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二八章 围城(二)
    对于半路上真会遇上方腊乱匪的情况,基本上还是出乎宁毅预料之外的。此时的杭州城中,这些人虽然凭借着地震的影响以及猝然发难所占的先机暂时能够得以肆虐,但持续的时间必然不可能很长,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人就愈会倾向于凭借此时的城市废墟做躲避,逃得生机再考虑下一步的计划。

    考虑到这些人肆虐时间不会太长的同一时间,宁毅心中其实也在担忧着太平巷那边的情况,眼见着那街道上的惨象,而后竟会乍然遇上那十余名亡命之徒,宁毅也是愕了一愕。但事到临头需放胆,他也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决断。而后持刀奔走,后方剩余的人,也就在片刻之后,呼喝着朝这边追赶过来。

    附近的几条街区建筑本就不算好,此时已经被地震震得稀稀拉拉,有的地方围墙倒塌,有的房屋本就被地震震开,经过了几日时间的雨水冲刷,这时候剩下残破的梯柱与房粱,也有早先的时间里经历了火灾的,剩下枯黑的残垣断壁。其实周围完好的人家也是有的,有的家里还有人,关了门不敢出来,也有的因为这边受灾较重,在早先几天以及今天的兵凶之中就已经逃掉。

    丰几名身体上下被鲜血染红了的凶徒便分了几路在这些废墟中追赶而来。奔跑在前方的宁毅只是一身书生袍,手上拿着一把刀,竟还再布条绑住,看起来实在有些不伦不类。但他冲势迅猛,曾经早年在经历某些车情时养成的这种持刀习惯几乎也已定型,奔跑之中却也有一股理所当然的气势。

    穿过前方的废墟,转身上街道,后方追赶的众人也都改变了方向,有的翻过了轰然垮塌的矮墙,有的冲过乌黑的泥污。宁毅的跑速虽快,但这些人中,娄也有更快的,其中一名持单刀的高个子便明显在速度上超过了其他人,当宁毅意识到转弯的不明智,直接冲过前方一个废墟时,那人已经将与宁毅之间的距离足足缩减了一半,冲过一堵矮墙时抓起一颗砖头,轰的掷了过来。

    这时候战场之上的远程武器虽然以弓箭为主,但若是一般的争斗,中程的时候终究还是随处可见的石头最为称手,简单方便,砸谁谁不好受,真正有些力气的人其实多少都有练过这方面。宁毅正奔过一根柱子,砰的一下那石头在柱子上爆开,飞溅的木屑与石块溅得面部隐隐生疼,稍稍往侧后方一看,那道身影与他之间的距离也就再度拉近了。

    再跑过十几米的距离,只是穿过了一间原本该是客栈大堂的房间,后方的谩骂声陡然停了一停,宁毅转身奋力挥刀,深厚的黑影也已经跃了起来,遮蔽后方的日光。

    砰一的一声巨响,几乎在白日里都溅出了火huā来,大蓬的鲜血就从宁毅的身体陡然冲过,一道刀光几乎是飞过了他的耳际,噗的一下,半截刀锋扎进远处废弃的房屋木料里,随后是砰砰砰的声音。

    宁毅的手臂被这一下震得生疼,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也很难确定后方飞跃劈砍而来的男人到底有没有什么不可置信的眼神。他的这把防身刀具是自江宁临走时托康贤找人给他打造,造型稍微倾向后世的军刀、砍刀,利于单纯劈砍,纯以质量而言,康贤手底下能给他的东西,也绝对是百炼以上的好钢,放在这年头几乎算是宝刀一把了。陆红提曾说过他那些单纯讲究悍勇简单的招式和风格在真正的高手大师眼前只是个笑话,但眼前这人终究不是什么高手大师,毫无huā假的一刀对撞,在陆红提所留下的爆发气功推动下,发挥了惊人凌厉的威势。

    在视野当中,后方追赶的那人跳起猛地劈下,前方那书生也是在奔跑中奋力转身一刀,随后便是混合在一起的剧烈响动,跃起那人连人带刀的被劈过去,几乎整个xiōng腔都被劈裂大半,那尸体伴随着触目惊心的鲜红sè就像是在书生身边冲过的一桶泼墨,轰然冲泻。而由于角度的问题,以这简单一刀将对手劈开在旁边的书生身上,竟连一滴鲜血都没有染上,他只是踉跄几下,转身便继续奔跑起来。

    这一刀简单粗暴,干净利落到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也来不及细想,宁毅继续狂奔,后方的人群在微微的安静之后依旧继续着嘶吼追杀,几颗石头差点落在宁毅tuǐ边,不过失了力道,只是单纯发泄罢了。跑到前方一个十字路口时,宁毅的脚步,陡然间停了下来,转过身体,后方追赶的人也陡然停下了脚步。

    在宁毅侧面的街巷中,赫然已经见到两名士兵的身影。其中一人宁毅竟然认识,却是先前叱呵着让宁毅绕道的大胡子。这人与他后方跟随的士兵身上看来都没什么伤,宁毅看见他们,感到大抵其余的士兵也是在不远处,举起刀锋对准了追来的乱匪,示意他们这边有人,但那大胡子看着宁毅在路口持刀的姿势,却陡然间愕住了。

    一时间三方都安静下来,宁毅站在最〖中〗央的路口,士兵与乱匪彼此都看不见对方,但见这架势,自然能够确定大概是些什么事,两名后来的乱匪冲上一旁堆积瓦砾的突破,在烈日之下朝着那边巷道望过去,这时候,也终于看见了彼此。

    宁毅斜着目光望向巷道里的大胡子将官与士兵,这两人呆了片刻,随后,转身拔tuǐ就跑。

    瓦砾堆上的乱匪将目光朝宁毅转了回来,宁毅张开嘴叹了口气,转身继续飞奔而去。

    宁毅奔向的是街尾的一处开着门的民宅院子。这时候他已经大概感觉出来,陆红提所教授的内功在强身健体,用于辅助奔跑上固然有一定效果,但最重要的还是瞬间的极限爆发力,难怪陆红提也说这算不得什么上乘内功,用多了伤身体。相对来说,身后这群人中就有好几人的速度要稍微强过他的,除了先前那人被他一刀砍死,这时候剩下的人也已经在渐渐的追上来,在这类追逐中,无谓的转弯已经成为很傻的事情了。

    冲过那无人的院落,宁毅猛地蹬着围墙边的一些杂乱物品,翻过后方的围墙,纵身跃下去的时候,才看见有两个人正站在街道对面侧前方一点的地方看着他。这边街道上此时就这两个人,一男一女,站在前方的女子身材看来jiāo小,戴着斗笠、méng了纱巾,身上穿的是如同少数民族一般huāhuā绿绿的裙装,站在那里像个秀气的衣架子,目光显然透过面纱正在看着忽然翻墙面来的宁毅。她后方那人却是身材高大样貌粗犷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却像是少女的跟班,背后背了一只长长的木匣子,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宁毅跃下墙来,踉跄几步方才站稳,手臂却是下意识地朝那两人挥了挥,喝了一声:“快走!”不过他这一声却并非因为下意识的想要救人,反倒是因为心中浮起来的某些不详感觉,话一喊完,他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冲过去。惊鸿一瞥中,那少女看着他似乎微微偏了偏头,而在那几乎拖到地面的民族huā裙中,少女在裙下lù出的一只绣鞋微微往后退了退,隐入裙中。她的裙子以蓝绿黄为主,只有那裙摆之下的绣鞋上沾了鲜血。

    奔跑远了,后方追赶的乱匪也已经过来,他们的语气似乎也有些错愕,宁毅隐约听得他们在说:“刘……头、头领……”

    “刘大彪……”

    不知道为什么,这称呼让宁毅感到有些古怪,倒又说不出来古怪具体在哪里。微微回头看时,少女与中年男子也正在那几名乱匪当中朝这边望过来。这时候他跑到了这边街角,朝旁边看了看,才真正松下一口气来。

    上百名士兵在一名小将领的带领下,朝着这边撑过来了。

    那边望过来的众人朝这边望了几眼,随后,那身穿民族huā裙的少女首先转过了身,朝着一边的岔道走了过去……

    ………,………,……………………,………

    再度回到太平巷时,时间已经到下午了,城中的各处sāo乱都已经暂时被扑灭。宁毅肩膀上其实被飞出的断刀刀锋带了一下,有一道伤口,当然,其实倒也并不严重。太平巷今天并未受到乱匪的冲击,一切都好。让娟儿稍稍包扎过后,宁毅开始在耿护院等人的陪同下一道出门,一家一家的开始拜访附近真正有实力的富商大户、镖局武馆。

    这时候城外混战,城内状况如同暴风雨之中的小舟,大户人心惶惶,若是小家小户,也已经过得更为艰难。宁毅所作的这些,并非为了救下这座城市,这已经超出他所能做到的程度。即便未雨绸缪,所为的,也只是自己家人以及极少一部分人的利益,他自然也只能做到这些。口才与说服力,结合大势,原本就是他的强项,不到两天,他便与附近的许多人士联系,做出了“密约”城市若好,那便一切都好,城市若不好,这密约也就有了一定的作用。

    这几天里的时间里,引导着城内城外战局的众人也是一刻都没有闲着,战端开启第二日,除了西南钱唐门的战事,原本防护最为疏忽的北门附近也陡然发生战端,而在城内,已经潜伏在城内的某人指挥了一群乱匪不断制造混乱,到第三天,南边的码头有一名官员想要偷船逃跑,随即人群之中发生了混乱,有官员想要逃跑的事情开始在城内传播,这件事情足以证明隐藏于城内的那名运筹帷幄者的厉害。

    与此同时,更多更多属于方腊的流民、军队,开始在驱赶或者调集下,朝着杭州这边聚集过来……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