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八〇章 冰冷
    穿过略显萧条的街市,买了早餐一路回到家,文烈书院之中,才刚刚是上课的时间。

    卓小封已经在半途中与他分开,这个时候,想必已经在书院中纠集几名可靠的同伴商量有关陈腾的事情了。说起来,对书院中的这帮孩子,宁毅并没有下很大的功夫,顶多只能算是闲暇时的消遣。不过,只要有可以做的事情,一个个的小团体就会出现,如今原本倾向于宁毅这边的一群孩子给自己的团体取了个名字叫“永乐青年团”,如此现代化的名字自然归功于宁毅的引导,属于卓小封的那弄孩子则组织了“正气会”与对方抗衡。

    两个小团体的形成,某种程度上来说无非也是黑帮结社的形式,“正气会”那边插香斩鸡烧黄纸歃血为盟的形式一个不缺,“青年团”在宁毅的随口建议下没有这些形式,但在内部反倒是比对方更加亲密融洽的,互相以“师兄弟”“同门”来看待。

    两边虽然针锋相对,但摩擦并不太大,这些学生家中又都是方腊系统的中上层人员,对于家中小孩能进行这样的结社,他们也是喜欢的。行侠仗义除暴安良,即便现在,方腊军中仍旧是有喊这样的口号,如今两边都只是处理了几件侠义之事,当进行调查,了解黑幕以及为几个苦主伸冤平反时,这些家长其实也都有顺手的帮忙,若非如此,一帮孩子其实也干不出太大的事情来。

    如今出现的这件事,说理所当然是理所当然,说意外也是意外。宁毅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只是上午时分,又有两个孩子过来找他。这次却是他所教授的丙班中两个最出色的学生,一个叫杨志武,已经有十五岁,算是这帮孩子的领头,另一个叫陈细砣的才十一岁,还没有取大名,但人却是颇为聪明。两人过来跟他报告“正气会”恐怕遇上大麻烦了。

    书院不是什么严肃的大环境,“青年团…正气会……互相恐怕都安插了间谍,对于那边调查的事情,这边自然也有察觉。这次的事情太大,他们便过来询问宁毅的意见。宁毅叮嘱一番将他们送走,大概快到午时,有人在外面敲门,打开门,进来的便是陈凡。

    天光明媚安静,书院那边隐约有读书声传来,这时候小婵已经从前面医馆回来准备烧火煮饭,跑来跑去忙忙碌碌的。陈凡自己去厨房用木瓢取了碗水喝,随后过去屋檐下宁毅对面坐了。宁毅正在将磨细的石灰倒进一只装有古怪粉末的木碗里:“怎么样了?”

    “还活着,命能保下来,以后难说……你怎么到哪的?”陈凡笑笑,倒还算弄朗。

    “卓小封过来找我,知道这事情抗不下,不过还是去晚了。”

    “早知道我该拦住的。”

    他这样说,宁毅便知道他是从头到尾一路跟着。相对于宁毅,陈凡或许才是对书院这帮孩子最为看重的人。宁毅虽然只当是消遣,但意识形态不同,他给这帮孩子灌输的想法也不一样,如果仅仅是灌输迂腐的儒家思想或者是简单的行侠仗义想法,陈凡恐怕不会对这帮孩子多看几眼。立意不同,最后人会停下来的地方,会到达的高度也不一样,为国为民,或者为身边的人。有时候说起来很简单,但人如果真心信了,最后的结果,恐怕是很不简单的。

    宁毅如今对这帮孩子做的,无非也就是这样。简单的知行合一,怎样的事情是对的,这样做那样做就会对国家对社会很好,说一点让人做一点,告诉他们这就是很伟大的事情,再以子曰诗云的各种理论来不断论证其正确性,以钱希文这类人的事迹来烘托煽动。每一点其实都不出奇,也相对的按部就班,但是当所有的因素都恰到好处时,对人的人生观形成造成的洗脑效果,终究是很恐怖的。

    当然,若非此时这世道对于文人的尊重,若非这原本就是一帮淳朴的农村孩子,心中有着“城里先生便非常非常厉害,说的自然是对的”这种想法。事情也不会这么快的出现效果。

    在后世,这其实并不能算是严格的教书行为,它的关键词应该是“政委”以及“煽动”。讲课的目的并不为了识字,不为了做文章,它唯一针对的,就是思想,一切或高深或朴实的思想理论,最终都为了让人形成虔诚的信仰。它不需要门槛,只要稍有理解能力的人,都可以听,都可以学,所以它的最终目的,不是造就什么学究天人的当世大儒,而是造就一批真正敢于牺牲的士兵。

    要让人敢于牺牲,需要给予的,说到底无非也就是一份对方真心认同的价值感与荣誉感而已。但要让人真心认同,又是何其艰难,这帮孩子不过是刚刚起步,在儒家以及江湖侠义的思想烘托下有了个雏形,之后会是一个怎样的结果,终究还是难说。

    他在江宁时教的多是务实派的技术类学生,这时候则是单纯洗脑,算是当初无聊时想的“如何造反”这个课题的部分延续。陈凡当然想不到这么多,但他却发现了其中可用的部分。因此一直在旁关注。宁毅想了想,将一碗水倒进生石灰里,看里面沸腾翻滚起来:“那个古桐观,到底是……”

    陈凡看着碗里的反应张了张嘴,随后笑起来:“可别告诉我你猜不到?当然是很坏的事情。

    “我能想到,只是看得不多。何况听说包天师无恶不作,我怎么知道古桐观到底是干嘛的。”

    “这帮孩子找对了地方。”陈凡微微压低了声音,神情稍稍严肃起来,“他们查的是城中一些妇人失踪的事情……包道乙这人好敛财聚产确实是出了名的,说是道士,实际丢又贪花好色,正常的不愿意来,喜欢欺负良家女子。听说他年轻时曾与一富家千金定亲,后来家中出事,对方也反悔了,嫁了人他艺成之后回去杀了人全家,将那女子……嗯,反正他最喜欢侮辱良家女子,越是贞洁自持的就越喜欢,哭得越厉害越兴奋……这两年已经到了在街上看见一个喜欢的,晚上就叫人抓走的程度了。他是护国天师,谁能拿他怎么样?”

    “喔……倒是一点无伤大雅的低级趣味……”宁毅大概也猜得到了,这时候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片刻后,才说道“他每天晚上就算两个,这又能有多少,大家拼死拼活打江山,如今小小的享受一下,想必也不是什么大事每次破城死的人,零头都不止这点,上面的人估计也是这么想的,这个没错吧。”

    陈凡笑了笑,目光有些冷:“还能怎么样,他就这几点嗜好,说是说不了的,难道翻脸吗。不过他有这种兴趣,下面的人当然也要跟着沾光他看上谁家老婆,明目张胆地绑走了,手下的人看上的也总有三四个吧,当然是顺道抓走……”

    陈凡说到这里,顿了顿,想要继续说张了张嘴似乎又说不出来了。他本是看似大大咧咧心肠却颇热的人,捏了捏拳头,想要转移情绪,指着碗里的石灰道:“用这个太卑鄙了,成不了高手……你不是逢人就说人送匪号血手人屠的么?”

    “立了牌坊当然要当婊子哪有人立了牌坊不当婊子的真是……”宁毅挥手笑笑,“何况我跟厉天佑的梁子还没完,现在厉天闰回来了我得小心点,随身带两个石灰刨……对了你是高手,我如果照着你打过去,怎么打最好?”

    “呃……呵……哈哈哈哈……”陈凡在那儿愣了愣,随后忍不住大笑起来,摇了会儿头,“正面扔恐怕不行,我总能躲开,今天早上那招就不错。天黑,人家不认识你,你喊看刀,恐怕一般人都得中招,石灰要是进了眼睛,你又在旁边,死定了。不过如果是一般情况,发暗器有几个要诀,我虽然没练过,但听师父说过,首先呢”你下午没事的话,我陪你练练……”

    陈凡本身也是不拘小节之人,两人围绕怎么扔石灰说了一阵,随后齤庭院里安静下来,陈凡坐在那儿,看着树叶枯黄落下。事实上,古桐观的事情,终究是让人心中有些冷的,但事情牵涉包道乙,即便是陈凡,也没法说自己可以怎么样。

    宁毅也并非什么天真之人,古桐观里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杭州这几个月里发生的事情里最坏的,更坏更坏的还有很多,他只是没有亲眼去看,不会以为没有。城破的这段时间里,饿死的,烧死的,经受各种虐待屈辱而死的人不计其数,一旦没有了秩序束缚,人之残暴可以穷究想象。而即便是城未破之时,这些事情,其实也在许多黑暗的角落不断发生着。他在此时,也只能尽量安静冷漠地整理那些生石灰而已。

    “最近周围的人都在猜,四季斋上,是谁帮你杀掉汤寇的。”陈凡想到一个话题,偏头笑道,“前两天我说,为什么不是你亲自出手,示敌以弱,躲在黑暗里暴起一刀就把人砍了,当时只是玩笑,不过今早我忽然想到……会不会是真的?”

    宁毅微微愣了愣,随后笑着点了点头,拍拍对方肩膀:“哈哈,太感动了,我每次这样说都没人信……”

    “……想过以后我还是觉得不太可能。”

    “滚。”

    陈凡哈哈笑起来,过得片刻,方才说道:“如今发生这事情,那帮孩子怎么办?”

    “能怎么样?人力有时而穷,要么一撅不振,要么就该学到,做事情是要有分寸的。”

    陈凡看着他好一会儿:“他们说你十步一算,王寅跟我师父都差点在你手里吃亏,你一点想法都没有?”

    “有一天刘西瓜说你……她说陈凡不笨,只是聪明得不明显而已。”宁毅将小桌子上的东西收起来,“聪明得不明显也是聪明人,我能做什么?想法是有,能告诉你的,一个都没有。”

    “刻薄的女人一辈子嫁不出去……”

    陈凡小声嘟囔了一句,事实上,他是极有主见、有辨别之人,方才那样问,也不过是问问而已。

    当天下午陈凡陪宁毅练了一下午用生石灰阴人的方法,古桐观的事情,暂时只好抛诸脑后。陈凡估计是在用莫大的隐忍克制着自己,宁毅如今备战厉天佑,他需要外部压力,但即便是这样,也不可能处处点烽烟。给那帮孩子引导的观念才刚刚成形,唯一可虑的,恐怕是会受到稍稍的挫折该如何引导了。

    无论是陈凡还是他,都是这样想的。但世事总是难如所料。

    只在第二天,报复就已经来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