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一八章 灾变(六)
    主船之上,大厅之中,唯有苏檀儿柔和却坚决的嗓音蜀犬吠日dàng其间。

    两人站在那大厅前方,双手悄然地牵在一起,如同一对璧人。苏檀儿嘴角有怡然的笑意,微红了眼眶,宁毅看着她,也是淡淡地笑起来。

    苏檀儿言语稍停,大厅里有着些许沉默,大部分人沉浸在一股稍微混乱的感动当中。不过这感动也未能持续太久,便被人打断。那边肿了半边脸的楼书恒霍然站了起来:“你、你竟为这种小人做到这种程度?”那边,楼近临皱着眉头,也是缓缓开了。:“苏家伯庸贤弟一脉单传,檀儿侄女你要接承家业,只能招婿入赘。我知一夜夫妻百日恩,檀儿侄女你素来心软,可今日之事,涉及如此之广,侄女你说这些话,固然用心良苦,但诸位大人都在,毕竟有些过了”

    楼近临言语深沉,话音落下,旁边挨了打的那帮书生也反应过来,纷纷开口:“这女人必是说谎……”

    “为了救她那负心的赘婿,实在不值……”

    “有谁会信哪……”

    他们说得一阵,后方却没有像方才一样有多少人迎合,反倒是先前钱家的几名子弟,站了起来吵嚷几句,前方那帮大人、老者当中却没有丝毫表态,情况一时间变得有些微妙。

    即便对于楼书恒、楼近临、陆推之等人来说,这样的事情,也是一个出乎意料的转折。

    其实,并不是没有明到苏檀儿会弃车保帅,压下sī情,顾全大局而保住宁立恒。因为整件事说起来,其实异常的简单,引赘婿与丫鬟勾搭,众人义愤填膺,怒而出手。在这年月里,有关风化之事,就算sī下里真将两人浸了猪笼,弄出命案来,只要木已成舟,官府之中也是不管的。

    事实上,即便是夫妻身份,大庭广众之下,往往牵手也是不合时宜的事情一当然,这个却不严格,夫妻俩发生些〖肢〗体触碰,出门在外,总是难免,只要不是完全食古不化的老学究,也不会对年轻夫妻在街头的小亲昵有太多的在意。

    而放在宁毅身上,与小婵的牵手,其实已经可以坐实勾搭通jiān之名了。陆推之原本零零散散的询问,也没料到宁毅会回答得那样干脆。

    这样的情况下,唯一的破局可能,就在苏檀儿那边的态度上。

    宁毅毕竟是入赘到苏家,她若是说小婵为宁毅shì寝,她是清楚的,这固然是一个破局的口子,纵然一般人不会怎样相信。而在楼家众人看来,即便苏檀儿如此表态,心中也必定不好过,这个时候只要咬死她是为了保下夫君而撤谎,接下来,看的就是“情理”二字了。

    这时审案本就不如后世严格,许多情况下,情理往往大于法理之上。也就是说,彭宇扶起了老奶奶,老奶奶却指责是彭宇推倒她的,法官说按照常理,如果不是你推倒她你怎么可能去扶她,判人有罪,这类“理所当然”的推导方式在封建环境下屡见不鲜。当然,值得一说的是,在封建环境下“如果不是你推倒的你怎么会去扶”这种逻辑也不是“理库当然”的,这种值得深思的反差属于题外话了,大家当没看过就是。

    对陆推之来说,只要坐实赘婿与丫鬟间的sī情,哪怕苏檀儿出来作证说我知道,他只要轻轻叹息一句:“我知你心软。”再加上众人的推bō助澜,也足以让众人无视她的这份证词。那么宁毅与丫鬟即便免了死罪,活罪也是难逃,而群情jī奋之下,钱希文自也只能选择妥协,他则保宁毅一命,于是皆大欢喜。但在眼下,楼家父子开口说这话时,他却敏锐地发现无法附和了。

    没人料到一直沉默的苏檀儿忽如其来的表达会是这样。

    深刻也好,肉麻也罢,这本身是个含蓄的时代。才子佳人间诗文传情,曲词蕴意,含蓄的来往,往往被传为佳话。大家便说起来,通常也是些sī密的事情。就算在众人眼中是公认的璧人一对,也顶多做些互相微笑眉目传情之类的小动作,落在旁人眼中,就已经觉得是神仙眷侣了。众人何曾见过一个大家闺秀在大庭广众下这样子说出对夫君的感情。

    而在眼下的这一刻,那夫君还是个赘婿。可偏偏苏檀儿这样说起来时,竟无半点勉强,就算有些人会在口中说“不要脸”心中竟也是隐隐的相信了。

    仅仅出来表态,立刻就会被质疑掉。但说到这种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程度,却足以称得上是以力破巧,她此时柔柔婉婉地表达出对宁毅的感觉,落在楼氏父子那边,在谋略应对的层面上,却是简单粗暴得到了极致。仅仅是抓住一个看起来就先天不足别人甚至已经注意到的弱点,却投入了十倍的力,摧枯拉朽地破开整个局面,这已然不是在拼技巧,而是类似砸棋盘了。

    就连宁毅那边,恐怕都是有些意外的。他原本倒也可以应对几句,但这时候倒也不说话,只握了妻子柔软的右手,静静地数手指。

    楼家父子说完之后,苏檀儿偏过头看了看他们,仍旧是浅浅地笑着,又开了……这时已将宁郎的称呼改为夫君。

    “夫君与小婵之间的感情,旁人难知,此事原也怪不得别人,方才夫君说这事是场误会,妾身便觉得也是的。楼家的兄长也太过冲动,不置一问便那样打人,他固是心诚,大家义愤填膺,却不曾给人一个说话的机会,夫君也动了手,妾身也不知道此事该怪谁才好……”

    苏檀儿顿了顿:“但于妾身来说,方才看见宁郎做的事情,却只有感动。小婵在旁人眼中,只是个丫鬟,可对妾身来说,却如同妹妹一般,夫君当时只有一个人,却能那样舍身护着她,即便被那样多的人围上也不曾退过。这只让妾身觉得,将小婵嫁与夫君,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了。妾身若是小婵,除此之外又能嫁给谁呢?”苏檀儿望了望小婵,1小婵原本害羞,见小姐这样看过来,也连忙红着脸点头,苏檀儿笑起来,随后仰起头,红着眼圈回忆事情。

    “去年在江宁,苏家遭逢大难,家父遇刺,妾身卧chuáng不起,当时家中生意也是一落率丈,岌岌可危。当时便是夫君出手,撑住了那个家,可能没人相信,几个月后,他将家中的事情解决,什么话都没说,便又回去了书院教书。他只是在有事时才站在家人前面,以前是,现在也是。有些人,以为夫君入赘是图了什么,焉知夫君才学,高出旁人百倍,他在江宁,写的《水调歌头》、《青玉案》,妾身来到杭州,也是时时听人传唱……”

    交头接耳的声音轰的响起来,若先前说这些词作,恐怕只会给人加上一个江宁才子恃才傲物的印象,但此时点题虽然迟早会被人议论一意义却已经完全不同。楼书怕说宁毅是小人,楼近临说她用心良苦,都是暗示在场众人宁毅不过是个赘婿,没人会真为赘婿做这些。但到得此时,苏檀儿一层层的倾诉编织起来,却足以将那赘婿的违和感给轰的吹散掉。

    “今日之事,妾身也知道,如何处置令得各位大人为难。妾身身为女子,于大事上不知道太多,但妾身所说,绝无虚言。夫君为人责难,妾身理应与夫君共进退,请各位大人明鉴。”她说完这话,屈膝跪了下去,宁毅眉头一皱,伸手便挽住了她的手,苏檀儿只跪到一半被他拉住,偏头望了他一眼,随后还是低了头,盈盈跪倒。裙摆散在地上,像是白sè的莲huā。宁毅此时已然敛去了笑容,他偏过头,看了那边的楼近临一眼,随后一liáo长袍下摆,倒也跪在了苏檀儿身边。他对于跪拜之事从不喜欢,但这是算是陪着妻子,倒是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从方才的对峙开始,双方便是来往交锋,暗招迭出,苏檀儿一系列连消带打,到得此时的跪倒也算是谋算的一部分,只是她本身是这时代出身的女子,对于在一群大人面前跪一跪,从来觉得理所应当。若是宁毅,纵然明白其中的效果,却也不会做到这一步而已。

    宁毅这边一跪,前方的桌椅间,一直沉默,只偶尔睁开眼睛的钱希文轻轻扶了扶手杖,那拐杖“砰”的轻响,落在地面上,轻声感叹道:“夫妻情深,莫过于此了。”

    楼近临那边或许还想说话,却被这一声叹息一锤定音。楼书恒坐在那儿,额头上青筋都贲张了起来,口中喃喃道:“贱人、贱人”

    陆推之几乎没有迟疑:“两位请起…”他原想起身亲手去扶的,只是话音未落,宁毅拉了苏檀儿起来,苏檀儿看他一眼,觉得自家夫君有些心急了,自己还想多跪一会儿,多跪一会儿效果才好。但既然宁毅做了决定,她也就只好接受,轻轻扶了扶双膝:“谢过府尊大人……………”一边,穆伯长在桌子上轻轻拍了一下,皱眉道:“原来是这等情况,………,一帮人空有热血,却见事不明,枉读了圣贤之书。”几为老人之中,穆伯长脾气大,治学极严苛,他这时说话,听来像是自言自语,但那帮还想抗议的学子当中,却已经没人再敢说话。

    若是一般的情况,杭州主场,即便这边学子理亏,都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结果。但一来钱希文的态度实在举足轻重,二来则主要是苏檀儿的一番说话威力太大,便是钱希文,在某一方面来说,此时恐怕都要感叹有个好队友的帮助实在太大。他原本一直就在考虑到底要huā多大的力气才能将这事情稍作挽回,谁知到头来,竟只huā了简单的一句话。

    方才那个时机,几乎是被宁毅夫妻完全堆砌好了推到他面前来一般,这种精彩的位置,他不表态都要觉得忍不住。

    这原本就是意外之事,他今天过来,本就是想要看看被秦嗣源要求照顾的这位赘婿,宁毅这对夫妻,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状况,此时一面为两人的感情而感动,一面眯着眼睛,打量着不远处的两人,而在旁边,陆推之在微微的沉默与示意之后,连忙的开始圆场了。

    楼近临坐在那儿,自宁毅望他的一眼后,一直沉默着……!。
29salon