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四八章 野心
    .    “那是张道原的人,想要杀你。书mí群”

    微风拂过,原本炽烈的日光正在天空中蜕变成橘sè,屋顶之上,青年男子笑着说了话。视野那头的街道上,几乎半数的人都将目光朝这边屋顶上望过来,包括那手持弓箭的,然后……微微的,气氛都显得有些僵硬。

    那青年男子回过了头:“想要杀你的不止是他们,张道原跟厉天佑是一起的,另外还有徐百、元兴……好像还有卓万里什么的,我认识的不多。不过你不用担心,这边是霸刀营的地盘……哎,你看,那就是厉天佑,他好像要走了……”

    这时候街巷附近气氛诡异,人影三三两两地分布,阳光在天际开始变得温暖了,树影洒在地上像是金sè的榆钱,明亮但温和。除却街道尽头那持弓者,乍看起来,这片长街丝毫不能给人剑拔弩张的感觉。

    两名男子坐在这边的屋顶上,而在街道那边,也有些参参差差的旧楼当中,有人推开了窗户,有的彼此在望,有的看向下方街道,也有的则望向了这边的屋顶。在青年人笑着挥了手以后,街道那边一栋两层小楼的窗户里,一名中年男子悄然退后两步,隐没在宁毅能够看见的视野当中。

    青年男子看见这一幕,微微笑了笑,过得半晌,才如同忽然想起来什么事情一般,陡然开口询问:“不过……你为什么不担心?”

    宁毅倒也已经看了这男子片刻,这时候皱起眉头来想了想:“我担心啊。不过……既然我能活到现在,今天这样的情况恐怕还是死不了的,大概是这样?”

    “那可难说了……”男子坐在那儿望着下方的情况,喃喃低语,过得片刻又道,“我讨厌聪明人……”

    这算是十多天来宁毅第一次真正接触方腊这边的人。他之前在心中曾经有过几次推测,却想不到会是眼下这种情况。眼前的青年男子身上带着几分张狂的气息,与这个年代的许多人都显得不太一样,通常来说这等人若非是疯子,便该有着惊人的艺业。

    如同秦嗣源的次子秦绍谦,千里奔袭随后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取仇人首级。只是秦绍谦的那种张狂还相对正统,秦家家学渊源,他本身就是贵公子富二代,眼前的男子则多少带些剑走偏锋的偏jī感,给宁毅的第一观感。有着如同出身草根的愤青一般的印象。当然,这也只是乍看起来的想法,难说客观。

    宁毅此时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随着那年轻人低喃说话,那边街巷间人影错落,气氛不断变幻,附近一些院落的屋顶上,也逐渐的出现了一个一个的人影,在日光之中,溶成一局巨大的对峙形势。年轻人没有注意这些。他只是坐在那儿,低头用足见踢了踢屋顶瓦片上的一抹青苔,回过头时,与宁毅那打量的目光对峙半晌,才终于皱起眉头,变得凝重起来。「域名请大家熟知」

    “我听说,湖州那边撤退之时,你被当成了饵。故意留下yòu敌,因而被抓。朝廷待你不公,不过那帮人一向如此,也不足为奇,如今我们这边有更实际的东西,你可愿留下来做些事?”

    “有选择吗?”

    宁毅这算是反问句。那年轻人倒是笑了起来:“如果有呢?”

    宁毅想了想:“我不想。”

    “为何?”

    “你们没有前途。”

    宁毅这句话回答得干脆,说完之后,叹了口气,在屋顶上站了起来,那青年人望着他,随后也站了起来,正要说话,对街那厉天佑消失的窗口中陡然传来轰的一声。

    惊人的气息在陡然间铺天盖地而来。那一瞬间。宁毅身前的年轻人直接挥出左手,宁毅身侧一米多远的地方,一片瓦片爆裂飞溅,有箭矢弹shè在空中,对街的窗口处。那窗棂化作木屑舞在空中。宁毅在屋顶上微微变换了位置,停下来,右手之上抓住了一根箭矢,正在微微颤动,那年轻人此时是面对宁毅,方才只是左臂伸出,左手之上,竟是稳稳地抓住了两支箭,也不知他是如何握住的,而在方才那一瞬间,宁毅分明看见他衣袖如长鞭般刷的震动,将一支箭矢振得高高飞起,这时已过了他的头顶,旋转着开始下落。

    那shè破窗棂齐飞而来的几支箭仿佛是按响了开关,宁毅此时聚jīng会神,听力眼力都比之前有所提升,那些木屑、箭矢还未落地,耳中便听见空气中尽是锵锵锵锵的拔剑拔刀之声,有快有慢,绵绵延延此起彼伏。那边窗户破了,挂在窗口吱呀的摇晃几下,木屑掉落地面,飞起的箭矢砸飞在瓦片上,随后但听得“乒”“乓”的声音,零零碎碎的,显然是来的人因为互相拔刀而紧张起来,有人jiāo了手,也传来“住手”的喝声,响在巷道里、房屋间,并不清晰。

    气息在随后几乎凝固了起来,这边的许多人估计都在等待年轻人的态度,那边各方的人恐怕也不想就这样打起来,等待着确切的命令。年轻人却只是皱眉看着宁毅,过了许久,终于开口:

    “我的老师说,有一些人,为了求得他人重视,总喜欢危言耸听,先说些别人不愿意听的事情,引起他人的不忿之心。然后再巧言令sè,拿出似是而非其实一无是处的道理来骗人。古代的纵横家最爱用这等方法,但除了一时的胆量,其余一无是处。如今朝廷无道,天下共伐,你说我们没有前途,为什么,你若只是随口瞎说……我便杀了你。”

    “呃……”这人反应这么大,宁毅倒也是微微愣了愣。事实上,要表现自己有一定的利用价值,方法和说辞有很多,宁毅自然也做过各种假设,他只是有些意外,对方竟会为这句话反应jī烈,说明此时对方心中的想法,与这时方腊起义军的绝大多数想法并不一样。他估计着对方的身份。但毕竟对方腊军系的了解并不充分,无从辨认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片刻之后方才说道:“你们没有野心。”

    “不思为一世开太平者,难为万世开太平。”

    时间已近入夜,陈凡在杂luàn的房间里看着小本子上的这行字,字迹是歪歪扭扭的,难以入眼,他看了一会儿,tiǎn了tiǎn手中的máo笔笔尖,加上一句:“没有野心”。然后扔到一边,躺在chuáng上。

    下午的时候,最终没有打起来,那个叫宁立恒的,他也没有再动手。总的来说不是什么大事,那名叫宁立恒的书生,总的来说似乎是有些本事——之前就知道对方必然有些本事,只是想不到,这次的观感还不错,不算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家伙。但依然要提防他。当然,他虽然知道对方肯定会说些什么有趣的言论,倒没有预料到会是这一句。

    他以前便听师父说过,书生的看法,难论对错,世上无真理,全看你在怎样的情况下,怎样解释。如果对方说起其它的一些东西。他会让对方多少解释一番,反正人倒是不讨厌,自己听听他的说法也行,但想不到是一句“没有野心”,让他想起了……以前老师说的这句话。

    不思为一世开太平者,难为万世开太平。

    听起来是很无聊的句子。老师跟他大概说过之后,他也未曾放在心上,他之所以对这句话上心,其实也是因为最近的这半个多月时间。圣公军攻下杭州之后,老师率兵出征,着他大概维持一下杭州的秩序,他不是笨蛋,原本就知道大概要做的事情。因此虽然口头上不爽,实际上倒并不为难。

    这半个多月以来,纵然在外人眼中他手段粗暴,仗着自己是佛帅弟子的身份以及一身武艺四处横行,在杭州城打打杀杀很没有章法。但实际上。若不是仗着这样的蛮横,他也根本没办法真正引导局势,要跟那些抢掠惯了的军中头领讲道理,说法纪,人家根本就不会理你,就算真给你面子,不痛不痒的一些小惩罚,也根本不可能让人害怕。

    这时候很难有真正的道理法纪,他在军中数年,也就根本不去理会这些,烧杀抢掠巧取豪夺,没关系,暗地里做着不破坏大局势就行,谁要真正影响到一些命脉上的东西,他也懒得去说,直接找上mén去打死就是。如同前几天的陈大木,这人在包道乙的手下,强收保护费没什么,结果收到影响水运的程度,几天之内,他就把关联较大的几bō人全都打死打残了,接下来,便没人再敢做这种事。

    但越是整理这些luàn七八糟的事情,他也就越能了解到师父说那句话的意思。说为万世开太平或许太过崇高,说没有野心应该更加贴切。若让一般人来看,这些人已经揭竿起事、杀官造反,如今甚至攻下杭州,这已经是最有野心的一件事,然而到得现在,这野心不够了。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从陈凡这个位置看,真正有野心,想要千里觅封侯的人很多,但若是细数起来,他们却只是出于最上端的那一群人,如师父、包道乙、祖士远、吕师囊这些人,自然都有平定天下的志向,可只要稍稍往下,那些人就已经没有了这样的野心,甚至于在张道原、徐百、元兴这些人当中,在攻下杭州之后,很大一部分人的野心,都已经停了下来,至于再下面,那些士卒流民当中,他们是根本不清楚野心为何物的。

    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他们想着抢钱抢粮抢nv人,可是一朝抵达杭州,这些人似乎忽然发现,他们要的一切,眼下就都已经有了,他们已经无需去远处抢,身边已经比比皆是。在攻取杭州一役中占了便宜的这些军队当中,很大一批人都不想再去攻嘉兴,上层将领、头目固然不会明说,下层之中,这种情绪却很明显,甚至于未有在杭州得到便宜的那些人,只要有关系的,他们许多人也不想去嘉兴再打,因为只要有关系,杭州这一片,已经可以得到很多东西了。

    但陈凡却知道,杭州的物资,其实是无法满足这么多人的。他们只是看见身边有,容易去拿而已。短短的时间里,危险的烧杀抢掠变成了相对安全的内斗,当这些人有了更安全的途径去得到粮食珠宝,他们就不再想要冲击嘉兴了。如果在以前,义军大可夷平杭州,每个人带上瓜分的物资再次肆虐四方,这期间足以制造更多的流民,坐拥更多的军队,但陈凡也知道,圣公想要称帝,而且如今这起义的形式已经bō及甚广,接下来该安定了。

    最大的问题也就是这些人的野心不够了。而在这些天里陈凡也发现,更有野心的,或许是那些原本读着四书五经手无缚jī之力的书生,因为一旦圣公打算招贤纳士,那些前来投靠的文士无论有无才华——其实多半毫无才学——他们几乎都想着封侯拜相,当无数的士兵忙着瓜分杭州时,倒是这些人,一个两个都在想着若圣公军能夺取天下,他们便是开国之臣。

    没有野心……伤脑筋啊……

    他想着这些,微微叹了口气。当然,至于说出这句话的那宁立恒,倒也不至于看得太重,有些眼光,证明刘西瓜法眼无误。但能看出这些事情来的人,未必就只有一个两个,他自也不会讲对方当成什么经世之才感到惊讶,只是对方说的话,多少让他感到有些感慨罢了。

    至于解决的方法,军中这么多人没有办法,自己没有办法,师父如今也没有办法,那书生就算会说,自然也是难以解决的。只是文士爱瞎扯,自己若去问他,他少不得会吹牛一番,当然,他日若有暇,倒也不妨去听他吹吹牛,虽然多半不靠谱,但或许能得到一定的启发也说不定……

    他如此想着,外面有人报告楼家的大公子楼书望来访,这人已经锲而不舍地来了几次,陈凡想着就烦,照例挥了挥手:“说我没空,让他去死。”随后起身准备出去找人打架兼吃霸王餐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