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二一章 火夜(一)
    武朝景翰九年立秋,傍晚。

    杭州。

    夕照残红,一片凄惶,剧烈的震动之中,原本温柔的西湖水如同沸腾一般的不断翻腾,远山近水,皆被这忽如其来的天地伟力笼罩在无可名状的惶然当中。

    “躲到桌子下去!躲到桌子下去!”大船之上,无数桌椅移动位置的声音,碗碟掉落摔碎的声音,慌乱声、惊叫声混在一起,有人摔倒,有人乱跑,与他人撞成一团。这片刻间,充斥在整个空间里的,皆是不知所措的惊慌,宁毅挽起了苏檀儿与小婵的手,随即又将她们推向圆桌下方,一旁的文定、文方、罗田夫fù等人也反应出来,随之躲了进去。

    不过,这样子躲避的必要,其实不大,当众人躲进圆桌之下,过得片刻,也就察觉到了,这船上持续的摇晃,其实算不得非常大。地震经过了湖水的缓冲,转化到船上的,主要还是左右的晃动。

    这船只不是海船,抗震能力不够,但也因为船身庞大,终究还是相对平稳的,除了一开始那惊人的威势,其余的摇晃,也就都可以忍受,眼下刚至傍晚,船上还没有全面掌灯,或许这才是最为幸运的一件事。

    随后,又是友的一声响,另一边的船只晃过来,与这边撞在一起。

    小瀛洲的泊船地本就不多,这么多的船舫停在一起,考虑到西湖此时风不大,今天的船只靠得本就密集,这时候水bō将震动转化为摇摆,几乎整个小瀛洲上的船这时候都在互相乱撞。船与船之间,船与码头之间,一时间都是乱响,尖叫、恐慌、大喊的声音远远传来,混杂在地震的巨响中,此起彼伏。

    宁毅愣了一愣,仔细听着这些声音,苏檀儿的捏住了他的手掌:“娟儿跟杏儿她们、娟儿跟杏儿她们……”她此时也意识到了这船上的震动并不算强烈,只是整片天地都是这等嘈杂的声音而已。宁毅看了她一眼,然后拍她手掌:“没事的。”这样仓促的时候,他也没有多少应对的经验,这边大船上该是无事,事实上,地震时最主要的还是怕被东西砸伤,怕被倒塌的物体压住,但此时倒没有摩天大楼,他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又道:“我去甲板看看。”

    钻出桌子,前方已经有人在喊“不要慌乱,不要慌乱,没事的!”

    宁毅推开一个跑过来的人,指着旁边的桌子吼道:“躲到桌子下面去!”回头一看,檀儿、1小婵竟也跑了出来,还跟着苏文定苏文方,本想大吼,但想着外面甲板或许比这里更安全,也就不多说,首先摇摇晃晃地朝外面奔去。

    船舷甲板上也都是慌乱的人,宁毅朝着周围看,整个小瀛洲都在剧烈震动,桥在塌、树在晃,远处的保宁寺不断地在夕阳中掉落瓦片,俨然细碎地解体一般,一边一座亭子的柱子倒了,然后整个亭子都开始倒下去,偶尔便有水bō扑上较低的围堰走道。

    宁毅远远地看,但四周都是船,他们的那艘画舫毕竟是小了,被挡住了根本看不见,这大船与码头相连接的板子轰隆隆的乱颤,但这些东西原本就弄得规模气派,平时即便上马车都显得宽敝结实,这时候竟也没有要散架的迹象。

    陆地上的人比船上的人运气要差,有的兵丁在地势较低的地方已经掉进了水里,拼命扑腾,保宁寺附近也有几个和尚,亡命奔逃,却不知道要跑去哪,一个和尚掉下了水,随后又扑腾着爬了上去,他们原本居住在这,水xìng倒好。

    宁毅的思想中,也有着些许的空白期。而也在下一刻,苏檀儿陡然指着远方喊起来:“老吴!老吴……相公!你看!”她神sè仓惶,无数颤抖的树木当中,宁毅却也看见了那边隐约lù出的景象,那是自家画舫停泊着的岸边,船工老吴隐约是在围堰上抱着一棵树,他的tuǐ上看起来已经是在受伤流血,这些操船人若是掉进水里反而不怕,但这时候看来,显然是在地震出现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磕到碰到。画舫应该就在那边,但一时间竟没有人下来帮忙他重新回到船上。

    “我过去,你们不要来!这里安全!”宁毅干脆地吼完,朝着船舷的上下木板那边过去,大船又是一晃,他稳定了身形,过去仔细看了,船与岸的连接倒还不至于直接塌掉或是断掉。宁毅吸了口气,猛地奔跑过去,已经跑上了那木板,才听得苏檀儿喊:“我也去。”

    “你……”宁毅回头伸手,夫妻俩踉踉跄跄地上了岸,几乎摔倒,此时脚下已经是剧烈颤抖的堰道地面,整个视野都已经轰隆隆的huā了,随即又听得似乎是断断续续的大喊:“姑爷、小姐……”只见小婵也已经跑了一半,她慌乱地跑着,快要到地面时,木板猛地一颤,她便往地下摔去,宁毅伸手一抓,抓住了她xiōng前的衣襟,1小婵也用双手抱住了他的手臂,被宁毅拉过来,整张小脸也在视野里轰轰轰地晃。

    这时候如果大船又被剧烈地撞一下,那宽达数米的上下木板说不定就要朝这边铲过来,宁毅拉了两个女人赶快走,却见苏文定苏文方两人也在往下跑,苏文方差点摔倒,但也被苏文定拉住了,他们两个大男人倒也没出什么意外,宁毅眨了眼睛:“你……妹哦……”他做决策者那么多年,每逢紧急大事则严厉,但在此时,却也没心情说什么了。其实苏文定苏文方跟过来总比苏檀儿小婵适合帮忙,只是他们两人若过来,恐怕苏檀儿小婵就更加不会留在大船上。

    五人踉踉跄跄的往那边跑,其实宁毅倒不是为了救那名船工,只是船上留了有人,这船工受了伤,却没人出来搭理他,那多半就是船上还有其它问题发生。宁毅与苏檀儿心中焦急的基本也是娟儿与杏儿的安危。这种危急关头毕竟没人能博爱,若是娟儿与杏儿也在大船上,这边便是船工甚至一路跟来的车夫东柱等人都死了,宁毅等人恐怕也是不会下船冒险的。

    摇晃、碰撞、巨大的声响、摇晃的视野、凄惨的尖叫、一艘艘的船只与掉进水里的人,五人才奔跑过的地方陡然有一处堰道崩塌,连着一颗大树几乎半条道路都坍进水里。小瀛洲这边毕竟都是堰道堤坝围成,在这样的震动里,有的地方也已经开始塌了,宁毅只是看了一眼,搀着人更快地奔跑。

    到得那画舫所在,1小小的画舫倒还是靠在岸边,甚至绳子还绑在岸上,那船工的tuǐ伤也难说到底严重不严重只是被吓傻了,宁毅抓起他就往画舫上扔。人才扔上去,陡然间见到那边船头杏儿似乎是趴在甲板上也不知道在往水里干嘛,东柱拿了一根竹竿,宁毅叫了一声:“怎么了?”东柱回过头杏儿也回过了头,哭喊道:“姑爷!姑爷!娟儿掉水里了……”杏儿、东柱是不会水的。

    苏檀儿与小婵等人瞬间就懵了,宁毅放开她们,跳上画舫的甲板,差点因为震动被崴了一下,但随即已经朝着那头跑过去看见那边水里还有一抹身影砰的跳进去。

    这样的水里游泳跟平日里在西湖中游泳,感觉完全不同,无数的水huā、泡沫、暗涌、沉闷的声响,但好在宁毅也已经锻炼了许久片刻,终于找到娟儿的位置拉住的她的后背将她抱出水面。

    水纹在周围视野里jī烈地跳动,平日里看起来不高的面舫船头这时候几乎遥不可及,上方的身影在伸手,在喊些什么也听不清楚。宁毅通常是从侧面稍矮一点的地方上船的,这时候念头才刚刚兴起,只见旁边一艘画舫如小山一般的晃过来,与自家的小画舫轰的撞了一下。

    宁毅在水里调整着身体,看了看被抱住的娟儿,她没什么挣扎的力气了,但眼睛还微微睁着,似乎还在动。这样就好,宁毅心想,用力划…

    了几下,再度靠近画舫船头,却见那船头在视野中陡然扩大。

    水bō推着画舫,朝这边撞了过来,砰的一下,船底撞在了宁毅的脑袋上。

    一时间,天旋地转,他整个人也有些懵了。咕嘟嘟的水huā,水bō下猩红sè颤抖的天,娟儿也因此再度沉了下去,他下意识地抓了一下但没有抓到,片刻之后,他终于调整了身体,再度抱起娟儿往上浮。

    破出水面,视野中,有人伸下手来,慌乱之中,彼此都抓了好几下,确实苏文定,他半个身体都悬在了船头的甲板外,后方大家拖着他。宁毅的脑袋一时间似乎还在嗡嗡响,再反应过来时,他与好儿都已经被拉上了甲板,娟儿被抱在他的怀里,宁毅几乎是箍住了他。

    恍惚几秒之后,宁毅摇了摇头,才正式反应过来,去看娟儿,平日里相对文静寡言的小丫鬟这时候脑袋偏在一边,已经没了声息,闭了眼睛,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水珠。宁毅拍了拍她的脸,但是没反应,随后又拍几下,宁毅愣了愣,将人身边甲板上放平,苏檀儿也在一边拼命查看着她的动静。

    没有多少迟疑的空间,宁毅趴下去将耳朵伏在了娟儿的xiōng口上,此时本属夏天,娟儿穿的衣服也单薄,这时候紧紧地贴在了jiāo小的身躯上,sūxiōng像是馊头一样的隆起着。但宁毅也估计不了其它,没有听到心跳,他交叉了双手,覆在娟儿左xiōng房上用力按了几下,随后捏着她的鼻子嘴对嘴地做人工呼吸,然后,又在xiōng口上继续按,如此来回数次,终于,小丫鬟的口中吐出了几口水来,宁毅俯下身子,用耳朵继续听。

    然而,依旧没有反馈。

    宁毅吸了一口气,继续按下去、呼吸、按下去、呼吸周围的人也没怎么见过这类施救方法,但看着宁毅的态度,便多半知道他在做的时,某一刻,当宁毅放开娟儿的鼻子,双手再在对方xiōng口上压了一下之后,才猛地发现,躺在甲板上的小丫鬟已经睁开了眼睛,此时正有些mí惘地望着他。

    宁毅下意识地又按了一下。

    娟儿仍然在疑huò地看他,只是身体倒也随着这一下微微抽动,两人对望了片刻,宁毅伸出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脸颊,另一只手却仍旧覆在她的xiōng口,又俯下身去贴上了那柔软的地方……其实从这个下午开始,他也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耗了许多心力,几乎是在焦急而机械地做着这些,一时间也没能反应过来。苏檀儿俯下身去叫了一声:“娟儿。”

    “小姐……姑爷……咳……”

    娟儿那张平日里就文静的小脸上表情此时委实有些空灵,似乎自己也弄不清楚具体的事情,对于宁毅的手放在她xiōng口上,甚至贴着耳朵在听,甚至她刚刚睁开眼睛时的嘴对嘴吹气,都觉得非常的疑huò。宁毅倒是舒了口气,转身在她身边坐下“哈哈”地笑起来。他也是累得够呛了。

    如释重负的疲倦笑声之中,他的左手仍旧是放在对方的左xiōng之上。

    此时,周围的山水仍旧处于一片剧烈而疯狂的震动中。宁毅方才被船底撞到的额头,也正在泌出鲜血来,令得周围众人倒是有些复杂,一时间不知道该提醒他放在娟儿xiōng口上的咸猪手还是提醒他额头的伤势,就连苏檀儿的表情,似乎都有些复杂和迟疑。

    就连娟儿,这时候也还如同先前一般的躺着,看了天空,木木地眨眼睛,刚刚苏醒的恍惚情绪大概仍没有让她意识到这事情的不妥,看表情或许只是在想:姑爷干嘛一直将手放在她的那里呢?

    她也只好一直躺着不动了……

    船工已经在那头挣扎着收起了绳索。不远处一艘船舫正在燃着火焰,不知道它是怎样燃起来的,但在这时终于因为触到了易燃物而轰然爆开,1小半边的船体带着光点落入水中,有人从那儿跳下,有人掉进水里,有人在空中撞上旁边晃过来的船舷,随后掉进两艘将要碰撞的船只当中,轰的一声响。更远处,更多的慌乱与意外还在发生着。

    这个夜晚狂乱的交响曲,就在这样的气氛下徐徐奏起了……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