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七〇章 夜凉
    马车行驶着,车里灯火摇晃,外间的道路上传来嘈杂的声响,偶有火光成队晃过,有人呼呼喝喝,令得马车减缓了速度。

    醒过来的时候,楼舒婉还在车上,坐在一旁的,是兄长楼书望。看见她醒来,楼书望想要过去握她的手,但几乎是被她下意识地躲了一下,握变成了拍:“没事了吧?”

    乍然醒来,记忆其实还留在晕倒的前一刻,她坐起来,随后却也反应过来,掀开车窗往外看了看,一队兵丁举了火把正奔跑过去,这里距离四季斋已经很远了,也不知道那边现在究竟成了什么样子

    “哥,你怎么能这样……”“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但宁立恒以来已经与我们家结了梁子,这梁子化不开,二来他已经惹上了大祸事……忘了他吧,你不该再跟他结识。”

    “他……”楼舒婉放下车帘想了想,随后拧起眉头,抬高了声音,“他……不过是一点小事,二哥跟他的一点误会!有什么化不开的!”

    楼书望望定了旁边的妹子,随后虽仍然是淡然的口吻,却还是抬高了些声音:“你二哥要杀他。”

    “什、什么……”

    楼书望偏过了头:“你以为家里人就不知道宁立恒还在杭州?你二哥看见过他一次,他最近突然奋发,到处结交,就是要通过关系,将宁立恒找出来,杀之后快。今日那娄静之也是他结交的人之一,是我介绍他们认识的……不过有今晚这桩事情,你二哥是不可能亲自动手了。”“二哥他怎么能这样,他与立恒不过是些许嫌隙,要说到底……顶多是他见檀儿妹子长得漂亮,有些好感而已,有好感便要杀人夫君么!大哥……你、你也支持他……”

    楼舒婉说着,有些不可置信,但楼书望语调淡然:“你二哥要杀谁,我不插手,但他是楼家男儿,要振作,我很高兴。我早知那宁毅所在,但你二哥要找他,能不能找到,我都不管,我倒宁愿那宁毅藏得久些,手段厉害些,你二哥遇到的困难越大,也能越成长些。我也早知道你与他来往之事……”

    他的目光望向楼舒婉,这次看了许久:“宁立恒……与你以往来往的那些男人不同,你玩不起,驾驭不住的,有今日这事……忘掉他吧。”

    “你……大哥……你是说我水性杨花……”楼舒婉在这方面其实敏感,说完这句,却是一咬牙,将手举了起来,“你们这些男人,二哥,说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说什么宰相肚里能撑船,哪有为了这种事情就要杀人的!杀人啊!杀人夺妻,这是戏文里坏人才做的事情啊!不过是一件小事,国家都没了,二哥怎么能记这么久呢……男子汉大丈夫……”

    她话没说完,楼书望伸手往旁边的座椅上猛地一拍:“你就是水性杨花!”他这些日子也已经累了,大概被妹妹的说话激怒了一下,不过这愤怒也就到此为止了,这位楼家大公子的目光随即平复,叹了一口气:

    “可你是我妹妹,我也知道你的心性,与那些真正水性杨花的女子不同。当初让你嫁给宋知谦,家中对你有所逼迫,我知道你心中不愿。宋知谦管不住你,那是他的事情,我只愿你过得好。可是,你后来那样,真过得好吗?那些与你来往的书生,你当时真心诚意的待他,可哪一个不是随后就厌了……”

    “人要知足,你想要配一个怎样的男人,我心中明白,可当时整个苏杭,若有那样的男子,我难道不会帮你找么?找不到啊,你心中想的那种男人,那些名门贵第里,或许是有,才华横溢文采风流又要与你相合的,脾气好又儒雅的……舒婉,可你不是什么才女,当时我们楼家,又能配得上那样的人吗?”

    作为家中长兄,楼舒婉对楼书望虽然一向儒慕,但两人之间平时并没有太过亲密的感情,但此时听得兄长这样说起来,她眼圈几乎也就要红了:“那我……那我当时也说过,我不要嫁人啊,没有我喜欢的我不要嫁啊!”“女子大了,怎能不嫁人!”楼书望说道,“何况……你刚与宋知谦成亲的时候,感情不也挺好的么。他出身是不算太好,但文采是有的,称不上不卑不亢,但当时也不会过分唯唯诺诺。当时他已是最好的人选,你又不需要嫁到什么高门大户,楼家能供你一辈子衣食无忧。家小些,不过分唯唯诺诺也就是了。你想要那种完全不卑不亢,什么都丝毫不在乎偏又能对你平等相待的男子,到哪里能找得到!”

    楼舒婉咬了咬牙关:“宁立恒……就是……”她说完这句,随后又补充,“这样对檀儿妹子的……”

    “他?”楼书望看了看她,“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情,你怎会知道。他看来不卑不亢,实则傲骨铮然,你……驾驭不住他的。”

    楼舒婉沉默半晌,幽幽说道。

    “大哥你也说他好了。”

    “我是说他好么?我是说你驾驭不住他,你现在或许觉得他温文尔雅之下不乏强势,就觉得你作为女子,不妨小鸟依人了,可你从小是从不得违拗的日子里过来的,过不多久,你就一样的烦了,这倒无所谓,不过如以前那些男子,你赶了他们便是,可这个……他的才学你会佩服,你会喜欢上,到时候只是他厌了你,你便连哭都没处哭去,你是我妹妹……”楼书望说着顿了顿:“算了,我不该跟你说这些事情的。跟知谦好好过日子吧,没有什么日子是过不下去的。舒婉,其实你终究只是娇惯得狠了,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山望着那山高而已。”

    其实这些事情,楼舒婉本身未必就没有去想过,只是即便想到,又能有什么办法,她已经是被娇惯了这么多年了,岂是单纯想想就能变个样子的。

    车厢内一时间沉默下来,过了一阵,楼舒婉轻声道:“那……立恒到底是惹了什么事情了啊,怎么那厉将军,要这么不依不饶地杀他啊……”

    “他与石宝等人正面交过手,他杀了苟正、陆鞘、姚义、薛斗南,就像厉天佑说的一样,他的手上,有数千义军将士的血,舒婉,这些东西,你都没打听清楚吗?”

    “怎么回事啊,他不过一介书生,如今管着做做账而已……”

    “呵,一介书生……”楼书望已经笑了起来,随后方才肃容将他听说的有关宁毅的事情说出来,从太平巷的爆炸到湖州的一路逃亡,最终才只是因为运气不好被抓了回来……“他这样的人,是你驾驭得了的吗?”

    楼舒婉听着这一切,先是有几分错愕,随后却是睁着眼睛,身体都有些战栗起来。她此时才知道,宁毅平日的轻描淡写背后藏了些什么东西。对上石宝,或许还有方腊这边据说最厉害的佛帅,后来的一路逃生,将数千人的生死帷幄于掌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以前只在话本故事里听说过这些,却想不到,最近与自己来往的,竟会是这样的人物。

    “那……”她想起四季斋上的情况,“他就算对上厉天佑,或许也不会……也不会……”这话说到一半,却也觉得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终于道:“那大哥你怎么还让二哥去找他麻烦啊,立恒他这么厉害,你怎么还能让二哥……”

    方才的说话中,楼书望并未伪饰对宁毅所做的这些事情的肯定,不过此时却是看着妹妹笑着摇了摇头,又想是不怎么介意的样子

    “舒婉,这世上之事,有因人成事的,有因事成人的,但归根结底,都是两者一齐作用的结果。没了大势,本领再强,也做不出什么事来,哪怕资质一般,如果逢了大势所趋,有时候也会做出一番功绩……这世上哪有什么真正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之人!你不过听故事里说得神奇而已,宁立恒当时与钱希文有旧,得了官府支持,他自己多少也是有些本事,而在一路逃亡途中,汤修玄他们走的都是这一路,你就相信事情都是宁立恒一个人在做?”

    他吸了一口气:“就算他真有鬼神之能,此时到了杭州,他又能如何?今日厉天佑是下了决心要杀他了,得罪霸刀营也在所不惜,他兄长乃是厉天闰,马上就要回来,那霸刀营就算有实力,又能为他争取到哪里去!人家要不是下定了决心,能这样子过去四季斋?即便是佛帅,到了这等情况下,能打过一楼当兵的?”

    “要到家了。”楼书望说着,拍了拍妹妹的肩膀,“别多想了,反正都会是这样,他没有活路的。”

    “但……他既然能做到那些……也许有转机呢……”

    “就算有,那也无所谓了。”楼书望回答,“你二哥还是要杀他,你阻不了的,还是说你真想因为这宁立恒就与家里反目成仇呢?”楼舒婉有些沉默,她做不了这样的事情,只是在掀开车帘时,望了望四季斋的方向,楼舍自然是看不到了。她也知道不可能有什么转机,但既然还没有确切消息过来,她总还可以幻想一下有没有机会。或许还活着、或许还活着……但在更多的思绪中,她似乎看到立恒如今已经死了,宣威营扬长而去,虽然努力地不让自己刻意想到这些,但只要它们飘过思绪,她还是抱住了身子,夜凉如水,时间赶不回宁毅还活着的方才的黄昏,她便也感到了寒冷,思绪在渺茫的幻想与无法可想的交替中渐渐变得麻木起来……

    曾经在她未曾料想到之前,她认识了一个那样了不得的人物,但可能在不到一炷香以前,她看不到的地方,他已经死了……

    另一侧,四季斋。

    当先的那人拿起了手中的人头,空气都已经冰凉地僵在了那儿,稍后方一点,刘进望着这一切,也已经定住了,想要往前走,看得更清楚一点。

    随后,传来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怎么会……”

    “汤寇……”

    “说什么……”

    只是些微的声响,随后,众人望向那黑暗的房门里,因为在那人手上拿着的,赫然是那大汉汤寇的头颅。没有人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后方的人甚至还没有看见那人头的样子。随后,却是厉天佑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

    “他有埋伏!”他抓起手中的刀,用刀背砰的打飞了顶上的一只灯笼,些微的光芒朝黑暗中飞进去,有人在轰然巨响中踢爆了已经破裂的房门。

    后方众人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众人的反应,却已经说明了一切,厉天佑这边的人疯狂地往那房间冲过去:“抓住人!”“他有帮手埋伏!”

    “那汉子竟死了……”

    “宁公子把人杀了?”这边第一时间的窃窃私语中,也是一片错愕,刘进看了看后方,又看看那边的人头,也在此时,房间里“轰”的一声巨响,光芒亮起一瞬,几乎将所有人都吓到。光芒回复之后,在那里面,有人缓缓地晃了晃手中火折子的光点,点亮了灯盏,他此时的语气,也没有了方才的冷硬,变得有些轻松了。

    “我赢了吧?”

    众人只是方才一愣,此时没有理会他,有人竟打穿了那边的墙壁,冲进另一个小包间里去。宁毅一手持刀,一手拿火铳,从那房间里走出来了,顺便擦了擦脸上的血渍。厉天佑双手握拳,他看着那房间里汤寇倒下的无头尸身,没有说话,随后只是狠狠一句:“搜!把他的同伴找出来!”

    宁毅没有为此争论或反驳,他今天受伤虽然看来不重,但现在也已经颇为狼狈,只是那风度还保持在身上,看了看刘进,走到一旁的桌边坐下了。二楼上一时间一片混乱,众人是笃定他杀不了那汤寇的,火铳方才也没有在杀人时放,先前他将那周围都弄得昏暗,肯定是有帮手暗伏其中,此时也不争辩,就是要让厉天佑吃哑巴亏了。到得此时,才有几分文人的风格表现在他身上,只要没有证据,旁人在理上终究是争不过他的,大家一时间议论起来,也都说他是有另一名帮手在,但相对于厉天佑带了整队兵来的气势汹汹,宁毅不过区区三人,又没有让人找出破绽来,这一手落在大家眼中,就委实显得漂亮。

    也就在这小小的混乱里,另一个大家未曾关注的小插曲,此时也正发生在楼下。朱炎林方才就下去处理了,大家看着战况激烈,也未曾在意,就在大家仍在搜查的时候,厉天佑回过头来,目光血红地望向宁毅,他还没说话,一个声音从楼下响起来。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那声音是朱炎林的,他大概是在读一首诗,声音传来,并不大,但由于此时已是夜间,四季斋也空旷,楼上的众人,还是听到了。

    厉天佑愣了一愣。

    随后,大家看见厉天佑的一名幕僚匆匆从楼下上来,附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如果是方才在楼下的,或许就会注意到,刚才在门口,有一名抱着一口长箱子,看来长得漂亮的女子与守在这里的兵丁发生了冲突,朱炎林随后下来了,大家说来说去,那女子道:“这里不是开文会吗?为什么不能进,欺负我不会诗词么?我也会的,写给你们看啊……”

    然后那女子在门口的木台上歪歪扭扭地写了一首诗,朱炎林就念了。此时念诗词讲究抑扬顿挫,那诗作或许算不得上佳,但也颇有气势,朱炎林也被这气势感染,楼上的人便听得他有些迟疑的声音流畅起来。

    “宏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那诗作到这,可以说已经将江湖之中的森然气氛已经描绘出来,大家方才才经历了那场打斗,如今厉天佑等人在这边站着,宁毅浑身带血地在这里坐着,灯烛昏暗,一片狼藉……更是衬托了那诗的几分气象。有人从楼下走上来,脚步轻盈,目光疑惑,大家最先看见的,其实还是她抱在胸前的长长的木盒子。

    朱炎林在下方慨叹“尘世如潮人如水,空叹江湖几人回”的时候,大家也看见了那少女的面孔,她长得很是漂亮,五官极美,但没有人认识她。她环顾了四周,似乎有些好奇,但目光之中,也没有太多的信息流露出来。

    看起来,像是一个霸刀营的丫鬟……

    厉天佑站在那儿,看了她好一会。

    然后他面无表情地说道:“走。”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