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五六章 女元帅
    第二五六章元帅

    “这么起来,你过去,人家问的第一句话是吃过了没……”摆设华丽宽敞的厅堂,一身红衣的中年子喝了口茶,抬起头来,“所以你就在他家里吃了午饭了。「域名请大家熟知」《》”

    正是下午,阳光从天井明亮地照进院子里,这厅堂附近的檐廊下,岗的皆是兵。中年人并不算漂亮,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只是身材结实高大,此时穿着如战袍般的红衣,也颇有几分英姿飒爽的感觉。一身黑衣的安惜福在厅堂mén口,拱了拱手:“呃……回禀元帅……是的。”

    “叫我百huā姨就可以了。”这中年人便是方腊的胞妹方百huā,如今乃是方腊军中西北一路的元帅。她武艺高强,原就是方腊所统领的摩尼教一支的圣,此时连番征战,纵是子,身上也不乏威压与杀气。但眼下倒也在脸上lù出了一丝笑容,显现稍许温和,放下茶杯,挥了挥手:“以为你中午会来,叫厨房备了菜的,西……茜茜也有事未能过来。你觉得那人如何?”

    “从容,话不多,但气质风度颇为令人心折。”

    “茜茜如此重他,想必也是不错的。你跟他谈了些什么吗?”

    “我……问起他对于湖州之战后来战局的法,若他当时并未伤至昏mí,该如何应付接下来的战局。”

    “他的回答。”

    “他并未正面回答,只道战场情况瞬息万变,能做的事情都已做了,若当时不能将敌人尽歼,接下来不过按部就班,求保命回湖州而已。”

    方百huā点了点头:“倒是中规中矩。他在湖州之事不过是行险一搏,置之死地而后,bī急了的读》”

    她身也是日理万机之人,不过是因为事情有关霸刀营,因此问问而已,到这里,也就不再多管:“我待会要去见圣公,你之前在湖州督战,并未回来,我那升官榜上只给了你一个偏将衔,我打算给你多提几级,你觉得如何?”

    “谢百huā姨关心了,惜福只领黑翎卫三百人,官职为何,并无区别。”

    “黑翎卫掌军法,乃是jīng锐,你又是我手下之人,官职高些,在情在理,何况最近杭州多事。你的黑翎卫回来,我打算让圣公将杭州巡检之职jiāo于你手,官衔高,才能管人,名正言顺。”

    安惜福皱了皱眉:“之前有关巡检之事,佛帅是jiāo由陈凡来做的,陈凡做得很,若jiāo由我,恐怕……”

    方百huā挥挥手:“陈凡是会做事,大局管得,但节太过不拘,得罪的人怕是会很多。如今圣公称了帝,该称陛下了,杭州城内也不一直任他这样打杀下去,总该有些体统。”

    安惜福拱手道:“若不是陈凡这样子,如今在杭州……”

    对面打断了他的话:“你与陈凡不同,你也勇于任事,但能温和的地方,总能温和一些。其实我今日刚回来,便已有人跟我过陈凡的事情,方才中午,道乙也来找了我,他手下确实有些人横行不法,但如果一直任陈凡这样打杀,他恐怕也压不了,此事他也已经在苦苦让步,陈凡该给他些面子。”

    方百huā着,安惜福的表情,又皱了皱眉:“我也知道你对包天师的法,他这人,我也是知道的,身便有些luàn来,喜欢貌美子,爱些财货是有的。可我们杀人造反立山头,谁不是这样,节有差,并不出奇。以往打仗,大家入了城三日不封刀,该拿的拿该抢的抢,如今称了帝,是该有些讲究,可这讲究也得慢慢来。(《》)”

    她随后笑了笑:“陈凡我知道,他xìng烈如火,起来什么都不想,其实很聪明,可是……他求的太多,把人得太,如今你他打的都是包天师手下的人,颇懂克制,可若是继续这样下去,再过段时日,恐怕他就会真的向道乙动手了。待七哥回来可以道乙,他这样做,就有些不分尊卑了。我想来想去,终究还是你懂分寸,此事定下,你想想怎样将杭州城管吧。”

    “…惜福拱手领命,他对于包道乙多少也是有意见的,但也知道方百huā等人与对方的jiāo情。包道乙原就是摩尼教头目,如今也算是方腊座下最大的几个山头之一,手下三教九流龙蛇hún杂,但当初摩尼教中,他与方腊、方百huā便有过命的jiāo情,虽然对外大家都知道他算不得什么人,但方腊军系中,除了方七佛等少数几个人,确实没有谁能够动他。

    他明白方百huā的心思,自己比之陈凡,至少在“不动包道乙”这件事上,或许更适合用来维持杭州。自己无论如何也是没法动包道乙的,至于陈凡,虽然那家伙会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动包道乙”“不能动包道乙”,但或许这样着着,就会忍不顺手拿个石磨往包道乙头上砸——虽然自己确实很希望到这样的情景。

    这事完,便又照例几句话长里短的问候话,方百huā问过安惜福家中妻妾,道:“惜福,上次就跟你的,我那个侄,阿巧,可是恋慕你很了,怎么样,找个时间,你们俩正式见见?”

    安惜福面无表情,片刻后拱手道:“家中已有一妻二妾,自觉麻烦,应付不来。”

    方百huā笑道:“若是人压男人,一个妻子就够了,若是男人压人,三妻四妾多少都是无所谓的,你若觉得麻烦,让她们走开便是。如何,阿巧如今在军中,可是深受爱戴,她手下的……”

    她一贯xìng格豪爽,以往的相公是个书,方百huā比较强势,向来主管家事,算是前者,但对于丈夫,还是颇为温柔贤惠的,家里家外的事都是一手包办。不过对于一般家庭,也都是相对普遍的大男子主义想法,对于真正有能力的男人三妻四妾,从来觉得理所当然。这时候便介绍着侄的处,大有“她喜欢你你便马马虎虎将她领回去当个妾室,打骂随你”的感觉,安惜福听了几句,回答道:“她长得像牛。”

    “呃……”方百huā想了想,“那以后再吧。”

    再一两句,安惜福准备告辞时,方百huā道:“那宁立恒的事情,他如今也算是圣公麾下之人,过几日百官宴,倒不妨给他安排个位子,一来绝了他反水招安的念头,二来我也他到底是何等样人……你且去吧,若觉得他还算可jiāo,到不妨将此事给他。”

    并不用安惜福通知或是方百huā安排,宁毅已然知道了几天后方腊举行的百官宴的消息。

    他有一个位子。

    虽然入伙霸刀营的事情并未太过张扬,然而在方腊建立起整个朝廷雏形之后,刘西瓜那边仍旧给他安排了一个官位。位子自然不高,官位也有些含糊,是霸刀营执笔文书,品级原是九品,今天让他准备参加过几日的百官宴,刘西瓜顺口改成了七品。总之,还是个不能拿出去欺负人的官。

    此时方腊系统中的这类品级做不得数,但八月二十的百官宴却相对正式,据如今在杭州的大大官员将领都要参加,刘西瓜这类的,更是可以自己安排去的人数,到最后加起来,大概会有四五百人。这是方腊登基之后第一次正式的宴请,如果朝廷会在这边安排jiān细,宴上之人,大抵都会被正式录在案。

    这件事情颇为严重,不过在宁毅来,反倒是松了一口气。他原担心若是刘西瓜要将他的加入nòng得声势浩大,以后这个事情势必难以洗清了,整个苏家恐怕都会受到牵连。在刘西瓜并没有这样做,如今也只能庆幸于对方低估了他背后可用的力量,有康贤与秦嗣源的关系,当事情压在这个程度,应该还是可以按下来。若是再往上几级,那就难了。

    中午接待着安惜福吃了一顿,下午的时候便来到刘西瓜这边的宅邸。今天没什么多的问题,刘西瓜问候了一下他中秋快乐什么的,又跟他了百官宴的事情,然后给他发些过节的东西。其中有半斤ròu,一条鱼,几个jī蛋,霸刀营如今物资也不多,至少在宁毅了解中,刘西瓜人也很节俭,有ròu有jī蛋,算是颇为慷慨了。

    他在库房领了东西,经过侧面一处院廊时,陡然间听得一个声音:“秦淮,棋友。”宁毅手上的ròu掉在地上,偏头一,却是旁边一个房间mén打开了一条缝,有人就在那里话。他吸了口气,低头捡ròu时朝后方了,或许因为今天发东西大家都过去了,这个院一时间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他如今算是加入了霸刀营,之前会跟在身边的阿常阿命等人,此时也不可能再像那样跟着,只是霸刀营一向是义军中相对jīng锐的队伍,这人应该不是其中的人,却不知道是如何hún进来的。

    他蹲下去时,只听那人道:“暂时无人,可以话,在下闻人不二,奉命营救宁公子。”

    宁毅在之前不是没想过外面会派人来,但对方如果选在在宁毅居的院或是上街时接触他,反倒非常危险,这时候虽然冒险,却多少让宁毅松了一口气,思绪急转:“暂时不可能,多少人知道我。”

    “上头严令,此事必须在下亲自来,不可因失误危及公子处境,故暂时只在下一人知晓。”

    这大抵是秦老或是康贤这种老手的行事了,宁毅终于放下心来:“保密,按兵不动,至少一个月后再接触我。”他轻声完,快步离去。

    有人接触、营救,是件事,也是一件坏事。前一次他设计抓方七佛等人,一个探子被抓自己就泄lù的事情仍然忆犹新,但这一次起来多少靠谱许多。只不过近期他所接触的圈子还不大,并未真正融入这个杭州,对方想要救出自己不可能,接触的危险也是极大。

    要应付这件事,接下来的一个月,他得开始出出mén,扩大与旁人接触的圈子,然后把水稍微搅浑一些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