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四五章 濡沫
    雨幕勾勒过街巷错落的城市,黑夜中,点点的光斑稀疏地蔓延而过。

    “哔啵”的声音响起来,一团火星飞过了短短的屋檐,在坠落的大雨中归于黑暗。檐下滴雨成帘,水声在黑暗的院子里肆意流转。雨水与黑暗是这个夜晚的主题,墙上的火把只是这片小小空间里唯一的光源,在风雨之中,照亮些许的地方。

    大雨之中,除了那雨声,一切都显得很安静。没有月光与秋初的虫子,侧面医馆、书院的轮廓,都已经看不清楚。

    之前的夜里,那医馆之中总显得噪杂,大夫与伙计来去忙碌的声音、小厨房里熬药的声音、各种伤病导致的shēn吟的声音、骂骂咧咧的声音汇成一片,另一边院门外的路上会有行人来去,此时敢走夜路的,多半是士兵或者江湖人,喝醉了酒或是打输了架,满口胡话,由远而近,之后又渐渐远去。

    倒是在今天的夜里,一切都被隔离了开去。

    少女在屋檐下换了一根火把。

    新的火把嵌进了墙上。那被烧得只剩下小半截的火把掉在了地下,光影之中,少女的身影有几分忙乱,随后将那火把踢进了雨里,火光晃动,随后在水流中旋转着消没了。

    那房屋墙壁是破的,火把嵌在破口处,照亮了屋外,也照亮屋内。穿着书生袍的年轻人在屋内看书,偶尔抬起头来说话,少女走过屋檐,有时候在门槛上托着下巴坐下。这是个简单的雨夜,房屋破了一半,主仆俩偶尔也只有简单的交谈。

    “刚才洗了碗。”小婵掰着手指头。“然后洗了衣服,没地方挂了……”

    “嗯?”

    “所以还放在盆里……明天还会不会下这么大的雨呢……”

    ……

    “前几天的时候,医馆的刘家爷爷说有种草药茶对姑爷你的伤有好处……”小婵坐在门槛上,忽然想起来的。

    “草药茶?”

    “嗯嗯,当时没注意,明天去跟刘家爷爷要。我也去医馆帮忙……”小丫鬟点头。

    ……

    “姑爷,昨天医馆里进了好多断手断脚的人,你说是不是嘉兴那边运回来的伤兵啊?”压低了声音。

    “应该不是吧,太远了。”

    “喔,要是那边的就好了。”小婵仰起头。“这仗要打到什么时候啊……”

    ……

    ……

    时间就这样过去,让人掐不准,夜或许早已经深了,又或许还有许久才到深夜。小婵或许并不是真有说话的**于是开的口,只是籍着声响。确认自己与宁毅还以某种形式相处在一起而已。

    当然。往日的夜里主仆俩有事没事地扯一堆是很寻常的事情,今天晚上则并不一样,小婵想要说,但出口的话语又微微显得勉强,给人没话找话却又不敢真的多说话的感觉。更多的时候,她还是坐在那门槛上看着宁毅。或者看着那破了一个大洞,雨滴不断落下的屋顶。或者自己去找些事情。作为一个丫鬟,她是不好打扰宁毅看书的时间的。也不知过了多久。宁毅抬起头,看见那边少女望过来的目光,如此对望了片刻,才听见她轻声说道:“姑爷,你想小姐她们吗?”

    在这样的局势、环境下相处在一起,许多的时候,其实是一件极其压抑的事情。战乱之中,人如蝼蚁,自被抓住,小婵就一直与宁毅相处在一起,最初的几日,甚至连睡觉的时候都得握住宁毅的手才能安下心来,她心中甚至想过,不论任何事情,若有人要将她与姑爷分开,她或许就只得去死了。

    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但周围有大夫,有伤者,也有那两名shì卫始终看着,暗地里或许还有这样那样的人盯梢着两人。纵然互相说过一些安慰的话语,但两人并没有真正为了眼前的局势谈太多,免得被别人看到这边的想法或是了解到心中的怯弱,小婵只是告诉自己,能跟姑爷在一起就好了,别的不该多问,问也无用,若姑爷有办法,需要自己的时候总会开口,若反之,自己就不过让姑爷惹上烦恼而已。

    咫尺之内,人尽敌国。在仿佛随时都有人看着的气氛之下,两人都下意识地保持着安静。尽量如同往日一般的养伤、做事、生活,如此一来,或许才不至于崩溃。但也是在今天晚上这种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隔离开的暂时的安全氛围中,小婵才能够小声地,问问这种问题。

    宁毅看了她好一会儿,合上了书本:“我也想啊,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

    “小姐跟娟儿杏儿姐她们应该回去湖州了吧?”

    “你家小姐脾气太犟了,不过……”宁毅想了想,“她也是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的,不出意外的话,我想还是没事。”

    小婵点了点头,抱住双膝,将下巴搁在膝盖了,好半晌,才又望过来,轻声道:“姑爷,我们……还能回去吗?”

    她这句话或许是憋了好久,知道问了也没多大意义,但女孩子终究还是希望有个主心骨的,宁毅点了点头,如上个问题一样,不愿敷衍:“有一个机会,他们抓了我们,没有处置,机会总是有的,另外……”宁毅顿了顿,随后则只是点点头,“放心吧,就跟我们逃走的路上一样,机会总会有,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让我逮到破绽,恨恨咬他们一口。”

    小婵抿了抿嘴:“那姑爷你可别再受伤了……”

    “呵……”宁毅笑起来,然后目光却是冷了下来,“其实我们被抓,可能不止是方腊这边的人厉害,我们那边的人,其实也够厉害的。”

    “嗯?”小婵瞪圆了眼睛。

    “照小婵你说的,我们被冲散之前,那边就隐约有了方腊军中想要抓我的消息。那时候我昏mí不醒,不知道这件事。可那时方腊的军队已经重整旗鼓,他们一路上又是挨打。派了一大队人来保护我,后来竟然又会被发现的这种事,可能是汤修玄,也可能是陈兴都,这些人是把我当成yòu饵了……”

    “什、什么?”听到宁毅淡淡地说起这些。婵儿顿时握紧了小拳头,从那边站了起来,“他们、他们怎么能这样,姑爷你都救了他们所有人了……”

    宁毅看着她义愤填膺的样子,笑着放下了书。伸手过去握住了小婵的一只手,将她拉过来。方才还在发怒的小丫鬟顿时涨红了脸,宁毅却并没有就这样停止,他原本坐在房间唯一的一张凳子上,这时候却是抱着小婵坐在了自己大tuǐ上。那动作太过自然。小婵缩了缩身子,不敢反抗,只听得宁毅在旁边说话。

    “没什么奇怪的,一来,这些人弄权一辈子,我的功劳太大。或许就只能突出这帮人的无能,这中间的情况很复杂;二来。要抓我的那个刘大彪子背景应该很厚,他们锲而不舍地追过来。这边压力也大,把我当yòu饵,也许只是一个未雨绸缪的想法而已,会成真,也是我倒霉了……我当时若没有病倒,是该提防的。”

    宁毅笑了笑:“当然话说回来,如果我没病,他们也不敢顺手做出这样的事情。呵,那样的情况下,弄出一小队人来保护我,又不与军队在一起,一旦敌人冲杀过来,能有什么意义。他们现在回去,我不在,功劳便都是汤修玄、陈兴都这些人拿在手里,又免去了与我对比的可能,这才是真正的万全其美、皆大欢喜。这几天听你说起那时候的情况,我也就大概明白了。”

    小婵压抑着脸红:“他们这样……要是我们回去了、要是回去了……”

    “回去之后的事情,等回去之后再说,现在生气也没用。我其实有些担心你家小姐与她肚子里的孩子的事情。这几天应该会有人来找我聊天,我会跟他询问,应该……会有结果,其实我已经觉得有些晚了,但越晚也就越好一点。如果有可能,小婵,我会送你回去,但现在还不好说,更可能的是,我们大概要在这里呆上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宁毅的这番话说得有些乱,小婵这时候被他抱着,脑袋乱糟糟的,也很难分析什么聊天啊、早啊晚啊的问题,但最后一句总是能听懂的:“我、我……姑爷在哪里,小婵就在哪里……”

    毅点了点头,“那么,时间不早了,其实也该睡觉了。”

    “呃……”小婵身体猛地一紧,“但是……”

    她话没说完,宁毅已经将她抱了起来。小婵的脑袋瞬间懵了,几乎要在宁毅的臂弯里缩成一团,但僵僵的不敢乱动,雨在外面下着。

    房间里只有一张chuáng,她被放在了chuáng上。

    其实有些事情,倒未必真是毫无准备,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如此,自下午宁毅从房顶掉下,她的áng不能再睡,小丫鬟或许就已经想到某些事情。

    一整个晚上,小婵没话找话却又不敢真的乱说话的情绪,大抵都是由此而来。她一个女孩子,不好跟宁毅说起这些事,提也不敢提。到后来宁毅说起他的想法,包括在这边大概不会有事,有一些机会,包括可能会在这边长住,包括自己被抓其实是受到了算计,要么让她的心神安定下来,要么让她想到其他的事情,成功地分散了注意力,也到了此时,他才有些强迫也有些自然地将她放在了chuáng上。

    如果按照宁毅当初的想法,该有一个正式的迎娶仪式,有个正式的婚礼。

    但如今没有这样的条件了。

    这样的情况下,相依为命,前方如何,根本还无法看清。类似凶险的情况,宁毅以前有遇到过,但人力有时而穷,指的就是这样的状况,毅力、心xìng、谋算只能增加一定的存活率,但大局不可控,什么都说不好,他在这样的情况下有时也难免焦虑,更别说是这样的一个少女。

    其实会有更多的机会。

    虽然眼下不知道外界太多的情况,方腊军中对他的看法,将他看管在这里的用意,但在他的设计之下,湖州的局势被他弄得一塌糊涂,数千人因他而死,其中义军中有关系的将领也不知道死了几个。这样的情况下,他没有被杀,而是以这样的形式被安置在这里,说明必然有人保他。

    有一点是重要的,若杀他,义军之中,可能会有一致的意见,若保他,则必然产生冲突。一定会有主张杀他的人,甚至多于半数。这样的情况下,若没有小婵,他的选择空间其实会大得很多,包括在熟悉情况后挑拨双方,在某一个类似的雨夜找个空子出城逃亡都能列入考虑,但加上小婵,这些事情也就没有多少考虑的必要,暂时就只能等待对方先出牌而已。

    当然,这些事情无需让小婵知道,她这些天来心中害怕,却又不敢说,只能努力忍耐的情况,宁毅都看在眼里,到得现在,有些事情不需要再考虑旁枝末节,眼下这样,或许也是最该去做的事情了。

    而对于小婵来说,整个晚上过来,包括现在,最该维持的一个念头或许也只有一点:反正我是姑爷的、反正我是姑爷的。

    于是不久之后,宁毅去áng上时,便只是看着这已过豆蔻年华的少女闭了眼睛,直tǐngtǐng地、紧张地躺在了那儿。小婵此时已经是十七岁的年纪,在此时而言,已经成年许久,她容貌虽偏向稚气,身体却已然长开。这时候双手叠在小腹上,修长的双tuǐ并得紧紧的。

    不久之后,雨仍在下,chuáng上的少女被除去了衣物。这个晚上,在这城市的一角,在无数复杂的事情如洪流般在生命里压过来的时候,两人在这仅得些许喘息的缝隙间,印下相依为命的记号……

    雨在夜深的时候悄无声息地停下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宁毅看见夜sè的清辉从房屋的破口处洒下来,雨后的空气浸在光里,像是青sè的琥珀,从那巨大的破口望出去,可以看见在天空中流转的星河。

    无论在哪个年代,只有这片星河,或许是恒久不变的东西,他已经看过许多次了,不同的地方,月光、星光洒下来,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地位,不同的心境,有一些画面,有高楼大厦,飞机轮船,然后在脑海里变成那些古朴的建筑,一个个的院落。

    “姑爷姑爷……”

    “姑爷姑爷,小婵……”

    “我叫小婵……”

    脑海中像是升起第一次听到这声音时的心情,然后思绪如潮水般的压过来,他搂紧了怀里的少女。

    来到这里,有两年半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