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四四章 二人的孤岛
    轰的一下,响如雷声。

    人影被击入雨幕,飞过街道,撞烂了街道那边的一张破木桌,无数水huā在如帘的雨幕里“哗”的溅开,那人影滚倒在地,鲜血已经染红了地上的水流。yīn沉的长街上、雨幕中,原本是两拨对峙的人群,眼见这一幕发生,其中一边的人跑了过来,试图将伤者扶起,另一边的十几人却是冷眼看着,毫无动静,只是静静看着一旁酒楼中的情况。

    地上的伤者被扶起来,已经是浑身瘫软,奄奄一息。这边还未发作,酒楼当中又是轰的几声,木片飞溅,一名中年男子捂着xiōng口踉踉跄跄退出来,连退了十几步才被人扶住,这人眼瞳充血,呀呲yù裂,似是憋了一口气,好久方才吼出来:“陈凡……你好”

    酒楼之中,打斗声还在混乱成一片。

    那本就是一栋在地震中受了灾的旧楼,这时候在街头两拨人的对峙中,楼里隐约可见身影腾挪,也不知有些什么人在打得jī烈。那旧楼壁侧受到猛烈撞击时,便能看见一些灰尘木片簌簌而下。到得某一刻,只听得楼内有人“啊”的一声吼,随后便是巨响爆开,酒楼侧面的墙壁上,一截海碗碗口粗的柱子轰然冲出,土石飞碎,那柱子大抵是房屋中的某根粱柱,此时竟被人硬生生地抡了起来。

    柱子在墙外的雨中嵌了片刻,酒楼里仍旧是打斗不停,然后那柱子又轰的抡了回去,只在墙壁上留下一片巨大的豁口。几次呼吸之后,那柱子砸破了酒楼仅剩的几扇门,飞出街道上。楼内有人狂喝:“陈几我要你的命”

    “好!”一个年轻的声音大赞“一好!好!好!”

    两边的大喝声中,交手的声音“砰“的”下,随后又是“砰”的一下,巨响如雷,街道上都清晰可闻,然后又是一道身影砸破了侧面的墙壁,倒在大片的砖瓦与雨水当中,楼内年轻人在大笑。

    “好!哈哈哈哈!就是这样!痛快!久闻樟山奔雷劲发力无穷,果然名不虚传。娄只是小败。来来来,我们再来!”

    随着那笑声,一道半身染血的张狂身影自那破口大踏步地走出。这人身材看来只是匀称,不是什么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的壮硕大汉,面容也并不怎么粗犷,只是方才一番打斗,一头长发完全乱掉,配合此时的气势,带血的大笑,颇有一种癫狂的感觉。这便是最近半个多月以来杭州城里令许多人都为之头痛的陈凡。

    化一路过去“哈哈”几声,双手揪起地上那人的衣服,让对方在雨里站起来。他朝后走了两步,手一指:“我们再来!”转身一个步子扎好,右拳挥出,破风碎雨。他这一拳几乎将周围的暴雨都卷起来,看起来如同一道鞭子,然而拳风还未到,前方那人已经如同稻草人一般的再度倒了下去,拳锋卷过那人头顶的空气,然后有些尴尬地停住。

    年轻人愣了半晌,然后收了拳势,站直了,抓抓头发:“呃,你不要这个样子啊……”

    他过去将人的衣襟揪起来,看了几眼,然后拍拍对方的脸颊,探探对方的鼻息,发觉这样的雨天里探不到什么鼻息之后,才又锤锤对方的xiōng口。倒下去那人显然也是街道上一拨人的统领,但此时却没有人敢上去,就那样呆呆地看着年轻人在雨里把那人的尸体折腾一番。

    “太可惜了……”

    终于到确定那人已经没气时,年轻人有些惋惜地站起来说了一句,然后转过头,望向街道上的人,其中比较安静、秩序也比较好的十几人原本就是他带着的,另一拨人面上容sè则各有不安。双方对望了一会儿,陈凡身侧不远,那原本就摇摇yù坠的旧楼在雨中轰然倒塌。灰尘被雨雾压下去,陈凡转头看了一眼,又转回来。

    “我早就说过,我人笨,不会当官,脾气又不好,你们这帮杀才不要闹事,闹了事也不要跟我吵。这下好了?”他回头看看废墟里的死人“不过我跟陈师父今天是公平切磋。他现在受了伤,我也受了伤,以后没必要再计较。好了,我去疗伤了,你们也把陈师父背去看看大夫吧,要快一点。各位樟山的好汉,陈凡告辞,以后不要再闹事……不要跟我吵”

    说完这话,年轻人带着手下转身离开,至于废墟中的那陈师父,方才在楼内拼斗时已经耗尽心力,其实已然死得透了。略略走了几步,陈凡回头看看街道的另一头,一辆马车在那边已经停了许久,显然是看到了整个打斗的全过程的,他看了一会尼,便又走回去。到得马车旁,里面的人掀开了帘子。

    “继新。”

    “祖先生。”

    继新便是陈凡的字。那马车之中是一名身材微胖,笑容和蔼的中年人。这人倒也算是陈凡的素识了,准确来说,该算是方七佛的素识才对。他名叫祖士远,并非武将,谋略也是平平,不过长于内政,虽说起义军不太讲究什么内政,到一处地方无非抢了就跑,但如果全没有,自然也不可能。军中这类人才不多,祖士远颇受器重,方腊称帝也就在最近几日,自然也是对方最为忙碌的时候。陈凡对此感同身受,因此言语之中也就相对恭敬。

    “樟山陈大木你又是这样乱来,当心佛帅回来后说你。”

    “祖先生你也看到了,大家都是江湖人,xìng子不好,起了几句口角就收不住手,我也受伤了啊老师他知道我的xìng格,把我放在这里就能料到的了,要不然祖先生你随便指个人替一替我吧,湖州那边已经没什么事了,把安惜福叫回来……”

    “哈哈哈哈。”微胖的中年笑了起来,顺手递出来一件蓑衣“雨大,你身上的血都是别人的,哪里受了伤?说起来,杭州这些天乱成一片,能整理好,我是要谢谢你的。

    陈大木他们是包道乙的人,这些天吃相确实是太差了,搜地产金银倒还罢了,阻了水运,到处收银子,再这样下去,杭州就维持不住了。

    只不过你做得太jī烈,总是给自己树敌,陈大木死了就死了,但包道乙这人心机深沉,你还是要注意一下的。“陈凡将蓑衣穿在身上:“啊?是这样吗?”

    “呵,此事你心中有数便成。为着这事,楼家的大公子楼书望找了我多次,说包道乙等人若再这样下去,他们也快维持不住。听说他去找过你,吃了闭门羹,呵呵,这几日你做的这些事,我想他必定承情。楼家家主与这位大公子都颇有能力,那楼书里与你倒是同样年纪,你若有心,到时候也不妨结交一番。”

    陈凡看了对方一眼,有些无趣地点点头。

    那祖士远也是有事,说完这些,准备离开,只是马车行的几步,便又停了下来:“哦,对了,前些日子,有关那宁立恒的事情,此时如何了?”

    “祖先生对这事也感兴趣?”

    祖士远笑起来:“听说那人搅得湖州战局,我虽然未见,倒也有些佩服。前些日子你们在殿前打成一片,事情是暂时压下去了,可要杀他的人还是很多,各处都在找门路,我如今管着杭州这些琐事,自然也有人打听到我这边来。早几日厉天估厉将军还专程找我,说他们厉家兄弟必杀此人”

    “那就等着被那疯婆娘找上门吧”陈凡低声咕哝,随后道“前些天殿前打架,我又没参与进去,我自己还有架要打呢。若让我说,那人心机深沉,重病之中还能将安惜福他们耍得团团转,如今竟然才二十岁出头,自然是早杀早好,我最讨厌聪明人。祖先生为何要来问我?”

    “呵,虽然前些天为着那宁立恒之事,继新你并未参与,可殿前众人谁不知道继新你与刘家鼻位姑娘的关系,此等大事,刘家姑娘既然要拦下来,虽说主要还是说服了圣公,但若说你毫不知情,我是”

    祖士远话还没说完,那边陈凡已经瞪起了眼睛:“我我我我跟那个女人的关系?祖先生,祖公,你开什么玩笑?我跟她打过好几架了,要不是我手下留情不对,我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啊”

    祖士远看了他半晌:“不是说圣公有意做媒……”

    “老人家都这样,我喜欢贤惠的,那女人是个疯子”

    “不过我与令师都觉得……继新与刘姑娘tǐng般配……”

    “是啊,两个疯子,过不了日子。“陈凡撇了撇嘴,此时众人已经朝前方走了一阵,或许是想起些什么,他朝视野一侧望了望,随后微微示意,道:“好吧,那宁立恒的事情,我确实是知道,祖先生你既然在,又已经问起了……喏,那就是了……”

    时间是下午,雨幕濛濛,祖士远顺着陈凡的目光望去,只见不远处一处院落当中,有人披了蓑衣,正在屋顶上拿着一只砖头敲打着什么。

    想必是屋顶漏了,于是上去修补,雨中隐约传来小姑娘的喊声:“姑爷、姑爷,你下来啊……”

    屋顶上那人看来倒是年轻,身材似乎也有些消瘦。祖士远本想问莫非这人便是宁立恒,以作确认,但是再看一眼,却见院门的屋檐下此时正坐着一名汉子,看来像是很无聊地守在门外,背后背刀。他目光望过去,那名汉子目光一厉,也望了过来,随后便又垂下眼帘。祖士远想了想,这人他倒是认识的,那字号刘大彪子的姑娘手下有八名厉害的刀手,这人是其中之一,他既然在,想必周围就有更多的人在了。

    刘家姑娘xìng情古怪,常人难测。有关宁立恒的事情,他也只是随便问问,不愿过多涉足,这时候想不到陈凡就这样说了,他也就点了点头。也在此时,只听那边传来轰的一声,然后有女孩子的尖叫,两人正朝那院子方向看,却见那边屋顶上塌了一个大洞,正在修补屋顶的宁毅看来是从屋顶上掉了下去。背刀的shì卫立刻推门进去,两人看了半晌,有些目瞪口呆。

    “咳,一介书生,纵然通晓谋略,过来为工匠之事,也难免如此…”马车渐渐驶过,祖士远随口说了句,然后压低了声音:“之前我在圣公那边,看见佛帅遣人送来讯息,嘉兴战局jī烈,近期内胜负怕是难言,听说刘家姑娘负了伤,这几日恐怕会回来,那时候倒不知道她究竟会如何安置这人了……,………哦,这事继新知道了吧?”

    “受伤?”陈凡皱起眉头,看了对方一眼,片刻之后,方才望向前方,将这件事作为一个事实给消化下去“她也会受伤?”

    ………,………,………,……………

    话分两头,当陈凡与祖士远两人走过了大雨中的街道时,作为此时的宁毅来说,并不知道自己的问题曾经引起过方腊军队高层的一次群架。

    他不是完全坐以待毙的人,但事情既然没有什么转机,暂时就只得随遇而安。一两个时辰以前,他便在为了漏雨的房间而苦恼头疼,水是从早上就开始漏的,他去前方的书院教了半天书,小丫鬟唯一做的事便是在房间里找了各种破破烂烂的器皿接水,然后忙忙碌碌地将雨水倒出去。待到宁毅回来,才微微找到了主心骨,两人在那儿检查了各种漏水的地方,宁毅自告奋勇地上去补漏,然后,发生了悲剧。

    能够指导协调着许多人建起摩天大楼的工程师不见得是一个出sè的泥瓦匠,宁毅此时身体本就没有痊愈,何况那房子原也已经朽了,修补到一半,房粱垮塌,破出一个大洞来。宁毅倒是没什么事,小婵的chuáng却已经完全被弄湿了,好在修补的成果至少保住了一小半的地方,他们将另一张chuáng挪了挪,保住相对干爽的半个房间。

    然后整个下午的时间,宁毅拿着大铲子,小婵拿着小铲子,在房间里如同过家家一般的砌出一条小堤坝与排水沟来,让破洞的雨水能够从那边排出去。

    本身便是随意安排的房间,房间里摆设不多,原本有两铺chuáng一个柜子一只小板凳,这时候就变得更小了,外面的屋檐处处漏雨,隔壁的隔壁倒有半间厨房可以用,便成为了两人此时所能活动的狭窄天地。修那小堤坝的途中,两人还过去厨房稍稍抢救了一下可以用的干柴和湿柴。

    临近傍晚时分,雨没有停,浓烟的烟柱从雨中升出去,然后被水滴不断地分解,压下来,厨房里传来两人手忙脚乱的生火做饭声,由于本身很无聊,宁毅便也过去帮了忙,说起来,对于煮饭做菜,1小婵虽然懂,其实也是算不上擅长的。

    随后,火把升起来,夜幕随着大雨,悄然无声地降临了。偌大的杭州城中,这个只有一个半房间的小院落,在小小火把的照耀下,仿佛被分割成了随时将要淹没的孤岛,在大雨之中,被整个世界,包围起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