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八六章 陈家翠花 含血喷人
    让平昌街头浴血的场面开始冷静下来的,是忽如其来的号角声。

    此时在杭州城内,当包道乙与霸刀营两方火拼起来,能够插入其中的人并不多。不过,哪怕是此时置身一侧最希望杭州城内乱起来的闻人不二,也不会认为这场战斗能够一直打下去,对于这已然涉及到杭州安危的火拼,真正有话语权的人,都是极其敏感的,刘西瓜口中的一首长诗一字一顿,还没念完,陡然响起的战号与介入者的第一面大旗就已经到了。

    此时不仅仅是平昌街,就连平昌街附近的街道上,都已经开始聚集起看见包道乙烟火令箭而聚过来兵将,各种声音嘈杂混乱。但最为惊人的,终究还是已经响起来的骑兵马蹄声,和着那号角,虽然还没有到平昌街,却将周围一片的情况弄得愈发杂乱起来。他们大抵也被包道乙的人堵住了去路,但蹄声仍旧是飞快地朝这边蔓延过来。

    几名军中精锐举着大旗抄了近路而来,他们冲过侧面的廊院,冲上屋顶,直接扎进了霸刀营与包道乙手下火拼的乱局当中,旗帜上是一个大大的“厉”字。

    镇国大将军厉天闰,在这时的杭州或许是最能名正言顺介入此事的一人,在永乐朝他本身就是全国兵马大元帅一般的身份,这次又是为了肃清杭州局势而赶回来。看见这面旗帜,众人都不由自主地给了几分面子,那些越过墙壁、屋顶过来的掌旗者也是武艺超群之人,有人大喊起来:“住手!厉帅有命,两方罢手!”又有人分别冲过战阵,去往刘西瓜以及包道乙那边:“厉帅请两方暂且停手!”

    包道乙与厉天闰在造反中本就是平起平坐的身份,挥着手吼道:“停不了了!”刘西瓜那边则是稍稍沉默。俄顷,一列四五十人的骑兵队破开街道后方封锁疾驰而来,为首那人骑一匹高大黑马,身材魁梧。浑身着铁甲,手中一柄红缨大枪,气势凛然。他们此时冲向的是霸刀营阵型的后方,这边的霸刀营精锐转过头来。那将军冲到近处,一拉缰绳,马声长嘶中,人、马昂然立起,后方十几骑与这将军成一条线,停了下来。

    这人显然便是厉天闰了。马队的出现,配合着那面厉字旗。与开始收敛的号声。平昌街上的交战双方也都已经停下了手。气氛便再一次地肃杀凝固起来。围观的众人也都在看着这事态的发展。只有酒楼之上的宁毅,此时的心神已经完全不在这上面,他站在窗前,与斜下方隐匿在巷道中的那名戴了斗篷的女子对望片刻,但终于,有人从后方过来,使得他不得不将心神收敛起来。

    “厉帅来得稍微早了些。”

    此时上楼的,是过来查看他情况的刘天南。看着厉天闰此时的出现,其实是稍稍有些得意的。宁毅看了看局面:“是我们这边派人通知他的吧?”

    “嗯,太晚了也不好。事情就收不了了。”

    “陈凡如何了?”

    “他命硬,伤势无妨。”

    宁毅点了点头,这时候,厉天闰的声音也从那边传过来了。

    “包天师,刘大彪,今天这事过了吧?”

    这声音同样是惊人的内力迫发,响彻全场,不怒而威。片刻,包道乙咬牙切齿道:“问问她!”厉天闰将目光落向刘西瓜的那边,但那边只是沉默着。厉天闰再扫过一遍,朝侧面的黑翎卫说道:“安惜福,今日之事,你给我说说这来龙去脉。”

    这句话便不再是针对全场,安惜福走上前去,与厉天闰说了这事情的经过。他与陈凡颇有私交。但本身位置还是不高,也知道今天的事情靠隐瞒是没用的,将陈凡刺杀包道乙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厉天闰望望霸刀营这边:“如此说来,陈凡以下犯上,你霸刀营要替陈凡出头,闹到这种程度,是否有些过了?包天师,你又是因何事与那陈凡闹得如此不可开交,此时大伙都在,你可愿说出来吗?”

    “厉天闰。”包道乙看着这边,“你以何等身份来审问我?”

    厉天闰低了低头:“绝无此意,只是大家同在一条船上,不愿意彼此真伤了和气。”

    “谁知道他发什么神经!他对我有何不满,便让他出来说啊!”包道乙瞪大了眼睛,咬牙切齿,“厉帅,我今天给你面子,可以和和气气地让他出来给我一个交代,但丑化说在前头,此事若真的说不清楚,今天霸刀营就谁也走不出这里!”

    眼下只是暂时的停战,霸刀营如今在杭州可用之人不过八百,聚在这边两百余人,也很难再有伏兵了,而在平昌街外,包道乙的手下还在源源不断地聚过来,因为事态严重,动员起来的人估计已超过两千,他是有说这种话的底气的。

    但霸刀营这边却也没有丝毫动摇,两百对两千,如果说霸刀营的人固守平昌街,恐怕不多久就要被人海战术堆死,但若是从素质、士气方面来考虑,一旦刘西瓜真的不顾一切放手大杀,不管破坏的程度,霸刀营的两百多人恐怕只要几次冲杀,就能让两千乌合之众的士气崩溃,到时候便只是屠杀而已,只是事情一旦扩展到这个程度,那就真是不死不休,在逼方腊做选择了。

    包道乙说完这些话,霸刀营的众人只是冷笑,俨然“有种再来”的感觉,刘西瓜那边看来也是沉默着冷笑了许久,颇为轻蔑。直到包道乙便要发作,她才开了口:“我送了包天师一首诗,方才还没说完呢,如今写完了,厉叔叔要看吗?”

    这说话间,有人奉了那写有诗作的宣纸过来,字迹想必是不怎么好看的,厉天闰倒不在乎这些,只是看完之后,也想不通跟这战斗有什么关系。刘西瓜说道:“厉叔可知道,这首诗的名字,我将它叫做《侠客行》?”

    “那又怎么样?”

    “陈凡为何要杀人……你问问咱们包天师做了什么事情!”

    她此时语调不高,但语气之中,已满是控诉的压抑。包道乙愣了片刻:“***你要说什么就说!有什么话。当着所有人说出来!老道……”

    “你可知道陈凡隔壁家有个姑娘叫做翠花——”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包道乙也是满心的愤懑与委屈,他当然隐约能猜到陈凡出手的理由,就是为了那帮孩子。但大家出来混。做事得讲规矩,如果说他今天真的让车队运了一群女人从这里过,被那帮孩子截住了,曝了光,他也只能认栽,放了那些女人。但问题在于车上没女人,那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要来招惹。是你们那边理亏,这个时候就轮到我来教训你了。在他的世界,这个就是所谓的做错了就要认,挨打了要立正。

    他今天要对付那帮孩子,只是教训对方一番,也不算是想要杀人。但陈凡就这样杀出来了,没关系,既然他豁出去了。自己这边就接下了,杀不杀陈凡,就都是自己的事情。谁知道竟然还有霸刀营出来架这个梁子。还蛮不讲理地将事态扩展到这一步。在他来说,这确实是对方太过分了,欺负人欺负到了极点。然而,两边针锋相对,就在刘西瓜打断他话之后的这一刻,包道乙陡然间在心中感到有些怪异的气氛,连他自己都有些说不上来。

    “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可知道,陈凡与那翠花姑娘相亲相爱,已私定终身了。”

    “……关我什么事?”

    “翠花姑娘前几日失踪,他家人已经找了数日!厉帅。我霸刀营今日在古桐观发现大批被虏的良家女子,那翠花姑娘便身在其中,受尽折辱……包天师,你说你做了什么好事!”

    刘西瓜语气沉稳,步步紧逼,包道乙陡然喊起来:“你含血喷人!”他此时其实也已经在心中忐忑:我最近有搞过一个叫翠花的吗?但气势上自然不能落在下风。

    厉天闰这时候也已经皱起了眉头。包道乙这人的陋习,他是知道的,但这事情本身不算是什么大事,就像是宁毅说的那样,相对于义军所做过的无数惨无人道的事情而言,包道乙的毛病顶多是一点上不得台面的低级趣味而已。而且包道乙还算比较注重内部团结,抓人还是挺谨慎的,譬如军中什么将领的妻子,就算看上了,也不会去碰。这次恐怕是不知道,弄了陈凡的女人,要真是这样,年轻人脾气暴躁,要豁出命去干掉包道乙,就变得理直气壮了。

    包道乙那边色厉内荏,刘西瓜一步也不退地逼了过来:“不是要理由吗!要对质吗!包天师,匹夫一怒,血溅十步!你敢做下这事情,我霸刀营是看不下去的!便让陈凡来与你对质又如何!”

    这话说完,那边已经有人抬了担架出来,上面那人半个身子包了绷带,正是疗伤辽到一半的陈凡,老大夫还在旁边跟着,皱了眉头颇为不爽:“伤势还未处理好,为何要抬出来。太乱来了,太乱来了……”

    陈凡此时还有意识,他在这边双眼通红地盯着包道乙,身子似乎努力地想要抬起来,被老大夫用手压住了。他伸手指着包道乙:“老贼……只要我未死,不会放过你……翠花……噗——”话没说完,一口血喷出去,在担架上晕倒了。

    老大夫大吼着让人将担架抬回去,霸刀营的众人看着包道乙,刘西瓜看着包道乙,厉天闰看着包道乙,酒楼上的少年看着包道乙,满街的人看着包道乙,就连包道乙麾下的众人,此时也有些交头接耳,没办法,老大是这样的人,大家都知道……

    宁毅方才心思还完全在别处,此时也瞪大了眼睛,因为陈凡方才的表演,嘴角微微抽搐着,压抑着想笑的冲动:“你妹的……影帝啊这是……”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