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七四章 抢风头
    枪锋奔袭,直刺少女背后。

    从一旁街边的黑暗中忽然出现的这道身影速度极快,枪尖疾刺,随后在空气中发出叮的一声响,却是少女猛然间一个错身,仿佛将手中巨刃靠到了背后。枪尖与巨刃一碰,紧接着,便又是几下蜂鸣般的金铁相交。

    这人出枪速度快,却是点到即止,收发自如,看准了空隙,转眼间,将刘大彪逼得身形摇摆,施展不开。

    霸刀营的刀法原本就不适合女子去学,只是刘西瓜聪颖,另辟蹊径,配合着内家功夫找到了极端的发力方式。只是她这力量因巨大的惯性积累而来,既然要求惯性,在应变之道上,就总会有些缺陷,她寻找到应变之法,依靠的是本身的天才以及从父亲那边继承过来的武道经验。不过,一旦真将她作为假想敌,大家首先想到的自然还是从这方面着手,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想陈凡那样有着怪物般的力量,能够跟这女子硬碰硬的。

    能够凭着一把巨刃扬名,在方腊军中占下这样的地位,就说明在她的手中,即便是短板的一部分,都已经超出了别人的长处。然而一旦真能遏制住她的冲势,就意味着她这恐怖的刀法便被破了。

    齐家之人显然便是明白这一道理,埋伏在此陡然杀出的乃是齐家的第三子齐新义,他的枪法并不像二哥一般刚猛,而是灵动老辣。如鹰击燕啄。每一击力量并不用尽,却只是照准刘大彪可能冲往的方向刺过去,阻住女子奔跑的方向。

    少女自然也不会因此就无法应变,仓促之中,她拖着那巨刃,身形、脚步看来犹如醉酒之人一般,摇晃变幻,只是单手操控刀柄,便用那巨刃将刺过来的攻击悉数挡下。只是那齐新义人随枪走,如跗骨之蛆般跟了上来。想要在片刻间拉开距离却是不容易了。另一边,齐新勇也已经缓过气来,从另一侧挥枪冲上,刘大彪双手握住刀柄。猛地拖刀转身,那刀锋在地面上划出一道半圆的深痕来,齐新勇的钢枪挥在锋刃上,直划而下,在黑暗中拖出一大条的火光。

    那巨刃在小小的空间里挥舞不易,当这两兄弟一齐围过来,少女的应对便已经不如方才那边迅猛。她躲闪招架,刀尖一时间却不再离地,每一次挥舞、推动,都在地面青石上刮出巨大的摩擦声。空气中点点火光。齐新勇齐新义两人一时间却也攻不破少女的防线,看起来,枪尖只是在那巨刃上不断徒劳地敲打。

    宁毅如今的武学水准很难清晰地判断出这场战斗可能会有的走向。在他看来,至少刘大彪那边还是游刃有余的,倒是这边的娄静之,情势逐渐便变得不太妙,围攻的三人武艺明显高于娄静之的几名家卫,加上又都是不怎么要命的状态,转眼间,又是一名家卫被当中的大汉以三截棍打爆了脑袋。()

    此时围在娄静之身边的只剩了四人。娄静之本人也是有些武艺的,但在这等情况下,已经没什么意义,这边三人迫来,他提着长剑便下意识地朝另一边退过去。两边战场的距离不片刻就已经拉近。他的一名家卫意识到不妥。说了一声:“少爷,别往那边去了。”娄静之微微愣了愣。这一下,便不知道该走去哪里,在他看来,这边刘大彪与齐家的老二老三在打,还是刘大彪占了上风的。另一侧,齐新翰挥舞长枪,再度浴血杀来,要冲过四名家卫的防线。

    那一边,正与刘大彪在战斗的齐新勇与齐新义陡然撤了枪,身体一晃,朝着娄静之这边就刺了过来。

    砰的一下,齐新翰与阻挡的家卫一下硬碰,身体却是朝着刘大彪那边投了过去。

    局势就是在这一刻,有了变化。

    在场的形势原本是齐新勇齐新义围攻刘大彪,齐新翰带着两名家将取娄静之,而娄静之的四名家卫将他挡在了后方,但在这一瞬间,齐新勇齐新义撤回了攻击直奔娄静之,却在短暂的片刻中形成了五人齐攻娄静之的局面。这一边,刘大彪猛地挥起了巨刃,然后,局势再度变化。

    齐新翰朝着她猛扑过来,齐新勇齐新义也是虚晃一招,再度奔向刘大彪,齐家的两名家卫中,有一人投出了长枪,那长枪呼啸飞过娄静之的身侧,朝着少女猛袭而去。这是齐家最为得意的投枪技“索魂枪”。

    假作攻击娄静之,随后猛然围攻刘大彪,并不是什么很妙的策略,但仓促之中,这一切却如同经过无数次的演练一般。齐家几人的配合何其默契,娄家的家卫当中虽然也有人看出可能遭逢的不妙情况,但他们本就打得吃力,自然也无法施以援手。齐家三兄弟猛扑而来之时,空气中只听少女“哈”的笑了一声。

    兵刃交错,这一瞬间哗的绞在了一起。长枪与巨刃的碰撞激烈轰鸣,从宁毅这边看来,在短短的一两秒时间内,那巨刃的纵横挥舞竟将齐家三兄弟处于巅峰状态的攻击都给迫开,投出的钢枪飞上天空,齐新勇、齐新义都在随之而来的死磕中退后了一两不,人影的缝隙中,少女目光冷冽,将手中巨刃回挥到极点,犹如绷紧了的弓弦。随后,是一记横挥。

    巨刃呼啸、脱手、飞旋而出。齐新勇齐新义朝着旁边跃开,那巨刃飞舞的道路上,就连后方攻击娄静之的大汉都在挡了一下以后几乎握不稳手中的三截棍。巨刃飞向街道另一边的墙壁,轰的一声嵌了进去。也是在这一下之后,少女朝后方踉踉跄跄退了几步,她已经空了双手,还未及站稳,前方劲风袭来。

    齐新翰悍然杀至。而在齐新翰的后方。齐新勇齐新义抓住了机会。猛攻而上。

    这是唯一的机会……

    无论是齐新翰还是齐新勇齐新义,这一刻都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长久以来,没有人看过刘大彪巨刃脱手后的情况。如同她自己说的,她并未入过江湖,这几年来,大家所能见到的她的出手,要么是在战阵上,要么是在方腊营前,霸刀营不讲道理也不愿意跟人扯皮的时候,少女就二话不说拔刀斩人。对于她手中刀法的凌厉,没有人能够有所怀疑。特别是在战场上掀起的杀戮,少女手中刀锋所至,足以以一破百。当者披靡。

    然而,没有了武器之后,一切也就急转直下了。

    在娄静之甚至于旁观的宁毅都有些错愕的目光中,齐家三兄弟攻势凌厉惊人,犹如一堵巨墙,转眼间,四人推出十余米的距离,长枪挥击、锋牙交错,已经将那娇小的少女淹没在怒涛般的攻势里。

    在这边根本看不清那状况如何,但显然少女已经处于完全的劣势当中。不过。此时此刻,也只有在前方的三人,才开始意识到情况的诡异与不妥。

    就在少女的身形狂退,衣袂翻飞间,隐隐的破风声开始包围住他们的攻击,然后,齐新翰小腿上挨了一脚,痛入骨髓,随后他侧脸避过一记破风声,衣袖带起的风力刮得他的脸颊都隐隐作痛。从他眼角一现即逝的,是一只白皙小巧的……拳头。

    这只是一切的开始。

    位于三人中央的齐新勇枪身被猛地拉住,朝着前方被拖了过去,少女如幽灵般地与他错身而过,一拳轰向旁边的齐新义。齐新义才仓促躲过,腹部上陡然一痛。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几乎令得他肠胃都痉挛翻腾起来,随后,大腿应该是被对方足部一点,痛入骨髓。随之而来的第二脚踢在了他的胸口上,接着是肩膀,上天梯,少女的身体翻飞起来,下一刻,又再度沉入三人之间。

    转眼间,齐新翰头上又挨了两拳,齐新勇手臂上被连续攻击,手中长枪被刷的扔飞了出去。三兄弟步伐踉跄,试图重振旗鼓恢复阵型,也是到得此时才意识到,眼前少女手出如风,打的竟是一套拳法,她身形迅速,出拳如电,但每一击的力道竟都让人感到痛入骨髓,配上擒拿手法,三人在这片刻间就如被卷入了飓风之中,踉跄迎击狼狈不堪,谁也想不到,少女失了武器之后,看来竟然比武器在手时更加可怕。

    这三人毕竟也是战场中摸爬滚打下来的人,仓促之中,组织起攻势勉力抵抗,齐新翰被打中一拳,说了一句:“哈……咳……开什么玩笑……”

    少女一拳砸在齐新勇的肩膀上,又是一击切对方手腕,目光冷漠中,话语也是淡然:“我早说过,我未入过江湖……”

    齐新义长枪刺来,她侧身避开,转眼间朝三人挥出五拳,握住齐新义手中枪身一夺,随后将他连枪带人推向一边:“战阵之上,刀枪越重越占便宜,不过江湖切磋,显然并非如此……”

    弓步直冲,挥拳之中,破风呼啸,肘击顺势下击,砸在齐新翰胸口之上,少年踉跄退后,吐出一口鲜血来:“这套小金刚连拳,我从小练起,从未用过,总不见得我刘大彪失了武器便会一无是处!”

    语声清吒,虽然一开始听来平和,但到得后来,也已经微有薄怒与训斥之意。她先前挥舞巨刃对敌,其实犹有余力,现在看来,若不是旁边有个碍事的娄静之不能死,恐怕她从头到尾都不至于将兵器扔掉。

    双方实力悬殊犹如天壤,此时还有大量兵将在外面寻找齐家叛党的下落,血仇眼看便不能报了。那齐新勇陡然间虎吼一声:“动手——”

    砰——的一声巨响响彻夜空。

    此时战局原就激烈,几人挥舞兵器,浴血而战,齐家三兄弟虽然趋于劣势,但仍然悍勇,死战不退。齐新勇陡然这样喊出来,所有人都已经提高了警惕,但谁也没想到,会响起这样的一声巨响。就连刘大彪都被吓了一跳,因为她陡然反应过来,这是枪响。

    当初太平巷的那一夜,她就已经见识过这样的响声,后来也有过大量的了解,如果说在这个时候,宁毅朝着她开了一枪,她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受了伤。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感到有些错愕,随着那枪响声,一道暴起的人影骨碌碌地滚在了地上,连续的滚了好几个圈。

    大家都愣住了。

    这个人是方才那店铺中的老板。

    就在齐新勇大吼动手的那一瞬间,他就像是潜伏了许久的狮子,无声的、迅速地从藏身处暴起跃出,然后……落在了这枪声上,血洒长空,人就骨碌碌地滚出去了。

    从他跃出去那一刻的气势,到随后的收尾,一切实在是有着太大的反差。齐新勇等人其实已经没有办法了,从方才叫出来的那一刻,实际上是想要出尽筹码,做最后一搏的,人忽然死了,这蓄积到最高的力量就发不出去。而在刘大彪这边,当然也被对方忽然的大吼吓了一跳,她是厉害的武学高手,立刻做出了警惕,但随后的这一幕,也令得她蓄力的一拳打不出去。大家都愣了愣,场面就尴尬下来了。

    尸体滚啊滚啊,就停住了,血流出来,宁毅看着尸体,眨了眨眼睛,片刻之后,微微拱手:“咳,在下血手人屠宁……”

    他话没说完,齐新勇退后了一步,说道:“走。”随后,几人未说二话,拔腿就跑,转眼间消失在黑暗中。

    宁毅站在那儿也愣住了,风吹过来,觉得有些冷,他用手指抓了抓头发:“呃……怎么这样……”

    他也不是故意的,条件反射而已……(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