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八四章 天南霸刀 无形黑手
    石灰爆炸开去,长街之上的这场亡命搏杀,发展到此刻,真正惊愕了所有人的眼神就连那边过来的宁毅,此时都有些被陈凡的表现所吓倒,忍不住要为之喝彩在长街这边等待了许久,真心说来,对于这次的事情宁毅并不是完全没有准备后手但事情也的确是闹得太大了,有些东西,能不能奏效,能不能将局势扳回一线生机,他自己也没有信心陈凡的一番战斗,过分悍勇,已经折尽了包道乙的面子,事情很难再有转圜的余地但连他也没想到,这竟然还不是极限以一人之力在这种场合下光明正大的行刺包道乙,原本就是近似送死的事情陈凡武艺高强,从一开始可谓打得轰轰烈烈,其后也是悲惨灿烂,所有人的风采都被他一个人压了下去但无论是轰烈还是悲壮,结果都是一回事,没有人会认为,陈凡的这次行刺真有成功的可能,特别是在正面开战,对方又已经毫无顾忌地开始群殴,接下来的问题,不过是陈凡会如何被杀而已还有可能成功吗?几乎连这样的念头都不会有人再升起来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从一开始的正面出手,这个看来聪明得不明显的陈凡就在考虑成功的可能,他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考虑着那千分之一的成功可能,从一开始的出手,到随之而来的被围攻,到遍体鳞伤,竟然还在为这一刻的后招做着准备,当所有人都以为事情结束的此刻,他才真正的……开始拔刀石灰粉笼罩包道乙的瞬间,所有人都有些懵了,但那些绿林高手中,反应或快或慢,总不会全然失措接下来这一刻的混乱发生得极为快陈凡拔刀便投入了那片石灰的粉尘中,周围人的大喝声,包道乙的嘶吼声,兵器交割鲜血喷涌,笼罩在空中的白色粉尘疯狂动摇,就像是在片刻间被人切割了无数次,似刀痕又似乱鞭,甚至在周围的空气里都斩出一道道白色的圆环来,有些白色粉尘中,沾染了红色在那一刻使出最后杀手的陈凡,不知道在那儿疯狂地挥斩了多少刀,然后血红的人影炮弹般的被打飞出去,途中两个绿林人士正在跑过来,其中一个刷的一下,脑袋带着鲜血冲天飞起那浑身鲜红还在飙血的人体撞入路边一个原本紧闭了木门的铺子里“啊啊啊啊啊啊——”

    石灰粉轰然散去,包道乙的惨叫之中夹杂着惊愕、心悸、痛苦,轮廓渐渐清晰的视野中他正在踉跄后退,半个身体已经被染白,一只右手捂在眼前另一只手上被斩出了好几道的血口,肩膀上、胸口上几乎都已经中了刀,但此时看不出是否严重,但最为惊人的是一头披散的乱发他原本一身杏黄道袍,冠带飘飘望之如神仙,但就在方才,陈凡的一刀几乎是擦着他的头皮过去,没斩到脑袋,头发却被斩了大半,这时候看来形象尽失像个疯子“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疯狂的、歇斯底里的喊声已经从那嘴里发了出来,包道乙手臂疯狂挥舞,身体整个都在激烈颤抖,表情狰狞没有人迟疑,就在他喊出来的这一刻,那边的绿林人士就已经转身朝着商铺破裂的门里扑了过去刀兵相交清脆而疯乱的声音,首先冲进去的是两个人,但下一刻,其中一个人的人头就已经飞了出来,另一个人则是化作了两截,就在短短的交手间,这人竟被腰斩而出,但由于斩的位置稍上一点,掉在地上滚了几圈,他便死得透了“杀了他杀了他”

    已经没有多的话可以说,包道乙此刻只是简单而激烈地表现着这一意图,又是两个人冲进去,交手声,其中一人在店铺里被杀,另一人捂着胸口踉跄后退出来,然后倒在地上再想要冲进去的人,陡然间停住了他们忽然意识到这不可能是陈凡,先前两个人他们可以说是陈凡回光返照奋起神勇斩杀了他们,但紧接着还是这样,事情就有些诡异了冲上来的人先后停住,看着那安安静静的店铺门口深秋光线不强,里面黑黝黝的,看不清太多东西包道乙嘶吼几声,望着那木门,也陡然间停下来这边宁毅伸手拦住已经准备奔跑的一群少年,站立了片刻“回去”

    “……什么?”

    “回去”

    一支烟火令箭飞上天空,爆开了打斗、嘶吼之声都停止下来,黑翎卫的众人也惊疑不定地停了手,所有人都开始望向那店铺的门口方才还是一片混乱,众人奔走的场景,这时候虽然也还有人在动,但给人的感觉俨然已经静谧得令人窒息包道乙在看着那木门的破口,眨了眨眼睛,石灰粉从他的眼皮上落下来谁也不知道,来了什么人,但方才的那一瞬间,可能是包道乙这一辈子最为接近死亡的时候,他是不会放过陈凡的了摔破了门,摔破了桌椅,黑暗之中,当意识回来,全身都是痛楚成功的刺杀,只要有一刀奏效就够了,但到得此时,他也真正的到了强弩之末,方才那一下,身上不知中了多少拳脚刀枪,小腹被洞穿,几乎已经是致命伤方才的那一下刺杀,很可惜,并没有收到想要的效果包道乙不愧是左道之中当年最为出类拔萃的高手,石灰粉在这个时候用出来,或许确实让他懵了一瞬间,但并不足以降下他在生死关头的自保反应无论如何,就算绿林之中讲面子,包道乙手下下三滥的人,终究还是最多的,包括包道乙自己,也不是没做过类似的事情他不死,自己就要死了,这是很合理的事情,无需怨尤秋天的光从房门的破口处洒进来,空中漾着粉尘,树叶在落下了这片刻间一切都显得很静,但也在这念头闪过的下一刻,他才微微的……愣了一愣如果不是方才那一下的失神,他应该第一时间感受到背后的气息如果对方是敌人,这一下迟疑,意味着他或许已经死了对方不是敌人,相反甚至是熟人,但对方出现在这里,仍旧让他感到有些意外那人坐在椅子上,微微地前倾了身子语气很淡“我买你一条命,好?”

    陈凡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它呼出来“……哦”

    ******************长街上的气氛,只是窒息了短短片刻“什么人……”

    “揪出来……”

    没有人认为包道乙会善罢甘休,也没有多少人会认为在杭州城里真有多少人敢像陈凡这样捋包道乙的胡须烟火令箭在天空中爆开,围在包道乙身边的两个人陡然朝着那木门冲了过去房门上的口子轰然变大,两人冲进去,随之而来的便是激烈的打斗声人影晃动这两人一人名叫熊高旭,外号劈山手,一人名叫万家俊外号生佛剑,都已经是包道乙身边相对核心的一流高手,虽然比不上陆陀,也是不容小觑然而短短片刻,熊高旭大喝一声飞身撤出,半个身子都已经是鲜血,下一刻,万家俊整个人炮弹般的被打飞出来,身体在地上还滚了好几个圈,勉强站起来吐了一口鲜血那边宁毅原本叫一帮少年回去,但众人还只是站在那儿,宁毅也在望着事情的发展,直到这一幕的出现,他才不动声色地吐出一口气,转身道:“回去茶楼看别往前了”劈山手熊高旭受的是外伤,相对轻些,应该是右手肩膀上中了一下,鲜血沿着手臂流下来,半个身子都微微发抖众人望着他们俩,熊高旭定了定心神,语音有些沙哑地说道:“……袖里乾坤”片刻,补了一句:“天南霸刀”

    霸刀营在方腊军系当中是相对低调的,但在造反之前,天南武林的霸刀庄,至少在绿林当中,有着赫赫威名造反之后,无数人加入了义军,泥沙俱下,霸刀营低调的情况下,没有太多人去关心他们的事情,但至少对于熊高旭这类早就熬出名头的武者来说,有些事情,还是清楚的天南霸刀,再加袖里乾坤,符合这个名字的,就只有一个人了包道乙猛地甩动了拂尘,哗的一下,身上的石灰粉如同爆炸般的朝周围散出去:“拆了那房门”但旁人还没有动手,那边的门口处,人影开始出现了出现在那里的,是个穿着长袍的中年人,笼着衣袖,俄冠高束,在他后方,也有好几道持刀人影出现,另有两道身影出现在那房屋屋顶上认识这些人的武者不多,但只要认识的,都已经吸了一口气霸刀庄庄主座下“参天刀”杜杀,“烬恶刀”罗炳仁,“渊明刀”方常,“九死刀”郑七命,“鸳鸯刀”纪倩儿,“金背刀”郑回还,“羽刀”钱洛宁这原本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阵容,当年刘大彪刀法已臻化境,在女儿的要求下收下八人亲传,前四人授的是正宗的霸刀绝艺,后四人相对年轻,刘大彪于天下刀法无一不精,对他们则是因材施教,造反后连经大战,老六古再来在战场上去世,八人便缺了一人,但如今这七人无一不是可独当一面的高手至于那为首的,便是霸刀营的总管刘天南了,虽然这些年来他一直是霸刀庄的总管,并不多涉江湖事物,但作为当初与刘大彪共战天下的老兄弟,“袖里乾坤”这个名字若真的要拿出来,懂行的人还真没几个敢不给面子,这名字真金白银,与他最近整日打交道的“血手人屠”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而在此时房间的最里面,隐隐约约有一道人影便在那里坐着,前方竖着一只长长的刀匣霸刀,刘大彪当着众人的面,刘天南朝着包道乙这边拱了拱手:“见过包天师,冒犯了”

    “霸刀……”眼下这么多人出面,跟一个人的刺杀性质已经不一样了,包道乙稍稍按捺下歇斯底里的情绪,“你们要为陈凡出头?”

    “天师言重了”刘天南拱手,点头“谈不上出头,我家庄主说,今天的事情,是天师不对在先陈凡以下犯上在后我家庄主要买下陈凡一条性命,既然双方都有错,今日之事,就此揭过可好?”

    刘天南这边开口就是天师不对在先,那边包道乙脸上都几乎抽搐起来:“我不对在先?”

    “内中之事,此时光天化日,就不便多说了反正你我两方心照便好今日我霸刀营救下一批女子,尚有诸多事情要处理……”

    “你霸刀营是找死了”碰的一声,包道乙一掌打在身边的马车上眼下突然发生的事情,其实是有些出乎众人意料的,刘天南有几分蛮不讲理,一出来就空口白话地说事情是包道乙的不对,还摆出一副公允的态度来如果让宁毅来说,这种首先指鹿为马的手段颇有几分自己的风格不过,说到救下一批女子,包道乙也反应过来但他今日已经怒至极点,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一掌拍下,打断对方话语:“没什么好说的了,今天陈凡一定要死,你们要维护他,别怪我不讲当年与刘大彪的情面你们霸刀营在杭州有多少人”

    场面安静下来,刘天南看着那边,好半晌,方才一字一顿地说道:“八百”

    “你可知我在杭州有多少人?”包道乙的说话声中远远近近的,无数的足音已经在响过来,这是响应方才烟火令箭过来的包道乙手下他们近了,包道乙也压下了语气:“我再说一遍,今日之事,没什么可说的我一定要陈凡的命不留下他,你们谁也走不了你们莫非真要与我为敌?”

    刘天南没有说话,但一旁的杜杀等人却只是冷笑了出来,杀气、凶戾之气隐隐现了出来,竟是做好了作战的准备片刻,房间里有声音发出来,那声音微带沙哑,语调不高却是响彻全场:“包世叔,今日我一定要陈凡活着,你……莫非真要与我为敌么?”那声音在不熟悉的人听来,只像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公子哥儿的声音,原本听说刘大彪成名已久,乃是胸毛凛凛的粗豪汉子,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说话的竟然是个年轻人,莫非是霸刀刘大彪的儿子?只有在熟悉这声音的人耳中,才能听出这说话的乃是女子之身包道乙没有说话,他也已经不想说话了侧面不远处的房间里,闻人不二看着这紧张肃杀,一触即发的一幕,心中已经不由自主地翻腾起来他不知道霸刀营为何会以如此坚决的态度接手陈凡,但包道乙显然已经无可退避,陈凡不死,他再难维持自己的江湖地位,但霸刀营既然已经出手,恐怕也已经是举手无回了闻人不二将目光望向远处街头的那道身影,从头到尾,他似乎都没有参与到这件事里去,发光发热的是陈凡,接手局面的是霸刀,他只是领着孩子仓促过来,又很没面子地把人拉回去了但十步一算哪……遇上这种局面,他怎么可能不在其中搅动风雨……事情和感觉其实有些荒谬,他对于宁毅还不算非常了解如今这世情时局,武朝正准备北伐,却不得不将目光收回到江南这片地方,童贯十五万大军南下要收复杭州,方七佛率领麾下精锐四处牵制,坚壁清野,方腊宣告称帝要打响名头,熬出成绩,厉天闰回城肃整军队内部,他与无数朝廷细作在四处行动想要在永乐朝这座提防上钻出一个个可用的小孔来,在这期间,接到秦相的命令要想办法救宁毅出城,不过只能算是其中一个无比微小的插曲罢了但也在此时,没有多少人能够意识到,这个还在苦恼着该怎么出城的生籍着时局上的小事稍稍运作了一下,在闻人不二眼中,这事仿佛就已经化作一只无形举手,搅动风云,撕开了一道所有人都没能撕开的口子,在这局势里狠狠地将了一军,这一军不是将在包道乙面前,而是将在方腊,将在整个永乐朝的面前哈,十步一算……他如此想着,远远望去,宁毅站在人群中,如所有旁观者一般闲闲地望着这一幕,那身影还在隐约间捂着嘴巴打了个呵欠气氛凝固许久,包道乙的第一批人马,已经近到了附近的街道上,房间里,刘大彪开了口:“既然这样,包世叔,我送你一首诗”

    第一队人出现在那边街头,包道乙笑起来:“哈哈,贤侄女,你还会写诗了……女红会了吗?”

    对于方腊军系内部的众人而言,刘西瓜行事,向来是打着父亲的名号,大家习惯之后,也就心照不宣,都是以刘大彪称呼,但这时包道乙怒极,显然就要拿这件事情来讽刺了不过他倒也不好说得太过,那边沉默片刻,似乎有人摆开了纸笔,刘西瓜再开口时,语气之中,已经有几分愠怒,第一局诗,一字一顿地出来,内力迫发,响彻整条街道“赵客……缦胡缨——”

    与陈凡同样经历数十战场活下来,当她此时含怒开口,那语气如兵戈如雷霆,顿时之间,就令整条街道都充满了兵凶的肃杀之气,霸刀营的人开始在周围的巷道、屋顶上出现,大漠烽烟、铁马冰河,铁马冰河入梦来众人的心弦瞬间就开始绷紧,诗词反倒成了陪衬“结阵”包道乙手掌挥下只有宁毅,在这边微有些惫懒地捂住了额头,吐了口气“你妹……这也太装逼了,没有羞耻心啊这女人……”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