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八五章 霸烈长诗 兵锋卷起 一句话
    当着诗作的“原作者”面前抄诗抄得如此光明正大,对于宁毅来说,情况委实有几分喜感,不过,考虑到刘西瓜的性格,恐怕即使站在面前的即便是李白,她也会面不改色地做出这种事来的。

    诗词什么的本就是无妨的小事,能够让霸刀营在此时出手,才是真正的巨大收获。刘西瓜不是笨蛋,能够在方腊义军这个环境里将霸刀营一直置于超然的位置,能够以那种几乎从不露面的方法维持住霸刀营内部的圆融,并且在霸刀营内始终拥有极高的人望,她的聪慧精明,其实是远超一般人的。

    一般人都说,姜是老的辣,阅历多了,就算思考得少些,人也会变得精明起来。刘西瓜的阅历并不超出常人许多,一切就只能归结于聪颖的天资与敏锐的洞察,她是极有主见的人,想要说服她为了什么事情顶上与包道乙决裂的风险,极不容易。宁毅只是大概地跟她说了有极端的理念,要成非常之事,拥有“同志”的不容易。

    那些话原本并不是为了陈凡而准备的,这后手只是让这帮孩子或许能够活下来,当后来出手的是陈凡,宁毅的心中,对于刘西瓜的露面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把握。相对而言,这帮孩子背后的关系盘根错节,真救下之后,对于霸刀营也是有帮助的,但若只是陈凡,显然就没有这么大的价值。

    如果是在几天以前,宁毅对此连希望都不会抱。刘西瓜这人强势、大气,看来也没有失去太多的天真,对许多事情心中仍旧颇有激愤,但并不代表她真的性格鲁莽,为了让霸刀营的人在厉天闰回城后不受到太大的冲击,甚至连齐元康,她都可以亲手杀掉,不管她平日里与陈凡有多大交情,当陈凡对包道乙动手,她肯定是要置身事外的。

    但有了那番话,有了那天晚上的决心,事情应该有一定的希望。由于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宁毅叫上一帮学生想要出手拖一下时间,也是为了让刘西瓜有更多思考的余地,并且将“学生”这一筹码尽量与陈凡进行捆绑。不过,刘西瓜在此时的果决,也确实有些出乎宁毅的意料之外。

    一旦下定了决心,她当即出手救下陈凡,随即是以无比强势的态度做出了回击。原本以霸刀营的身份,后来未必不能推诿扯皮或者给包道乙一个台阶下,但那短短的话语中没有台阶,几句话之间,就决定了开打,也成了包道乙完全退不了的原因之一。或许在某个侧面也已经证明了,几天的安静思考后,她在心中,已经为那件事下了不同寻常的决心。

    “……你若真有想法,就该想好,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与这天下格格不入,不仅仅是武朝,哪怕是这杭州城、永乐朝,或许一时半会能够容你,到最后也是格格不入的……我不想骗你,最坏的结果是,或许当有一天,连半个霸刀营的人都跟你决裂,那时候能够站在你身边的人,会有几个……到时候你会后悔的……”

    做下了决定,随即就对包道乙动手,这是进一步的立威,要为接下来霸刀营不被打扰做准备了。她这些年来或许都没有真正做过这种大场面上蛮不讲理的事情,然而一旦决定要做,霸刀营的实力也是惊人的,当第一句“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写完,街道那头,属于包道乙麾下,首先赶到的一两百人都已经到了附近,而出现在房顶、巷道间的霸刀营成员也已经在朝这边聚集。

    脚步交错,人影汇集,乍看起来有些混乱,但走到近处,几乎每一个人都与周围人保持着相同的距离,这一群人大概七八十左右,一例的黑白劲装,背负长刀。当刘天南挥了挥手,杜杀等人也从侧面走来,拔出了兵器,成为这队列的前锋。他们的步伐不是简单的直走,而是交错前行,盯准了前方由包道乙带来的那批绿林人士组成的第一列队形。他们是高手,对方也是绿林豪客,气氛看起来,一时间就像是一个个都要放对厮杀,但若是谁的心神被对方所夺,转眼间,他又会发现眼前已经换了一个人。

    宁毅等人所在的长街这头,三十余名霸刀营的男子开始站在街口,将这边的道路堵起来。

    包道乙那边,原本的四十余名绿林人士结阵收缩,后方赶来的两百余人是由一名小将带着的,那将领还在向包道乙询问着指示,他也能看出来,对面过来的人绝不一般,这不是普通的火拼斗殴。包道乙也有几分后悔了,他也没有想到,霸刀营那边会这样果断地开始动手,这根本不科学,但心中更多的,终究还是愤怒:你这小辈吃错药了,当我碾不碎你么。

    街道中心,两拨人的前锋,已经压近了距离,霸刀营前进,包道乙手下的绿林群豪隐约后退。

    “银鞍……照白马!”

    没有多的说话,“乒”的第一声兵刃交击声响起,随后是无数的兵刃交击,锋线短兵相接。街道不算窄,但同时也不过是二十人左右的在交手,武林人士间的第一招总像是试探,然而这次不同,霸刀营中杜杀等人的分进合击何其娴熟。其中一人与方书常才拼过两刀,面前的对手便陡然换成了罗炳仁,旁边钱洛宁斩人中路,那人才想要封挡,纪倩儿的鸳鸯刀刷的自左侧冲过去,身体仓促间一侧,方书常已经挥起长刀由右侧将他卷入攻击里。

    “飒沓如流星——”

    那边刘西瓜低头写诗,朗诵的吒喝声中,霸刀营的队形轰轰的压过两步,锋面推上前方绿林群豪的第一列,有六个人被卷了进去,洒出去的只有鲜血。

    这边的街口,响应包道乙烟火令箭的另一批一百多人也已经到了,看见封路的三十余人,直接冲了过来:“让开!让开!”

    “这里不能过。”

    “天锐营办事,你们是什么人!”

    “说了不能过!”

    为首的霸刀营队正声色俱厉,那边却也是丝毫不惧,涌了过来,到众人面前,拔出刀枪:“妈的你们这么点人也敢闹事,知不知道我们跟谁的!还不滚开——”

    街道那头,刘西瓜的声音响起来了。

    “十步……杀一人!”

    “妈的让……”

    “杀!”

    为首的队正沉声一喝,反手拔刀,几乎所有人都在同时拔刀,三十余人组成的这道屏障上,刀光就像是割草机的巨轮,劈过了一圈,这上百人涌成一片,但前方的十余人同时被劈倒在血光中。

    三十余人垂下了长刀,血从一柄柄的刀锋上滴下来。

    “霸刀营在此,说了不能过!再敢上前的……死!”

    后方的人畏缩地朝后方退去,挤开一段距离,一时间,留在那三十多柄长刀下的十余具尸体愈发刺眼了。

    当刘西瓜念到千里不留行时,整个场面已经完全的动了起来,街道前方,刀光汹涌。霸刀营的成员从第一辆马车边涌过去。这百余人即便在霸刀营中也是精锐,他们修习武艺,又熟识战阵,各自配合密切,前方那帮绿林人士顶多是武艺高强些,这种情况下哪里是对手,不断地被压得后退,时不时便有人中刀。靠近路边有人想要跃上屋顶攻击,连续被三名霸刀营成员拦截,冲上屋顶又被迎面一刀斩了下去,屋顶上的人挽个刀花,看着下方继续前行,有人跃上马车车顶,朝着前方放一箭才又跳下去。

    宁毅此时倒也已经看了出来,刘西瓜在那里如此费力地写诗,或者不止是为了装装逼而已,那声音清晰洪亮,如同鼓点一般,节奏感不仅能够激励士气,也让众人能够有统一的节拍配合前进、出手,上百人的身形变幻看来混乱,但几乎每一个人的步伐都踏在了那《侠客行》的节奏上。前方战斗激烈,那声音也在毫不留情地继续着。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战斗、刀光、鲜血,最为奇异的自然还是这不断响起的诗句,如兵戈之声,霸气铮然,看着前方众人和着这节奏杀人几乎犹如舞蹈,酒楼、茶楼上的观众、少年瞪大了眼睛,呼吸都急促起来,就连宁毅都忍不住有几分热血沸腾起来,想要为刘西瓜的这番操盘而喝彩。那边包道乙的一群手下又已经赶来了,但人挤人,到不了前方。街道另一侧也有了更多的来人,看见堵路的只是三十余人,喝道:“杀过去!”众人涌上前来,刀光激烈碰撞,人影不断倒下,鲜血汹涌,三十余人时而前进时而后退,但战线始终不乱,如同波浪一般将冲过来的人挡住。

    接下来是“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短短的诗句中,街道后侧,面对那三十多人阵容的军队前锋再度开始后退,但有人开始放箭了,不过从屋顶上射下来的箭矢将更多的人射翻,同样是霸刀营的弓箭手,此时出现在两侧屋顶上,而在与包道乙交锋的那边,出现的弓箭手同样盯死了局面。此时霸刀营出现的阵容大概两百人左右,恐怕已经不会再多,战斗局面开始混乱起来,包道乙那边的人开始涌上屋顶,伤亡开始扩大。

    宁毅看着这一切,接下来恐怕已经等同于战争,这是他也没有预料到的。街道中央位置,安惜福与十几米黑翎卫已经身处霸刀营精锐的后方,也在看着,但安惜福已经喊了起来:“住手!快住手!”他想要直奔刘西瓜所在的房子,但被刘天南按住了肩膀,两人交手几招,但他自然不是刘天南的对手,两人在街道上争吵起来。

    那边还有包道乙的声音:“我今天要让霸刀营除名,杀上去!杀上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刘西瓜本身也已经被这气氛给感染了,那诗句一字一字,慨然兴奋,毫不停留。

    血光、混乱,无数的声音汇集在了一起,杭州城的这个下午,平昌街几乎不可抑制地沸腾了起来。

    这一片疯狂之中,宁毅吸了一口气,朝着酒楼的一侧看去,陡然间,他看到了一道身影,令他愕在了那里。

    杀戮还在继续着……

    宁毅看到的人,大家可以猜猜是谁,倒是与这场战斗无关^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