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六七章 狭路
    窃窃私语,风声鹤唳……

    “那是谁啊?”

    “厉天佑……镇国厉大将军的弟弟……”

    “他来干什么……”

    “这等身份,有人犯事了……”

    四季斋上,原本朱炎林所开宴会邀请的人数颇多,此时即便走了大半,仍有四五十人在此盘桓。加上原本就在店内的小厮,请来助兴的青楼女子,这个规模其实就更大了些。

    四五十人中,多数都与方腊此时的系统有些关系,但如同刘希扬这般的,觉得齐元康的事情与自己并无干系,冲着朱炎林、娄静之等人留了下来。也有的是原本就在方腊义军中的年轻人,为的则多半是被留了下来的那些青楼女子,打仗的事情已经经历了许多次,这时候找着心仪的姑娘搭话说笑,献着殷勤。

    一方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方面也是因为身边环境稍微稳定下来,与会者多少懂些诗文,也有几分倾慕那种八风不动宠辱不惊的名士风范。从城内乱局开始到现在,四季斋上的气氛,一直都还显得悠闲。但随着这队兵将的上楼,特别是认出为首的厉天佑之后,才委实将众人都吓了一跳。

    朱炎林的神情从一开始就显得有些僵硬,皱着眉头,目光阴沉不定,甚至娄静之也下意识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平心而论,大家造反出身,方腊军中将星云集,厉天佑在这群人中间庸庸碌碌,算不得出众的,但他的兄长厉天闰却委实是军中一等一的人物,镇国大将军弟弟的这个名头,谁也轻忽不了。

    此时杭州讲的是稳定民心,只是吟诗作赋,就算遇上齐元康谋逆的这类大事,朱炎林等人也能确定不会出什么问题。但在今夜这等时刻,厉天佑人陡然率兵过来,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只能是齐元康的事情波及开了,有人随着这兵祸被一同拉下马来,而以身份看来,就算是左相之子娄静之,一时间也有几分猜疑,是不是因厉天闰归来而要开始的这场政治斗争,要把自己家也给卷进去。

    当厉天佑走到一侧的桌边直接做下,看到坐在那儿的两个人,许多人才松了一口气。也有人能认出两人身份的,如刘希扬,如朱炎林这般的,心中猜测是新兴的楼家被拉下马了。楼舒婉一时间更是脸色煞白。

    眼前杭州的局势下,虽然上面说新朝初立,一切都要稳定下来。但两个月前的兵祸犹在眼前,大家仗刀说话,人如飘萍,谁也不可能有安全感。楼家虽说在方七佛的授意下如日中天,但立刻便被抄家屠灭,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当了解到事情并未波及到自己,朱炎林也终于恢复了心神,以作为主人家的姿态朝那边过去。以他的身份,只要人家不是动刀子,两边还是能说得上话的。

    而在那边,厉天佑与宁毅对望数秒,眼中有着“抓住你了”的得意。刘进按刀站在宁毅身侧,以凶悍的目光望着厉天佑带来的一众手下,他是阿常的弟子,但毕竟是年轻了,大家也未有将他放在眼里。如今在杭州街头,带着刀杀过人的这类年轻人比比皆是……由于厉天佑还未下令,十几人便在周围坐下了。当朱炎林过来时,才有随行在厉天佑耳边说了一句,厉天佑这才站了起来。

    “朱翰林。”他拱了拱手,随后朝着稍远一点的另一侧示意了一下,话语之中中气十足,“娄少也在,打扰了。”

    “厉小叔。”娄静之拱拱手,在那边坐下静观其变。朱炎林道:“厉将军,今日是在下在此设宴,不知……”

    “宣威营今日为了却一桩旧怨而来,此事与他人无涉,先前不知是朱翰林设宴,多有冒犯了。今夜恩怨了却,它日再上门与朱翰林赔罪,还望翰林海涵。”

    这话语中说不知今天朱炎林设宴,自然是假的,但厉天佑此时话语铿锵,已经将他的坚决表露无遗,而且宣威营的恩怨并非是厉天佑的恩怨,这所谓的宣威营,其实也就是不折不扣的厉家军,真正在上头的,乃是厉天闰本人。朱炎林微微有些犹豫:“这个……不知厉将军说的是何等恩怨,若是能够化解……”

    “化解不了!”对方话音未落,厉天佑已经冷冷地做了回答。朱炎林神情一滞,心中倒松下一口气来,他作为主人家,按理说是要帮忙做做和事佬的,这时候对方态度强硬,他也就丢些面子,顺坡下驴了。厉天佑说到这里,只是看了一眼那边的娄静之,不再理会朱炎林,吸了一口气,在宁毅对面再度坐下,片刻,竟笑了起来。

    “这么长的时间,终于让咱逮到你了,真不容易……宁立恒,你会怎样,心里已经晓得了吧!”

    “……宁立恒,你会怎样,心里已经晓得了吧!”

    听到这句话时,楼舒婉的脑中还是懵的。

    倒不是说她是什么心性柔弱的女子,而是因为军队破城后的那段经历,对于身处其中的人来说,实在是太过可怖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身处其间,没有人能够理解那种难以自保的恐惧,官员也好、富豪也好、平民也好,那段时间,举城上下不得安宁,人一批一批的被杀,女子被侮辱强暴后的凄惨难以言喻,有的大户人家的女子不及逃走,被抓在军队中,整日奸淫,敢自杀的倒是求了个痛快,但说是痛快而已,自杀这种事情带来的恐惧感仍然让人难以承受。

    其实女子在当时未必是最惨的,她就曾亲眼看见过一些被捕的官员被凌迟、被活埋甚至剥皮的情景,那段时间,人都疯了。楼家虽说受了方七佛庇护,但在未封刀之时,仍旧不断被人上门侵扰,她整日的躲在房里不敢出门,但即便如此,外间的情景还是琐琐碎碎的传进她的耳中,甚至府内的一些丫鬟,不小心露了面的,便被抓了去,有的甚至还未出府。她身边的一名丫鬟有一日不见了,后来询问,却是在府中做事之时靠近了院子外墙,被外面的一伙兵丁冲进来拿绳子绑了去,找到的时候已经死了,赤身**,浑身是血……

    这些事情终于无法追究。

    有的人会因为可怖的打击一蹶不振,有的人则会从中找到逼迫自己的力量……后来局势真的平静了些,兄长也回来了,她便出来管理家中的事情,是因为她知道这是必要的。可是……当这种可能性再度折返回来,她就真的被吓到了。

    令她清醒过来的终究还是宁立恒这个名字。脑袋里还未完全转过弯来,她看见身边的男子笑了起来,朗声道:“会怎样,我是不知道,不过你既然找来了,不妨放马过来。看你是要一个一个上呢,还是大家一起来。”

    心中陡然一个激灵,楼舒婉站了起来,望定了身边的男人。

    眼前这事情突如其来,宁毅其实也没有多好的应变之法,但事情既然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他本也不是怯弱之人。此时双手按上桌面,平日内敛的锋芒与威压隐隐地透了出来,竟是与眼前的十余人对峙起来。在场的其他人原本以为他只是文弱书生一名,此时简直以为他疯了。

    倒是宁毅身边的刘进,陡然上前了一步,与此同时,跟随厉天佑来的人中,有五六名也都站了起来,各按兵刃,气势锁定了这年轻人,他们倒不是怕这年轻人有多厉害,而是防着他悍然出手,朝厉天佑劈上一刀,这边未免大丢面子。

    厉天佑气极反笑,正要说话,首先出声的,却是陡然站了起来,看了宁毅一眼的楼舒婉。她只是些微的迟疑,便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厉……这位厉将军,在下是楼家的……”

    “我知道你们楼家!”厉天佑说道,“你父亲楼近临,我也见过。佛帅给你楼家机会管理米粮之事,我敬重佛帅!但今日这件事,姑娘,你自己掂量下斤两。几千条性命的血仇!你觉得你够资格插手,你便插手,你若觉得不够,就马上离开。”

    “但是……”楼舒婉一愣,她心中知道,若是上面没有决定动她楼家,她是可以说说话求求情的,人家不至于一刀劈了她。但一时之间,她也被厉天佑口中那“几千条性命的血仇”给吓到,她看看宁毅明朗中隐隐如狮子般的笑,不知道这样的一位书生为什么会与这样的事情扯上关系。在场的许多人同样在为厉天佑的说法而惊疑着,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刘进又进了半步,大声说道:“厉将军,你话不要乱说。宁先生可不是什么狗朝廷的大官!当初宁先生身处难民之中,为求自保,方才出手。大家各自为战,算不得仇寇!他如今已弃暗投明,为我霸刀营尽心做事,一切恩怨,都该一笔勾销。你若心中有怨,该向我霸刀营来讨,如今这般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

    “你算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我说话!”厉天佑冷哼一声,“这厮手上几千条性命,你霸刀营说包庇就包庇,说勾销就勾销,真是好大的气派。我为着城内和气,不愿正面逼迫,否则你以为我宣威营就怕你霸刀庄如今在这里区区八百人么!我今日杀了他,你们异日要为他寻仇,也尽管来便是!”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我家庄主说的。我刘进只是小人物,可庄主让我跟随宁先生,你们要动他,便得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侧面一名高瘦汉子拔出剑来:“取你性命还不简单。”

    “那便来啊。”这年轻护卫锵的一声擎刀在手,他是阿常的弟子,这一招霸刀的起手式“回护天柱”法度森严,也不知练了多久。霸刀最重气势,这起手式虽然名叫回护,但双足微沉,双手擎刀在侧,分明是与敌偕亡的气概。一时间,双方气氛森然紧绷起来,厉天佑带来的十余人兵刃各异,显然是由绿林高手组成的宣威营精锐,宁毅这边只有一人相帮,但看那年轻人的气势,这些人若真要伤到宁毅,大概就得从他尸体上踩过去。只要厉天佑点头,下一刻或许便有人要血溅五步。

    这个时候,还在手足无措的楼舒婉身后,她所请的两名绿林保镖也已经靠了过来。他们倒不是有心助阵,原本这两人与一众楼家家丁见了厉天佑的气势,便知道惹不起,就算他们是江湖人士,也是不敢来的,但随后见厉天佑无心寻楼家的麻烦,杀虎头陀秦古来与那灵山仙子魏凌雪才靠近过来。

    只是他们手持兵器,这一靠近,厉天佑身边一名四十来岁的汉子便望了过来,道:“秦古来,要混护院便混护院去,这事你也敢插手,你什么时候吃的熊心豹子胆,是活腻了么!”

    这人语带轻蔑,对于这面相凶狠的杀虎头陀显然看不起,或许还不如对那刘进的重视,那秦古来有些尴尬,拱手沉声道:“骆大侠,幸会了,我当护院,那也没什么不光彩的。”这只是说句示弱的场面上,对方也不会再逼过来,他走到楼舒婉身侧,说道:“小姐,这件事咱们惹不起的……”说完这句,又补充道,“楼家怕也惹不起。”

    “可是、可是……”楼舒婉此时也有些六神无主,要得罪厉天佑,她确实是怕。但是凭直觉,她感到宁毅背后似乎也有说得上话的人,厉家既然没打算彻底对付自己楼家,那么自己或许是可以说得上一些话的,譬如自己强硬一些,让身边人帮帮忙,宁毅身边那随从又是如此慨然坚决,也许能有机会让厉天佑取不了立恒的性命,今后若父亲站在自己这边,赔罪什么的,事情都能过去。

    这是她在生意场上与人打交道培养出来的直觉,但一时间又不敢去赌,正焦急间,一个声音出现在了不远处。

    “秦先生说得对,舒婉,此事我们管不了。”

    那声音的语气温和淡然,楼舒婉陡然偏过了头,只见在楼梯口那边,一名同样穿着白色袍服的男子出现在视野间,与楼舒婉的面容竟也有些类似,只是年纪大了一些,眉宇之间,也隐隐有些疲累与忧郁。他身边跟了一些跟班,其中也有几名武林人士。

    “大哥,你……你帮忙说一下啊……”

    来人正是楼书望,相对于楼舒婉楼书恒,他无论在楼家还是在外面,如今的影响力都是远远高出弟妹二人的。见他出现,楼舒婉先是惊喜,随后心又沉了下去。

    “我帮不了忙,城东那边,齐元康齐大人已经伏法授首,但城内乱局未平,我知道你在四季斋,所以顺道来接你回去。”

    他一路走过来,说完这话,又朝宁毅拱了拱手:“宁立恒,你我苏楼两家,原本确实有几分来往。但立秋那日在西湖上冲突也不小,虽未成仇眦,却也已称不上交情。今日之事,我楼家自保尚难,不能为你开脱,你与人有仇有怨,善自珍重了。”

    宁毅正与厉天佑对峙,余光看看周围的环境,楼书望出现时,只是微微瞥了瞥这名男子,待他说出这番话来,才偏过头看了他一眼,随后笑着点了点头:“正是如此,此事与你楼家无关,楼姑娘,且请回吧。”

    “可是……大哥……”

    楼舒婉还想说话,楼书望拱手道:“魏姑娘,麻烦你了。”那名叫魏凌雪的女子一点头,手出如电,敲在了楼舒婉的后颈上,随后将晕厥的楼舒婉抱住了。

    楼书望叹了口气,又过去与娄静之打了个招呼,待到要离开时,厉天佑向他问道:“楼家小子,你刚才说齐元康已经死了?”

    楼书望点了点头,他走到厉天佑身边拱手作揖,随后说话声倒是不大。

    “听说……晁将军率兵,将齐府团团围住……有人送进去了一首诗……然后……去斩了齐大人的脑袋……”

    宁毅的心思此时并不在齐元康上,楼书望说得又不怎么大声,他便只是听到了零碎的几句。楼书望走后,肃杀的气氛在空间里凝结起来。宁毅站立起身,厉天佑身边的十几人也随着站了起来。一边的刘进深吸了一口气,预备着开始搏杀。

    事实上,厉天佑等人所忌惮的,或许也就是刘进而已。刘大彪这人极其护短,若是在这里将拼死作战的刘进给杀了,接下来,说不定就真的要厉天闰来面对霸刀营的反扑。但以眼下的情况来看,对峙就算持续下去,厉天佑也必定是要出手的。

    宁毅伸出手来,按在了刘进的刀背上。

    几乎所有人都望着他。

    “事若不成须放手,你在这里拼了命没有意义,这是我的仗,我可以自己打。你活着,他们不会为难你。如果我死了,你可以帮我收尸,顺便告诉刘大彪帮我报仇,这件事你是可以做到的。”

    他说完这话,右手猛然挥出,刀光划过,劈在面前木桌的中轴上,木屑飞扬间,将半张桌子劈出一道裂口来。往后方走出两步,他才转过了身体,面对众人。

    “谁来!”

    他一贯示人的都是书生的形象,然而在此时的气势,竟将在场的人都有些摄住。厉天佑将拇指划过了嘴角,双眼之中,有几分嗜血,而在那边的人群中,众人却都有些愕然,包括几名眨着眼睛的青楼花魁,偶尔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不是听说……是什么江宁第一才子吗……”

    “《望海潮》是他写的……”

    “厉将军说他手上有几千条人命……”

    “方才那楼家公子为什么说是苏楼两家……”

    “……他是入赘的。”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