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三二章 围城(六)
    从天空中看下去,斑斑点点闪烁的光。

    太平巷中,爆炸鼓舞了气流,引起震动,街道上众人的呼喊奔走声汇集一片,将整个场面渲染得格外混乱。但老实说,自方才爆炸开始,一切的发展也不过是十几秒的时间,谁也没有真正将时间浪费。

    各人奔走、追杀,做出自己的判断,挥舞霸刀的少女席卷而来,宁毅自棚屋冲进冲出。有的人被爆炸挡住,芶正与那跃入人群中的聪明人大概是最为倒霉的两人,前者正好被炸了两下,后者也被炸飞。石宝被发生在身侧的爆炸bō及、震慑,迟疑了一瞬,也就在这片刻间,宁毅已经快要冲出这边的院子,抓住那浑身鲜血的芶正推出去就是简单的一刀:“站好!蹲下!”

    当芶正被炸飞,他也已经再度跑出了几米之外。

    自这边的院落到太平巷那头的运河岸,大概有两百米左右的距离。

    从一开始,由耿护院等人护住的苏家人就没有往太平巷外跑,而是一路撤往那边的运河支流,区区二十余人的阵容,当中的大人孩子在苏檀儿强自压抑心情后的简单呼喝下,一路行动迅速,秩序井然,就算方腊那边的人想要冲来,第一bō也被耿护院等人挡下,随后被那爆炸震慑得不敢乱来。

    这边的宁毅更是在短短片刻间就吸引绝大部分的目光。凭心而论,这些爆炸虽然一时之间响得jī烈,但覆盖这么大的范围,还要持续爆炸,每一刻引起的杀伤,其实是不多的。而即便宁毅在先前已经可曰调动大量的军队资源,也不至于真弄到离谱的真将整条街埋满了的程度。

    那爆炸的地方主要还是以逃亡的路线走边为主,至于街道上、隔得远的地方自然会少一些,主要还是为了提放敌人从远一点的地方也绕道包抄。而宁毅这边,他顶多也只能预测到最初几秒的爆炸范围,更久一点,哪一堆火药什么时候可能爆炸,就连他自己也只能靠猜,不可能做到类似小棚屋那种冲过去就爆炸的惊险动作了。

    但在这片刻间爆发的战斗,主要还是以攻心为主。宁毅在布大局时谨慎沉稳,真的事到临头,下起手来却比任何人都果决凶狠,一旦做出取舍,方才立即就决定了放弃太率巷中的其他人,他最初奔跑的方向并不算固定,但一开始就想要冲来对他下手的,一个两个却都被爆炸拦下,完全是以自身为饵,给所有人一个下马威。当他像对待一条狗一样将芶正劈倒在地,炸得四分五裂之后,那火光之中,几乎所有人的气势都已经被他压倒。

    这些人在西南绿林也都是有名的豪雄,当年刀口tiǎn血,加入叛乱之后更是杀人无数。宁毅的武艺算不得高,若是单打独斗,石宝这种人恐怕几个照面就能将他打死,但这时他一人面对着这十余名方才还凶神恶煞的匪人,在众人眼前,一时间几乎变得如山岳一般的恐怖。当石宝喊出那句“杀你全家”他只是一挥手,说“那就来啊——”旁人在那瞬间几乎都有些后怕。

    当然,虽然在片刻间就营造出掌控了全局的巨大威慑力,也不代表这边石宝等人就是什么会因此胆怯的菜鸟。越是与厉害的人敌对,便越要有危机感,当宁毅快步冲过一个院子,这边的石宝也终于狂喝一声,发足疾奔,他基本已经是jī红眼了,而在侧面,也有一道身影包抄而来。

    爆炸几乎是响起在身侧,火光舞动,飞窜的石子划过了侧脸,拉出血痕来。宁毅走得虽快,却也有些踉踉跄跄,这时候他也没法找更好的路走,否则必然是死路一条。

    这场爆炸基本是从几个点开始的树状连锁反应,每一条线,每一次爆炸之间的间隔,他无法精确控制,眼下在这样巨大的混乱里,仅仅要依靠爆炸点的先后做推测,难度也是相当的大。一面奔走,他的手指一面在身侧下意识地轻弹,辅助着记忆和计算。后方,石宝等人沿着他走过的路线疾奔而来,侧面划…过了刀光,在他低头的瞬间,从他的身侧冲了过去。

    兵刃交错,宁毅在爆炸与火焰中翻过一堵院墙,冲过先前已经爆炸过了的弹坑,后方跟着的人紧追不舍,对方现在也已经有了经验,只要追在宁毅已经走过的地方,总是不会有问题。

    如此在那火光中奔逃片刻,当对方又是一刀劈来,宁毅纵身跃出,在地上一滚,站起来时对方又已经逼近。两把钢刀在光芒里撞在一起,宁毅踉跄退了几步,陡然站定,一副等待着和对方过来的态度,那人手上兵器一挥,待要再次冲上时,陡然迟疑了一瞬,看了看脚下。

    也是宁毅这时的威慑力太大,忽如其来的诡异神情让人无法忽视。

    那人几乎是站在原地下意识地与宁毅对峙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想要猛扑过去,脚下轰然爆开。那巨大的冲击力将宁毅也推得踉跄后退几步,手往地上撑了一撑,口中喃喃说着“还好““才转身发力继续跑。

    那一头,苏家的众人已经抵达了运河支流的岸边,有人掀开一层méng布,lù出下方一艘简单结实的大木筏,开始陆续上船。而在这边,就在宁毅的身后,破风声呼啸而来。

    石宝此时已经从后方杀至,宁毅猛地一咬牙,朝着前方发力疾冲而去,这一次,他所取的几乎是直线,石宝猛地冲上,一刀斩出,爆炸声轰然而起,升腾的光焰将两人淹没下去。

    “走、走错了……”不远处的木筏上,苏檀儿直勾勾地看着这一幕,低喃了一声“相公”便要冲出去,却被耿护院、1小婵等人挡在了筏子上。那光焰之中倒也不是没有动静,石宝的大刀还在挥斩,只是在光影之中变得模糊,原本立在那边的小片废墟中,一根柱子被斩断了,火焰吞没下去,宁毅冲进那废墟之中,随后又是两起爆炸,淹没了视线,爆炸的冲击里,两道人影交错jī烈,更后方一些的地方,名叫刘西瓜的少女已经冲了过来,然而看见那样的爆炸,终究柱着那巨刃停了下来,她的帽子早被掀飞了,气浪之中裙摆飞扬,像是一抹黑sè的剪影。

    几秒钟后,浑身鲜血的石宝被掀飞出去,他狂吼几声,想要站起来,一时间踉踉跄跄的竟没有站稳,又坐了回去,他身上都是因爆炸而形成的伤口,刀伤只有一处,许是宁毅趁乱一劈,却并不严重。另一边,宁毅的身影自另一边咬紧牙关朝木筏跑过来,他的身体一侧明显也染了鲜血,只是比之石宝便好得多了。目睹着着一名,名叫刘西瓜的少女再度疾冲而来。

    爆炸升起时,那少女从旁边绕了小小的一个弯,宁毅扑上木筏,苏檀儿等人要冲过来,他低喝了一声“退开”从怀里掏出几样东西。

    后方的岸上,少女拖刀疾走,猛地跃起!宁毅一咬牙,在木筏上转过身,手中的东西对准了凌空的少女。

    砰的一声响,像是有一团火光亮起在他的手中。

    少女的身影在空中旋转了好几圈,摔在岸边的地上。

    木筏驶离岸边,朝着对岸的方向过去,有人支起了木质的屏障,防备那边有石头或是箭矢之类的东西过来。众人的视野中,少女在地上摇了摇头,一只手握刀一只手撑着地面,也缓缓地朝这边抬起了头,黑暗之中看不见她的容貌,只有那双眼睛倒显得清澈,没什么愤怒的表情,看来甚至有几分好奇和mí惘。宁毅瘫坐在木筏上,恶搞地挥了挥手,随后左手往受伤的右臂上探过去,咬牙用力,将扎在那里的一小块也不知是木屑还是铁片的东西拔了出来,扔进水里。

    “在下血手人屠宁立恒………”

    距离渐远,他坐在那儿喃喃说出这句话,但这时候再没有大声喊的力气,心感无趣,最后躺倒在了木筏上,檀儿的脸、小婵的脸、娟儿的脸、杏儿的脸、耿护院等人的脸在视野里晃动着,视野的一角有一道烟柱,中心是清澈浩瀚的星海。身体能够感受到的,是城市四周在夜晚仍旧jī烈的战鼓擂擂,但至少在太平巷这边,军队也开始赶过来了,接下来是他们该头痛的时候了……,………

    这艘木筏的准备,原本就不是为了出城,城门外的运河流域应该也已经被方腊的人所占据,走运河毫无意义。木筏本就是为了渡过河道,能多一个选择而已。无论这次的无妄之灾是谁引起的,太平巷那边,自己这家人都肯定是回不去了。

    河道不算太宽,木筏接近那边岸时,这边岸上,穿着蓝sè碎huā裙的少女还在站着,一向跟在她身边的中年人已经过来接过了那把巨刃:“茜茜小姐,该走了。”

    “细好厉害。”少女偏了偏头“我要他……当军师。”

    距离这边街巷地势更高一点的一处屋顶上,有两道人影正在黑暗中朝这边看着,其中一人轻轻拍打着大tuǐ,所发出的,也是与那少女类似的感叹:“好厉害啊……好厉害……”

    “佛帅,那个

    ……要不耍想力法……”

    “无所谓、无所谓了”名叫方七佛的中年人摇了摇头,目光望向钱唐门那边,感受着战斗的jī烈“厉害的人哪里都有,忽然遇上一个,是让人刮目相看,不过……无所谓了,大局在城外,这人虽然厉害,但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做不成什么事了……我们走吧。”

    围城数日,城内局势混乱烦躁,然而并没有多少人能够真正把握住此时整个杭州局势的全貌。就连宁毅,在对于战争并不熟悉的情况下,也难以把握住城外战局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在钱希文等人眼中,武德营的士兵终是精锐,在传来的大致情报中,那战场之上犬牙交错,互有胜负,方腊那边入过几次城,但在武德营这边原有准备的情况下,随后又被强大的攻势压了出去。

    无从把握那边的情况下,宁毅也只能专注地将心思放在城内的状况上,利用此时的官僚体系试图在一两日后抓住城内的方七佛等人,将这些捣乱者一网打尽。如果没有这天晚上的这场状况,或许一两日后,就能真正的收获成果。但这时候抱怨也是无用,只能开始收拾心情,准备再与钱海屏等人进行下一轮的反扑。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

    第二天早上,一切都化为泡影。

    武朝景翰九年七月初四的清晨,杭州钱唐门在方腊军队的攻势下正式告破,武德营守势溃散,开始收缩,随后,为杭州城内众人的举城逃亡争取了大概一天左右的时间…其实这也未必是他们主动争取的,据事后参与者的回忆,只是方腊军队在追,他们也在逃,不得已发生了一场场的战斗。一天之后,杭州陷落。

    农历七夕的早晨,八百里加急将这一消息传入汴京,成为压垮骆骆的,最后一根稻草……

    ………,…,………,…,

    围城搞定,大范围下的小视角,然后慢慢展开,一向是我喜欢的手法,只是有些费脑筋。!。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