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七三章 血、火、刀、枪
    夜风飒飒而过,黑暗中的道路边木叶轻响,血腥的气息弥漫开来,刘大彪抱着那长木盒站立在宁毅与娄静之的前方,安静得犹如抱琴侍女。

    以摩尼教为首,方腊起事之时,当中真正为骨干的力量,大都是些绿林豪杰。虽说在这些人中间,山匪响马居多,真正为国为民的豪侠之流几乎没有,所谓江湖,也与后世金庸笔下的江湖颇有不同,但只要是绿林,有一大群人混的,终究还是有他们自己的规矩、路数,三五人也好,三五十人也好,小打小闹的,也有着属于他们彼此之间的生活状态。

    这样的生活状态在方腊真正起事之时,就被打破了。往日里若有恩怨,或彼此奋起而战,或纠集朋友,灭人满门,个人的豪气勇力,在其中占了颇大的一部分。但其实之后,不是几百人上千人的阵容,就已经上不得台面,虽然偶尔也有互相看不顺眼的放对厮杀,在这之前,却往往要经过多达上千人的关系网的过滤,虽然性质上无非也是呼朋唤友拉关系,但这其中的复杂程度,远非之前几十人可比。纯粹属于个人勇力方面的影响,已经降到了一个极低的程度。

    方腊军系之中,要动齐元康,这中间已经不涉武林之事了。齐家虽然猝然受袭,但齐元康根基是有的,甚至有着真正足够造反的力量,当他遭逢这突如其来的发难,虽然翻不了盘,但家中的子弟、麾下的将士一时间大家却无法完全扫掉。齐元康原本有五个儿子,被外界成为齐家五虎,这次乱局当中,他们有的被杀,也有的逃掉,会想着报仇,这是人之常情。但对于他们要报仇的对象,恐怕谁也不会真正担心。

    刘大彪也好,包道乙也好,娄敏中也好。方腊也好,这些人不仅本身艺业惊人,而且谁的身边都有重重护卫。绿林小说之中,忠良之后要厮杀寻求,对上普通人,那是容易的,可若对方是官员。则往往难于登天,对方根本就不会将他们当成真正的对手。谁也没想到,以刘大彪的身份今天会站在这里等着他们过来杀自己。

    自起事之前,霸刀庄就是天南武林第一庄,庄中数百人皆练刀,扩大至影响范围,能成军者数千。人数到了这个程度,他们在武林上的性质原就已经变了。偶尔有江湖名宿找庄主切磋无妨。你若与刘大彪一人有仇,人家几千人剁你,那还叫什么武林。少女当时还未长大。也从未闯过江湖,到刘大彪去世,她接手山庄,造反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一半了。只是大家没想到的是,她虽未入过江湖,对于这些江湖规矩,反倒更要看重几分。

    宁毅也是到此时才能明白少女的用意,他倒不至于肤浅到说什么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真正这样做的人,其实是什么事情都做不成的。从这段时间的来往中看,少女原本就是这等性情。只是自己被卷入其中,就颇有些无妄之灾的味道了。他今日在四季斋上才从鬼门关走过一圈,此时头上缠着绷带,身上带着血迹颇为狼狈,但一时间,也只好拔刀出来。

    略想了想。又拱手道:“在下血手人屠宁立恒,今日齐、刘两家的恩怨,在下愿意做个裁判……”

    他话说完,没人搭理他。齐家来了四名刺杀者,唯有齐新勇完全露面,潜伏在黑暗中的或许还有。今天这样的情况下,就连娄静之都知道事情不可以江湖二字度之了,齐家的人如果在这里将江湖规矩,一旦军队过来,他们就是死路一条。此时这位左相公子脸色如看傻瓜一般的瞥了宁毅一眼。在场唯一重视宁立恒的恐怕就只有前方的少女,夜风拂过,双方僵持片刻,反倒是少女转过了头来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扬起,眼中有着清澈的笑意。

    像是宁毅说的这个冷笑话,这时候反倒把她给逗笑了。

    也就是在她回头的这个瞬间,齐新勇陡然握紧了钢枪,脚下一踏,飞快地缩近了距离!破风疾响,宁毅前方,少女还在回头笑,“咔”的一声,响起在她的怀里。

    那一瞬间,她的手上也未见动静,只是那长木盒陡然滑开了盖子。下一刻,她也转过头去。

    四周的天地在此时也都已经响起了破风声!

    后方一根索命铁枪破空而来,飞向娄静之,侧面两道黑影悍然杀出。宁毅身前,装刀的长木盒被少女反手一掷,轰的飞过了宁毅身侧朝后方袭去,而少女的身影已经推着刀柄,炮弹般的投了出去,转眼间,冲向那持枪而来的齐新勇。

    砰砰砰!像是打铁一般的巨大声响,随着金铁相交的火光爆起在长街之上。

    装刀的木盒与后方飞来的钢枪一碰,碎屑飞舞,那钢枪也被反弹上了天空,一道身影从那边疾冲而来。长街之上,娄静之在宁毅身边拔出了随身的长剑,护卫他的六名家卫也在瞬间动了起来,从侧面冲出的两人当中有一人身躯高大,“啊——”的一声冲将出来,手中长枪化作一根三节铁棍,如同环抱一般直接锁住了六名家卫当中一名使刀汉子,推着他径直朝娄静之冲来,旁边同伴一杆大枪如灵蛇挥舞,将试图上来阻挡的家卫疯狂挥开。

    宁毅朝一边的店铺靠,娄静之则试图与家卫会和,此时见对方第一时间冲向他,提着剑又赶快往旁边走,他手下家卫毕竟也有一两名武艺高的,一齐上前将侧面逼来的两人截住,顺便挡住了后方飞掷长枪过来的那人,转眼间战作一团,人影腾挪,长街上混乱不堪。

    那使刀汉子原本是长刀与身体都被对方以三节棍钳制住,那人身材魁梧高大,一冲出来气势逼人,他被推得不断后退。但稍稍过得片刻,钢刀也就拼命挣扎起来,脚下扎起步子要与那大汉对抗,才这稍稍一停,大汉那张狰狞的面孔已经在他眼前放大,头槌轰的一下砸在他脑袋上。他脑袋嗡嗡作响,只觉得身体被拉得转了好几个位置,却是旁边同伴欲救,这大汉推着他做便做挡箭牌。将要反应过来时,腹中却是猛然一痛。

    那随在大汉身边的少年枪法凌厉,看准这机会直接将他捅了个对穿,枪尖刺出脊背,在少年的咬牙使力中还朝着使刀汉子身后的家将逼过去。

    这次随着齐新勇过来的不过三人,后方善掷投枪的与这使三截枪棒的大汉都是齐家的家将亲卫,齐新勇在齐家五虎中排名第二。随在那大汉身边枪法凌厉的少年却是齐家五少爷齐新翰。齐元康在造反之前原本有报效家国之心,前四个儿子分别以忠勇义节为名,到第五个儿子觉得家中尚武的孩子多了,这个将来要读书考翰林,因此以翰字为名。

    不过五个孩子中,这齐新翰反倒是武学天赋最高的一位。他年纪尚轻,一手钢枪凌厉,军中向来称他是赵子龙第二。但此时家破人亡死了父亲,枪法凌厉中却是凶戾了十分,大吼之中推着那被刺穿之人转了好几圈。钢枪挥舞间,将那人整个腹部都给拉开,尸体倒下时形如腰斩。不过这人体内脏器在方才就已被绞得粉碎,人早死了,倒也不用受那种苦楚,只是漫天的肉屑鲜血横飞,将这长街附近转眼间就杀得如修罗屠场一般。

    娄敏中虽然是左相,之前混江湖时也是文武双全的豪侠,此时他毕竟专注文事政事,前来投奔他的高手倒不是没有。但娄静之平日里也就是与人谈书论文泡泡妞,家里给他安排的护卫中高手却不多。毕竟真正投奔过来的人是想要干一番事业的,对于护卫一个公子哥的兴致也不高。这时候几名家卫里真正厉害点的不过两三名,然而齐家两名家将已是亡命之身,那齐新翰背负着血仇而来,横的怕不要命的。转眼间就已将他们杀得左支右拙,随即又被齐新翰刺死一个。

    这次有娄静之在,齐家的人也不是单纯光棍地寻仇了,由齐新勇接下刘大彪,其余三人却是一开始就将目标定在了娄静之身上。他们倒不是真的相信娄静之与刘大彪有一腿,但一来由此可能,二来这种政治斗争,娄敏中肯定也是毁掉齐家的首肯者之一,三来娄静之若在刘大彪眼前死了,他们就算杀不得刘大彪,娄敏中也必然与霸刀营交恶,此时进攻娄静之的攻势凌厉无匹,反倒将持刀躲在一边的宁毅给空了过去。

    毕竟血手人屠恶名不彰,齐家没人认识他。

    这边在第一时间就遭逢杀手,鲜血飚射,险象环生,然而却只有刘大彪与齐新勇那边的战局,才是最为惊人的。

    齐家五虎,齐新翰天赋最高,但毕竟齐新勇年纪大些,他闯过江湖,又经历过战阵,枪法刚猛沉稳,乃是在场四人之冠。他第一时间持枪冲来,脚步并不离地,却是快速非常,身形似箭,转眼间拉近了距离,破风疾响,俨如缩地成寸一般。那杆钢枪在他手中犹如灵蛇,枪尖并不平稳,却是如同灵蛇吐信一般在前方一个小圈子内不断舞动,转眼间就推过十余米。

    这是无比老辣的一式中平枪,枪名中平,基本招式也是平平无奇,几乎每种枪法里都有,无非平举着当胸刺出。但这中平枪也是最为难挡的一式枪法,练到极处,随意一刺,胸腹肩颈都在范围内。齐新勇内劲极大,双手握枪,手不动,却已令得枪身籍着钢铁的弹性颤动起来,两人之中原本还隔着那破棚子,他身形一冲,刘大彪自那边投过来,便轰散了地上的木片。

    “啊——”的一声,枪尖朝着前方刺出去,下一刻,火光激射,他前冲的势子在下一刻,就被硬生生的砸了回去!

    金铁交击之声如同炒豆子一般疯狂响了起来,齐新勇当着正中刺出的森严枪势几乎在第一时间就被砸得偏离了中心。那刘大彪挥舞巨刃,原本沉重,但此时挥舞疾旋,竟是快速到了极点。她脚下穿着白色朴素的绣鞋,脚步飞旋中,裙摆如匹练般响动,身体与那巨刃卷在一起,背、推、撞、挥、劈,看起来就像是她拖着刀、刀也拖着她,飓风一般无法停止地舞蹈起来!

    齐新勇想要稳住枪势,但根本不可能,枪声挥砸间,脚步止住了冲势,被逼得后退,那后退的势子越来越快,手中钢枪挥舞,却也是越来越快了,口中“啊啊啊啊啊——”的暴喝而出。

    他使枪多年,又是得父亲亲传,对这大枪原本就是如臂使指,比起宁毅在四季斋上对上的那人还要高出几筹来,这时候随着那大喝声,全身的气力、经验都已经使了出来,那大枪在他的挥舞之中如棍、如鞭、如蛇,在这夜色之中,空气里挥出无数残影来。但那枪势随着时间越变越凌厉,他的步子竟也越退越快,处境也越来越不妙。

    他那中平枪原本该是在中央一点转动,在第一时间便被砸开,随后口子也是越来越大,刘大彪的刀先是砍他枪尖,随后却是一寸一寸的不断蔓延,劈上枪声前端、中段,看起来,简直像是一只猛然砸进去的大铁球,而齐新勇的枪势,就像是暴风雨中陡然被吹得炸开的伞骨!无论这枪势如怎样的乱鞭挥舞,却无论如何无法阻挡那大铁球的去势。

    倒塌的凉棚下还有桌椅,在第一时间就被碾过去的两人撞成了碎片。兵器讲究一寸长一寸强,但齐新勇手上的枪对上刘大彪的刀,转眼间就又退出十余米,优势尽没。齐新勇猛然间奋力撤手,侧身后跃,巨大的刀刃从他头上挥过,切下了一大截的头发,下一刻,刘大彪挟着巨刃从他头上扑了过去。他才微微起身,回头,就在丈余外的视野中,少女的身影呼啸飞旋,她脚步交替,裙摆、衣袂呼啸如舞蹈,但手中拖着巨刃朝着这边便是犹如惊鸿的一刀斩来。

    轰的一声巨响,齐新勇整个人连人带枪都被批飞了出去,侥是他及时以钢枪抵挡,否则恐怕整个人就已经被劈成两半。但即便如此,虎口上一阵剧痛,都有将要裂开的错觉。若非亲自交手,恐怕谁也想不到,眼前看似身轻体柔的少女,会在身体疾舞之下,劈出如此恐怖的力道来。

    娄静之这边一片混战,那边的巨响之中,宁毅朝着一边的店铺靠过去,此时那店铺棚舍已毁,但老板还在里面。这人能够在这等情况下还开着店,想来也有些关系,但遇上眼下的情况,也被吓傻了,躲在房间里不知所措,与宁毅倒是同病相怜。那边刘大彪一刀将齐新勇斩飞,身体也微微停了停,双手握刀就要前冲,也在此时,又是一杆钢枪自黑暗中刺了出来,直奔少女的后背。

    这人先前躲在街道旁边的房舍里,此时方才出手,便是要籍着少女旧力已消,新力未生之时将她锁死,让她无法那样迅速地动起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