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二九章 围城(三)
    残阳如血。

    狗已经累了,它一瘸一拐地在血迹斑驳的土坡上绕了一圈,然后去到土坡下方已经倾塌了半边的小院子里卧了下来,tiǎn了tiǎn已经瘸掉的后tuǐ。主人就躺在它的身边,转过头时,它看着主人身体上插着的长长的木杆,鼻子往前拱了拱,随后又“呜”地缩了回来。

    狗、院子、尸体、箭杆、还有血,喧闹的声音自不算远的地方传来。

    它是一条老狗了,老得恐怕已经没有多少的年岁可过,一直以来它陪着同样年迈的主人住在靠近那堵大墙的小院子里,偶尔出去遛上一圈,累了便缓缓地回来,眼下它最喜欢的事情是趴在门槛边树下的青石板上晒太阳,眯起眼睛在太阳与蝉鸣里打盹,当老主人坐在旁边mō着它脖子上的硬筋絮絮叨叨地说话时,它偶尔便会舒服地发出“呜”的一声。

    直到前些天,它看到鸟儿都飞走了,然后大地动了,震垮了那堵大墙。接下来人来人往,全是它无法理解的事情,大墙倒塌的地方连续好些天都是那些人的嘶喊声。到那天,密密麻麻的人从那破口蜂拥而进了,无数的人又从一处处的地方涌出来,那些人海对撞在一起,老主人站在院子的破口看那边隐隐约约的动静,口中又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一些它也不懂的话时,就那样毫无征兆的倒了下去。

    它看见了老主人身上支起的木杆,嗅到了血的不详的味道,那鲜血涌出来。它快步跑过去,对着老主人又嗅又拖,试图让老主人能够再动一下,但那已经年迈的老人只是睁开眼睛微微看了它一眼,随后那眼神便永远地凝固下来。

    血还在流出来,它跑到街上,爬到后方的土坡上叫。有些身上染了血的人冲过来,它叫着冲过去撕咬,但它也已经老了,被刀柄打断了tuǐ,呜咽着到一边。有些人冲进了院子,后来又冲出去。过了许久,大量的人群又自破口被赶出去,喧嚣在那边沸腾着,只有这边的小院子冷了下来,只有老狗在这边缓缓地走来走去。

    随后那大墙的破口时时有人冲进来,也有许多人在那边倒下。它已经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偶尔在那土堆上朝外看一看,拖着被打瘸了的tuǐ,能叫的时候,便叫上几声,叫得累了,便又回到院子里,看着老主人的尸体上生出的苍蝇。

    天气炎热,如血的残阳终于在滚滚云涛与群山之间淹没下去,院外一株红枫树皱了一半的叶子,在傍晚的热浪与臭气里婆娑,天将黑的时候,老狗又爬上了土坡,身影与土坡在橘红的颜sè里融成一抹孤单的剪影。

    某一刻,那狗在土坡上站直了四肢,探头朝远方望出去。无数箭影飞蝗般的升上天空。

    其中一支箭矢刷的射穿了老狗的身体,尸体滚下去,散碎的几支箭矢噗噗噗的落在了土坡上,然后,听得那城池之外,有一个人在喊起来:“圣公”又有人喊起来:“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圣公到了”“圣公!到了无数的声音汇成一片,轰隆隆地朝着这边压过来!

    ………,………,………,………,……………

    这又是一个沉闷的傍晚,每日当中,杭州城内外的sāo乱几乎已经成为日常的一部分。太平巷里,宁毅坐在未塌的木楼顶上,朝着不远处的夕阳与城市望过去。太平巷附近的水脉是大运河的一小条支流,由于上游的堵塞,加之这些天的兵凶战危,河水也变得浑浊了。

    地震以来多日的乱局,内忧外患,城市之中流通不畅,此时隐隐散发着一股腐烂的臭气。

    有几个人骑马自太平巷外过来时,宁毅才从楼上下去。过来的几人中,为首的一人名叫钱海屏,乃是钱希文的一名侄子,不过此时也已有近四十岁上下,他在杭州府任一文职,颇有实权,这次方腊攻城,他负责了城内的许多事情,前几日便与宁毅有了一定的交集。

    他这两日已经往太平巷来过几次,守住巷口的人基本也都认识他,放了进去。一见宁毅,这显得风尘仆仆的中年人也没有太多客套,拱了拱手,从身上拿出一张纸条:“宁贤侄无需多礼了,今日上午,城西安大人家遇乱匪偷袭,起了火,死了十余人命。我们其后得到这些消息……………”他压低了声音“眼下已经能初步确定对方的主谋了……”“但钱世叔还没把握吧。”宁毅看了那纸条,微微皱眉,随后伸手邀请对方几人进屋。苏檀儿在不远处的屋檐下裣衽一礼,并没有过来。

    前几天,宁毅第一次拿出了拼命的力气,纠合了附近数条街区所能说服、动用的力量,这个算是为了自己所做的活动。当再次见到钱希文时,他曾随口说了一些想法,对方在杭州城里显然已经活动了一段时间,此时运筹策划…的显然又是一个高手,想要在防御城外攻势的同时地毯式地把人揪出来,这个想法并不靠谱。

    但对方既然来到城里,有了了解,就必定会确认一些真正适合下手的地方。谋略攻心,这世界上最怕的反而是那种毫无征兆兴之所至的疯子,例如那次宁毅被顾燕桢请人绑架,就真的是简简单单,之前毫无端倪。但如果对方也掌握了大量情报,所能做的选择范围却往往会小很多,一下子揪不出来时,反倒可以请君入瓮。

    在哪些地方动手,可以让目前的杭州城更乱的,就不妨示敌以弱。

    对于这事,宁毅所能知道的,也就是南边的港口,至于更细致的事情,还是得让熟悉杭州的人来做。让他们去破坏,甚至引yòu他们去破坏,这边先准备好足够的善后手段,并且在这个过程里抓住对方的行事规则。宁毅说这些后例举了几个简单的计划,故意让城南码头乱一次也是其中之一,他说的时候已经是战事的第三天,而就在当天下午,城南的码头果然就被人挑起了混乱,一名官员想要跑路,藏在人群里的乱匪趁机发难,而藏在人群里的密探,也第一次地揪住了对方的尾巴。

    这条线索在一个时辰之后便已断掉,但善后得当,终究没有引起大的乱子。而后钱海屏也在钱希文的叮嘱之下来寻找宁毅,将一些想法、

    情报交由宁毅这边过上一遍。宁毅眼下只于大局上有经验,但对于要结合本地民俗、了解的计划…,却是极端谨慎,并不乱开口,许多时候,还会与苏檀几讨论一番。钱海屏以及手下的人经历几次,便也不免对这对夫妻感到佩服起来。

    宁毅看完那纸条上的消息,也将妻子招过来看了看。苏檀儿只是默默点头,看完后交还钱海屏。几天以来,由钱海屏的手下在城内布下的是一张大网,眼下已经收缩到一定程度,能够确定几个主谋者的信息。

    “…这些人几乎都是以前有名的绿林高手,那石宝一手大刀耍得极其厉害。眼下已经能确定,当初城北的大火中,一刀便将袁副将杀死的便是他。早两天在城中见到那身材高瘦,长发披肩舞大枪的该是王寅,这人心狠手辣,武艺高强,不在石宝之下。而且王寅谋略出众,我们现在怀疑,这时候坐镇城内领头的可能便是他。但另一个人也有可能,方腊手下方七佛,人称佛帅,乃是乱军之中地位今次方腊之人,甚至有人说他学识渊博,能通古今,是诸葛亮般的人物。可惜还没能确定他到底在不在城内,否则若能揪出,一网打尽,便等若断了方腊一臂。”

    钱海屏如此说着,进了房间坐下,当苏檀儿亲自端上茶水,他也点头以谢:“倒是那刘大彪子,让人觉得有些奇怪。这人在西南绿林原本颇有威名,人称霸刀。但我这里却有一份消息,说这刘大彪子在数年以前便已去世,这上面说刘大彪子xìng格粗犷豪迈,满脸络腮胡,倒有个怪脾气,常以其xiōng毛凛凛为傲,无论冬夏都穿一身短打装扮。立恒贤侄那日虽然看见对方,但那四十多岁的汉子却并无络腮胡。而且以他的身份,加入了乱军,还得以一名少女为主,这少女莫非是方腊的女儿不成?若能如此,抓来杀了,也是一份大功。”

    这时候房间里的桌子上已经摆了好些情报,宁毅基本已经看了许多次,这时候将纸条也加入其中:“怕是还得一两天,狡兔三窟,这时候城内太乱了,他们的聚集点,也只能确定一个,贸然行事,怕多半会无功而返。”

    “嗯,这些人皆是高手,此时无万全之计,怕是动手也会被他们杀出。”钱海屏也点头,随后想起件事,笑起来“哦,对了,听说立恒与楼家之人有些过节,今日有空,我便叫人过去敲打了一下,哈哈,砸了他家的大门,且为贤侄出一口气。”

    宁毅皱了皱眉,看看笑得开心的钱海屏:“些许小事,恩怨不大,此时正要齐心对外,世叔这样做,怕是会……”

    “哎,无妨无妨。”钱海屏挥了挥手“他们楼家说是有些势力,可在我钱家人眼里,不过鸡犬一般。立恒受辱之事,叔叔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便是我的丰,他若有怨,那也行,叔叔趁机帮你抹了他!我知立恒仁厚,呵呵,但此事无需操心。眼下立恒之事,便是我钱家之事好了,今日别无他事,我便走了,希望明日便能听得捷报。

    他笑着起身,在宁毅的陪同下走出房去,这时候残阳如血,只听得西方城内附近的喊声,在那遥远的天际,沸腾了起来。

    “文来了”钱海屏摇了摇头,叹气后,无聊地离开。

    宁毅望着那天sè,皱起眉头来。

    ………,………,………,……………

    “圣公到了,看起来,这一两日,便能破城!”

    有人在说话,夕阳之中,这是一个相对完整的院子,石宝冲进来,大声笑。

    王寅一头长发,正坐在井边擦洗着钢枪,不知道先前在想些什么。

    这时候望望西面,仔细听风力的声音,随后倒并不显得高兴:“我原本以为,这两日便该破了,想不到竟拖到了今日。这几日在城里的行事,总觉得有些蹊跷。”

    “蹊跷?哪有蹊跷?”石宝愣了愣,随后在王寅身边坐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哎,凿石头的,你总是这样,想多啦。这几日咱们杀得如此开心,城内乱成一片,我觉得靠谱。佛帅先前说过,你们读书人,就是想太多,所以书生造反,十年不成哪。哦,我可不是说呢,………”

    王寅笑了笑,钢枪挥出去,呈一直线,枪上的水滴悉数爆开,甚至在空气中都响起砰的一声:“乱成一片了吗?我觉得有些不对乱得还不够,虽然每次行事都没什么问题,但我觉得,此后结果总是不甚清晰。就像是打在了棉团里,力道是出去了,又总有人能把破口大概补上,让我觉得,也有人在暗中看着我们……”

    “不会吧,凿石头的,你确定?”

    “呵,许是我想多了,我原想在圣公到之前,便里应外合地破城,不过既然圣公已至,破城也就更简单,接下来对了,徐方、芶正、刘大彪他们呢?”

    “在赶过来吧,消息都送到了。”

    正说话间,有人打开了门,匆忙过来,这人名叫徐方,与石宝王寅两人也颇为熟悉了,进了院子之后,神sè凝重:“要走了。”

    “什么事?”

    “刘大彪那边被人认出、跟踪,抓住了一名官府的探子,事情有些严重。”

    石宝与王寅同时站了起来,随后抓起武器,一面伪装一面朝着门外走去。一行人出了院子,穿过废墟、街道、行人,转过了两条街后,街上也陆陆续续地开始掌灯,有的没了家人的民众在路边生活煮食,孩子们奔来跑去。他们进入另一个院落,夕阳落下后,院子有些黑,一边屋檐下的长廊边,穿着蓝sè碎huā裙、戴了黑纱斗笠的少女正抱着膝盖,安安静静地在那边黑影里坐着,另一边背了长木盒的大汉正在井边洗手,鲜血浸入草地里,正面的一个房间点着豆点般的油灯,房间的地上有血。

    王寅首先走进那房里,看见的是一具已经残破的尸体,回过头时,洗完手的中年大汉也已经走了过来,拍打手掌,1小声地说着一些话。

    王寅逐渐皱起眉头,许久之后又笑起来,夜晚的风里,隐约能听见他们的声音。

    “宁立恒……”

    “入赘的……哈……”

    “杭州竟也有这等人……,………”

    “真想去会会他……”

    片刻,石宝将手中的宝刀扔起,又接住。

    “嘿,今晚怎么样?”!。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