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五五章 纲领
    第二五五章纲领

    八月十五,中秋节。「域名请大家熟知」圣堂最新章节

    该是属于夏日的炎热过后,迟来的秋意终于降临了杭州城。当金黄的落叶在风中降下时,总能给人以慵懒的感觉,如果将时间推回几个月,宁毅与苏檀儿自江宁启程时,心中想着要享受到的,也便是这样的一种氛围——至少该是其中之一。然而这几个月的时间下来,各种各样的事情纷luàn缠绕,最终却是将现实推向了这般谁也没有料到过的结果上。

    宁毅正在享受这个秋天,若是文青一点来,就总有几分孤单的感觉。但无论如何,至少表面上来,他还是得以享受的态度来感受这些东西。既然抱怨也没有用,那么属于抱怨一侧的心情,最还是能掩饰在享受之下了。

    方腊在前两天已经登了基,登基大典的喜庆气氛仍旧在城里持续。对于宁毅来,他如今的身份,既无法感受到太多的喜庆,似乎也不必有太多的伤感。唯一的影响在于学堂里这两天放了假,于是昨天的时候他便带着婵一块出去逛了逛街。

    自从再度回到杭州,这算是第一次以休闲放松为目的的出门,也预示着原那段时间的紧张感暂时已经可以放下。婵的心情也明显轻松了许多。

    此时的杭州城刚从战luàn中喘过气来,但物资多少已经恢复了流通,宁毅与婵逛了几个因为新朝庆典而恢复了机的街市。除了各种为庆祝而制作的huā朵、横幅,触目所及的,便是各种各样的竹木框架,三三两两的工人,在这战后的城市中,倒也营造出了一副百废待兴的面貌来。

    这时候杭州的物价昂贵,但宁毅出门自然有阿常阿命两人跟着,买了些零零碎碎的活用品,大抵也是公费。新居难有家的感觉,不过有婵在,这几天拿着各种物件跑来摆去的,俨如勤劳的蚂蚁一般,倒让人觉得可爱。她以往在苏家也是万能的管家一名,这时候着各种讲究将房间收拾起来,便终于让人觉得有几分亲切感了。

    婵如今仍是在一墙之隔的医馆上班,做事的同时随着那位姓刘的老大夫学些医理药理什么的。老大夫性情还不错,但宁毅不爽,主要是宁毅前段)宁毅也不知道婵以后会不会变成一个神医什么的。

    每日下午或晚上在一起时,宁毅便喜欢问问婵在医馆里学到的东西。因为他若不问,婵基是不的,少还是谨守着分,每日里与宁毅在一起时便想着做饭洗碗烧水洗衣服泡茶甚至是帮宁毅搬凳子之类的事情,有时候即便絮絮叨叨,也都是些身边的觉得有趣的事情,不会将老大夫教她的功课在脑子里复习——对她来,那终究是次要的事情。

    中秋节学堂会放假,医馆终究还有些事情,婵上午便去医馆那边帮忙。宁毅在家中没什么事情做,拿着纸笔想要写些最近在想的东西,但又觉得这种行为无聊,他不是儒家弟子,对于立言没什么**,但最近通过霸刀营真正了解到一些方腊军中的情况后,总会有一些类似于“如果是我如何造反”的想法偶尔升起来,如果能够以此为基础写出一套章程来,终究是一件比较有趣的事情。

    之所以觉得下笔无聊,终究还是没有找到关键的突破点。

    如此想了一阵,外面便有人敲门,宁毅出去,一个执着幡旗的道士正与阿常话,却是因为中秋节到了,过来兜售符纸和财神的。这时候的杭州城最多的或许便是这样的三教九流,道士去后,不一会儿又有和尚过来,化缘兼卖东西,街头偶尔便有江湖人带着兵器走过。

    一个社会会有一个社会的态,宁毅坐在门口的石墩上晒着太阳,脑中也在想着最近要做的几件事。

    最为重要的一件事,也是所有事情的中心,是他要将婵送走,送回苏檀儿的身边。最理想的状态当然是自己一块跟着走,但起来非常困难。婵是作为自己的人质存在在这里的,但想要送走她并非没有可能,不过事情也存在两个阶段,首先要将婵送出城,然后要让婵安全地走过数百里的路程去到湖州。第一个阶段很有可行性,方法很多,问题不大,但要让婵一个人去到湖州,宁毅暂时还没有可以放心的办法。

    其余的一切,都是围绕着前一件事情而产的附加问题。假如婵逃走失败,自己如何保证她与自己的存,加入婵逃走成功,自己又能如何保全自己。有关这个问题总归在于提高自己的价值,或者是提高自己帮助对方的诚意,这些都属于平日里的闲笔,没有固定套路。他想要写的那些东西,也是属于这个问题的一部分。

    倒不是为了忽悠人而写,而是他真心地去想过这些东西。《》既然要在这里上一段时间,那么总归得找些事情来做,单纯教一些学,恐怕还是无聊了。如今眼前摆着的是一个活的农民起义的例子,虽然目前不下笔,但要一个想法的基框架,宁毅心中还是有的。

    野心、**、或者理想,在后世大概被叫做主观能动性的这种东西,在很大的程度上能够成为一个人或是一批人能否干成一件大事的决定因素。这个法固然不能放诸四海而皆准,但至少在眼前的这场起义中,成为了眼前最大的制约点,一帮农民没有强烈的主观能动性,大部分士兵抢啊抢,总有一个时间会觉得自己“抢够了”,他们不是文人,想要为万世开太平,也不是士兵,可以单纯的听着命令往前冲,当这个队伍里农民的比例太大,总有一个时间点,他们就慢慢停下来了。

    纵观整个历史,真正成功了的起义或者是农民起义,首先一点,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是真正的大势所趋,也就是一帮文人哭着喊着这个世道该灭亡了。第二点在于起义者能够将农民训练成士兵,也就是让他们能够听命令,而不是问“我们去抢什么”。两者各有比例,第一点最重要,当然也有特例,如后世明朝的朱棣兴兵,但那并非农民起义。在农民的起义中,第一点的重要性几乎无可取代。

    而在整个历史长河当中,见诸多农民起义,因饥荒、因瘟疫、因暴luàn,有人振臂一呼,几万人几十万人就起来,他们如蝗虫一般的奔突,随后沉寂。但几乎所有的起义高层,都没有真正去想过该怎样动用起每一个人的全部力量。而真正将主观能动性甚至是理想这样的概念用在了农民身上的起义,古往今来,在宁毅所知的整个历史长河、所知的所有事例当中,仅有区区的一次。

    那是后世**的起义。

    无论后世对于那次革命后来的评价如何,至少在当时,那一帮农民发出的力量是最大的,也创造了或许是整个人类历史上最为清廉的一只革命队伍。

    宁毅曾经也有过愤青的时候,当时他曾寻找一些有关日神风敢死队的资料,那是二战将要结束时,日人高喊着“一亿yù碎”的口号,预备将美国人拒之门外。当时的日飞行员以轻型的轰炸机或是战斗机绑上炸药,甚至只带上单程的燃油,直接冲撞美国的飞机或船只,由于这样不要命的战法,当时甚至有一部分美国的王牌飞行员心理都受到影响,有的在自家母舰上降落时心情不稳,导致飞机坠毁。

    而除了这种神风敢死队,那时在日的沿海,他们将鱼雷装上方向盘,训练水兵驾驶,预备以这样的的方式直接冲撞美国的船只。当然,这样的战法是为了防备美国的大规模登陆而准备,后来美国并未登陆,这些鱼雷也并未派上用场。

    在当时了解这些资料时,宁毅曾经发自内心的感到可怕,当然,他也曾经想过该如何才能复制这样的民族,或是在企业管理上做出一定的参考。直到后来他见关于抗美援朝时长津湖战役的载。

    那时进入朝鲜的志愿军正遇上严酷的冬天,冬装严重不足,当时为了对美军打狙击战,派出军队提前在阵地上埋伏,在零下四十度的冬天、大雪、冰冻的情况下,整连整连的人就那样在阵地上冻死,而直到冻死,这些人都保持着shè击姿势,没有放开过武器。他们只是没等到他们的敌人。

    如果日人的精神来自“狂热”,很难形容这些志愿军的精神来自什么,而在整个抗战和国内战争阶段,**人的这种精神随处可见,没有人可以否定当初的那批**人想要救中国的诚意。那时由于各种科技的发展,单纯的人力在战场上的作用已经受到大大的压制。如果能将这样的一支军队复制到人力依赖极强的古代,哪怕将这种方式复制一部分,即便是同样狂热的将战火一直烧到了欧洲的成吉思汗的军队,在这样的队伍面前恐怕都不算什么。

    无需更高的科技,无需什么火药坦克步枪,哪怕是单纯用刀,这种队伍都能砍平武朝,砍平辽国。当然,后世那种精神的出现,有许多因素的参与和制约,想要复制,极其困难,但或许其中的一部分,还是可以尽量的模仿、学习过来。

    方腊也曾在军队中讲过“是法平等、无有高下”,但质上来,他自己都不怎么信的东西,最后也只是成为了一个口号。要人相信的基础在于自己得去做,要认认真真的有一套纲领,放在人们眼中,要有一套足以让人相信的法,让那些人真心相信他们是为了一项伟大的事业而努力,就如同那些书真心相信自己是在“为万世开太平”。那么这一切,才有了一个开端。

    照抄《资论》会很麻烦,但参考一些总是要的,将所接触到的许多后世的社会学思想拼拼凑凑,编织出一套以“公平”为基础的纲领,并不是没有可能。宁毅人是不信的,方腊的军队里,真正要推行这样的东西或许也已经晚了,但如果给人到,却未必忽悠不到人。重要的是有些人已经到,没有信仰和野心已经影响到他们了,那自己就可以做得彻底一点,会有人感兴趣的。

    立意要高一点,基础则要通俗一点,大众一点。这个中秋节的上午,他坐在那阳光洒落的石墩上,眯着眼想着。

    就当做传销了。

    随后又想到,为了保婵和自己两个人,就打算传个教,这动静也未免太大了。当然,此时他不过是心中动念,一切还得随机应变,如果呆在这里的时间够长,无论如何,总得找些事情做做才行。

    如此想了一阵,正打算回去到医馆婵,起身时才发现道路对面有一名男子似乎已经了他一会儿,此时朝这边走了过来。

    那男子一身黑衣,起来像是个江湖人,但并未带兵器,身材高瘦,面上表情有些严肃,皱眉望着宁毅。宁毅也皱了皱眉头,不远处阿常的表情,大概了解到这人果然是来找自己的。他接触霸刀营的资料有几天,对于方腊军中一部分人的样貌也有了些了解,这时候在脑海中对着名字,对方已经拱了拱手。

    “阁下可是宁毅,宁立恒?”话语之中,倒是颇有礼貌的感觉。

    “正是,阁下是……”

    “在下安惜福。”

    宁毅叹了口气,踢馆的。

    于是他笑道:“吃过了吗?”

    这一章写出来恐怕会不怎么讨喜,一来会有人觉得我灌水了,二来在古代穿越文中如此chā入“后世”的历史,恐怕会打luàn一些感觉,三来……(此处口口叉叉省略许多字)三来就不了,不。但想了很还是要写,因为真的是想过很的东西了。

    简单一句话,没有人能够怀疑当初那一批革命者的诚意,而他们当初做的也真是一件非常逆天的事情,光是国内战争时双方每年的军力比我都能到**……后来的事情我们就别提了,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与其一直关注着爆科技,我觉得不如将重点放在人的身上,当然科技还是要爆的,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和谐社会和谐发展嘛。

    会有人不喜欢,但这确实是对于以后的剧情很重要的一章,我没灌水,ov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