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二七章 围城(一)
    略略谈妥,从钱家出来,宁毅又在马车上搬了两桶炸药。这年月即便在军队中,炸药、竹筒枪之类的火器也不是主流,钱家自也不可能常备,这两桶是因为上次宁毅派人来要火药时,钱家管事在军械监多拿的,宁毅问了一下,也就顺手带走,他用于混合火药的配料还有一定剩余,正好拿回去配了。

    这时候杭州城虽然也混入了不少方腊的人手,但基本还是控制在武德营的手下,真要说危险、急迫,未必能算。从钱希文的话里就能听出来,对于这局势,大家还是有些信心在的。但鸡蛋不可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宁毅所要做的不是为守城做打算,而是做好万全的准备,未雨绸缪,因此钱希文那边,也是乐见其成的。

    如果由正式的朝廷部门让大家做好万一城破的准备,城中的居民难免更加人心惶惶,被通知的富户首先想的也不是同心抗敌,而是如何才能让自家幸免。但若是让宁毅首先作为一名大户去牵线,这样就显得大家是为自己的事情而操心,纵然有异心者只顾着自己逃亡者肯定不少,那出力的程度,却也比军队牵头来得强。

    与钱希文谈妥了这事情的开端,宁毅心中稍稍放松了一些,驾车开始往回走。这时候城北蔓延的火势应该已经被控制,在看来清澄的上午天sè里,黑sè的烟柱在视野那头随风飞散。如同小婵之前说的,才下了雨,若不是有人蓄意在各处不断点起火焰,那些早被大雨浸了四天的房屋木料,本不可能蔓延成早晨的那般声势。

    一路之上马车疾驰,尽管大部分民众都只守在自己所居住的街区,但这时候可供通行的街道上还是有些人的。或者是跑出来探看情报的,或者是拖家带口与亲戚汇合,也有的大概是想要往南面港口去挤海船逃生,于是背了大小包裹,神sè凄惶。过得片刻,城西钱唐门那边又是声浪传来。

    隔了这么远,那边战斗的声浪其实已经听得不清晰了,然而就像是深夜里泛起的潮涌或是遥远天际的闷雷,声音并未响起在眼前,却密集得犹如暴雨,将重重的震撼与厮杀的压抑感传过来。宁毅驾车前行,那遥远城门处的厮杀一直在持续,愈演愈烈,未有停过。

    然后,一些真正yīn霾混乱的气息,也在去往太平巷的途现了。

    一些发生在城内的,似远似近的厮杀,少量的伤兵。远远的,宁毅也看见一支队伍从对面的街口冲过。似乎是因为早晨在城北的者在被冲散之后,一部分人已经被军队追着往这边过来。这肃杀的气氛已经将附近笼罩起来,再往前走,大路上的人影已经愈发少了,经过一处水道时,对面的街巷里传来厮杀呼喊之声,从这边望去,隐约是有几名乱匪冲入其中的一处院子,砍杀了几名fù孺。那街道靠水道这边的院墙、建筑都已倒塌,宁毅便也能够看出个大概来。

    这样的街巷虽然也如太平巷一般自行组织了青壮守卫,但急赶过来,未曾真正见血的年轻人却根本不是对手,当先上前的被一刀劈了,其余的只能躲避,哭泣声、尖叫声、示警的锣声中,那七八名乱匪已经冲出一边的院子,到了人影乱窜的街道里,一名汉子拿了根巨大的木棒哐哐哐地过去厮杀,那气势一时间竟将匪人陡然逼退了,但随即便也被几刀斩断了木棒,逼得朝水边这里退来,随后被一名半身染血的乱匪砍翻在地。

    这时那巷道间有fù孺也有青壮,却被七八名乱匪的气势完全压倒。有尖叫,有哭喊,但随着又要扑来的一名年轻人被砍翻之后,一时间竟没什么人能过来救下这倒地的汉子。那半身染血的乱匪持着刀逼近过来,地上的男子拼命往后爬,随即xiōng口上被劈了一刀,接着又是一刀、再一刀……一名抱着孩子的fù人就靠在约两米外的墙角,拼命哭喊。地上的男子一直试图爬走,不一会儿鲜血便流满全身,一直爬到水道边,已经不能动弹,那乱匪又狠狠劈了几刀,方才将尸体踢进水里,用方言骂道:“来啊,再跟老子动手看!”

    这时候军队赶过来的声音已经隐约传来,那匪人身如铁塔,鲜红半身,显得格外狰狞。一名同伴拍他肩膀喊着他走,他转身要走,下一刻陡然回转,却是看到了因为观战停在这边的宁毅的马车,左右看看想要抓起什么往这边扔,随后,陡然朝不远处哭叫的fù人和孩子冲了过去。

    这乱匪想要抢那fù人怀中的襁褓,fù人死死抱着,拼命尖叫摇头,那乱匪抓了几下,撕出襁褓上的一块布来,下一刻举起钢刀猛地劈了下去,他疯劈了几刀,血流满地。看着这一幕,那街巷中喊声哭声一片,宁毅在这边没有眨眼地看完了。那乱匪再走几步,从墙上掰下半块青砖,猛地掷了过来。

    这不过是一条小水路,宽不过十余米,那人掷得也准,破风声直朝宁毅面门而来,宁毅偏了偏头,馒头大小的青砖砰的砸在马车另一边的门框上,顺着棉布车帘掉下来,乱匪手中的钢刀朝这边指了指,狰狞笑起,随后转身随同伴离开。

    宁毅在那儿坐了两秒钟,举起鞭子也要赶车离开,但下一刻,却是皱着眉头将马鞭放下,顺手抓起掉在车上的砖头,跳下马车,跑了两步,将那青砖用力扔了回去。这一下破风巨响,瞬间越过那水道,血光砰的爆开。那乱匪身体一怔,确是近两米外的一名同伴后脑被青砖砸开,往前扑倒在地,染血的砖头往更前方掉过去。

    没有打中,宁毅站在水边吸了一口气,双手合在脸上稍微挤了挤。对面的那几名匪人望过来时,宁毅左右看了看身旁的地面,全是泥土、草皮,看不见有趁手的砖头,他转身上了马车,挥了鞭子离开。后方传来暴喝,随后又是有人尖叫,大概那人迁怒,又挥刀杀了什么人,宁毅没有回头,不再去看。

    这城里的街巷,到并不都像是方才那街道般没有抵抗能力,大户家中的一些护院终究还是见过血的,或是有武馆、镖局的,抵抗力就能大大增加。但一般的青壮,除非是以众欺寡,否则能够起到的作用极其有限。方腊这次派入城的,基本该是精锐好手,就如同方才那种杀人杀红眼,省不住手的,普通的年轻人即便在武馆学了些武功,没有真正经历厮杀的,遇上了恐怕也得被一刀撂倒。

    这时候看起来,早晨在城北的那一场混乱之后,方腊的这些部属四处冲杀,在城内分得极散。武德营虽说是掌控了杭州城,但主要力量还是被放在城墙附近,至于在城内缉凶的,就算也分散开来,一时半会却无法真正的掌控全局,才出现眼下的这些事情,但想来,应该不会持续过这个上午。

    但这片混乱已经将自己暂时笼罩进来,他一时间也没办法躲避或回头。为了赶往太平巷那边,宁毅绕了几次道,到一处路口时,大概二十几名官兵冲杀出来,追杀着两名匪人,将他们乱刀砍死在街口。为首的官兵是一名样貌剽悍的大胡子,提刀指着宁毅过来:“什么人!”

    宁毅拿出令牌,随后又拿出由钱家开具的一份文书,说明自己要回太平巷的事情。那大胡子军官追杀匪徒追杀得气喘吁吁,凶神恶煞,但看了凭证,又看了宁毅的书生打扮,稍作检查之后,吼道:“这边有匪人作乱,我们正要缉拿凶徒,你不能驾着马车过去,绕道!绕道!”虽然车上有火药,但此时宁毅所带的凭证有着相当高的权限,加上那杜统领的令牌,这大胡子军官也不好多说什么。

    这些人在做事,有自己的理由。宁毅不认为自己有横冲直撞的特权,一时间也只好绕道,如此又转了一圈,到得一处岔道时,却见侧面的道路上几乎是杀红了一片,上百具尸体在那街道间朝远处延伸出去,也不知这边经历了怎样的战斗,有官兵的尸体,也有少量匪人的尸体,其中也有被bō及到的平民。周围的街巷静得竟像是死了一般,城市嗡嗡嗡的响声蔓延过来,远远的还是钱唐门那边的厮杀声音。

    宁毅掉转马头,朝另一边的道路过去,转过两条街,一旁大概是富人的院落里有声音传过来,嗡嗡嗡嗡的动静。这次地震这户人家应该也倒了不少建筑,只是沿街这边的围墙还有好长一截,有的地方有缺口,却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微微听了片刻,那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响,似是有人在朝这边冲过来。

    宁毅才要加快速度,街道前方的一处缺口处,名全身杀红了的乱匪冲上了街道,目光朝宁毅这边望来,宁毅想要掉转车头,朝后方一看,后方也有几人翻出了围墙,当中一名手持钢鞭的男子朝这边喝道:“那杀才!把车留下!几位兄弟!抢了他的车,点火撞死那帮狗官兵!”

    这人的喝声中,道路前方的几人已经朝这边冲来,当先一人手持铁锤,格外凶悍。宁毅此时书生打扮,朝着前方后方看了好一阵,几乎控制不住乱动的马车,摔下车去,他慌张地爬起来,朝着另一边一处围墙的缺口就跑,跑出了二十几米,宁毅在那房间已经倒塌的小院子里回头看去,后方道路上,有一人身手矫捷地冲上马车,抓起缰绳,“吁”的一下将躁动的马匹给单手拉住,英姿鲜红。

    宁毅后退着走了几步,看着那边皱起眉头,将衣袖捂在了嘴边。

    “你妈的……”

    车帘内,一粒火光燃至终点,有人掀开了帘子,光芒绽放开来。

    轰的一声巨响,光焰冲天,将人脸的扭曲、马的疯吠全都吞没下去,有一具人体被炸上了天空,光焰升腾,气流飞舞,吹乱了宁毅的衣裳,残碎的肢体在眼前掉下来。几秒钟后,他转身开始跑起来,几乎还在嗡嗡叫的耳朵里,有人疯狂大汉:“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给我这狗娘养的啊——”

    未曾受伤的人朝着这边追过来。

    轰的一声,宁毅冲破一扇摇摇yù倾的木门,木片飞舞中,他从长袍侧面拔出一把钢刀,一边跑,一边抽出布条,用手和嘴巴将刀柄固定在手上……RO!。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