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八一章看见蟑螂也不怕不怕了……
    天阴着,秋风萧瑟,从霸刀营主宅院子里看过刘西瓜出来之后,有人找。

    从书院那边过来的人一共三个,由于宁毅今天还没去上课,是封永利领着过来的。这三人俱都身材健硕,看来都是练家子,为首一人四十岁上下,眼神锐利且高傲,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像是黑心贪墨却往往能够破案的老练捕快,跟随的两人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武人,目光有些冷漠。

    “御史台,你是宁立恒?”

    拿出官牌,为首那人做了自我介绍,看了宁毅几眼之后,补充了一句:“降过来的?”

    方腊建立永乐朝,沿的是武朝的制度,御史台的作用是监控内部官员。但在先前一点的时间里,所谓御史台还只是只有名字没有成员的空头衙门,这几日里厉天闰回来清算先前的招安派,才在表面上用了御史台的名字。几日以来,外界中下层官员已经是谈御使则色变的程度,因为一旦有这类人找,接下来百分之九十的流程就是收监下狱拷打行刑,虽然有一个看来正式的名头,但实际上的审问过程根本还是自由心证,是没处说理的。

    眼下这三人找来,想来便是出自厉天佑的手笔了。宁毅对此早已做好准备,不过他原以为对方会在霸刀营以外突然动手,这次倒有些先礼后兵的苗头,让人委实有些看不懂。

    但也在片刻之后,他发现事情与想象的或许有些不同。

    “……你本是降过来的,我永乐朝觉得你有几分学识,许你在文烈书院教书,你当思国恩之重。可你在书院之中不好好教书,反而妖言惑众蛊惑人心,将钱希文这等朝廷走狗宣扬为大德之人,令书院中诸多学生结党营私,成立什么会什么团。如今影响极坏,你可知罪!”

    就在附近找了个房间,为首那人说着这事,声色俱厉。另外两人以各种神情动作威吓暗示,此时俨然已经是审问的模样。但宁毅是何等样人,于人心用意,许多时候一看便知,他们这时候在这里做着这样子,却显然只是虚言恫吓,并不打算抓人。在眼下这样的警告或许可以吓到些真正不经世事的归附者。哪里能对自己有用,厉天佑肯定也是知道这点的,他打的又是什么主意。

    他心中疑惑,表面上便也未曾做出太害怕的神情,说得一阵,对方似乎是觉得他毫无反应态度嚣张,其中一个年轻人便想要动手打人,但最后被那中年人喝止住。对方大概也忌惮这里是霸刀营的地盘。不愿意把事情闹大,只是围绕他所教授的学生私自结党的事情加重了警告,言下之意。似乎是让他主动将学生的两个团队解散。

    “……这件事情,上面已经有人知道,影响极坏。上方的大人宽厚,只说看上一看,不与你计较,似你这等人,降过来的,猪狗一般,我本可打你一顿,要么废你手脚。也不会有人说话,但你毕竟是学堂先生,我给你留几分面子。若过段时间再过来,便必定是要拿你了,你好自为之。”

    那人说完这些,跟随的两人骂骂咧咧。随后走了。宁毅原本就打算在霸刀营营造一番自己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气氛,倒不在乎对方这等盛气凌人的态度,只是心中疑惑,从后面跟了一段路,隐约听得那边传来对话,似乎是年轻的在询问中年人为什么不打他一顿。

    “……这等读书人,总有几分傲气,就算心中害怕,表面上也喜欢撑着……”

    “……切,降都降了,还什么傲气……”

    “你知道他是怎么降的?你这样警告他一番,他心中肯定是有忌惮的,往后怕了也就是了……我教你们看人,他方才那神情,奇怪但有恃无恐,分明也是有些后台的。我们倒是不怕这个,但扯起皮来,两边找人,今天一天就又过去了,我今晚还有事,不想节外生枝……过几日再来问问,他若仍未收敛,那就真是放不过他……”

    宁毅听了这些,折返回去,便见卓小封正从他方才被警告的院子里出来,气喘吁吁地正在找他。

    “宁、宁先生,他们、他们没刁难你吧?”

    “怎么回事?”

    “包天师……包天师那边动手了,今天中午就将陈腾的父母家人全抓了,说他们串通朝廷。但动手的全都是与包天师有关系的人,我听说有御史台的人过来找你,便担心他们要为难你……”

    “我没事。”宁毅皱起了眉头,“消息怎么走漏得这么快?你们以往与我关系不算好,他们只是过来警告我,倒是没事。不过陈腾如今怎么样?还有你们,会不会受影响?”

    他以前便听说过包道乙收手下生冷不忌,钱多兄弟多关系多,却是没想到对方会神通广大到这种程度,只是半天时间就已经找出目标来。卓小封显然也是被吓到了,但仍然摇了摇头。

    “陈腾没事,陈凡大哥安排的地方,他们一时半会应该找不到,我今天中午回家问了爹爹,爹爹说我们一时半会不会被牵连,包天师也不会这样犯众怒,顶多也只会将陈家做目标杀鸡儆猴……”说完又有些犹豫,“宁先生,你说……你说是吗?”

    “嗯,要动一片那就真的过分了,你们别再继续调查这件事,应该没有大碍……哦,透露消息的估计还是你们内部的孩子,估计你们家中或多或少的也有跟包道乙有关系的。”

    卓小封点头:“我爹爹也是这么说的……宁先生你没事就行,我先回去了,跟他们……跟他们商量一下以后的事。”

    少年说完,返回了书院。宁毅皱起眉头将这事情想了一遍,包道乙也真是心狠手辣,一旦被惹,杀人全家,甚至连对方学堂的老师都要警告一遍,不过卓小封的父亲倒还算镇定,毕竟学堂里孩子的家庭都是永乐朝中层的官员,知道包道乙应该不会把事情再扩大。还能放孩子回学堂安抚事态。

    如此想着,刘天南便过来了,询问的是他方才被刁难的事情,大概了解事态后才挥了挥手:“御史台的关系。动不了你,如果再来找麻烦,不要跟他们罗嗦,随便招呼几个人,打一顿扔出去就行。跑到这里来撂话了,人善被人欺……好了,我还有些事。先走。”

    宁毅说得含糊,刘天南还以为是厉天闰的人来挑衅,一时间深恨方才没有把人截住。老实说,作为霸刀营的总管,平日里刘天南的风格基本还是走稳重路线的,但霸刀营之所以对齐家动手,目的就是为了在厉天闰回来之前展现自己的实力,甚至作为庄主的刘西瓜都为此受伤。如果这个时候还会被人找上来挑衅。以霸刀营一贯的硬派风格,那就真的是要拔刀斩回去了,即便对手是厉天闰也是一样。否则还如何在永乐朝上层立足。

    这时候已是下午,刘天南离开之后,宁毅回到小院。待到接近傍晚,杨志武与陈细砣来敲门时,宁毅心中猜到可能事情又有了进一步的恶化,果然,两个孩子说的是“正气会”那边的行动。

    “……方才看见卓小封他们十几个人都聚在一起,往东门那边去了,听说是出了大事,宁先生。他们把事情闹大了,你可以跟我们去看看吗……”

    杨志武与陈细砣并不知道宁毅与卓小封有联系,不过他们恐怕也已经预感到事态严重,知道即使自己这永乐青年团加入进去,恐怕也无能为力,因此才来找宁毅出山给点主意。宁毅点了点头:“是陈腾家人的事?”

    “不是……好像听说是陈腾本人……”

    “嗯?”

    “还听说陈凡大哥也去了……”

    由于这些时日的接触。风格率性张扬的陈凡在这帮孩子中还是颇受欢迎的,不过真要处理事情,大家恐怕还更相信宁毅的运筹。出了院门,这边已经等候了七八名“青年团”中的骨干,大家一路往东门过去,途中又有人过来报信。原来那陈腾伤势颇重,陈凡救下人之后,安排在一名认识的大夫那边疗伤,并未告诉任何人位置,但下午时分包道乙的人找到了那名大夫。具体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但结果是……大夫和那名叫陈腾的少年,如今都已经死了。

    一路来到东门附近的市集时,其中的一段,如今满是肃杀的气氛,医馆大开着门,里面陈着几具尸体,都由白布盖着。按照宁毅的理解,当包道乙的人找到陈腾,恐怕还不是直接一刀结果了,应该是骂啊打啊的慢慢把原本重伤的少年打死的。

    十几名少年此时站在那街头,一个个的红了眼睛,有的咬牙切齿正在说话。一队黑翎卫隔断了两边的行人,医馆门口站的是安惜福与陈凡,但这个时候,两人看来已经吵过一架。安惜福拔出钢刀指着陈凡,陈凡冷笑着点点自己的胸口。

    相识已有一段时间,虽然与安惜福之间的来往并没有与陈凡那样多,但宁毅大概知道,安惜福这人并不以武功见长,与自己的身手大概相仿。如果真的动手,在陈凡手底下恐怕是走不过多少招的。

    宁毅等人过来时,安惜福将目光望了过来,这时候陈凡大概也已经略略冷静下来,他看看那些红了眼睛的少年,再看看宁毅,最终摊了摊手,转身退去……********************生命与骨气,到底什么更重要,这是一个难解的命题。宁毅一向不是一个极端论者,极端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一贯觉得人要有理想和坚持,但不至于为了坚持而失去生命,而即便这样,仍然要有理想和坚持,没有这些东西的人,与虫子又有什么区别。

    成熟的人可以为了他的理想卑贱地活着,不成熟的人愿意为他的理想英勇地死去。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宁毅是务实派的人,如果定下什么目标,会不择手段地去完成,就算有挫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如果这个人的理想是一辈子都不弯腰,或者是像钱希文那样作为一个儒家的精神样板死给人看,那就另当别论。人生就是一路挣扎,弯腰、挫折、扭曲都没什么,只要有一口气。总是可以往前挤过去。

    当然这些东西没办法与那帮孩子去说,他们也不可能理解。看见那些孩子红着的眼睛宁毅就大概知道了,他们毕竟年轻,不会理解形势比人强的涵义。而且这个年代里,他们父辈的手也是被鲜血染红的,拳头硬,有骨气,就什么都有。下跪的是孬种。

    包道乙终究是逼得太过了,当卓小封因为陈家的事情想要置身事外时,这帮孩子其实就已经选择了退却。但耳光打到脸上来,他们恐怕是退不下去的。当然,包道乙那边,恐怕也并未将这帮孩子当成一回事,或许在他来说,对孩子,自然就得一个一个地扇耳光扇到听话才行。

    可能会出事。出事了对于宁毅也有好处,不过对于眼前的这事。宁毅并不打算插手引导,既不打算让他们冷静,也不打算真去煽动点什么。他知道包道乙如今所在的道观叫做白鹿观。那边守卫森严气势巍峨,当天晚上,倒是梦见了一帮少年拿着刀枪杀上道观时的情景。

    第二天,杨志武与“青年团”的一帮少年过来找他。

    “……正气会那边准备动手,我们……打算帮他们……”少年这样说道。

    “打算怎么做,如果是杀上白鹿观手刃包道乙,为师替你们叫好。”

    “呃……我们合计了一下,有一个机会,今天下午可以动手……古桐观那边出事之后,包道乙应该是觉得地方不能用了。他要将那些女子转移掉,我们打听到今天下午车队会经过平昌街……”

    宁毅神情严肃起来,点了点头:“继续。”

    “那边是闹市,我们打算想办法把路截住,只要砸烂其中一辆,让人看见了马车里的女人。我们就闹事。那么多女人,上了台面,他们说不过去的。梁子反正已经结下了,我们干不过包道乙,但事情闹大,那些女人总算是救下来了。先生以前就说做事情要有章法,不能蛮干,我们想来想去,恐怕也只有这个法子可以做些事情了。”

    宁毅看了他好一阵,随后笑了起来,走到窗前点了点头,好半晌,开口说道:“你们两边加起来,四五十个人总会有,家里都有关系,其实运作得好,不必怕包道乙的报复。这件事我之前不愿意说,因为你们未必做得到。我现在告诉你们,这件事过后,不管你们家中大人打也好骂也好,你们这些当孩子的不能退,咬死了抱成一团,你们不退,你们家里的大人就无论如何退不了,只要豁出去逼得他们抱成一团,包道乙就没办法对谁动手。既然你们不是蛮干,这事过后,我帮你们。”

    “谢谢先生!”听得这话,杨志武高兴地朝他行了一礼,他们与宁毅打交道这么久,对于这老师的过往自然要了解透的,往日里那些事情只是口耳相传,他们大都认为老师很厉害。但从头到尾,青年团的事情是他们自己动手,宁毅并不参与,如今这件事中,宁毅的态度又一直暧昧,直到此时才清晰起来,顿时让人觉得真正有了主心骨,片刻后又兴奋地问道:“那……先生,你觉得我们这件事,能成?”

    “情报准确的话……”宁毅笑着点了点头,“应该就能成。”

    他是这样说着,待到杨志武离开,宁毅站在窗前皱起了眉头,成也好败也好,事情是不可能轻松的。原本他想的只是以厉天佑那边的压力来做文章,但这件事之后如果真插手包道乙的事情,局面恐怕就更加复杂,也更加的不可控了。

    如此到得下午,“永乐青年团”一共过来了近三十人,一部分是班上的学生,有几人则是二十余岁的年轻人,有陈细砣的堂兄,也有“青年团”之前做好事的时候结识的市井游侠,对包道乙的势力并不在乎的。有关这件事情,杨志武原本与卓小封等人商量过要一起干,但卓小封那边表示了拒绝,那边死的毕竟是自家兄弟,热血激愤,中午便已经钱去埋伏,这边便在集合之后再往平昌街过去,临行之前,宁毅给了每人两包生石灰粉。顺便发给一帮孩子每人一个小木桶。

    “……石灰用来防身,打一小桶水放在旁边……这东西如果不是情况紧急我是不赞成用的,结仇太深,但你们体力不行。如果起了冲突,撒石灰,再不行,就泼点水……”

    如此叮嘱一番,宁毅稍微化妆,一行人去往平昌街的方向,到了位置方才分手。青年团的一帮孩子去了道路转角的茶楼上方,“正气会”的那些孩子则早在道路对面酒楼里坐下了,看见对方过来,多少有些感动,但并没有打招呼。宁毅去到稍远一点的街边,推了一辆小车一边卖菜籽油一边看着周围的动静。

    大概到了原本探得的时间,有一名在前头盯梢的少年骑着马回来,表示了讯息的无误。宁毅远远地看着那街口,不知不觉间,陈凡在旁边坐了下来。那马车的队伍出现时,他偏了偏头,朝宁毅笑了笑。

    “他们搞错了情报。”

    “嗯?”宁毅微微愣了愣。

    “那些女人不是从这里运走的,昨天晚上,那些孩子得到消息之后,我去查了查,包道乙给他们设套了……不过也许是他们保密不好,所以被人反过来利用。”

    宁毅看了他一眼:“怎么这个时候才说?”

    “我昨晚想了想,过去警告他们,对他们的将来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不吃亏的原因只是有人在保护他们。恐怕他们会习惯。可如果事情失败了,他们被抓住,又理亏,家里再被打压,往后恐怕就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了。我想了一夜,就只剩下一件事可以做了……”

    宁毅闭上眼睛:“sonofbitch……”

    他语音既轻。陈凡也听不懂这话的意思,这时候笑容中透着几分兴奋。

    “我以前也跟他们一样,天不怕地不怕的,我认得的很多人都是这样,他们天不怕地不怕,但后来,慢慢的被这世道教得怕了。其实怕没关系,但再后来他们就什么事情都不敢做了,他们不敢做以后,还想出各种理由来说服自己,然后又去说别人,好像他们的不敢是什么天大的光荣一样,骂敢去做的是傻子。其实我也慢慢的怕了,不知道什么事情该做,总觉得这世道里,什么事情都是做不成的,因为大家都怕。”

    他顿了顿:“你教的这些孩子,心里面有很多想法,做事败了没关系,可以让他们学会做事的办法,但我不能让他们从一开始就怕。我得让他们看到有些大人是不怕的,有些事情,只要他们长大以后还记得,就没有别人说的那么难。”

    马车渐近,陈凡站了起来,随后偏了偏头,疑惑道:“你推个车干嘛,没用的话借我?”

    宁毅看他一眼:“这是菜籽油,我让学生准备了石灰。有人被洒了之后,可以到这里来洗眼睛。”片刻后补充一句,“……不伤和气。”

    “那还有命?”陈凡愣了半晌,“你真阴险。”

    说完这话,陈凡转过了头,秋天的街景萧瑟阴晦,这往日繁荣的街市上便也没有太多的人。他洗了一口气,骨骼在空气中轻轻地响起来。

    那边的街角,“正气会”的一帮少年已经开始下意识地站起来了。然后他们看见街边的一道人影暴喝一声,朝着那边冲了出去。

    过来的马车一共有七辆,每辆都由两匹马拉着,速度不慢。那道身影像是疾箭一般这萧瑟的秋景,却将整个气氛在瞬间化作了不断绷紧的弦,转眼间,那人影冲向第二辆马车,蓄力至顶峰的一拳重重地轰在了那骏马的头上。

    血光爆裂,马声长嘶,随着这一拳,那匹奔马几乎整个身躯都离开了地面,朝着旁边的另一匹马撞了过去,奔马拉着车辕,整个车身陡然间开始倾斜,车轮离开了地面,轰然之间往侧面翻了过去。

    轰隆隆的巨响,马车车身倒在了地面上,还在随着巨大的惯性朝前方推进,这街道之上的污水、垃圾一时间都被激起,马车前方,那道身影双手推着已经竖起来的车弦,整个人都在被车体推得朝后方滑动,但终于那滑动的势子停了下来。后方的一辆马车仓促间转向,几乎朝路边一棵大树撞了过去。只见那身影推着车弦,开始使力。

    此时马车的一根车辕已经断了,倒在地上的奔马也脱了缰,倾倒的车厢开始被那人推得开始朝侧后方滑动,势子竟越来越快。随着轰隆巨响,那人口中也大喝出声:“江湖恩怨,不想死的滚开——”路边几个小摊的摊贩夺路而逃。

    马车撞翻了一个小摊,那小摊原本是卖油炸小吃的,一锅滚油被打翻在地,柴火乱飞,马车从上方碾了过去,撞在道路那边的墙壁上,停了下来,下一刻,火焰在轰然间升腾而出。

    马车车厢既大,此时七八人惨叫着从里面爬出来,都是原本埋伏的武林人士。那身影抓住半根车辕,用力朝车厢上踢了一脚,将那巨木抓在手上做武器,打爆了第一个爬出来的人的头。远处第五辆马车上,有人哗的撕裂了锦帘,身影从那边站了出来:“陈凡!你干什么!”便是包道乙。

    第三辆马车上,车夫挥舞长鞭,刷的朝陈凡这边挥过来,陈凡动也不动,伸手抓住用力一扯,那长鞭啪的碎成几截,连带着人影成了滚地葫芦。但一辆辆马车上,一名名神色、兵器各异的江湖人士都已经出来了,七辆马车将长街前前后后堵了个严实,一片惊乱之声,陈凡拿着那车辕向前走。

    “包道乙,你今天要死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