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三一章 围城(五)
    “你说什么!?”

    城市的夜,沉闷中带着些许的躁动不安,由于方才太平巷中众人的示警,此时警报已经透过一条条的街道朝着远处传播过去。那些锣声远远传开,军队或许还得一阵才有可能赶到,至少在此时的太平巷里,场面安静,气氛肃杀。除了在这边形成的对峙局面,一时间竟没有多少人敢开口说话。

    对峙的两边,看起来自然极不对称,一方仅有宁毅这书生一人,另一方以那石宝等人为首,来的都是绿林高手。他们能被方腊派来城里四处作乱,本身就是艺业惊人,人虽然也算不上多,但方才那名叫刘西瓜的少女的出手,加上石宝等人的随意厮杀,此时整个太平巷组织起来的力量,在他们面前也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宁毅此时等于就是用一句话,将这一批的人的注意力生生地拉在了自己身上。

    他之前在太平巷里已经建立了足够的威信,而在另一边,他暗中设局的事情操纵也已经被众人知晓。这短短片刻间,看着他穿着书生服赤手空拳地站在那儿,严肃的神sè,大家竟也下意识的觉得他很危险,特别是在太平巷中的人,或许就已经在期待着眼前这苏家姑爷陡然出手,反过来摆平这帮匪人的一幕。

    “我想说,既然已经来了,你们也许就不用回去了……”

    深吸了一口气,宁毅面sèyīn沉,一面叹息,一面开口,随后抬起了头,微微拱手,笑了起来:“太平巷的大家……”

    那声音在夜空里响起来。

    即便对于宁毅来说,眼前的事情,也实在也是有些出乎意料的,委实让人生气,也令人气馁。

    一直以来,帮助杭州应付眼下的危局,是出于在这种情况下自保的原则,能多做一些,不妨多做一些。他是诚心诚意地在帮这些忙,当然,由于本身不入官场,对于官场内部的运作,他是不会多做指手画脚的。但即便是这样,第一个就被人出卖了出来,也实在让人觉得荒谬。必须承认,他之前并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不过,要应付眼下状况所提前准备的措施,倒并不是没有,虽然……不到万不得已他本不想用。

    “在这里住得不久,但是……很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照顾,能够跟大家和睦相处,这一点很难得。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能一直在大家眼里保持很好的形象,不过,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之前并没有想到过。所以,接下来,我也许会有些过分……”

    对峙、以及被包围的立场,宁毅此时一面笑着一面缓缓说着这些话。那一边,一干苏家人开始试图撤走,自然也引起了石宝这边人的注意,也有人交换了眼神,想要过去将这些人截住,然而随着宁毅话语的推进,一丝丝带着压迫感的不祥气息也已经凝聚起来,若究其根由,无非是因为宁毅此时的态度便充满了说服力。在这方面,无论真假,宁毅都绝对是一个最富有说服力的演员。

    当宁毅说到这里,人群之中,隐隐地躁动起来,不远处名叫刘西瓜的少女目光朝这边望来,石宝等人也皱起了眉头,宁毅微微躬身,行了一礼。

    “事情很抱歉,但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大家快逃,便……自求多福吧。”

    “抓住他!”

    宁毅话音落下,那一边,石宝已经大喝着发足冲来,无论宁毅到底为什么说这番话,总之先将他拿下。同一时刻,前方、后方、屋顶上的几人也陡然有了行动,包括那名叫刘西瓜的少女,也猛地挥刀,如暴风般的卷来!

    那一边,相对靠近苏家人的方向上,也有两人陡然发力冲过去。夜sè中,几个院子里,人影由静转动,发力疾奔,交错汇集!

    方腊这边来的人不多,但都是高手,彼此相隔都不过十几二十米的距离,一旦奔出,转瞬即至,宁毅自然也没有坐以待毙,反手拔刀,朝着一旁奔跑而出,不过两三米的距离,转了方向,随后,轰然巨响,震动所有人的鼓膜。

    地面爆开了,巨大的轰鸣声,那是院落一侧距离所有人都比较远的一处地方,但爆炸引起的光芒与震动还是第一时间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如同巨大的烟花散开。

    这烟花还在飞溅,只听得轰轰又是两声,接着轰轰轰轰的爆炸开始延绵开去。

    那爆炸的位置并不确定,有的在这边院子,有的在几个院落之外,甚至有的爆开在街上,但这仅仅是一个开端。身处其中,巨大的冲击在转眼间便笼罩全身,光焰、泥土、杂物充斥眼帘,声音震动鼓膜。最为接近宁毅的一人在距离宁毅仅有几米远的地方被爆炸掀飞,那爆炸jī扬着宁毅的衣袍,石宝的眼前闪过亮光,连声音都传不出去,他看见那书生朝着这边随意地挥了挥手,几乎下意识地站住,火焰在他前方不远的地方爆开了。

    刘家少女挥舞的巨刃朝着宁毅那边席卷而至,看起来那威势简直不像是人在舞刀,而是一把疯狂的大刀依靠惯xìng在带着少女飞旋。她第一时间迫近,宁毅也已经冲进旁边的草棚里,就在少女斩裂棚屋侧壁的瞬间,光焰从草棚里jī射出来,宁毅则从另一边的窗户跃出……

    “当——心——”

    不管爆起的烟火在这一刻几乎推慢了时间,令得言语的传播都变得缓慢,街道之上已经嘶喊、混乱起来。要接近苏家人的几名方腊手下开始退却起来。

    老实说,整个爆炸的范围,虽然是从这边开始,但片刻间,几乎蔓延到了整条长街的范围上。如果以宁毅的概念来说,这些爆炸当然算不得威力强大,比不得后世的地雷阵或是炮火覆盖,但对于眼下这个年代的人来说,这些陡然间亮起的光焰,就在夜sè里盛开成了一曲死亡的交响,它们威力强大,位置随机,但自然有宁毅先前的规划在内,这时候宁毅以及苏家人撤退路线的周围,便是爆炸最为密集的地方,它们一下接一下,若不是事先就知道大概范围的,贸然冲过去,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从脚下或是身侧的杂物堆中升起一团光芒来。

    即便是身经百战的绿林豪雄,这些人一时之间也懵了,有的停住脚步,有的下意识地想要奔逃,也有的仍在朝宁毅冲去,外面道路上的爆炸虽然少,但一时间也受到了bō及,就在方才,一名绿林匪人朝着他们冲过去,以为跟着这些住在本地的人便能幸免,结果连同其余的两三名居民,在爆炸中被一齐掀飞。

    若不是遇上今夜这般坑爹的情况,宁毅是绝不愿意动用到这一记伏笔的。他在这里做这类埋伏,原本就不是为了预防身份暴lù,而是假设方腊破城,才有可能用上的一记后招。这年头没有什么人热衷于像他这样大规模地用火药设伏,若让其他人来,真要应付一些事情,当然也有更多的方法,不过宁毅这几日帮助钱海屏,要动用一些火药资源却比先前要容易得多了,他也就顺手布下一个,想不到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

    这样大量的火药,斑斑点点的几乎埋足整条街,就为了对付几个人,当然称不上经济,但石宝本身是方腊麾下数一数二的高手,便是他率领的这些人,若单打独斗,宁毅恐怕都打不过一个,这时候若不出手,今天恐怕就是满门死光的下场。

    作为一个现代人,宁毅固然有恻隐心,看见贫民受苦会不忍、看见饥民挨饿会皱眉,若有机会,他也愿意出手去救一些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但他毕竟是经历了残酷打拼的枭雄,真到了要做取舍的时候,此时在太平巷中的居民,也就不再被他列入优先考虑。当然,行走的院子里,逃跑的路线上,布下的火药是最多的,至于外面的街道便好一些,但伤亡当然有,这时候一片混乱,无可避免。

    石宝此时已经被围困在一片光焰之中,他的侧身也已经受到一次爆炸的冲击,血迹斑斑。不远处,宁毅行走在一片危险的焰火中,回过头来,还朝他看了一眼,但那目光冷得像冰,轻蔑且毫无人xìng,如果是在平时,这就是最为jī烈的挑衅,但这个时候甚至连石宝都有些懵了。

    一道人影被爆炸伤到,踉踉跄跄地就在宁毅身侧不远的地方,却是随着石宝过来的苟正,同样是方腊手下颇为倚重的高手,武艺不弱,但他的运气不如石宝那样好,这时候xiōng口、背后被爆炸炸了两次,血肉模糊。兵器已经没了,只是人似乎还清醒,看见宁毅过来,挥拳便要冲上,宁毅左手抓住他的xiōng口,将他拉过来,朝另一边顺手一推。

    “过去……站好!”

    爆炸声中,似乎有冷漠的声音传出来。

    “蹲下!”

    宁毅随手一道劈在对方大tuǐ上,鲜血飚射,苟正踉跄倒地,宁毅已经从他身边一刻不停地走了过去。随后在众人的视线中,苟正的身体倒下,就在xiōng口将要触地的一瞬间,光芒自下方膨胀出来,将那身体炸飞出去,四分五裂。

    “宁立恒——”石宝双目充血,呀呲yù裂,“我杀你全家啊——”

    光焰此起彼伏的升腾中,宁毅从那边用力挥手,干干脆脆地喝出声来:“那就来啊——”

    双倍最后一天,求啊啊啊啊啊啊——RO!。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