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四一章 回家的路(七)
    昏昏沉沉,无日无夜。

    忽睡忽醒间,有时候会看到一些东西,昏暗的天、人的脸、偶尔间颠簸的路途、天在下雨、摇晃的景物。

    脑子暂时已经不太适合用于思考,甚至连难受的感觉,反馈上来的也不多。偶尔会浮现一些这样那样的画面,那些属于上一世的记忆,也有属于这一世的宁立恒的,小时候的破碎的记忆,这时候也会浮现出来,身体像是处于一片混沌之中,任记忆来去。

    曾经做过的许多事情,在他的生命中占去了太多时间的yīn谋机算,勾心斗角。属于那个时代的战争没有太多硝烟,但藏在暗面之下的,却是同样的鲜血淋漓,当裹挟了太多的人以及太多人的利益往前走的过程中,在手低欠下的,仍然有各种各样的人命,杀死一个一个的人,破坏一个一个的家庭,有的他有意识,有的没有。

    那样一个一个的决策,一次一次的博弈,随之牵动的无数局面,事情的起因或是结果,艰难地成功或是失败。在这些已经熟悉到近乎呼吸的画面里,也有一些小小的碎片混杂其中。

    那个还算不得熟悉的古sè古香的时代,夏日里下着大雨的庭院,傍晚的挂着灯笼的园林,农田阵陌处的小桥流水人家,那安闲抚琴的白衣如素的女子,她从桥的那边转过来,冲他婉转一笑,初见时高傲如玫瑰却又不得不认命的妻子,后来的相处,1小楼上的夜话,病弱中的坚强,她站在小楼后方,拿着火把,朝他望过来愕然地目光,然后就把小

    楼给点燃了……

    那些画面,细细碎碎的,孵尔才在夹缝中闪烁出来。稍微清醒时,也有些其它的碎片,会隐隐约约的从外界艰难地渗进来。

    “宁先生,胜了……我们胜了……”“柜公……”

    “姑爷姑爷……姑爷掉下来了……,…

    “快走快走快走……”

    “宁公子,他们不敢再来了……”

    “宁公子,他们想抓你……”

    “姑爷……”

    “姑爷姑爷……”

    “姑爷姑爷姑爷……”那些声音像是一刻都不愿停歇般的、反反复复地叫着,他分不清其中的含义,只是在更能清醒一点的时候,感觉度过了许多的时间,走过了许多的路。

    某一刻,他从睡梦中醒来……

    ………,………,……………

    时间回到七月十一的傍晚。

    灰云,黑地,狂风暴雨。

    视野在地平线上拉近,石桥渡,水流在冲洗着最后的鲜血,地面上是折断的兵器、倾倒的战旗,尸体被浸泡在水里,一具又一具。闪电在天空中划…过时,在河边的草地上勾勒出了黑sè延绵的轮廓,近处都是静止的尸体,只在视野的远处,人影从那边过来,为首的数人骑在马上,众人皆是黑衣。

    安惜福,黑翎卫。

    穿着黑衣的众人在这片犹如屠场一般的草地上分散开来,搜寻着可以获得的线索,片刻之后,才又在雨中聚集。

    队伍朝前方的尸体间缓缓推过去,某一刻,为首的数人在那里停下来,在前方不远处,也是一具一具散乱的尸体,只是这些尸身的装备相对较好,其中的一具身着铠甲被环绕其间。这具尸体的人头已经被砍去了,好几把刀枪此时都嵌在这尸体上,都是从铠甲的缝隙处砍杀进去,尸体的血到此时恐怕都已经被放干。

    通常来说,战场之上恐怕很难出现这类纯发泄的事情,只是从眼前的这一幕,足以看到当初这边被人围上乱刀砍过来的那种狂热,这将领或许本身也有不凡艺业,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被那些疯狂围过来的兵将乱刀砍死,削了人头。

    马上的黑衣将领看了一眼,偏过了头。

    “姚义”低喃声响起在暴风雨里,他望了望南边“太快了……………”不久之后,黑衣将领在雨中聚拢了部下,安排之后挥了挥手,这支不到两百人的队伍分成两股,朝着南面、北面两个不同的方向飞驰而去。

    这一天的午时过后,陆鞘所率队伍被第一个冲散,成为那些狂热的武德军军人手下的第一轮祭品,当天傍晚之前,败姚义,姚义本人被杀。此时安惜福所率领的黑翎卫才赶到战场,一个时辰后,方腊麾下薛斗南部与武德营交兵,再度溃败。

    此时的武德营如同一记凌厉到极点的回马枪,朝着北面直插而去……………,

    ………,………,……………

    事后想来,在七月初十到十一,发生在苏州湖州交界之处的那场算计中,真正被算计得厉害的,或许并非能算是方腊麾下的几支军队。仅从战略意图上而言,无论是在路上扔下金银,以仅剩的精锐斥候扰乱对方视线,或者是散布大量谣言,归根结底,其实只是在短时间里míhuò对方,目的不过是让南追而来的五支军队暂时的拉开了距离。

    如同宁毅本人所说,一旦给了对方反应的时间,这样大的一支逃亡队伍,在杭州附近的丘陵水路间根本不可能瞒过方腊那边的探查。能够一时间的达到这种效果,所依仗的不光是各种谋算,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姚义等人的轻敌,利用他们的心理惯xìng,在这等微妙的情势中,获得些许的喘气之机。

    被算计得最厉害的,终究还是作为逃亡队伍本身的那些武德营军人。

    一次xìng的将所有人拖进后无退路的死地,以生死为要挟,以金银权势为饵,再辅以屈辱、仇恨,让这样的一群人再没有任何取舍的可能,而此后再不断重复四千人与一千人的差别。那番演说在一开始看似说服,到得后来,其实已经近乎煽动。当然,若没有那种身处绝地不如放手一搏的压力,这番煽动,其实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事实上,若不是身上原就有伤,宁毅说不定还要好好感谢那夏七一番。当时宁毅的那一箭,已经近乎于蛮横胡来,但那时整支军队原就没有了退路,再加上汤修玄等人本身对宁毅的默许和支持,令得当时对夏七以及他那名部下的杀戮几乎成了祭旗。余人或许会觉得宁毅当时只是鲁莽,误打误撞,但其他人必然不会有宁毅的那种果决与一切事情都做得理所当然的气势。特别是那句“罗罗嗦嗦!婆婆妈妈!唧唧歪歪!你不是男人!”在此后甚至小范围内决定了战局走向。

    鼻本此时的武德营便已经是残兵,就算一时间将众人心中热血最大限度地煽动起来,在第一场与陆鞘的战斗中,将官的作用其实也称不上是指挥,那队伍不过是被热血与绝望同时推动着,跟陆鞘的队伍拼命而已。在四千人对一千的情况下,这种心境所产生的破坏力近乎恐怖。在这次战斗大胜,几乎将陆鞘军队全歼之后,陈兴都等人才算是在这支恢复自信心的军队里稍稍真正建立了领导力。

    其后北上奔袭,斩杀姚义,虽然整个过程也很轻松,但期间的破坏程度,反倒不如第一次来得那般恐怖。盖因此时已然脱离险地,至少有一小部分的人,已经稍稍恢复了清醒,而当半天之内的两场战斗过后,军石们固然沉浸在杀戮与复仇、扬眉吐气的快感之中,但对于体力的消耗,也已经极其严重,接下来该怎样,众人有过短暂的商量,当时就有人说出这事,认为不该连续再打第三仗,否则恐怕会将队伍拖垮,当时便直接有人骂出来:“罗罗嗦嗦!婆婆妈妈!唧唧歪歪!你不是男人!”这事情传出之后,军队中但凡有退意的,俱都被这样奚落。

    在事后看来,若不是在当时选择了一天之内连战三场,令得安惜福无法及时统御剩下的三支军队,这一战的结果,恐怕仍旧是徒劳无功。

    当安惜福的黑翎卫往南接触沈柱城,往北联系上米泉,薛斗南的一部已经被杀败,手上所能聚集的,也只有不到三千人的两只队伍,而且被当时盛气凌人的这支武德营南北隔开,难以呼应。

    当时的武德营其实也已成疲兵,然而方才让人以各个击破的策略连续胜了三仗,在这等情况下,无论是安惜福还是其后赶来的刘大彪,都不敢再让剩余的两支军队对其分兵夹击,却也因此失去了击败武德营的最佳时机。

    不过安惜福也并非庸手。在确认薛斗南已败的情况下,首先让北方的米泉与武德营保持距离,南面则让沈柱城在石桥渡另一侧继续南下。这并非是为了战斗,而是让沈柱城的队伍直接搜寻在南面落单的逃难者。因为此时武德营虽然进军神速,随在其后的逃难者却不可能这样,必然是留在了石桥渡以南,他便抓住这弱点,狠狠地咬了上来。

    此后武德营全速折回,托赖留在营地里的上千护院、武师,安惜福、沈柱城并不敢贸然袭营。这之后,安惜福统和了沈柱城与米泉的两队,同时收拾残兵,并且通知清风寨、1小洛镇那边配合,开始扑杀这支逃亡队,而武德营也因为这几战养出了凶xìng,于是在湖州以南的这片丘陵之中,暂时谁也没能奈何谁。逃亡队放弃廖战之后,开始一路北上。

    而安惜福此时却已经抓住了军队需要保护这队难民的弱点,一路sāo扰,寻衅截击。陈兴都等人指挥能力虽然有,但战略战术上功底终究不够,他们原本指望的宁毅此时也已经陷入昏mí之中,一路上偶尔醒来一次,也无法思考太多的事情,队伍一时间只能保守抵抗,于七月十五这天,抵达福州,接受了属于英雄的盛大欢迎。

    唯有其中功绩最大的宁毅,在七月十三那晚安惜福袭营的一次混乱当中,由于被一队精锐士兵重重保护,因此也吸引了更多的火力,最终被冲散在这一夜的火焰与人群里,不知所踪……

    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没有再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在对武德营的这队残兵进行过大量的宣传与奖励之后,宁立恒这个名字如同一现的昙huā,在一段时间内充斥了众人的眼帘。在童贯童道夫抵达江南之后,便迅速地被大量的战报、战绩所掩埋,消失在大部分人的记忆里,只有一小部分人,仍旧记得他的名字,并且在默默地寻找着他此后的踪迹,………,!。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