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六四章 八卦
    夕阳绚烂,街景依旧明媚。

    马车与护卫的队伍穿过杭州的街道时,阳光正从西侧的天空照下来,道路边三三两两的行人匆忙而过,带着刀剑的江湖人,持着布幡的行者游医,挑着担子的农夫低头而行,偶尔在道路的转角边停了,等候疾驰而过的车马。

    临河的柳树黄了叶子,在风中摆动,梧桐树叶飘飘荡荡的卷过道路上方的屋檐时,乌篷船的船夫撑着蒿子,让船儿沿着城内的小河飞速向前。

    宁毅看了一会儿那乌篷船,小船与岸上的马车并排行驶了一阵,马车拐上石桥,小船自桥下驶过,在前方的水路拐角与马车分道扬镳了。

    杭州城内水路纵横,从细柳街去往那位于城区中部的四季斋,走的也都是相对热闹的道路,大大小小的院墙、高高低低的屋檐,店铺如今已经开了许多,人流穿行间,也有了几分繁华的规模。当然,触目所及更多的其实还是各种各样的兵丁,自杭州城陷,义军们从四面八方的朝这座大城涌来,有大股大股的,也有三三两两,有新人有老兵,如浪涛裹挟着细流,汇入这片海洋之中。

    行过短短的一条街,便能看见四五拨兵士或行或坐,出现在视野中,随后再被马车抛远。这些人服装参差,兵刃不齐,身体素质也都算不得好,有的见马车过来,在路边等等,也有的仰着头抱着刀从前方缓缓走过,马车便停下来一阵。这些兵丁,往往便是什么稍微有名的义军系统中的了。

    “这是捧月军的人,将军叫吴值,听说麾下有近两千号人,声势挺大的。”

    马车停下来时,楼舒婉便指指点点,评价一番路上士兵的归属,一路之上便已评点了五六拨人。她今日要去参加诗会,一身白衣的男装打扮,看来俊逸倜傥,手中晃着折扇,一路之上,如数家珍地与宁毅说着这些,竟也颇有几分指点江山的潇洒气息在其中。

    如今的女子能有这种能力的并不多见,即便能将家内事务管得井井有条的,格局也往往仅限家中的小小圈子,而楼舒婉给人的感觉则显得大气。而在这年月,女子即便能为大事,往往也需要比一般人设更多的心机隔膜,但她在此时,倒像是举凡知道的,都毫无芥蒂地与宁毅说起来了,倒豆子一般的知无不言,令得这女强人的形象中,又添了几分知心往来的亲切与俏皮感。即便是与人来往戒心极重的宁毅,也免不得会生出几分好感来。

    “楼姑娘对这些倒真是下了功夫。”

    “如今杭州这局面,不下功夫可不行了。”

    楼舒婉笑起来,双唇勾出一道月牙儿。与宁毅的来往之中,她并不讳言自己与大部分女性的区别,也并不掩饰自己相对于他人来说好强的一部分。如今大部分的男人或许会希望自己的女人足够温婉娇弱,但那是对于家中的女人而言。她与宁毅的关系则并非如此,她表现得足够独立或许才更能激起对方的心思。

    一件事情一种状态持续得久了,人总会为自己找出各种正当的理由来。对于自己喜欢上宁毅的事情,楼舒婉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她一贯觉得自己是个苦命的人,她求的也不多。喜欢上对方,那是因为对方足够优秀,对于这种有能力的男人来说,或许独立的女人更能激起他的征服欲。而另一方面,在楼舒婉看来,宁毅有才学有本领,却是入赘之身,即便苏檀儿与他相敬如宾,与一般男子想比也肯定仍有许多不愉快的地方。自己的形象与苏檀儿是相似的,但苏檀儿不可能做到的地方,自己可以做。

    有些事情,想起来很羞人,但确实藏在她的内心深处。在她想来,宁毅甚至可以将她当成苏檀儿的替身,握在手中,征服蹂躏,这是他在苏檀儿身上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她却可以一面保持着女强人的形象一面在他面前千依百顺,怎样都好,如果宁毅真这样做了,也只会让她感受到对方的力量。

    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她都是保持着这样的心态在宁毅面前展露出她原本就有的才能,于她来说,这也是很轻松愉快的。当然,结果比较奇怪,她可以知道宁毅对她确实有了几分欣赏,但那欣赏之中,却是看不出太多的东西来。他对于自己这样的女人居然没有偏见,而对于自己,竟有着几分淡然的认同——她以往遇上的男子,即便能够认同她的抛头露面,也如同做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了一般,但他倒像是司空见惯了——去他妈的认同,她心中其实才不需要这等认同。

    不过,这种见惯风浪的淡然倒有反过来更令她着迷了,她看不透这个男人到底想的是什么,她不知道那目光后到底有没有想要将她怎样怎样的心思,但也是这种看不透,反倒更让她感到了力量。没关系,反正……事情才刚刚开始呢。

    当然,她不是花痴,心中倒也不是时刻想着这些事,只有偶尔午夜梦回时,会认真地想一想这些羞人的心思。此时与宁毅同路时,她便只是扮演着恰如其分的友人身份,在车上指点闲聊。

    马车从细柳街去往四季斋的路程中,随行的自然还有好些人。宁毅的跟班只有一人,是霸刀营中一位名叫刘进的小兵,职位不高,人也年轻,宁毅出门时便随着他当使唤的小厮。楼舒婉身边则有许多人,如今杭州并不太平,她一向出门,除了七八名跟随使唤的丫鬟、家丁,还有两名投靠楼家的绿林人士。

    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乃是一名样貌凶悍的带发头陀,四五十岁上下,脸上两道刀疤,武器是一把铁杖,旁人都是称他秦大师,听楼舒婉说,这位秦大师在武林中颇有凶名,叫做杀虎头陀秦古来。女子则是一名持剑女侠,三十多岁,据说尚未成亲,但人长得不好看,肩宽腿圆胳膊粗,长着国字脸,一身正气的样子,当保镖正好,而且外号和名字好听。

    宁毅第一次跟他们见面时,做过自我介绍:“幸会幸会,在下宁立恒,江湖人送匪号血手人屠。”

    “……这位是灵山仙子,魏凌雪。”

    宁毅当时就愣了好几秒,以后就决定不跟这些人一起做自我介绍了。

    江湖一事只是宁毅闲时的消遣与恶趣味,自然也不至于为此认真太多,一行人穿过街市,过得不久,也就到了那四季斋的所在。四季斋临河,由附近的三重楼院相衔而成,后方还有不小的院子。这里原是杭州城内最大的集古斋之一,收集各种古玩文物,同时也收各种时人字画,贩卖书籍时文,宁毅原本看各种传奇小说,也来过一两次,只是在破城之时,四季斋被洗劫一空,后来辗转被人买下,如今被开成了酒楼。名字倒没改,此时老板的名字叫做陈百年。

    “先时四季斋的郭老板与我楼家还有些往来的,城破之后,不知道去哪了……”马车渐近时,楼舒婉望着那楼宇蹙了蹙眉,只是随后便又舒展开了,“不过,如今这陈老板原本听说是叫陈万年的,义军起兵时,他跟着贩卖吃食,将自己的铺子叫做万年堂,听说圣上也曾光顾过。哪里都离不了吃的,义军声势越大,他的生意也就越做越大了。不过圣上称帝之后,他又怕越了本分,赶忙把自己的名字叫做陈百年,生意也改成百年堂。因为百年堂跟四季斋很贴,所以就把这边买了下来,当他在杭州这边的第一个铺子。”

    说着有关四季斋的这些轶闻,家丁在路边停好了马车,两人朝着那翻修一新的酒楼门口过去。今夜在这四季斋请宴、开文会的人名叫朱炎林,乃是方腊永乐朝新任的翰林学士。说起来无论在哪朝哪代,翰林基本上都是士人阶层的顶峰,不过永乐朝的情况稍有不同。

    此时朝堂初立,有实力的武将与有能力的文人已经分润了各种务实性的职位,翰林就目前来说是个闲职,在官员之中,地位半高不低。说不怎么样吧,将来随时可能上位,看得重了,他们手上其实又没有实权。大抵来说,是上面觉得某些人有能力有学问,一时间又不知道插到哪去,闲着又亏待了对方,因此给的职位。

    但无论如何,对于大量甚至得不到官身的幕僚、才子来说,翰林之职,还是令大伙都趋之若鹜的。这朱炎林做得一手好诗词,早就在方腊军系中混迹,也颇有些人际关系。今夜的宴饮,前来赴会之人便着实不少,例如宁毅在文烈书院如今的同僚王致桢、刘希扬,或是曾经有过些不愉快的屈维清、郭培英,据宁毅所知,今天也是过来了的。

    宁毅在书院中相对独立,而且他今天邀请了楼舒婉,并未在书院中提及文会之事,此时下了车,倒是在前方的人影中看了看,倒是看见了正与人交谈的刘希扬。走过去时,刘希扬也看见了他,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之色,随后倒只是拱拱手,并未过来打招呼。他是杭州本地人,大抵认出了女扮男装的楼舒婉,对于书院中如今在传的宁毅的红颜知己,他大概知道一些底细,楼家如今扶摇直上,宁毅攀上这根高枝,让人有些不耻,也……有些羡慕。

    “刘希扬……”楼舒婉瞥了那边一眼,轻轻说了一句。

    “认识?”

    “算不上认识,不过见过。刘先生学问很好。”

    楼舒婉笑了笑,两人到得门口,眼前的人也多了起来,便在此时,听得后方隐隐传来些动静,两人回过头去,街道一侧,正有人停了车马,朝这边过来。身前身后,有不少人都已经拱着手迎上去,虽然此时来的多是文人,保持着克制,但仍然可以让人感觉到那股热度,来人身份不低。人声嘈杂间,宁毅只隐隐看到那边来的是个年轻公子。

    “那是谁啊……”楼舒婉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后后方有人说话:“请让让请让让。”宁毅与楼舒婉避开一侧,才发现从酒楼中迎出来的正是这百年堂四季斋的老板陈百年。楼舒婉看着那身影迎过去,随后思考的眉头也舒展开了,拍了下折扇:“哦,那是娄静之。娄相的儿子……立恒应该见过吧?”

    “没有啊。”宁毅想了想,笑道,“我该见过吗?”

    “倒也不是。”楼舒婉侧着头笑起来,“立恒如今所在霸刀营的主人不是一名女子么,虽然一般少有人说起她,有些人还以为霸刀营的主事是名叫刘大彪的男子,但我之前可是听说了,霸刀营的这位女大人,与娄相的儿子,是有婚约的。”

    “呃?”料不到忽然听到这么大的八卦,宁毅微微愣了愣。

    楼舒婉对宁毅有好感,于是也粗略向人询问过有关霸刀营的情况,也问了宁毅所在书院的大概,这算是其中颇有价值的一份资料。据旁人说,娄静之与那霸刀营的女子从小有婚约,又是一同造反的情谊,听说霸刀营的背后便是左相娄敏中,那么两人的感情自然是很好的,娄静之或许会常去霸刀营,立恒自然也有可能看见。不过此时倒是在心中笑起来,立恒只是做幕僚之职,想来是看不见这些的,是自己想得多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