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八三章 惊神一刺
    罡风呼啸,中间相隔一辆马车,足有**丈的距离,包道乙脚下如惊雷疾电,转眼间便拉近了,陈凡也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

    周围的人汹涌而来,一时间却并没有出手,只是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圈子。对于这些跟随者来说,包道乙的悍然出手也是出乎众人意料。不过,能够在方腊这个全靠一拳一脚打下来的朝廷里爬到如此高位,包道乙的功夫本就不弱,年轻时便是凭着本身武艺闯下的莫大名头,这些年虽说性好渔色,但道门之中本也有颇多采补养生之术,因此虽然顾着享受权力,武艺也不见得就落下了,这时短短几步间几乎是缩地成寸的身法便足以证明他的厉害,拂尘一挥,铁掌飞扑,刚猛无铸。

    转眼间两人就撞在一起,众人围上来,两人已经噼噼啪啪的交手数招,速度既快,威势也是惊人,旁边那第四辆马车的车身在两人交手中轰的被撞了一下,随后木轮都被直接踢断,车身倾斜下去,被拉车的两匹马拖着往前走了几米才倒下。

    包道乙的掌底、拂尘功夫走的都是刚猛的路子,身形却也快得如闪电般,只是这速度不是为了躲避,而是为了将破坏力增加得更高,拂尘加腿踢、肘砸合膝撞,手掌挥斩时,掌缘锋利如刀,当他此时含怒出手,整个人就像是分出了三头六臂,每一下攻击都是刚猛惊人。而前方的陈凡却也是在这一瞬间“啊——”的暴喝一声,全出如风,狂打猛砸,将包道乙的上半身卷入怒涛般的攻势中。

    他方才从好几人的攻击里冲锋杀人,每一下佯攻取的都是对手下盘,但在此时他却是步伐沉稳,手上直拳如电,使的是此时江湖上极其常见的炮锤功夫。这门功夫后世太极拳中有,也孕育出过三皇炮锤这类拳法,但在这时,就只是简简单单的外家拳,拳风硬朗凶蛮,如炮如锤。

    他们这类武者平时讲究修气,打斗时便是能够开口说话、换气,也是极有章法,但陈凡的陡然开口却已经不是换气,那声大喝中,口中呼吸如风箱鼓动,已经将力量推至爆发的巅峰。手中炮锤连出,取的都是包道乙上身要害,太阳穴、眉心、颈项、喉结、腰肋、胸腹隔膜,一般人打人取要害顶多取一处,但在这短短片刻,陈凡的攻击竟像是同时笼罩住了对方的整个上半身,无数的直拳,取最短路径轰出收回轰出收回轰出收回轰出轰出轰出轰出轰出轰出,在空气中都激起了隆隆轰鸣。

    旁观的众人几乎都睁大了眼睛,这无数的直拳其实只是炮锤中一式简简单单冲天锤衍生,但能够将一式拳法在短短片刻间打到这个程度,就没几个人做得到,打出来也没几个人受得了,那气势看来就像是有根石柱摆在眼前都会被他生生打断。

    但包道乙的武艺也确实了得,整个上半身陡然被卷进去,手脚之上竟是毫不相让的猛攻路数,他的上半身不断地前冲后避,陈凡的身体也会在对方施以狠手时朝后方一仰,但手上攻势却是丝毫不停。这样的疯狂攻守局面只维持了几个呼吸,包道乙猛然一喝:“去死——”一掌印在陈凡胸口,陈凡毫不留情的一记挥拳直攻他的太阳穴,随后拂尘劈在他胸口,包道乙的左肩被陈凡连续挥出的一记直拳轰中,他的一脚踢在陈凡身上。

    拂尘带着衣服的碎屑与鲜血飞溅在空中,包道乙籍着这一脚退出丈余,陈凡也连续退后几步,两人再要前冲,一道身影轰然飞至:“这家伙给我了!我要打死他!”与陈凡硬碰硬地对了两拳。

    包道乙伸手拍了拍被陈凡打中的肩膀,在那儿咬牙切齿地停了下来。方才那一刻,他打中陈凡的一共三下,看似毫不吃亏,占了上风,甚至陈凡的胸口都被他的拂尘撕出血来,但包道乙心中却只有惊骇。他心下明白,自己打中陈凡的三下并不算多重,甚至最后那一脚,主要是为了将陈凡踢开,拉开距离而已,陈凡打中自己的这一拳,眼下几乎令他整条左臂都有点提不起来,痛入骨髓。

    对于陈凡的身手,之前他是算不得非常了解的,他知道陈凡是方七佛的关门弟子,也知道陈凡为人颇为悍勇,战场之上斩将夺旗不落人后,而且能够跟刘西瓜打来打去的,自然也算是一流高手。不过方七佛对这弟子虽然有教导,一直以来却并没有开始重用,这个应该是保护和磨练他的意思,包道乙倒是明白。

    能够与刘西瓜打来打去,有方七佛的教导,自然也算是一流高手。但刘西瓜也好,陈凡也好,都是后辈,在他看来,自己真要斩杀对方,当然也是简简单单,不会有问题。前段时间陈凡在城内维持治安,打了他不少手下,他只当做是小辈闹事,给佛帅面子不愿意一般见识。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被佛帅调教出来,一直藏锋至今的年轻人,身手竟然已经到了如斯境地,如果公平比试,恐怕已经压过自己一截了。

    他这次过来,真正的一流高手还是随行了的,但与他身手相仿,能与陈凡争锋的五六人都与他一般在后面的几辆车上。方才他一怒出手,这些人便都不好插手进来,免得落下以众凌寡的口实。但眼下忽然出手的,却是那身材魁梧高大、满身刀疤的凶阎罗陆陀。如果秦嗣源的次子秦绍谦在这里,必然能够认出他的身份来。

    当初几个辽国刺客刺杀秦嗣源,后来那为首的贵公子被救走,途中护送的武艺最高的一人便是这厮。当时若不是秦绍谦使计将他迫走,恐怕秦绍谦与身边的小将胥小虎两人都要面临苦战。当时有关他的通缉文告就被广发全国,秦嗣源复起之后,下面更是增加了追缉力度。他走投无论便来投了义军,他投靠的时机有些晚了,但本身武艺惊人,颇受包道乙重视,不过他的性情也极是桀骜,先前他驻守古桐观,被陈凡截了,被他视为奇耻大辱,这时候恐怕也只有他敢在包道乙面前摆出这虎口夺食的架势来。

    陆陀身材魁梧,比之陈凡高出一个多头来,力道极大,但陈凡平素也已力道见长。眼见这人插手,只是冷哼一声,悍然迎上,短短片刻间,就已经硬碰硬的交换数拳。

    “宰了他!”

    “打死这小子,卸了他的手脚!”

    陆陀不比包道乙,此时周围包围已成,众人当中,有人便大喊起来。陆陀与陈凡虽然硬碰硬,但一时间交手腾挪也是极快,周围的人便在旁边施以手脚,作势要帮忙。事实上,这时候的局势,基本上就已经被定下来了,几十人对一人,陈凡武艺再高又如何。他这时被众人围住,与陆陀打斗完全不落下风,看来身手还在巅峰之上,但纵然这样众人也都知道,方才那短短片刻几乎将众人正面压倒的气势不可能有了,悬念只在于这个年轻人会在这样的时刻倒下而已。

    众人知道陆陀的力量与凶残,他身上满是刀疤,也是经过战阵无数的,陈凡与他顶多也就是势均力敌,但在这种情况下,陈凡只能死在他的手上了。周围的众人几乎都有如此观感,而看在远处的一大批观看者眼中,恐怕也是同样的感受,至少两人在身材比例上,力量对比就是一目了然。“正气会”的一帮孩子就要冲出来,宁毅已经赶了过去,将人堵住。

    “不想陈凡死的话,现在就不许去!这已经不是你们的战斗了……”

    “为什么不许去,我们跟他们拼了!陈凡大哥这不是死定了?我们不去又怎么样……”

    “你们去了就死定了,不去……也许还有机会……”

    宁毅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四周,“正气会”毕竟不是倾向他的,其中一个少年仍旧想要冲出去,被他掐住脖子一把按回凳子上。

    另一座楼上“青年团”的一干孩子此时也在挣扎着要不要去,他们已经准备好石灰粉包,提好小水桶,但还是被此时的宁毅喝止了。

    宁毅皱着眉头,看着那边的打斗。

    情况混乱,变化极快。类似眼下的情况,宁毅只看见过一次,陆红提刺杀宋宪时,被宋宪以二十多名武烈军精锐埋伏,相对而言,武烈军精锐的身手自然到不了眼前这个黑高个这么厉害,但这些武林人士的配合算是一盘散沙,军队中的精锐在彼此进攻配合上却可以发挥极其恐怖的力量,那时宋宪以为埋伏了陆红提,却被陆红提反过来迎着这样的阻力将他硬生生的杀掉,可谓真正的以力证道。

    但眼下,宁毅也确实看不到多少的希望,他一时之间也只能看着。

    位于长街一侧的某个角落里,闻人不二的一双眼睛,也在看着长街上的这场打斗。宁毅是在今天中午时分去找他的,让他过来看看会发生的事情,有没有什么值得利用起来或者是做文章的地方。他过来看到这事情的发生,也有些意外,不过显然,此时也没有多少可插手的余地了。

    忽然出手的陈凡武艺高强,方才这番打斗及其勇烈。他在想着既然宁立恒叫自己过来,或许他能有什么操作转机的想法,但看看那边的宁毅,显然也是没办法的了。

    这边战斗打到五六十招上下,陈凡陡然一矮,转变了打斗风格,他步伐灵动快速,转眼间绕过半个圈,身形飞扑,双手隔开陆陀挥来的一拳,抱住对方腰部陡然将他推出去,那陆陀稳住身形,一拳砸下,陈凡抱住他的腿,两人一齐摔倒在地,起身,陆陀挥拳,却已经失去目标,回过头时,一记刚猛到极点的挥拳已经狠狠印在了他的头上。将他整个打飞,翻滚一地。

    两人拼了许久的拳头,陈凡与他都是满身鲜血,却未想到陈凡到此时还有留手拿出来。陆陀虎吼一声爬起来,陈凡已经冲了过来,两人几下交手,陈凡再次一掌砍在了他的颈项上,紧接着拳落如雨。

    在这等情况下,陆陀竟还不是陈凡的敌手,旁人心中都有些不可置信,也在此时,一支长枪刺出人群,在陈凡的腿上割了一道血口。

    陆陀与陈凡的战斗,只能说是稍居下风,真要打还要打出许久的时间,围观武者的这一下出手,显然令得陆陀很受伤,他一声大吼:“不许插手!”陈凡受那一下几乎连皮肉伤都不算,他只是冷笑一声,放开陆陀,陡然朝旁边冲了过去。

    顿时一团混乱,刀枪剑戟纷纷架出来,乒乒乓乓的一阵,陈凡身上连中三下,鲜血飚出来时,他抓住那使长枪的退出包围,按在地上打爆了喉结,口中长笑:“哈哈,包道乙——”

    那边包道乙怒极挥手:“杀了他!”

    情况再度变得混乱起来,陈凡抓起两把武器,试图在人群中左右奔突,他在战场上保命的经验是极其丰富的,但在这样的情况下,显然也已经没有多少用处了,鲜血开始不断的在他身上流出来,他躲避着陆陀的追击,几个人被他趁机打断了腿脚或是开了腹肠。

    但终究是英雄末路了……

    目睹这一幕的人心中或多或少都生出了如此的感想,那边的孩子又已经骚动起来,开始准备冲出去。也在此时,有人从长街一端赶了过来。

    二十余人,着黑衣,配刀剑,为首的正是安惜福。

    “住手!”

    “安惜福你管不了这事!”

    几乎在安惜福说话的瞬间,包道乙在那边已经声色俱厉地指了过来。这边安惜福也拔出了剑,举步前行:“长公主令我署理城内治安,尔等城内斗殴,还不停手!”

    “陈凡要刺杀本国师,就是闹到佛帅面前,你也保不了他!安惜福,你给我退下!”

    “那也是闹到佛帅面前之后的事情,包天师,今日我黑翎卫在此,就归我黑翎卫拿人,请你吩咐手下退下!”

    “没!有!可!能!”

    安惜福站在那儿,咬紧了牙关,那边战局还在进行,下一刻,只听得他说道:“动手。”

    “你们敢!”

    包道乙喝了一句,那群黑翎卫便也有些迟疑,安惜福冷冷地回头看了一眼:“动手!”说完,朝着前方直冲了出去,二十余名黑翎卫也跟着冲上去了。

    “拦住他们!杀了陈凡!”

    一片厮杀与混乱,陈凡依旧被围困在了人群中间,厮杀之中几乎变成一个血人,而在这边,黑翎卫根本就冲不散十余名武林人士组成的防线。包道乙毕竟是护国天师,一帮下属此时并无战意,安惜福的武功又有限,只是杀进了外圈,身上就连中了两刀。宁毅已经挥起手,叫上一帮少年拿着石灰赶过去,也就在此时,让大家都没想到的一幕,发生在所有人的眼前。

    那边的战况,最为激烈的,终究还是围困了陈凡的那一团,江湖人士配合性本就不是顶好,陈凡左冲右突,将整个局势已经搅得极乱,但他想要冲出去,终究还是不太可能。身上满是鲜血,衣服破破烂烂,就算每一次都能躲过要害手上,他的脚步也已经缓慢踉跄起来,但也就在这最为混乱,每个人都想要随手割他一刀的此时,有两个人的身体都在他前方飞了起来,惊人的鲜血喷上天空。

    拳罡破风如虎吼!

    “包——”

    陈凡的身体扑出数米之外,翻滚,起身,刀剑递来,他身形奔驰,撞开了前方未来得及反应的一人,避开如林的攻击。

    “道——”

    没有人料到事到如今他还有这等力量,那在人群中硬冲夹杂躲避的身形犹如天外飞来的一笔,混乱的战局被拉长,人影被撞开,他竟然在此时,直扑战场最深处。包道乙的身边,三四个人一齐出手,有一剑递到了陈凡的肩膀上,也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襟,后方还有数人围追堵截,此时的陈凡几乎是被一群人拉着、拖着、围着,但也在此时,他杀出了重围,直奔目标!

    “——乙!”

    简简单单的一拳,在这样的疯狂战况中,朝着包道乙递了出去,包道乙眼中凶芒暴绽,挥掌迎上。

    无论再怎么悍勇,他终究是强弩之末了,这一拳,终究也是象征性的一拳,包道乙能够明白这些东西,终于,拳掌相交,将那一拳停在了空中……

    ……

    ……

    砰——

    漫天的石灰粉……

    ……

    ……

    “锵……”

    阻隔的视野中,像是被延长了无数倍的、刀锋经过刀鞘的声音,这一刻,无数的人在他的身侧、身后刺出了刀枪,陈凡浑身是血,他身体保持着前进的姿势,睁开了被鲜血染红的双目。直到此时,他才从身体两侧拔出了从开战至今一直隐忍的双刀,露出了……

    真正的獠牙!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