下,真要从这里逃走,他们恐怕会有很多追踪的办法。我在杭州这么久,也看到一些东西,秦老是想要做些事情的,我将来也许会上京帮帮他,眼下既然就可以插手,不如趁机做点事。问题不大,方腊这边事了,我有把握可以安全脱身,你在湖州安胎养身,或者干脆回江宁,等我回去。”

    “我在湖州。”苏檀儿看着他,好一会儿低下了头,“你们男人,总是要为国为民的。我只是小女人,你要做事,我不管了,还是那句话,你若回不来……我也活不下去了……”她这样说着,眼泪流下来,拿手擦着。不过她终究是坚强的女子,这次只是哽咽片刻,便擦干眼泪,恢复了常态,两人又说得几句,说起让小婵随他离开的细节,苏檀儿想起一件事。

    “哦,对了,这次过来,捡了个武林高手。”

    “啊?”

    “就像相公你以前说的故事里那样的,是个女侠。我们南下途中,她好像是被仇家追杀,躲到了我们这里,后来一路下来,她对我们也颇多照顾,昨天我们准备交货时,有个人还想故意刁难,被她三两下打倒了。相公你没见过吧。”

    说起这个,苏檀儿笑起来。宁毅也是笑笑,无非是自家妻子与另一个会武功的女子有了点交情。如果是两年前他还是颇为好奇的,但这些天在杭州,武林高手见得哪里还少了,霸刀营一把把抓出来都是。至于女侠,听上去很美,看了就让人心情比较复杂了,除去刘西瓜,灵山仙子魏凌雪长的一张国字脸,霸刀营中“鸳鸯刀”纪倩儿也不过是村姑形象,已经嫁人了,嫁的还是霸刀营中与宁毅有些相熟的师爷刘志章,平日里拿荤话开玩笑,不比男人差,其余的也大抵是这等形象。当然,既然一路护送妻子下来,他还是心存感激的。

    “武艺很高强吗?”

    他问,苏檀儿想了想,点头:“我觉得是吧,应该很厉害。她有自己的事情,不过这两天在院子里一起住,我觉得……呃,相公待会出去的时候,最好还是避开一下。”

    宁毅点了点头:“她没说开这里干什么?”

    “没有,人倒是挺好的,跟娟儿和我都聊得来。”

    “既然这样,她的名字和外号告诉我一下,说不定我还听过。既然有交情,往后若在杭州城听到她,说不定我还可以帮帮忙。”

    “嗯。”苏檀儿笑着点了点头,“外号嘛……没怎么听她说,好像是没有……”

    那就是无名小卒了,日后可以尽量帮帮忙,宁毅心中想着,然后听得妻子继续说道:“名字是姓陆,她闺名红提。”

    宁毅嘴唇张了张,表情呆在了那里,一旁,妻子伸出手指,在空气中写字,加深他的印象:“陆是壹贰叁肆伍的那个陆,红色的红,提东西的提……陆红提。长得不怎么漂亮,脸色有点黄,听说是年轻时受过伤,大概三十岁……相公?”

    “……她现在住在这里?”

    “嗯。”

    “……我觉得,还是见一见吧,当面道个谢。”

    “相公……认识她?”

    “旧相识了。”宁毅站起来,看着妻子,叹了口气,随后道,“河山铁剑陆红提……嗯,她的外号叫河山铁剑……”

    背过手,做往事沧桑、高手寂寞状,俨然他的血手人屠曾经打败过河山铁剑一般。

    心中一片乱七八糟、无可归类的错位感……哈,这算是什么神展开……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